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六十六章 燕可伐與

第六十六章 燕可伐與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六十六章 燕可伐與

小尚書相公?

原來是南京工部尚書林燫的兒子,衙內中的衙內啊。

從這書生一進院子,林延潮即知此人不凡,不同于普通富貴家的子弟,雖約束得很好,但口吻里還有幾分頤指氣使的感覺。這就有權有勢家里子弟,與有財無勢子弟的區別。

“原來是公子。”林延潮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禮,沒感覺多敬重,也沒感覺多不敬重,普普通通的就是了。

書生看了林延潮一眼,欣賞地點點頭道:“這回你該認為,我會言而無信了吧?”

“這我不知道,但我明白,若我不與你打下這個賭,先生絕不會饒我。”

林誠義,書生二人同是一笑。

書生道:“你說得倒是。”

林延潮問道:“如果我贏了,是不是什么忙都能幫呢?”

書生臉色一沉,心道這少年好蠢,換作聰明人就會眼下賣自己一個人情,留著以后再用,只有短視之人,才急于眼下兌現。

書生淡淡地道:“能幫得上就幫,幫不上的就不幫,不過你的事,應該很少有我幫不上的吧。”

“那我就放心了,不知林公子考校什么呢?”

書生微微笑著道:“書上經義我不會再考你,你說你還有何長處呢?我就考你的長處吧。”

林延潮點點頭,心想這書生倒是大氣,想了想自己除了記性好外,就是對刑律上還算下過一番功夫,打贏過兩場官司,于是道:“刑律斷案,略知一二。”

“刑律斷案?”書生笑了笑,“你先生還教這些?”

林誠義笑道:“這倒不是我教的,只是上一次他家遇了官司,他代祖父應訊,鄉里人對他贊不絕口呢。”

書生雙目一亮道:“還有這事?”

林延潮謙虛地道:“不值一提。”

書生笑著道:“那好啊,我的一位好友,吃了個棘手的案子,若是你從中參謀一二,幫我這好友開脫,算我再欠你一個人情好嗎?”

看來又要操刑名師爺的活計了,正好我是絲毫不虛啊。林延潮心底想道。

林延潮躍躍欲試地道:“盡管問吧,我試試看。”

“世升,你說什么笑話,一個十二歲少年,仗著有幾分小聰明罷了,你居然將刑案拿來詢他。”林世璧在一旁道。

書生林世升笑著道:“他不答不出來,不是更好,如此你的顏面,我也替你保住了。反正也沒什么損失嘛。”

林世璧搖了搖頭道:“此事我自有計較,但你既是愛問,隨便你吧。”

書生林世升當下看向林延潮道:“你聽好了,我這位好友家里富貴,三世為官,蓄養了幾個優伶。有一天伶人問此人‘如捉到竊賊,要用什么辦法懲戒?’他說有一個方法很妙,陳醋灌他的鼻孔,竊賊痛苦之下,有什么就說什么了。”

“恰好有一日,有位嬌癡的監生,不懂人事,在村里觀劇,到了人散時,此監生仍是不走。伶人以為他是小偷,于是抓來詢問,這監生不答,于是采用我好友說的辦法,將這監生灌醋而死。”

“此事為官府知道,收斂尸體檢視后,才知此人不是竊賊,而是國子監的監生。縣官當下堂審憐人,伶人說這辦法是我好友教的,縣官當下將兩人一并抓了了下獄。此事我明知我好友是無辜,有意為他辯答,但多番奔走,百詞而莫贖,縣官也不肯開脫,你有什么辦法救下我好友呢?”

林世升說完后看著林延潮,林誠義也是道:“此案我也聽說,兩個月來轟動一時啊,一個監生死了,牽涉甚大,士林間都鬧成一片。連撫臺老爺都發文至府臺衙門過問此事,若沒有一個說得過去的說法,恐怕世升兄你的好友很難脫罪。”

林世璧道:“此事難住多少人,世升你也認識不少府縣官吏,他們都無法替你出謀劃策,你拿此來考校一少年,此勝之不武,換一題目吧。”

林世升點點頭道:“大哥,教訓得是,此事我是有些過份了。”

林延潮笑了笑道:“敢問可有筆墨?”

“筆墨?”林誠義訝然。

林延潮點點頭。

林世升笑著道:“看來我們倒是小看了少年人的想法。”

“也好,不妨看一看。”林誠義笑著道。

眾人都是沒異議,心底多半覺得林延潮不自量力想嘗試一下,但也是懷著鼓勵之意。

林延潮當下飽蘸墨汁,沉吟了一下,在紙張上寫下四字‘燕可伐與’!

在場三人都是飽讀詩書,一見林延潮寫‘燕可伐與’四字,就知道林延潮孟子七篇里公孫丑的一章。

這一章大意是,齊國大臣沈同私下問孟子,燕國可以討伐嗎?

孟子說可以,燕王噲,將封國禪讓給大臣,這好比一個大臣,不經君主,將俸祿爵位讓與他人,他人也不經君王同意,接受俸祿爵位。燕王噲此舉將周天子置于何地。

后齊國攻打燕國,有人問孟子:“你鼓勵齊國攻打燕國嗎?”

孟子回答說,沒有,沈同問我,燕國可以征討嗎?我說可以。然而他們若問我,誰能夠征討燕國。那我會告訴他,唯有奉周天子之命的人才可以征討。

好比有一殺人犯,他人問我,此人該殺嗎?我答可以。若是問我誰可以殺這殺人犯,我則回答主司刑法的官吏可殺。眼下齊國討伐燕國,乃無道之國討不義之國,我何嘗有如此鼓勵過。

寫到這里,林延潮開口道:“伐燕固在齊而不在孟子,故而推之,你的好友告訴伶人,灌醋可以逼問竊賊,但若是再問伶人是否可以施刑竊賊,你的好友則必不會同意,這一切乃是這憐人自作主張罷了。”

“若是縣官斷你好友有罪,那先罪孟子!”

林延潮這話說完,三人都是目瞪口呆。

“古春秋決獄,今孟子斷案。”林世璧半響道了這一句,搖了搖頭持著折扇看向林延潮滿是復雜之色。

林世璧也是拿起林延潮所書,心道此子真天縱之才,吾不如之。

林誠義聽了林世升這么說,連忙道:“世升兄,勿捧殺小徒,碰巧,碰巧而已。”

林世升調侃道:“誠義兄,你好不厚道,教出如此得意的弟子,平日還與我等掖著藏著,說吧,小友要何事要我幫忙?”

林延潮嘿嘿笑了一聲。

林世升道:“只要我林世升能辦得到的,你是想替家人求官呢?我有一二門路,若是求財,我可指點你一條康莊大道,若是求美色……你年紀還太小,不能害你。另外我那好友日后還有一份厚報。”

林延潮道:“多謝相公了,下個月書院就教五經了,我想拜一名師學習經學,不知相公能否幫忙一二。”

“原來是求學啊。”林世升露出欣然的笑意,不求富貴,而求詩書,正是喻義不喻利的君子之風。

林世升當下道:“這容易,你準備以何經為本經?”

林延潮道:“尚書。”

林世升問道:“尚書?這……這眼下以尚書為本經的人不多,為何該學毛詩?禮記?”

“學生只想學尚書,最好老師離書院比較近,五日里可以拜訪一次。”

林世升點點頭道:“也好,眼下治尚書的名儒雖不多,但我總算也認識兩三人,你三日后來,我給你消息就是了。”

林延潮還未開口,林誠義即笑著道:“世升兄真是交由廣闊,我替小徒謝謝過了,延潮還不趕快謝過人家肯幫你這個忙。”

林延潮心道老師,你這不坑我,明明是他賭輸給我了,謝什么謝啊。

不過林延潮也知林誠義一番好意,當下只能作禮向林世升稱謝。

夜色已深,林府的后花園里,

十幾個丫鬟端著面盆,毛巾,茶盅候立在那。

花園的亭子里擺著一桌宴席,一旁擺著一個青泥爐子,爐子上溫著壺酒,兩個丫頭在煽風爐煮酒。

宴席上坐著兩人,一位是鶴發銀須的古稀老者,一位則是三十多歲的男子。

古稀老者指著桌上的螃蟹道:“吃螃蟹易積冷,故需溫酒來去寒,你多年沒回家,嘗嘗家鄉的菜,先喝些熱酒去寒。”

說著丫鬟端了一杯熱氣騰騰的酒來,那男子恭恭敬敬地喝了,然后道:“爹,我給你掰蟹殼。”

老者聽了搖了搖手道:“自己掰來才好吃。”

老者拿了只蟹一邊掰一邊道:“蘇杭的人喜擺弄精致,吃個蟹還搞什么文吃,弄了個什么蟹八件來,你這一次入京見了申侍郎,他是如何吃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