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八十二章 岳丈來了

第八十二章 岳丈來了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八十二章 岳丈來了

次日,林延潮與林高著請求去張厝,給原來老夫子,張享,張總甲拜年送禮。

林高著點點頭,欣然道:“正該如此,做人當知恩圖報,當初你在社學讀書時,多蒙他們照顧,否則哪里有你今日的出息,備些好禮是應當的。”

當下林延潮就置辦起來,托林高著成為河伯所大使的福,家里的年貨本就是不少,所以少不了拿東家送西家。

林淺淺給林延潮是置辦起來。閩地近海又靠江,所以魚蝦不值錢,所以林淺淺就替林延潮拿了風雞風鴨各一只,三條白粿,糯米半斗,其余散茶煙絲干果魚丸等等。

當下林延潮提著大包小包,出門去了。這年頭講究的就是禮輕情意重,古人千里送鵝毛,林延潮十幾里送雞鴨。

林延潮到了村口,順路趁了輛車,仗著讀書人的光環,也沒給錢就上路了。

十幾里山路后到了張厝,林延潮先去老夫子住處,但見一個破籬笆后,是破破舊舊的茅草屋,還未到屋子前,就聽到里面傳來吵鬧聲。

“你大過年說這些作什么?”

“我怎么不能說了,你這老犟驢,不懂營生,又是個爛忠厚的老實人,我嫁了你真是可憐。”

林延潮心道自己來得還真不巧,但這都到了門前,只能敲門道:“先生,學生給你拜年了。”

老夫子開了門,見是林延潮余怒不消的道:“呵,你來了,不敢當,堂堂濂江書院的弟子,叫我先生,就笑大發了。”

還是這么酸,林延潮不由心底罵了一句道:“你這么說,那我把東西丟下走了哦。”

老夫子見林延潮作勢要走,這才道:“還要挾起我來了。他娘,有客人來了。”

方才與老夫子吵架媳婦,連忙出來滿是歉意。林延潮畢恭畢敬地道:“師娘給你拜年了。”當下將雞鴨白粿放下。

老夫子媳婦當下連連感謝道:“還是你有心。否則我們家大過年也不見半點葷腥。”

老夫子坐著生悶氣道:“你說這作什么,還不快拿進去。”

老夫子媳婦流下了兩滴濁淚,然后進屋給林延潮煮了碗面,當下林延潮吃了后,臨行時多塞了一吊錢,弄得老夫子的媳婦,又一陣感謝。

然后林延潮又去張享,張總甲家,張享是出門后會客了,而張總甲卻在家里,張豪遠也在,同窗許久沒見,也很是熱鬧,幾名當初在社學與林延潮玩得還不錯的弟子,聽說林延潮來了,也是一并到了。

大家說說笑笑,說些別來之情,林延潮知張豪遠去了沙合社學,這也是有名的社學,出過一名舉人。聽張豪遠似在學業也有所長進。隨后張豪遠留在張家吃了頓飯,林延潮當下就回鄉了。

回到洪山村,林延潮但見家門,停了一輛不錯的馬車,馬車旁有幾名皂衣馬夫,青衫小廝。四周圍了不少村民指指點點的。

林延潮不由詫異地心想自己家怎么來了貴客了。

但聽門口馬車旁一名小廝在開玩笑道:“這家也真寒磣,你看這屋子,唉,老爺的愛女嫁到這家來,真是受窮了。”

另一個小廝道:“你知道什么,那是有由頭的。”

“借過!”林延潮道了一聲,走到門前,掃了那幾個小廝一眼。那幾個小廝頓時閉嘴,一人罵道:“在別人家門口,也亂嚼舌根?回去后看老爺怎么責你們。”

林延潮推門進入屋子,但見家里果然來了生客。

當中的圓桌上擺放著茶水瓜果,眾人坐在一圈,與林高著并坐的這位中年生客白面黑須,容貌有幾分儒雅,穿著綢衫,只是右手拇指那碩大的翠綠扳指,倒是令他有些降了格調。

坐在他下首的倒是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也是穿著綢衫,二人一并都是商賈打扮。

林高著見了林延潮入內,笑著與那兩人介紹道:“程員外,程公子,這就是延潮。”

說著林高著又對林延潮道:“延潮,還不見過程員外,程公子,他是淺淺的親生爹爹,兄長。”

林延潮不由有些詫異道,林淺淺的爹,不就是自己未來的老丈人嗎。

這程員外的事,林延潮以前也聽家里人說過,對方原來是林延潮秀才老爹的同案,兩人交情不錯。雖說程員外一直屢試不第,沒考上秀才,但是家境卻十分寬裕,在南臺有一間牛皮行,一間油燭店,城里還開了一間絲綢莊。

后來程員外的妻室產下淺淺后,找人算了一卦,算卦之人說淺淺與夫人八字不合,若在程家養大,不是克了妻室,就是女嬰夭折。

正好這時候秀才老爹中了秀才,于是程員外就與林家說了這門親事,將襁褓里的淺淺送到林家來作童養媳了。聽算卦先生說了,為了割斷與程家的關系,林淺淺一出生連姓氏也是跟著林家姓。

不過既是童養媳,這程員外又找上門這是干什么?淺淺雖未過門,這都已是自己待年媳,按照萬惡的封建思想,已是與你家沒有任何瓜葛了,你來干嘛?

林延潮不由對方所來什么原因,但仍是施禮道:“見過程員外,程公子!”

程員外喝了口茶,然后點點頭道:“好,就是看得瘦弱了點。”

一旁大伯見了程員外,就當心林延潮在老丈人面前失了面子,當下道:“程員外,咱們家延潮,是讀書人啊,難免有些秀氣。”

程員外點點頭,又向林延潮問道:“在何處讀書?讀了幾年?參加過童拭沒有?”

林延潮回答道:“回員外的話,家嚴去世得早,所以發蒙的晚了些,蒙學一共讀了三年,故而今年九月才開始治經,也沒有拜得什么名師,童試嘛,倒是準備明年去碰碰運氣。”

林延潮這話說得很是低調。眾人都是詫異,大伯當下感覺有幾分在程員外面前失了顏面,當下起身道:“延潮何必太……”

林高著聽了清咳了一聲,大伯這才不說話。

程員外聽了道:“你十二歲才治經,這晚了,至于一年后參加童拭,最多只是走個過場,把握很小。你要赴考時文制藝的書要銀子,上好的筆墨紙硯也要買,這得先去二三兩銀子,費了錢不說,還要請廩生結具作保,這又要二兩禮金。”

“我看小侄,你若是沉穩一點,不凡再等個二三年。你看你家也并不寬裕,也是要為家里的大人著想,別一意只念著自己的功名。”

程員外一番話,相當于比較重的指責了。林延潮不軟不硬地道:“多謝程員外指點,小侄自有主張。”

程員外聽林延潮沒聽自己的勸,不由眉頭一皺,稍稍露出點不快的意思。

程員外也曾是童生,雖沒有進學,但也是府試中式,若不是家里有產業,也可以到不起眼的地方,當個社學先生,或是被請作西席。所以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錯在他以中人之資來估量林延潮罷了。

大伯連忙替林延潮解釋道:“程員外,你不知,眼下延潮爺爺已是河伯所大使,這閩水上十里江面,誰不聽他的。家里日子還算寬裕,所以延潮去童拭,花五六兩銀子,也不是什么事,搞不好,還能讓他過了關呢?”

程員外不由笑著道:“原來世伯在河泊所仕官,我在這里給你道賀了。”

林高著笑了兩聲道:“這不算得什么。”

這時下首程公子卻大模大樣地道:“爹,縣衙兵房的何兵書,那不是爹你的八拜之交。聽說這河泊所大使不好作啊,那些水上人家多是刁民,若是世伯公有什么麻煩的地方,不是可以找何兵書。”

“何兵書?”大伯臉色微變,他在謀求兵房的差事,自是知道何兵書,在縣里是如何有能量的人物。

兵房司吏的尊稱是兵書,而刑房司吏,尊稱為刑書。如果把縣衙的六房,比作朝廷的六部,那么縣衙兵房司吏,就相當于朝廷的兵部尚書。司吏是一房之長,管著一房的典使,帖書,以及城內驛站,鋪兵,弓手等武備。

林高著身為河泊所大使,也要受兵房管制的,程公子既是說何兵書是他爹八拜之交,也就說絲毫不把林高著這河伯所大使放在眼底的意思。

林高著沒帶絲毫火氣地抱拳道:“這么說,還要多謝關照了。”

程員外掃了一眼兒子,連忙道:“世伯千萬別這么說,折煞我了,犬子不同規矩,在那亂說話。我與林定兄,乃是同案,親如兄弟。如果世伯有什么要幫忙的,盡管與我程家吩咐一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