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鄉飲酒禮

第一百三十一章 鄉飲酒禮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三十一章 鄉飲酒禮

而其余士子們都是跟在他的身后,按序排作三列,跟著他跨過府衙的中門。

過了中門即是府衙的前堂了。

林延潮上一次來府衙時,陳楠是在后堂接見自己,不過后堂一般是知府與心腹之人議事的地方,而且地方較小,容不下那么多人,所以這一次就在前堂拜見。至于穿堂和后堂,左右廊下就是一會二要擺宴席的地方。

林延潮作為案,當下領著士子們來前堂,當下向高坐堂上的陳楠參拜。

這時禮樂停下,一旁一名充當贊禮書吏站出高聲道:“今科案林延潮,率新晉士子,拜府臺大人!”

當下林延潮拜下,而身后士子也是一并行參拜之禮,后方沒有進入堂內的童生,只能沿著臺階拜下。

這一拜既是感謝知府錄取之恩,同時也是定下師生名分,這都是多年來的流程。

行參拜之禮后,童生們都站起身來,陳知府笑了笑,然后與眾人說了一番用心舉業的話。

眾人在檐下聆聽教誨。

陳知府說了一通話,聽得下面童生都有些疲憊。林延潮卻是暗暗佩服,這不看演講稿的,臨場揮還能講得口若懸河的,這真是人才啊,以后當官了,這點要向陳知府看齊。

陳知府說了不知多長,眾童生們等得腳都酸了,加上這時候早就過了飯點,眾人不免饑腸轆轆。

到了最后陳知府話停頓了一下,眾人都以為他要說完了,沒料到陳知府又接著說下去了。童生們只能含淚繼續聽著陳知府念叨。

最后似陳知府也覺得講得太久了,笑著道:“還有什么話,咱們宴席上再說。”說完鼓吹響起,眾人就隨著陳知府入內赴宴。

這鹿鳴宴,簪花宴都是依照古禮。鄉飲酒禮而來的。

什么是鄉飲酒禮,要知道至春秋至唐以前,是沒有科舉的,國家取士。靠得地方舉薦,長官征辟。

所以那時候鄉大夫,向其君主舉薦賢能之士,在鄉學中進行會飲,主官與推薦的賢士相見。在宴席上賓主相待,這過程中一舉一動必恪守禮制……

后來國家以科舉取士,這一套鄉飲酒禮的規矩,也流傳下來,所以在大比之后的鹿鳴宴,簪花宴,也都是按照鄉飲酒禮的流程走的。

按照古禮,鄉飲酒禮,先要明長幼之序,以明尊卑。

宴席主人不說了。賓客也分為三等,賓,介,眾賓,其中賢者為賓,其次為介,又其次為眾賓。

升堂時樂工要在宴席上奏鹿鳴、四牡、皇皇者華三曲,退出時奏陔夏。宴席從始至終,主賓相答,都有一套極繁瑣的禮節。

但是這一套繁瑣的禮節。眾士子都是有學的,在社學時,老師第一堂教儒童們就是禮儀。正是不學禮,無以立。就算眼下忘了。但回去也是要復習一番,要是在這場合丟了人,那么會被老師和同案們看不起的。

不過盡管如此,還有人也是會出錯的,但幸虧府試后的宴飲,沒有簪花宴那么正規。排場更是遠遠不如鹿鳴宴了,眾人作了個大概,也就可以了。

不過既是古禮,就沒有一桌人吃飯那場面了。

雖說規格遠遠不及勉古人的鄉飲酒禮,但也是嚴格遵循分餐制的。

一人一席,一人一案。作為案林延潮位次就在知府邊上,單獨一個幾案,遙遙與眾人隔開,一旁還有九個坐席,想必是府試前十。

除了林延潮,取了府前十有不少熟人呢,依次是翁正春,陳一愚,葉向高,五六七位的不認識,位的分別是龔子楠,林泉,至于濂江書院也有不少弟子取了。

林延潮身下的座位下,一層筵鋪在下面,席加在上面,這就是筵席的由來。

古禮天子五重席,大夫二重席,咱們沒功名一重席子也就夠了,當然知府大人腿毛下估計是兩張席子。

每名士子正坐在席上,面前案幾上擺著一壺玄酒,所謂玄酒就是清水!好酒的士子,想必在此已是內牛滿面了。

至于案上也是沒什么好吃的,盤里大塊的白水煮豬肉,還有被切好的數塊豬肺。

看了這一幕,連林延潮也是腹誹知府的摳門了,既是按照古禮,古人是不吃豬肉的,好吧,咱們雖牛肉不能吃,但至少也上個羊肉神馬的,你給我整一盤豬肺。

豬肺和白水煮肉咱們也就不計較了,那你能不能給我來碟醬油啊,我可是重口味的人啊!

不過腹誹歸腹誹,對于不少貧寒出身的考生來說,有肉就很不錯的,還管你什么白水煮肉。不過那些養尊處優的士子,臉色有些難看了。

眾人都心里想,看來知府大人最近手頭不寬裕啊。

當然這等宴會不是來吃酒的,一來是考生的風光,二來也是認識同案。作為林延潮也少不了與知府和同案舉杯對飲,當然這樣玄酒自是千杯不醉。

就在這時候,林延潮聽到一個聲音傳來。

“府臺大人,這一次案的程文,我等都是想看一看,還請府臺大人允許。”

林延潮聽了看去,一名年長童生舉起酒杯在陳知府大聲言道。這童生看得有四十幾歲,今日來赴宴,眾士子都穿得光鮮亮麗,而此人雖也是打扮整齊,但袖子上幾處不起眼的補丁,使得人一看就知出身貧寒。

林延潮我之前也是寒門出身啊,這相煎何太急啊!

陳知府淡淡地道:“府試的文章,之后自有題名錄里收錄,你到時候買上一本就好了,上面不僅有案的,也有你的文章。”

陳知府這么說了,換了旁人也就這么過去了,但這人卻繼續道:“府臺大人,坊間有傳聞說案這一篇文章,是剿襲了前人之作,我將信將疑,想看一看以釋心頭疑惑。”

這話說得一點都不婉轉,不給別人留退路,一看就知道是讀書讀到死路,一點人情世故都不通的書呆子。

陳知府臉上不豫,但一旁童生即紛紛‘出頭’,指責起此人來,維護陳知府。

那人也是讀書讀僵了腦袋大聲道:“眾口一詞,若是中間沒有問題,何不拿文章來一看。”

眾童生一片嘩然,這時林延潮道:“府臺大人,既是這位仁兄心有懷疑,弟子愿意拿程文給諸位同案一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