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五十四章 我不是作弊

第五十四章 我不是作弊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五十四章 我不是作弊

課后眾人的卷子,被貼至墻上,供大家評鑒。

這是書卷的規矩,以示公平。一般來說前三名的文章,會引來眾人駐足,可以拿他們破題,承題的思路與自己相互比較,揣摩對方文筆優劣,起到見賢思齊的作用。

上面會有林燎的點評,在寫的特別好的地方會用朱筆勾記,卷后附有點評,眾人可以從中獲益良多。

但這一次葉向高,余子游,陳行貴這前三名的文章沒有一人看,外舍同窗全數擠到林延潮的卷子。

眾人表情都很精彩,不久就有一人拍腿道:“原來這就是大宗師,得意弟子文章,長見識了。”

說完拂袖而去。

另一人道“此人幾乎毫無時文根底可言,不說咱們外課生,就是外面社學隨便一蒙童都寫得比他好。”

“看來新來咱們外舍,就那福清囝厲害,此人不足為慮。”

余子游,陳行貴二人在外聽了也是走到一個角落說話。

余子游問道:“我實在是摸不透啊,陳兄你怎么看?”

陳行貴道:“余兄,此人時文卷子咱們且不提,你看他的帖經,墨義,竟是沒有一處錯處。就算放之外舍,這一次朔望課,帖經,墨義全對的,也不過是人之數,其余人多少也都會錯一些。”

“何況此人之墨義,與朱子集注上相對,沒有多一字,也沒有少一字,這點你辦不辦得到?”

無論書院,社學,對于帖經要求,是不能錯一字,而墨義就放寬了一些,當然能將朱子集注,一字不錯背下最好,但判題時,學生能答對主要幾點意思,個別詞字上的疏漏,先生也不太會故意判錯。

余子游看了林延潮的卷子,果真他的墨義題,就如打小抄般,和朱子集注上寫的一字不易,這說明什么,說明此人讀書極為認真,苛求自己到一個字都不能錯的地步。

一種不舒服的情緒,余子游道:“童子試考得是時文,又不是帖經墨義,此子作得再好,也不過是死讀書罷了,時文不通,什么都沒用。”

陳行貴笑著道:“余兄,你太在意了,倒是我看此人絕非一無是處,否則大宗師不會收他為弟子的。”

余子游不屑地道:“寒門子弟有什么背景,就算有,也不會勝過你我。外舍里,除了葉向高和陳兄你,是我對手,其他我都不放在眼底。”

同窗們評卷時的議論聲,林延潮都聽在耳里,心想這早點打破光環也好,免得整日萬眾矚目的,麻煩要緊,造成讀書分心就不好了。

待到評論的同窗都陸續走了,剩下都是拿著紙,將前幾名寫的好的卷子,連卷子和批注一并抄下,準備拿回去揣摩。之后書院就會將卷子回收回去,書樓會將弟子的卷子都抄錄一份,算是留檔。

林延潮則是走到葉向高等外舍弟子的卷子前站住。

旁人見林延潮,口中念念有詞,以為是他在讀,卻不知林延潮只是看一兩遍后,就已經將文章連批注都背下了,且一字不錯。

“林延潮,講郎找你!”

林延潮聽林燎找自己,心想自己已是背了前三名的卷子,已是夠了,當下邁步出門。

一旁弟子見林延潮走后,忙問:“劉兄,講郎找此人什么事啊?”

“還有什么事,林延潮倒霉了。”

“劉兄別賣關子,趕緊說來。”

“問什么,等會就知道了。”說著兩人相視而笑。

林延潮去書齋找林燎也是有點忐忑,心想是不是這一次自己考得不好的緣故,不過林燎之前說自己只要帖經,墨義對了就好了,時文自己寫得好不好都無所謂的。若是他拿這個質問自己,自己就和他爭論。

書屋內,林燎端坐在桌案旁,身后依舊掛著一副朱子像。

“拜見先生。”

林燎板著張臉道:“延潮,你說你事先沒有讀過孟子一書,可是實話?”

“是啊,弟子于四書,只明大學章句一書。”

“那你考試是怎么回事?帖經全對也就罷了,墨義竟也是一字不漏,莫非你來書院十四天內,就將孟子一書,及朱子集注都背下了嗎?”

林延潮挺委屈的,當下道:“先生,你當初不是與我說,朔望課時,時文的卷子我可以不答,但貼經,墨義不能錯。”

林燎想起自己確實有這么一說,但是不過是讓林延潮努力向學,也沒有真指望他十四日內將這好幾萬字的內容,都是背得滾瓜爛熟,甚至一字不錯。

林燎站起身來道:“不錯,我是說過。”

林燎背過身去對著朱子像道:“我最后再問你一遍,你當著朱子像前告訴為師,你真是將孟子及朱子集注都背下了嗎?而不是朔望課時作弊的?”

林燎話說到最后一句,已是有了幾分嚴厲。

林延潮抬頭看了一眼朱子像,如實道:“賢人可鑒,我真的將孟子及朱子集注都背下,而不是作弊的。”

“好啊,”林燎轉過身來,重重拂袖目光盯著林延潮道,“你既是一口咬死,我就現在就考你,孟子滕文公上篇,你背得如何?”

林延潮當下道:“學生了如指掌,可以說倒背如流。”

在師長面前一點都不知謙虛為何物,還倒背如流,林燎氣笑道:“還倒背如流,好啊,你就將滕文公篇倒背給為師看看啊!”

林延潮:“學生,我。。。。。。”

一刻鐘過去了,一只燕子撲騰著翅膀,離開了窩。

書屋里林燎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林延潮有那么點難為情地道:“先生,我倒背完了。滕文公篇不過弟子恰好很熟而已,其他篇弟子可能就不那么熟了。”

此子不僅真的倒背如流,還不錯一字,林燎將孟子一書合上,不死心地問了一句。“你真的才背了十四日?”

“嗯,之前有點印象吧,也不算只讀了十四日。”林延潮已是盡量說得很低調了。

林燎手腕一顫,難掩心底震撼,心道此子真乃天下奇才,此子不僅精于刑律,還有張松之能。暫且忍耐,不可失態,以免得此子得知后自傲,以后翹了尾巴。

林燎努力深吸口氣,平緩自己的心情,然后淡淡地道:“好了,為師收回方才質疑你作弊之言。”

林延潮也是道:“是,先生,弟子背書還行,但于時文還沒有根底,一開始的破題就難住了弟子,不知先生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林燎見林延潮這么虛心,滿意地點點頭道:“這急切不來,破題與詩賦一般,既靠自己的悟性,也靠平日之積累。你經書義理雖背下了,但如同囫圇飯,只是吃到肚子罷了,這是死讀書,離融會貫通尚早。”

林延潮試探問道:“先生,難道就沒有什么速成的辦法嗎?”

林燎板起臉道:“哪里有什么速成的辦法,制藝一道來不得半點捷徑,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你聽過沒有?”

林延潮垂下頭去道:“是,先生。”

林燎道:“你想時文上有所小成,非要有水滴石穿,金石為開之志方可,你跟我來。”

林燎領林延潮到自己書屋內,書屋分前后屋。林燎挑開個簾子后,林延潮抬起頭來,但見是一個書房,書壁上有厚厚兩大柜的書擺在那。

林燎對林延潮道:“我進學之前讀過的書都在這里,如果說你真要尋你什么捷徑,將先這些書都讀透一遍,我保你最少是個秀才。”

林延潮看了這么多書,也不由感嘆果真秀才也不是那么容易考的。

林燎見了林延潮的神色,心知自己這一番敲打對他已是生效,當下咳了幾聲道:“你既有志于進學,那么為師這里有幾套書,對你還有幾分幫助,這一套書是《四書大題小題文府》合五十冊,其中大學兩冊,中庸兩冊,論語二十冊,孟子二十六冊。所有時文里所有大題,小題的范文都在這里。”

“還有這破題全書,講得是破題之法。”

“這本經義概述,講得是……”

林燎說了一通,然后從書架取了幾本書來道:“你既學孟子,那《四書大題小題文府》講孟子梁惠王篇的四冊,可以先拿去看,這些都是八股名家范文,你若背下任何一篇放在考場上,縱拿不了第一,考官也不能罷落你的卷子。”

林延潮聽了心念一動,這不是相當與后世的題庫了,他將《大題小題文府》隨意翻開一頁,里面都是蠅頭小字,這隨便一頁上都有上千字,他不由滿懷惡意的揣測,每頁印這么小的字,不是為了考試夾帶作弊用的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