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明察秋毫

第一百七十六章 明察秋毫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七十六章 明察秋毫

聽說林延潮要提上控,陳振龍不免皺眉。

陳家在省內一府一縣內還算有所勢力,但若是上達藩司,按司,巡撫衙門一級,他陳家的能力就達不到了。

何況陳振龍對官場上的規矩也算頗有了解,這省控的事不是那么容易的。

當下陳振龍道:“賢弟,官場上官官相護,不同衙門間,相互推諉的事多了。此事已是被辦成鐵案,巡海道衙門也不一定會出面親自署理此事,多半找借口推諉。就算署理了此案,但若是上控不成,不僅會惡了知府,我們也會反遭其罪。”

林延潮道:“我知道,所以既是如此,我們要想翻案,必須拿出十足可以翻案的證據。而且還要有一個巡海道衙門不得推脫的理由才行。”

陳叔對陳行貴,陳振龍道:“你看看,延潮說得如此有信心,必是十拿九穩了。后生囝你盡管說來。”

林延潮笑著道:“陳叔莫要捧我,我不過有些眉目。眼下我要拿到這一次涉案的所有卷宗才行,有了案子卷宗,我就有辦法從中找到蛛絲馬跡,如此就有幾成把握翻案了。”

陳叔看向陳振龍問道:“振龍,幾天能搞到手?”

陳振龍輕描淡寫道:“也就是使點錢的事,我去去就回。”

林延潮也是佩服,這陳叔不問卷宗能不能搞到手,而是問幾天能搞到手?這口氣真是大啊。至于陳振龍更了得了,仿佛只是去某地方取東西一般。

當下林延潮就在南園里等候,陳行貴私下問道:“延潮你是否因陳知府對你有知遇之恩,故而有所顧及?”

林延潮搖了搖頭道:“此事事關三十多條人命。揭發此事,陳知府不過仕途受阻,但是人命可以保全,兩權相害取其輕,我豈能因此廢大義所在。當然也要這些船民真是被冤枉的才行。”

陳行貴點點頭道:“延潮兄。我明白了。”

不過半天,陳振龍就回來了。

陳振龍將一疊卷宗放在林延潮眼前道:“來得慢了,幸虧還來得及,只是謄寫一份費了點功夫。”

林延潮見對方果真將卷宗都拿回來了,當下也不說話,拿著謄寫好的卷宗就看了起來。

林延潮不過一頓飯功夫就將卷宗看完。陳叔。陳振龍,陳行貴,三人見林延潮看卷宗時一直不說話,當下心底打鼓。林延潮若是從中發現什么破綻,應該會有喜色啊。

但林延潮卻始終都是認真看卷的表情。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現在林延潮將卷宗擱到一旁,陳叔連忙問道:“林公子,怎么樣有沒有翻案的可能?”

林延潮喝了口茶開口道:“這份卷宗有被精于刑名的老手改過,很多地方都作了刪減,言辭上都作了潤色。”

陳行貴一拍桌子道:“看來府衙里也怕有人要翻案,想來個滴水不漏,真正坐實。”

林延潮笑道:“坐實?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些人想要草菅人命沒那么容易。這卷宗雖改得精巧,但還是有兩個破綻,給了我們翻案良機。”

聽了林延潮這么說。三人都是大喜。

林延潮拿過卷宗道:“第一個破綻,你們看卷宗上有言,官軍欲上船搜捕,但賊寇突而發難,群持倭刀,從船艙兩側伏擊。官兵措手不及,傷數人。”

陳振龍冷笑道:“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把官兵登船追殺,說成了自保。”

林延潮這時候將卷宗翻到另一頁道:“正是因為欲蓋彌彰。故而才出了破綻,你看負傷的官兵,事后驗傷,與刃創口不及一寸。眾所皆知,倭寇所用的倭刀又狹又長,那豈有刃盈尺而傷不及寸的道理。”

陳家三人聽了林延潮的話,拿了卷宗一看,相顧了一番,皆激動地道:“對啊,我等怎么沒有想到。”

“林賢弟真是明察秋毫,我等不及啊!”陳振龍衷心言道。

林延潮笑了笑道:“先不急,還有一點,這卷宗所說,繳獲倭刀的樣式,與倭刀不符合。從上面所述來看,多半是琉球所產的琉球刀。眼下這琉球刀作為繳獲封于府庫之內,屆時只要拿出物證一比對,就知這些人是倭寇還是琉球船民,憑這兩點已足以讓巡海道副使重審此案。”

陳叔霍然起身,一拍桌子道:“應龍,士貴,還等什么,一并隨我去巡海道衙門,擊鼓鳴冤去!”

陳振龍笑著道:“十三叔著急什么?去擊鼓鳴冤,咱們也要等天亮,再拿張狀紙去啊。”

陳行貴哈哈笑著道:“正好,咱們就請林延潮給我們動筆寫一張好了!”

林延潮不由莞爾道:“兩位陳兄,還真是會使喚人啊。”

當下林延潮鋪紙磨墨,陳叔道:“我最煩見你們讀書人舞文弄墨了,我去外面抽旱煙,寫好叫我。”

說著出門而去,眾人都知他脾氣,不以為意。

林延潮醞釀片刻,當下提筆將這篇訟狀一氣呵成,然后道:“你們拿我這份訟狀找人譽寫一份投給巡海道副使就好了。”

陳行貴拿過訟狀,他知道林延潮堅持‘身在黌宮,片紙不入公門’的原則,不想讓自己替人寫訟狀的事,留下證據。

當下陳行貴拿過訟狀道:“延潮放心,你寫訟狀之事,我們陳家上下絕對守口如瓶。”

陳振龍見陳行貴拿過訟狀收好問道:“你這什么意思,將訟狀拿給大兄!”

陳行貴道:“大兄,你是生員,不可輕易上衙門告狀,如此有損于你的名聲,而我連童生也不是,就算被告不成最多吃一頓板子就好了。”

“你。”陳振龍想說什么又最終閉口,顯然是知道自己爭不過陳行貴。

林延潮當下道:“既是定下,那么明日行貴兄,你就去遞狀紙,當然為了防止巡海道衙門推脫此事,我們還要用一點手段,不過此手段要難為行貴兄你了?”

陳行貴一拍胸口著:“咱們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延潮兄你盡管吩咐好了,不知要怎么為難?”

林延潮道:“你也不用上刀山下火海,只要在告狀前,先吃幾十下板子就好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