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戲弄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戲弄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戲弄

入春之后,閩中是接連的大雨,內河的河水暴漲,原先清清澈澈的小河,也是有些渾黃起來。{中文.

這天林府的門子剛剛打開府門,就看見一名少年,正站在府門門前的屋檐下避雨。

那門子還以為自己眼花了,待定睛看清后才笑著道:“原來是小公子啊,怎么今日這么早來書房上書?”

林延潮笑了笑道:“是啊,昨日遲了,那日多謝你的燈了,不然要摸黑回去了,原物奉還。”

門子笑了笑接過燈來。

林延潮將傘在府門前拍了拍后,一撩長衫,跨過門檻,進了府后徑直走到書房。

打開門,書房靜悄悄,林延潮來到案上,但見幾案上自己一疊文章都已是用朱筆改好。

林延潮坐下拿著卷子讀了起來,過了片刻,腳步聲在門外響起,但見林烴穿著麻服,走到了屋里。

“今日怎這么早?比前日早了小半個時辰。”

“先生,俗語有云,早起三朝當一工。”

林烴點點頭道:“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我輩。聽說前日你寫了很遲方走,今日仍是十篇,有無難處?要不要我給你減兩篇?”

“若是怕難,學生就不會這么早來了,今日還是十篇。”

林烴滿意地點點頭道:“正是如此。”

當下林烴與林延潮道:“我先與你說說前日文章的不足,你十篇文章貼司馬相如的大賦而寫,有七八成相似,但卻不免趨華而不實,堆砌辭藻……”

師徒二人正說話間,林泉則是打著呵欠進來了,但見林烴正與林延潮講解文章,不由奇怪心道,這人怎么今日這么早來了,莫非上一次受了我諷刺。這一次故意早來讓我沒面子,哼,這些寒門子弟就是小心眼,不過提一句而已。竟是記心上。

林泉當下哼了一聲,坐在椅上,看起自己的卷子來。

不一會,林烴與林延潮講解完卷子,得了林烴的指點后。他也對寫時文的訣竅,竟是比以往有了更深的了解。

林延潮將握筆的手反掌張開,看著掌心,心道前日埋頭寫了一日的卷子,幾乎抵得上他以往十天寫得時文的量。

只要是努力,即有回報。讀書就是如此,唯有厚積方能薄。林延潮信心大作,開始寫今日的卷子來。

而另一邊林烴與林泉講解又是另一個樣子。

“二叔公,你要我又要寫出好的駢文,又要言之有物。這好比戴著腳鐐跳舞,幾個人能做到……”

“滿朝的諸公,新科進士,皆是時文高手,皆可作你前輩……”

“其他公也罷了,陳知府是徐子輿的弟子,徐子輿常與弟子講復古,尊古,崇古,不過是老調重彈。泉兒以為不如王弇州多矣。”

“王弇州也不是如此寫文的,你飽閱群書,博聞強記,但少用生字僻典、寫文還是含而不露好些……”

林泉與林烴爭辯了一通。林烴說一句,他是回三句。林泉也不是一味無理,他說得確有幾分道理,但才智過人之輩,總是容易犯智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的毛病。

林泉辯解半天。林烴長嘆一口氣道:“泉兒,你這樣的,我也無法教你。”

林泉聽了一愣,眼淚吧嗒吧嗒地掉下來道:“二叔公,泉兒知錯了,請你繼續教我。”

林烴嘆了口氣道:“好吧,你先寫吧。”

說完林烴走了出去,林泉雙手據案,眼淚都滴到了紙上。

“都是你!都是你!”

林延潮筆一停,抬起頭來看向林泉,但見他紅著眼睛,淚痕未干地看著自己。

“我又哪里招惹了你?”

林泉帶著哭聲道:“你文章遠寫得不如我,但二叔公卻只責我,不責你。昨日你都遲到了,二叔公都不怪你,而換了今日,我不過稍稍遲來了一些,二叔公卻對我多有不滿。”

“你不過是他的弟子,而我是他的侄孫。為什么,他更看重你?”

林延潮擱下筆道:“你這也太敏感了吧!老師責你,并非是你遲到,而是你文章不和他的意。”

“放屁,你不過是縣前十,我是案,我的文章不和他的意,你的難道還和他的意嗎?”

林延潮看了林泉這樣子,知道是個說不通的人,當下懶得再說道:“我與你說了,你也聽不進去,你要怎么想就怎么想,我寫文去了。”

說完林延潮又低頭寫文章去了。林泉見林延潮不與他爭辯,氣得又哭了一陣,這才重新寫起文來。

經過前一日那樣的題海戰術的訓練后,林延潮十篇文章寫完后,天方才剛剛擦黑,這一次他寫得游刃有余。

林泉還差最后幾句,見林延潮已是起身,不由驚愕但隨即道:“你今日以為比我寫得快就贏了嗎?孰不知我的文章,強你十倍。”

林延潮不理他,將卷子一張一張疊好后,放在林烴的書案上,然后收拾書袋。

林泉見林延潮不理他,提筆加緊寫完,拿了卷子一抖,也是放在書案上,然后他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林延潮的卷子,不由拍了拍手道:“你的那些微末文章,也配我二叔公來教你,我替你改來。”

說完不待林延潮開口,林泉著急著拿起案上的筆墨在林延潮的卷子上圈點刪改起來。

林泉動作很快,一目十行,又是筆下不停,待林延潮將卷子拿回來時,已是將一篇卷子,點點圈圈,涂改得面目全非。

林泉見林延潮的卷子冷笑道:“縣前十又如何,寒鴉就是變不成鳳凰,此類一無是處,文辭不通的文章,我二叔公看后會不會作嘔,我算替他代勞,做一做善事,你自己拿了文章回去揣摩吧!”

這一番話說得林泉盡吐胸中的惡氣,不自覺臉浮出得意之笑。他看向林延潮等待著他的憤怒。

林泉沒料到,林延潮突然夾手拿起一旁林泉的文章。

林泉驚怒道:“你拿我文章作什么?”

林延潮道:“只允許你改我文章,不許我看你文章?”

林泉冷笑道:“看瞎了你的眼,你敢改我一句?”

林延潮道:“改又如何?我替老師看一看,這才是弟子代其勞。”

林泉劍林延潮看得如此認真,差點以為他不是來挑刺,而是在欣賞自己的文章。

林延潮將林泉十篇文章都看完,林泉冷笑道:“如何?我的文章,你不能易一字吧!”

林延潮卻忽然哈哈大笑道:“你還以為你的寫的是呂氏春秋,一字千金,實話與你說,此等文章坊間早有刻錄,你這十篇文章句句剽竊前人之作,割裂詞語,編織成文,我連改也不屑改呢。”

林泉怒道:“你胡說,我這文章都是今日寫的,你竟說我剽竊?你如此污蔑我,你信不信我告訴二叔公?”

林延潮斜了林泉一眼:“我看還是不要好,只是丟了你的人,也好,你既不信,我就背給你聽,正好縣試前,我坊間看過的這幾篇文章,還記憶猶新呢?”

“好,你背,你背!”林泉咬牙切齒。

林延潮點點頭,將林泉的文章往桌上一甩道:“好,你第一篇不違農時,刻錄于唐家制藝三百問,破題,王者盡心于民事,道建而業斯隆焉。承題,蓋必民事盡,而王者之心始盡也……”

林泉但聽林延潮將他十篇文章,當堂一篇一篇背了出來,雖是字句有些不一樣,但大體都是無措。

林泉哪里知道,林延潮故意如此,真要他做,他能將林泉的文章一字不差的背出來。

林泉不可置信,心道我這文章竟真的是早有人寫過,若非如此,此人也不會看了一遍就背出來了,我還自以為別出心裁,原來我的文章連一無是處都談不上。

林泉有些不甘心又問道:“你說我寫的文章,早都在坊間流傳這話可是真的?”

林延潮道:“不錯,外面隨便一個士子,都有看過,真不知你是如何僥幸在縣試中的案,好心提醒你一句,下個月府試中,切切不可拿出來,否則為人恥笑啊!”

林泉聽了臉色一變道:“竟真的如此,那我讀書讀來有什么用!”

說完林泉雙手一揉,將自己十篇已寫好的文章盡數撕爛,趴在桌上痛哭了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