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章 請教名儒

第一百五十章 請教名儒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五十章 請教名儒

取過結票,再在院試的卷子上寫上自己的姓名,籍貫,祖孫三代履歷,填好了卷頭后,將試卷交還給府衙的書吏。n∈n∈,

完成這些后,即是大功告成。

書院眾弟子們了解此事后,都是松了口氣,下面就看二十日后的院試,到時再見分曉了。

考試前,自有一段溫書備考的過程,眾人就不會再住在書院里,各自有各自的去處。

眾人中午都相約去府學街那逛了一會書肆,然后隨便找了家飯館吃飯。

眾人正吃飯之間,這時候有幾名讀書人匆匆忙忙地跑入飯館里,找人借筆墨。

府學街邊的飯館,多都是讀書人,所以也不以為奇,但是吃飯時還要用筆墨,用功也用功到這地步的,眾人都納悶了。

濂江書院幾名弟子身上都是有攜著筆墨,當下就借給他們數人,并問是怎么回事。

那士子一抹汗道:“你們不知嗎?山農先生來閩講課,正住在華林寺里,我們要趕忙寫了文章,準備向他討教。”

聽了這幾名士子的話,飯館里的讀書人無不騷動。

一人問道:‘你說得山農先生,可是顏夫子?‘

那士子一遍奮筆疾書一遍道:‘除了他,還有哪個山農先生?‘

山農先生,姓顏名鈞,他的名字可能有人不曉,但說到羅汝芳,何心隱,眾人卻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二人就是他的弟子。

顏鈞生平最喜歡就是四面講學,他雖身無功名,但教出的弟子羅汝芳是進士,還是當今大儒,還與老師一般最喜歡四面講學,而且是做官做到哪里,講學講到哪里。

顏鈞最有名一次受首輔徐階邀請,在京給參加會試七百舉人講學,轟動京師。連當朝官員也是紛紛向他請業。

除了能講學外,他的學問并非空談,還能經世致用,顏鈞曾在胡宗憲。俞大猷幕下,助胡宗憲平倭,助俞大猷平定廣西之亂,獻了不少奇策。

除了這些,林延潮最佩服的。就是此人身上有讀書人少見的俠氣。顏鈞自號山農游俠,號急人之難,其師徐樾戰死于滇南,顏鈞千里迢迢,翻山越嶺,行數十日夜,打撈老師尸體。

對于這樣的人物,林延潮早就聽說很久了,當下想也不想,拿了筆墨將自己錄在閑草集里的兩篇文章寫了下來。

眾弟子們見林延潮如此也是紛紛拿起筆墨。當堂寫起了文章。

飯館里就有人不屑道:‘聽說此人身上沒有功名,你們去聽他講課,與舉業何益?‘

另一人道:‘汝真是孤弱寡聞,當初福建巡撫譚公,云南巡撫鄒公等人在為舉人秀才,都是他門下信從,你說他們為何去聽課?‘

那人聽了頓時啞口無言。

眾人寫完卷子,當下都揣好,一并往華林寺去了。

到了寺廟前,僧眾聽聞是來聽山農先生講課的。也未阻攔,讓他進去了。

不過眾人卻晚了一步,顏鈞的講會早是結束,留在寺內的都是還未離去聽眾。

陳應龍道:‘無妨。我們將文稿投獻山農先生看了,也算不虛此行。‘

眾人都是點頭稱是。

于是眾人找人問明了路徑,當下繞過大殿,朝山后走去。

福州本就是禪林極盛之地,在北宋時號稱,城里三山千簇寺。夜來七塔萬枝燈。

而華林寺本是古剎,在正德年間擴建了一次,將半個越王山都包了進去。

走到山后,但見青山如屏,鼓樓經閣隱于疊翠之間。

眾人拾階上山,到來一半山亭子前。

亭子里正有二人在高談闊論,一名古稀老者,一名中年官紳,五六名健仆垂手立在亭外。

而亭子下臺階上,還有十幾人手上拿著卷宗,在那等候著。

幾名穿著襕衫的秀才,掃了林延潮他們一眼問道:‘你們是誰?來作什么?‘

陳應龍道:‘我們是濂江書院的弟子,來向山農先生請教。‘

那幾名秀才聽說濂江書院,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你們明日再來吧。‘

‘為何?‘

那秀才冷笑道:‘沒看見,這么多人都在這等著嗎?還有馬上要赴會試的王舉人,都在等著向山農先生討教,你們幾個童生,我來指點你們文章就夠了。‘

這秀才說完,一旁幾名秀才都笑出聲來。

一人道:‘他們想必要是赴院試的童生,你可不要看不起人了。何況他們是濂江書院的。‘

那秀才笑道:‘濂江書院的弟子,沒過院試的也多了去了。‘

這兩個秀才正在談論。

突龔子楠大聲道:‘大伯!‘

亭子上那名中年官紳轉過頭,朝這里看來。

那秀才瞪向龔子楠道:‘亂喊什么,你們書院山長是怎么教你規矩的?‘

林延潮上前一步道:‘對年紀遠小于你的后輩大呼小叫,這也不是你老師教你的規矩吧!‘

那秀才見林延潮站出來回護,不由氣笑道:‘眼下的童生都這么囂張嗎?居然不敬前輩。‘

‘我只知有德有學者可為前輩,不知你占哪一樣?‘林延潮叱道。

二人斗嘴間,亭子上的中年官紳看了過來,并笑著對龔子楠招了招手。

‘此人真是你大伯?‘那秀才詫異道。

龔子楠走上臺階,與那人擦身而過,笑了笑道:‘當然,我姓龔,我大伯可是國子監祭酒啊!‘

那秀才頓時面無血色,姓龔,又是國子監祭酒,在這省城里,也只有嘉靖五年的進士第一,狀元龔用卿才稱得上了。

什么秀才,舉人,比起狀元公的侄兒來,都是浮云啊!

這秀才的同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吃一塹長一智吧,這濂江書院有名,不是因為其讀書厲害,而是里面弟子都是官宦之后。‘

看著對方一臉沮喪的樣子,林延潮,葉向高等人都是好笑。

亭子里龔子楠與其大伯談了幾句后,就興高采烈地朝林延潮他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上亭子來。

當下林延潮,葉向高他們也是毫不客氣,在那幫秀才面前,抖了抖衣服,拂了拂衣袖,輕輕地咳了一聲道了句:‘借光!‘

然后這些弟子們從山道臺階上,與眾秀才們擦身而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