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零五章 我取定了

第一百零五章 我取定了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零五章 我取定了

入座后,就有兵丁提著牌燈巡行,防止考生有移席、換卷、丟紙、說話、顧盼之情況。

林延潮將試卷一翻,但見六張素紙作為稿紙,三張呈文紙作譽寫的正卷。林延潮看見甬道對面的考房,不少人著急著研墨提筆寫上自己的姓名。

林延潮搖了搖頭,這才太著急了,寫名字又不差那么點時間,等會筆硯上墨水被凍干,那才不好寫了,真是半點考試經驗也是奉欠啊。

天色明亮起來,云板敲擊三聲后,考生都已是入座,這時不說其他,若是有人再站起身來,就要以作弊論處了。縣試作弊只有一個下場,就是被枷號領走,剝奪考試資格不說,還要將你上黑名單。

接著周知縣簡短說了一番勸免的話,無非是考場紀律,爾等小心之類的話,然后考試就開始了,書吏們舉著考題貼板,在甬道上來回走動。

一名書吏舉著第一道題,四書題,晉人有馮婦者,馮婦攘臂下車。

“第一道就是截搭題!”

不少考生倒吸起涼氣來,林延潮沒多想什么,看著考題貼板,先提筆在草稿上將題目都抄寫下來。

第二個書吏舉著考題貼板,寫得是五經題。

五經題一共五道,易經,春秋,禮記,詩經,尚書各一道,士子各取本經來答。

第三個書吏,則是五言八韻詩一首。

林延潮將題目都抄錄在卷子上后,最后再在譽寫的正卷和草稿上,都寫上自己的姓名,然后看起題目來。

第一道四書題,晉人有馮婦者,馮婦攘臂下車。

這一句出自孟子一書盡心下篇。

原文大意,是齊國饑荒,齊國百姓都希望孟子能再勸齊王一次,開倉賑災。孟子回說,這恐怕要作了馮婦了。

馮婦是什么人?馮婦原來是打虎的。后來行善不打虎了,有一次老虎傷人,百姓見了馮婦求他幫忙,于是馮婦就捋起袖子下車打虎。百姓們對馮婦十分感激。但士子卻譏笑他,為了打虎,將自己行善的原則和追求放棄了。

魯迅有句話是再作馮婦,說的是迫于某種原因,重操舊業。

晉人有馮婦者。馮婦攘臂下車,中間割裂了一大段經文,善搏虎,卒為善,士則之等等一大段話,所以是名副其實的截搭題。但這兩句又同在一章之中,所以算有情截搭。而且題目出得很妙,兩句湊在一起,不會有斷節拼湊之感。

換了別人,或許會想這樣的題目四書文府里肯定沒有的。自己只能老老實實答了。

但林延潮看了題目,卻絲毫沒有意外之感,截搭題又如何?這道題目并不新鮮,當初在嘉靖八年的會試時,就考過一遍了。自己在《歷年會試集》里正好背過這題,林延潮清楚記得會試第一名,八股大家唐順之,是如何答的此題。

這本《歷年順天府鄉試集》在省城有賣,雖說有賣,不等于很多人都買。很多人買不等于很多看,很多人看不等于很多人把這題背下了。

林延潮左右看去但見考生都是提筆磨墨,開始凝思,他也不假思索剛要磨墨下筆。突然筆尖一抖,他想起了在酒樓上那趙姓士子的那一番說辭。

好個余子游,你真是算計滿滿啊,知我要參加縣試,故意在這一次參加侯官縣試的士子,散布對我不利的謠言。這是要壞我名聲來了。

這樣做當然有好處了。一讓自己憤怒,情緒焦躁,讓他考試時無法正常發揮。

二讓自己于考場上,再作抄題之舉時,有所忌憚,畏首畏尾。甚至逼迫自己迫于輿論壓力,不是靠押題,而是自己寫文考試。

三利用士子輿情,弄出自己文章不實的樣子,影響知縣的判斷。這計謀一步跟著一步,可謂是一步三招啊。

林延潮擱下筆來,縣試的時間,足足是有一天的,一般人都可以完成三道題,所以大部分人都不著急下筆,但若是換成鄉試一日七道,恐怕就沒那么多功夫,給你想了。

林延潮閉目凝思,首先默寫程文,押題成功之事,以往考試都有之。畢竟四書五經就那么幾萬字,考試范圍就那么寬,而鄉試,會試,殿試等正考都從中出題,哪一句沒有用過?

考試里,正好背過那篇的弟子寫出來,你取不取?不取,你敢質疑先人取中的程墨,那主考官還是寫文章的人,說不準就是現在哪位翰林,哪位閣老呢。

其次,而此題在會試時可是難倒了很多舉人,一般而言,正考是不考截搭題的,所以那些苦練制藝之道多年的舉人們,被考倒了不少。截搭題考得就是發散思維,從四書經義里另辟蹊徑,自己沒有足夠的把握。

但這兩條仍不足以讓林延潮下筆。

很多人以為考試能否錄取,只是在于自己能不能寫出一篇好文章。但是他們沒想到下一步,這好文章又由誰來斷定。好與惡,取與不取只在于主考官可與不可之間。

所以考試考不是人與文章,到底還是人與人。

周知縣認為可與不可,才是林延潮下筆如何寫方向所在。

林延潮想起上一次與周知縣,沈師爺打交道的一點一滴都揣摩了一遍,周知縣的性格在他心底早有了大概。此人為人自負,剛愎自用,且為人狠辣冷酷,刻薄寡恩,這不是林延潮一個人的說辭,而是大伯轉述衙門里官吏對這位侯官縣父母官的風評。

另外為了研究周知縣的喜好,林延潮將周知縣以往童拭,鄉試,會試,殿試的程墨都讀了一遍,甚至周知縣落榜沒有錄取的文章,也想方設法拿來讀了一遍。

讀完這些,又將周知縣上一次縣試取中五十篇程文包含批注也看了一遍。

看周知縣的朱批就覺得他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他的原則只有三個字‘看心情’。有的文章,寫得很好的地方,被他批得一無是處,反而是一些不出彩的地方被他以為可。當然作為科班出身,他取得文章大多數還是中正平和,劍走偏鋒很少。

最后林延潮認為可以寫,周知縣選擇截搭題為縣試試題,就是不希望士子剿襲文章,換句話說,剿襲成功了,他也沒有辦法。

林延潮當下重新提起筆,想到那些士子的譏諷,不由冷笑,文抄公又如何,有的人就是見不得人好,爾等以為諷刺我,就可以讓我屈從于你們輿論,畏首畏腳。我林延潮又豈是怕人說三道四的,待等放榜之時,木已成舟,我直接拿名次來打爾等的臉,這縣試我取定了。

當下林延潮下筆寫了起來,破題一句,晉人始則改行以從善,終則徇人而失己也。

這就是唐順之當年會試的破題,述而不作,中規中矩,又道盡題中之意。

有考房遮蔽,這風小了些,林延潮先將卷子用鎮紙壓住后,連忙披上林淺淺準備的裘衣,加上考房板壁的遮擋,身上頓時十分暖和,側耳聽去一旁考房的考生,已是冒出擤鼻涕的聲音。

不知多少考生在這一刻凍成狗。看來考試也是要講究天時地利人和的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