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誰指使的

第一百九十一章 誰指使的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九十一章 誰指使的

林延潮淡淡道:“他為生活所迫,我可以理解,但若是人人以家貧為借口,心安理得去殺人放火,那么世道成什么樣子?‘

陳行貴道:‘宗海,說的是。你說怎么辦?把徐子易抓來拷問?‘

林延潮道:‘不,你不是說徐子易欠了張員外一筆錢嗎?咱們花錢從這張員外手里,把借條買過來。”

陳行貴恍然道:“宗海,高明啊,用借條來逼徐子易就范。”

“正是。陳兄你只要將賬單收來,再借我幾個打手,下面的事我來作。”

陳行貴點點頭道:“好的。。”

城南潭尾街,傳說這里江水有一深潭,深不見底,因此名之。

現在這里是省城有名的臨江商埠,如永福會館,古田會館都設在此,商賈中還有各色木幫、筍紙幫、油幫。

沿江委巷都是瓦屋面覆頂,連排而建的柴欄厝,一樓是門市,二樓住人。

六七月時閩水洪澇,人可將灶移至二樓,繼續過活。

街道上坑坑洼洼,前幾天下雨的積水未干,沿街二樓的小陽臺上各色的衣裳,直接掛在路中,行人的頭頂上。

這樣的房子不怕澇,不怕狂風,只是怕火,冬季一場大火就能燒去一片街。

故而幾間屋子中,就要修馬面墻。馬面墻,也稱風火山墻,可以隔火。

這里與城里深宅大院不同,透著濃濃的市井味,沒有達官顯貴,滿街的喧鬧聲下,卻有種草根般的活力。

幾名大漢跟著林延潮走到一屋子前。

一名大漢向林延潮抱拳道:‘林相公,前面的屋子就是徐子易的家里了。‘

林延潮看了屋子一眼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們只記得一點,不許傷人,其余放手去干。‘

‘是。陳哥都吩咐過咱們了,就是林相公讓我們殺人犯火,也得照辦。‘那大漢名叫陳濟川。是陳行貴的族弟。屬于長樂陳家,這海商家族企業的一員,久在海上,既有船民好勇斗狠的一面。也有其精明干練的地方。

林延潮派他來作惡人,收帳再好不過了。

但見陳濟川一腳就將徐子易家的破柴門踹爛了。

屋子里傳來女人的驚叫。

‘光天化日下,強入民家,你們做什么?還有王法嗎?救命,救命!‘

聽了女人的驚叫。當下街坊鄰居都是出來,這等地方,小民都十分抱團,甚至連官府來收稅的胥吏都敢打。

這下頓時就有十幾名男子拿著竹竿,菜刀沖了出來。

陳濟川一伙在那喝道:‘干什么?干什么?他徐家欠了我們老爺銀子,我們來討債的!你們要替徐家出頭,好,還錢來,只要消了這欠條,我們轉身就走。還給你們賠禮道歉。‘

聽了這些人叫嚷,陳家女人的聲音一下子就小下來了。

百姓們聽了也是不敢動。百姓有時寧可得罪官府,但卻不敢得罪這些討債的打手,橫行鄉里的惡霸。

何況徐家確實欠了錢了,屬于理虧了一方。眾人當下都是散去,反而怪徐家惹事呢。

‘你家男人呢?‘

女子哭道:‘去縣學了,他可是相公,你們這樣讓我們臉往哪里擱?‘

‘相公算個屁?就算皇帝老子欠了錢,也得還!‘

‘可我們說了沒錢,請你們老爺寬限幾日吧!‘

‘我寬限你了。誰來寬限我,一大家子等著吃飯了,誰也不是有錢的主?我問你一句,能不能還錢?‘

林延潮在遠處。將屋子里的對話聽得清楚。

這時候但見巷子口,徐子易匆匆地跑了過來,顯然是聽了消息,林延潮避了避,不讓他看見自己。

徐子易沖進了自家里面,然后就聽得他大喊道:‘你們這是作什么?還有王法了嗎?娘子你有沒有事?‘

‘相公。我還好。‘

‘王法也沒不準不還錢啊!‘

徐子易聲音小了幾分道:‘你們寬限我幾日,我一定會還的。‘

‘寬限?拖到什么時候?今日有無錢還?‘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你有種把我殺了。‘徐子易光棍起來了。

‘不要,求你放過我相公。他是借錢,讓我治病。‘

‘哼,我也還咳嗽著呢?你婆娘要治,我不要治嗎?‘

‘濟川哥,咱們不動手,別人還以為我們光說不練。‘

‘好啊,我看看咱們一頓飯功夫,能不能把這屋子拆了。‘

‘別。‘

頓時屋里傳來兵乒乓乓砸東西的聲音。

林延潮算是見識了,陳濟川討債的本事,雖過分了點,但確實沒傷人啊。

林延潮等了一陣,當下邁步走進屋子,地上一片狼藉,但見徐子易抱著他的妻子,哆哆嗦嗦地蹲在墻角。

‘停手吧!‘

數人當下也是住手。陳濟川嘿嘿地笑著道:‘林相公,這還沒活動開呢。‘

徐子易也不是傻瓜,見了這一幕,當下明白了怒道:‘宗海,這都是你指使得?‘

林延潮反問道:‘歲試那日,誰指使你的?‘

徐子易一愣,頓時失了幾分底氣,支吾道:‘宗海,你說什么,歲試那日我不是有意的,不與你賠禮了嗎?‘

‘繼續砸!‘

陳濟川他們一并動手,頓時又乒乒乓乓地砸東西。

‘停!‘

林延潮看著面無血色的徐子易夫妻二人道:‘徐兄,我知你也是迫于無奈,你妻子患病缺錢,這才走投無路。你對妻子這份愛護,我很敬重,所以不怪你。但指使你的人,我卻不能放過。‘

‘你若是不說實話,行,那么明日我再來砸。若是說實話,這張欠條我就當場給你撕了。‘

說完林延潮將欠條,放在了徐子易的面前。

徐子易看了欠條,頓時陷入了掙扎之中,胸口起伏不定。

林延潮見徐子易的神色,知他已是意動,當下問道:‘是孫秀才指使你的嗎?‘

‘不,不是,我是想讓你誤會孫秀才的,但卻不是他。‘

‘那是誰?‘

‘是今年參加府試的余子游。‘

‘他與你相熟嗎?‘

‘不熟,但他兄長是古田的大木材商,我這屋子還是寄住他兄長的。‘

‘余子游,他現在哪里?‘

‘就在潭尾街上的古田會館。‘

‘好。‘林延潮當下起身,將徐子易的欠條丟在了地上。

徐子易拿起欠條,痛哭流涕地其妻道:‘好了,娘子沒事了,沒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