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五十章 為何讀書

第五十章 為何讀書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五十章 為何讀書

三人通過姓名后,其余五名同寢也是開口。

“在下古田余子游,三位同窗幸會,幸會。”一名少年老成的同窗道。

“幸會。”林延潮,葉向高,陳文才拱手作禮。

一人道:“在下濂浦林璧清,幸會。”

此人應是本地林氏子弟。

“侯官黃碧友,幸會。”

“嘉登朱向文,幸會。”

“浦城于輕舟,幸會。”

陸續眾人一一都通了姓名。

余子游開口道:“嗯,你們三人睡靠那邊的鋪頭,取來新的草席,將行李都整到那去吧!”

聽余子游這么比劃,林延潮和陳文才都露出一絲不悅。

葉向高開口道:“余兄,請恕我直言,這里靠西,有西曬,夏天的時候很熱的。”

余子游板起臉道:“我在書院讀書三年了,年紀也是我最長,所以在號舍里由我來分配。如果你不滿意,可以與山長和講郎說。”

陳文才連忙上前勸道:“葉兄,先來后到,我們剛來,我睡最西頭好了。”

余子游臉色稍稍緩了一些道:“這才像話,我們是老生,汝等是要尊敬前輩的。”

三人這才無話,各自整起自己行李來。號舍里沒有衣櫥,書柜。

林延潮先鋪好草席,只能先將書和衣裳在草席另一頭分別疊好。私人之物都是放在朝北面靠墻一側,晚上頭頂睡,身子是面朝南腳朝北的躺在鋪上。總得說起來比大學寢室睡得條件差了不少,人與人要并頭睡,若是掉個頭來,對方的腳丫子足可把你熏死。別以為讀書人,就講干凈多少了。

睡在林延潮兩旁的是葉向高和來自浦城的于輕舟。

一旁林延潮這才整好,一旁于輕舟對林延潮道:“林兄,我先小人后君子,我一貫好潔,不喜他人碰我的床和東西,你稍稍挪過去一些,以后也講究些。”

林延潮笑笑道:“好啊!”

“多謝林兄了。”于輕舟見林延潮絲毫沒有著惱,松了口氣,反而自己有些愧疚,不好意思。

“好了,要滅燈了。”余子游說了一聲,即揭開燈罩,吹熄了燈火。

暗下來后,號舍里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林延潮躺在床上,用手枕著突低聲道:“葉兄?”

“何事林兄?”

“敢問你向高二字,是項羽的項,還是向背的向。”

“向背的向。”

“嗯,葉兄是福清縣人?”

“不錯。”

嗯,林延潮合上眼睛,心想身旁這人,八成就是歷史上兩度入閣,獨相十三載的葉向高了。

葉向高問道:“莫非林兄認識在下,或者是家里的長輩嗎?”

林延潮道:“葉兄,誤會了,你這名字起得好。向高,向高,好好讀書,日日向高!”

葉向高亦是道:“當年我祖父給我起此名時,也有此意。”

“好了,食不言寢不語,不準說話。”余子游的話從另一側傳來。

葉向高輕哼了一聲。

“葉兄,我們初來乍到,不宜出頭,免遭入眾矢之。”

“多謝林兄相勸,我有分寸。”

聽得葉向高答允,林延潮也不說話了,雙眼合上,不多時即睡了過去。

次日天亮,林延潮整理好被子,還在洗漱,這時外面齋夫道:“林延潮,葉向高,陳文才,今日你們要向山長,講郎行拜師禮,先至西塾一趟。”

林延潮三人聽后不敢怠慢,連忙趕至西塾。

山長林垠乃是個和藹老人,有長者之風。

林垠先領著三名弟子,先拜了了孔子,朱子,然后三人再向二人拜首,行拜師禮。

拜首之后,依規矩送拜師六禮,芹菜,意為勤奮好學;蓮子,意為苦心教育;紅豆,意為紅運高照;棗子,意為早早高中;桂圓,意為功德圓滿;干瘦肉條,是用以表達弟子心意。

然后書院山長講郎向林延潮,葉向高,陳文才他們各贈一份糖和蔥。糖有粘性,表示安心讀書之意;蔥與聰音近,蔥形中通外直,喻學問貫通,做人正直。

如此拜師禮才行畢,林垠當下與他們講了一番,讀書做人的道理。

不說尊師重道四字,僅是對方舉人出身,嘉靖十年鄉試第五名的名頭,既然說是最平常的話,林延潮等人也是洗耳恭聽的。

林垠一些勵學的話后,溫和地向三人問道:“你們為何而讀書?”

三人對望了一眼,林垠指了指陳文才道:“你先來說。”

陳文才一整衣襟,將右手向上一揚,目光與指尖平齊,朗聲言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陳文才有幾分搞笑,林延潮見眾人卻沒什么好笑的神色。

林垠點點頭道:“是橫渠先生的名言啊。”橫渠先生是北宋名儒張載,這橫渠四句是他廣為人知之言。

“你呢?”林垠點了點頭葉向高。

葉向高畢恭畢敬地道:“依正道而行,守中正仁義。”

林垠笑著道:“然,近濂溪先生矣,不愧是桂山先生的佳兒。”林延潮知道濂溪先生是周敦頤,周敦頤除了一篇愛蓮說名滿天下外,最重要是開創了程朱理學,依正道而行,守中正仁義正是他的主張。

葉向高拱手道:“家父也常常在我面前提及山長。”

“好。好。”林垠笑了笑。

“那你呢?對,林延潮。”林垠看向林延潮。林延潮似察覺對方的目光中似有幾分探究的味道。

林延潮想了下,放棄了數個一鳴驚人的答詞,而是用一個中規中矩的答案:“先生為學,但求窮者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此言一出,在場之人面面相窺。

林燎連忙道:“山長,此子初來乍到……”

林垠搖了搖手,咳了幾聲笑著道:“不知無妨,何況他說的是孟子之言,儒學的道統,由濂溪先生,明道,伊川二先生上承孟子的。”

林垠又劇烈咳嗽了幾下,林燎給他端了杯茶喝下后臉色才好了一些。

林垠道:“老毛病又犯了,我們書院,乃朱子講學之地,承襲儒家道統,非五經、孔孟之書不讀,非濂、洛、關、閩之學不講。爾等要記住了。”

“是。”

林延潮恍然大悟,原來山長方才問你們為何讀書,不是隨便作答的,而是有一套章程的。

濂江書院是當初朱熹講學之地,當然傳揚的是理學了。所以林垠才說,非濂學(周敦頤),洛學(二程),關學(張載),閩學(朱熹)不講,而將民間盛行的王學視為末流。

不過理學好啊,理學是顯學,也是官學,功名的敲門磚。林延潮雖尊王陽明,但王學可沒辦法,幫他科舉登第。

當下拜師儀式結束,齋夫將三人領出了書屋,解釋書院的規章道:“我們書院分外舍,內舍,上舍,爾等新來皆為外課生,在外舍從學,外課生不給銀,若學業有進,升入內舍;內課生每月支膏火銀三錢,內舍生學業有進,升入上舍,為上課生,每月支膏火銀五錢。”

林延潮不由感嘆,原來快慢班和獎學金制度,這么早就有了。當時如濂江書院這樣的有名書院,都有官府的撥款,助學田的收入,并不靠弟子的束脩,不僅食宿免費,對于學生還有膏火銀的補助。

林延潮看葉向高和陳文才的樣子,顯然是早就知道的樣子,自己倒是消息落后了。

齋夫繼續講道:“另外學院,朔望課,師課半月一考,由山長出題,月課一月一考,由縣學,府學教諭出題;官課,季課一年四考,由知縣,知府,學政出題,以定爾等座次。其余我也不與你們分說,久了就自行知道了。”

齋夫走后,陳文才道:“季課,竟由知縣,知府,學政出題考校,這書院未免太闊氣了吧。”

葉向高道:“這還不好,不用到了縣試,府試,院試之時,我們也知考官的出題路數,可惜一季一課,著實太少了。”

“林兄,你怎么看?對了,林兄似對書院之事一無所知,難道之前師長都沒有與你提過嗎?”

這就是寒門的先天差距,至少在關系門路上,較官宦子弟,商賈子弟要遜色一籌。

林延潮雙手一攤道:“師長沒有提過,所以還是要葉兄,陳兄多請教才是。”

葉向高,陳文才一并謙虛道:“林兄,不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