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院試

第一百五十三章 院試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五十三章 院試

從華林寺歸來后,林延潮就用心在家苦讀。∏∈∏∈,到了院試前幾日,各縣的童生都云集省城。

每到院試,青樓楚館內,自也是少不了讀書人的身影。而也有讀書人在客棧里,埋首苦讀。

日子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樣過,但是光陰就這么從指縫里流去了。

到院試一日,眾童生們云集考棚前。

林延潮這一天,也是早起,院試考生不用如縣試,府試多,所以不用四更天不到就要起床,但是還是早起為好。

林淺淺早早地給林延潮燒好了熱湯,林延潮起床穿好衣裳后,就給他遞了一條熱毛巾。

林延潮拿著燙手的毛巾鋪在臉上敷面,皮膚被這股燙熱一刺激,頓時睡意盡去。

林延潮將毛巾遞還給林淺淺,林淺淺又打濕擰干后。林延潮這才仔仔細細地抹了一把臉。

檢查了一下考牌,筆墨紙硯,林延潮提著考籃走出小樓。

林淺淺也擺好飯食,雞蛋,油酥餅,千層糕,然后往考籃里,給林延潮塞考場上的吃食。

林延潮吃完后,就聽得外面騾鳴。

林延潮提起考籃,臨別時林淺淺紅著臉道:“潮哥,好好考啊!”

林延潮笑了笑道:“嗯,知道,在家等我。”

說著林延潮就出了門,展明趕著輛騾車將林延潮送到考場。

考棚其實并不遠,但為了多睡一會,不用走路費體力,考生大多還是坐車抵達考場。

下了車后,考棚龍門前,星火點點。童生們也是從四面八方而來。

龍門前頓時人聲鼎沸。

院試是八月,天亮得早,所以考生都沒攜有考籃,倒是考棚里掛著不少燈籠,照得通明。

這一次來參加院試的童生,有一千兩百余名之多。當然這人數比縣試,府試時是少多了。

林延潮望去赴考的童生,年紀從老至少的都有,分布的很平均。

縣試時,都是十一二歲,十三四歲的儒童居多。府試時,大多已是十,二十出頭的儒童了,感覺和參加高考差不多。

到了院試。看著左右年紀等差這么大的考生群體,林延潮也不知怎么形容。當初自己的蒙師林誠義,快四十歲了,仍是一個童生。

至于考場里,白發蒼蒼的童生,竟也不知多少,其中又有幾人是范進?

有八十歲老童生,就有二十歲少狀元。有人終老科插,有人少年雁塔題名。

林延潮一到考場。就找葉向高,龔子楠他們的蹤跡。他們都是府試前十,是要與自己這案首一并提坐堂號的,算是一并入考場。

但不過一千兩百號童生里,天色又沒大亮,如果沒有好眼神,要找人實在有些難。

不過看來看去。卻讓林延潮發現一個熟悉的人。

“老夫子?”

林延潮不由訝異,但見前面戴著一頂邊鼓帽,穿著打著數個補丁長衫的,不是自己蒙學時,另一個老師老夫子嗎?他怎么也來赴考了?

林延潮于是走了上去。施禮道:“先生,你也來了。”

那人扭過頭看了自己一眼,卻急忙雙手亂搖道:“你是誰,認錯人,誰是你先生?”

認錯人了?

林延潮仔細辨認了一下,這成不會錯,對方胡子一翹卻道:“真是莫名其妙,來趟院試,卻給一后生認作先生,古怪,古怪,事出反常必有妖,恩師說我火候已到,今科必過的,可別讓他人分了運氣,小子,快走,快走,我不認識你。”

林延潮才是莫名其妙,見對方說了幾句,突然閃身就走了,混入人群里。

林延潮心里罵道,你妹啊,給我裝什么不認識,不就考個院試,你要這么偷偷摸摸嗎?

林延潮要去人群里找老夫子,但是哪里有那么容易,十縣的童生聚集在一塊,出入也不便。

林延潮在人群里走著,眾童生交談的聲音也有一句,沒一句的傳來,

“于兄,每個縣縣學收錄五名生員,而府學再收錄五名,比起上一次院試每縣三名,府學三名,招收的人數還真的多了不少。”

“算了,我就算院試落第,沒進學為生員,也不是唯一出路,咱們落第童生充作佾生也行。”

“佾生,也不錯,算得半個秀才。”

“丁祭時六佾之禮不行,至少要八佾,這才配上圣人的身份。”

“對,對,這樣佾生也好考了。”

林延潮在人群里找老夫子,卻聽得有人道:“延潮。”

林延潮轉過頭來,卻見是翁正春,當下喜道:“翁兄,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翁正春問道:“你在找何人啊?”

林延潮道:“蒙學時的老師罷了,算了,翁兄,既是如此咱們一起進考場好了。”

“正有此意。”

林延潮與翁正春二人當下一并朝龍門走去。

林延潮見翁正春臉色很差道:“翁兄怎么了?你額上都是汗啊?”

翁正春勉強道了一聲是嗎,說著伸手擦汗。

林延潮看得清楚翁正春滿手心也都是汗水。翁正春抽了一巾帕來擦了擦臉和手道:“讓延潮見笑了。愚兄昨夜一宿沒有合眼,托店家熬了參湯提神,這才有力氣來考場。”

“翁兄,你是府試第二,實不必如此緊張啊。”

翁正春苦笑道:“府試第二,又不是案首,我上一次縣試時第三,可府試卻兩度點額,這一次實怕重蹈覆轍。”

林延潮道:“翁兄寬心,你的文章在我之上,若是用心考,必不會有失。”

翁正春搖了搖頭道:“也許吧,延潮我知你好意,但你不必刻意安慰愚兄。”

林延潮,翁正春一路走著,終于在考棚前,遇到濂江書院的同窗。

他們見了林延潮都是道:“延潮,你快來看看,應龍他不好了。”

林延潮當下三步并作兩步上前,但見考棚旁臺階下,陳應龍一人蓋著厚厚的衣裳,人不住地打顫。

林延潮道:“這怎么回事?發燒了嗎?”

一旁龔子楠道:“怎么會是發燒,當然是又悚場了!”

林延潮倒是突然是記起來。陳應龍前兩次也是院試考試時,突然悚場這才名落孫山的。否則以他的才學,早就進學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