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八十九章 囂張一點

第八十九章 囂張一點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八十九章 囂張一點

城門開時,雨也仍是下個不止,百姓們抹去臉上的雨水,抬頭望去烏云籠罩天幕。

百姓們迫不及待地想要入城,推搡,騷亂都有,大家都想盡快一步,如此就安全一些。三叔也想拔腿,林延潮卻道:“慢一些。”

話音剛落就聽得幾個摔打的聲音,幾個人跌在了泥水坑了,狼狽地弄了一身泥水。

一聲梆子響,城樓上有人大喝道:“媽的,誰敢搗亂,排隊進來,一個個走,若是敢亂動的,就當倭寇奸細殺了!”

說完城門樓子下,一排排拿著鳥銃的官兵,冒了出來,黑洞洞的槍口對著城下的百姓們。百姓們嚇得這才老實,眾人不敢再騷亂,依著次序排成了長隊,當然一陣推搡也是少不了的。

城門處,彪悍的官兵拿著兵刃,虎視眈眈。

幾名手腳利索的官兵將過城門洞的百姓們拉出,嚴加盤查,一名千總在對著可疑之人盤問了幾句。

待輪到林延潮一家時,官兵正要搜他,這名千總道:“這是讀書人,放他過去,不要侮辱了斯文人。”

“是。”

當下林延潮一家人微微盤查了下,就順利放進城里。

過了城門洞后,那股城外提心吊膽的感覺消失了,眾人都是長長松了口氣。

眾百姓們都是不及避雨,就是進城而去,鼓樓一通鼓聲響過,推著大車的人,正沿著街道挨家挨戶的收馬桶。百姓們也是擺出攤來賣早點,或是走出家門上工,挨著勾欄之地的河邊上,也是浮著昨夜姑娘卸妝下的胭脂畫粉。

這簡直是兩個世界啊。

眾人沿著路前往侯官縣衙前,這時因倭亂,縣衙門前自是戒備森嚴。

這到了衙門街前,就是一個衙役帶著幾名白役過來,喝道:“你們干什么?衙門重地也是亂竄的?小心把你們當倭寇奸細拿下。”

林延潮也知這班胥吏欺負良善的本事,三叔當下討好地道:“我們是兵房貼書林克林官人的家眷,請勞煩讓他們見一見他。”

聽到林克的名字,那衙役笑了笑道:“原來是找林克啊。”

三叔見是相熟的,當下笑著道:“是啊,莫非這位大哥認為林官人。”

“什么林官人,原來不是黃班頭下面那白役,進了衙門當差,居然也就自居其官人來了。”此人言語中帶著幾分妒忌,衙役的身份與吏員相差懸殊,就算是一個沒編制的貼身,也是他不如的。

三叔討好地道:“是我失言了,不過還請這位大哥通報一二。”

那衙役冷笑道:“通報?眼下倭寇來了,縣尊老爺要我們巡查,看看有沒有奸人,爾等也不準隨便進縣衙,若是你們是倭寇冒認的,意圖刺殺縣尊老爺的怎么是好?”

“你。”三叔手上青筋冒起,瞪著這衙役。

“怎么,你還想動手?媽的,活膩了是不是?媽的,我瞅你怎么這么像倭寇奸細?弟兄們,給我拿到縣衙大牢里去。”那衙役作勢要動手。

大娘連忙出來道:“兄弟有話好說,我們真是林官人的家眷。”

“誰他媽信你,滾開!”

“慢著。”林延潮站在三叔面前。

“你什么東西,誰褲襠沒夾緊,把你這小毛孩放出來了。”衙役囂張地道。

林延潮瞅著他道:“好啊,這么張狂,你是不是張狂到連沈師爺的面子,也不給了?”

“你這小崽子算什么東西,敢我說張狂?”

“我?”

林延潮當下從兜里取了一物,直接甩到對方臉上。

“你敢打我?這幫刁民?”那衙役頓時又驚又怒。

“打你又如何?你先看看這帖子是什么?”

那衙役又驚又怒,當下打開帖子看后,不由道:“這是沈師爺的名帖?”

“你還認得字?怎么林官人的面子,你可以不給,連沈師爺的面子也不給了嗎?你知道林官人是誰的人嗎?這里輪到你放肆了嗎?”林延潮一句接著一句質問。

這衙役當下被林延潮罵得啞口無言,沈師爺確實不是他能惹得起的,當下道:“媽的,居然是真。”

“你還要不要帶我們見官?下牢?不啰嗦了?那就給我帶路,否則沈師爺要你好看!”

這衙役灰溜溜地道:“兇什么兇,惹不起咱還躲不起嗎?小海,你帶他們進衙門去,老子還要去巡邏,不奉陪了。”

這衙役說了句場面話,趕緊帶人走了。

眾人這才進了衙門大門,一旁三叔與林延潮道:“潮囝,方才這么做是痛快了,但是卻得罪了你大伯的同僚,以后他就難做了。”

林延潮當下道:“一個皂隸也怕的話,我們還不如待在老家得了,衙門胥吏衙役就是如此,你硬他就軟,你軟他就硬,大可囂張一點,不必與他客氣。”

大娘在一旁道:“我覺得延潮方才威風,咱們當家就是人太老實了,在衙門里被人欺負。”

眾人當下進了縣衙,過了儀門,前面就是上次打官司的正堂,儀門西側是架閣庫,而東側則是典使廳,也就是六房典使,書吏辦公的地方。

典使廳分六房,一道門進進去左列吏、戶、禮三房,右列兵、刑、工三房,這都是規矩天下衙門也是一般。當下那個白役將林延潮一家帶到后,朝兵房那間一指,人就走了。

林延潮走到兵房門前,找了一名白衫帖書道:“勞駕,找一下林克,也就是你們新來的帖書,我們是他家人。”

那白衫帖書眉頭一皺道:“啊?林克,他被打法去里坊征召壯丁去了。你們在茶房等一會吧,別在這礙手礙腳的,今天忙死了,該死的倭寇。”

林延潮他們當下就在茶房等候起來。

林延潮一家就搬了小凳子,坐在旁邊等著,茶房幾個人知是貼書的家眷,也沒有怠慢給了茶眾人喝,還升了盆火給他們烤衣衫。

林延潮他們坐了一陣,不久就看見大伯風塵仆仆地回來了。

“大伯。”

“爹。”

“相公。”

“官人。”

“大哥。”

一家人圍了上去,大伯陡然見到妻兒,頓時激動地將她們攬在懷里道:“你們來了,我還擔心你們呢,來了就好,來了就好。”

然后就是好一番一家大團圓的場面。

大娘嗚嗚地哭道:“相公,我還以為差一點要見不到你了。你這沒良心,跑到城里吃香喝辣的,就不管我們娘倆了,還不是延潮機靈,你以后休想見到我和你兒子。”

說著大娘往大伯身上猛錘幾下。

大伯見同僚過往的連忙道:“娘子,給我幾分顏面嘛,這都是我署里的。”

倒是三叔見大伯道:“大哥,你身上怎么回事,衣裳都是臟了,這黃黃是什么?這不是屎吧!”

大伯見三叔這么說,頓時有幾分狼狽道:“沒事,沒事。我不小心滑了一跤,滑了一跤。”

大伯才說完,一旁吏房里走出來一名穿著青衫的吏員問道:“林克,事情辦的如何了?”

大伯當下拱手垂頭喪氣地道:“回,回稟典使,事,事沒有辦好。”

一旁與大伯一并去的貼書也是道:“典使,我們去坊里召集丁壯守城,被人堵住了,坊甲腳底抹油走了,只剩下我們背鍋,百姓罵我們平日只是拿錢,倭寇來了又不能抵擋,還要將俞大帥這樣的好官給罷免了,現在還要他們的子弟去送死。”

“說著說著,就什么東西都砸了過來,有人還拿著糞桶丟啊,我算是跑得快了,林貼書慢了一步,搞成了這個樣子。”

林克連忙道:“典使,我沒事,皮糙肉厚的,挨幾下打沒事,就是衣裳臟了。”

典使當下道:“這,這成什么體統,你是衙門的帖書,也是有身份的人,眼下清軍道發牌票,要我們兵房從城里征召壯丁,協助衛所兵守城,你們若是不給我征來三百個人,我也沒辦法交差!”

大伯只能應道:“是,典使,此事我們一定給你辦好,我先安頓了家眷,再去坊里一趟。”

“嗯,盡快去辦,喝碗茶,擦擦身子,換身干凈衣裳,不行,把黃班頭他們叫去,他們拿那些刁民最有一套了。”典使說話還是有一套的,雖是催促,但也沒有逼急了。

林延潮當下道:“大伯,你去辦差,我們身上有錢,先隨便找個客棧住,你事情辦妥了,再來找我們。”

眾人都是十分理解。

大伯聽了眼眶一紅,又看了他妻兒道:“難為你們了。”

大娘也是難得大度道:“官人不用擔心我們,用心當差。”

林延潮收拾了一陣,正要走時,這時吏房風塵仆仆走進來兩個人。

典使本是繃著臉的,但看見其中一人,頓時滿臉笑得和花一樣道:“哎呦,這不是沈師爺嗎?什么風把你吹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