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四十三章 先生的背景

第四十三章 先生的背景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四十三章 先生的背景

而林延潮,侯忠書他們也無心在這里待下去。三人撒著腳丫子,飛奔朝社學跑去。

進了村子,還沒到了社學門口,但見就是張燈結彩,聚集了不少村里百姓。

村民們見林延潮他們,遠遠的就有人喊道:“秀才公的幾個得意弟子回來了。”

這話聽得三人都是十分開心。鄉民們立即讓開了一條道出來。

張豪遠等人一番與有榮焉的神情,大步走進大門之中。但見到了平日的講堂前,那報帖已經升掛起來,上面書著‘捷報貴府老爺林誠義,蒙提督福建學道胡,取中為萬歷元年閩縣歲試第一名秀才,鄉試聯捷。’

“真的,是真的!”張豪遠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侯忠書也是道:“太好了,我老師是院試的案首!”

林延潮被這喜慶的氣氛感染,不覺得也是有幾分熱淚盈眶。

“先生在哪里?”張豪遠不由問道。

堂中張總甲與林誠義的母親,正與報錄人和老夫子說話,一見兒子來,頓時哈哈大笑起身來與張豪遠道:“你怎地這么遲了,還弄得一身黑泥。”

張豪遠答道:“見人落水,我等都下水去救,已是救上。”張豪遠輕輕將他們下河摸蜆的事揭過。

張總甲聽了大喜道:“做得好。”

一旁老夫子也是向張總甲道:“林公這幾個弟子,真是熱誠啊。”

報錄人問道:“是啊,說了這么久,不知林公何在,我們也好當面道喜。”

張總甲笑著道:“林公,現在不住這里,不過他已是傳口信給我,赴了提學老爺的簪花宴后,他會回鄉一趟,過個幾日才來,你放心喜錢少不了你的。”報錄人聽見不到林誠義微微失望,但想有喜錢可拿還是釋然了。

正說話間,一旁的張嵩明拿著一張大紅的帖子飛奔道:“鄉里的謝舉人,來向先生拜喜了。”

張總甲,張享都都是站起身來,林誠義的母親聽說有舉人來了,也是不顧老態龍鐘的身子,撐了起來。一旁報錄人更是不敢坐在桌上。

張總甲笑著道:“這正主還不在。”

“也好,正好親近一下。”張享淡淡地笑著,但也是臉面有光。

不久一轎子到了社學門口,轎簾一掀,一名頭戴烏紗,身穿圓領長衫的中年男子走出了轎子。

這中年男子十分富態,臉色紅潤發光,看過去就有股貴氣。林延潮也知什么是窮秀才,富舉人,到了舉人這層次,已是徹底和貧困二字說拜拜了。本待林誠義中了秀才,不至于這謝舉人親自拜訪,但對方是督學親點的案首,這又怎么是一般秀才及得了。

鄉人們都是退到一旁,紛紛拱手道:“謝老爺!”

面對鄉人的殷勤,謝舉人只是點點頭,張享和張總甲一并迎了出去。張享和張總甲作禮,謝舉人對張享回了一禮,而張總甲則是回了個半禮。

張享道:“謝老爺能光臨社學,真是蓬蓽生輝,可惜先生他不在,只有老夫人在堂!”

謝舉人笑著道:“無妨,拜見一下老夫人,也是好的。”

說著謝舉人上前給老夫人拜了拜,老夫人連忙避身連道不敢。

謝舉人對張享道:“既是林先生不在,改日再來拜訪。”

張享和謝總甲道:“哪里敢,他日林先生,親自上門拜訪才是。”

謝舉人笑著道:“也好,林先生剛進學,手頭必不寬松,既同在桑梓,且具賀儀二十兩,聊表心意。”

說著下人就奉上一封銀子。

二十兩銀子!鄉人們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張享,謝總甲都是笑著替林誠義收下。眾鄉人看得那雪花銀眼睛都是要瞪下來,這銀子要是自己的該多好啊。

林誠義中秀才之事,在洪塘鄉傳得沸沸揚揚,社學塾師中了案首,足夠村里那些婦人說個三天三夜了。

受了二十兩銀子的刺激,社學學生都是遭了殃。他們回到家里都被家里人耳提面令了一番,諸如好好讀書等大道理,說得他們耳朵都長繭子了。

過了數日,林誠義終于返回了洪塘鄉。鄉里頓時熱鬧起來。

平日十里八鄉的鄰里鄉人,認識不認識林誠義的,都是一并都是來了。

洪塘社學前,排成了長龍,人人都是忙著送禮。家有學生在社學讀書的,都奉上白錢和銀餅子,沒有學生在社學里讀書的,也是拿了雞蛋,白酒,米面,干貨。

對于洪塘鄉而言,已是很久沒有出過秀才。在百姓眼底,秀才高高在上,遇上地方上的爭執,要與官衙打交道,都要經過生員出面。一般平民家中遇有婚喪事,或過年過節,亦有請村中秀才幫忙寫對聯、寫祭帳。

這些都是百姓們要麻煩秀才,眼下結下這交情,將來一定有用得著地方,故而鄉人也是精明,早早來打下關系。而林誠義中秀才后,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煥發,少了幾分原先的拘謹木訥,人也是豁達了不少,與道賀的鄉民談笑歡樂。

林誠義收了這么多人情,也決定設宴答謝諸位鄉親。

于是宗祠里擺下鄉宴,搭起棚子,壘起灶臺,鄉里請了十里八鄉最有名的廚師。

這一趟鄉宴,就遠不如胡提學來時講究了,但鄉下人講究的就是五大三粗,宴席精細不精細次要的,主要是碗要大量要多,一定要吃飽了。按閩地饗宴的規矩,吃完一定還要有剩的,鄉人才打包回家,這叫打酒包。

酒包分給家里人再吃一頓,將歡喜帶給家里的小孩,這好顯得主人家待客之道,若是菜沒有剩下,別人就會說主人家小氣。

林延潮一幫弟子也是請了上桌。

白灼大蝦,清蒸螃蟹,老酒燉蟶,一道道菜擺上桌。

饗宴就是流水席,吃一道上一道,一桌學童們本也顧不得同窗情誼,但見主席上林誠義一眼掃了過來,只好收斂起來。

不過學童們還是沒那么多講究,過一會就放蕩行跡了,侯忠書直接掰開大蟹腳就啃了起來,林延潮則是不緊不慢地拿了一碟姜絲醋,撥了蝦皮,挑去蝦線,蘸醋慢慢吃了。

這是原生態無污染的上好河蝦啊,吃在嘴里不腥,反而十分清甜。而竹子色的大蟶,經老酒一燉后,更是鮮味十足。學童們都是放開了手腳。

林誠義看了一眼,也不好再說什么。

主席上張享笑著對林誠義道:“先生中了秀才后,若是再與老母住在社學中,既是不方便,也是不體面。我自己做主在村東頭,已是為先生收拾了一個兩進的居處,還找了一個雜役伺候先生母子二人。先生在里面既可安心讀書準備兩年后的鄉試,也可以偶爾到社學來指點一下學童們你看如何。”

林延潮聽了點頭,心想這真是太好了,有林誠義這院試第一指點自己,作自己的業師,自己縣試,府試的把握就更大了。

林誠義聽了卻是起身道:“多謝張少爺好意,族里人已是有了安排,我與老母,準備不日搬回老家居住。”

眾人聽了都是露出失望之色。

張享干笑兩聲問道:“不想先生還有這個安排,與先生同處這么久了,卻不知先生原籍所在,敢問老家哪里?”

“原籍是在崇善東鄉開化里的濂浦村。”

“崇善東鄉,那不是在城門里嗎,怎么了?”一人自顧說道,卻見到一旁人吃驚的神色。

聽到林誠義這么說,臺上識得關竅的人,都是放下筷子。

在一旁林延潮也是擱下筷子,他雖不知道情況,但看得出旁人的神色,而侯忠書還是一無所知的,拿著半邊螃蟹在手里啃著。

張享滿臉驚訝地問道:“是濂浦,這么說先生也是濂浦林氏的子弟了?”

見鄉人露出如此神色,林誠義連忙道:“諸位不要誤會,在下不過東林的旁支,族中如我這般子弟有千余之多,本來也是微不足道的。但是這一番取了秀才,族里宗老聞之后,撥了二十畝族田給我,讓我回老宅居住,還給我說了一門親事,故而愧對總甲的好意了。”

“無妨!無妨!”

張總甲和張家長者一并搖首。那長者道:“不知先生出自濂浦林氏,實是讓我慚愧,我們洪塘鄉有幸,竟請得宦門子弟來此教書。”

“慚愧,慚愧。”

侯忠書在一旁聽了,向林延潮問道:“濂浦林氏是什么來頭,怎么張豪遠他爹他們這么尊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