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十八章 傳道授業

第十八章 傳道授業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十八章 傳道授業

夏日炎炎。

社學里的大樹上蟬鳴不止。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爾曹。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少小須勤學,文章可立身。

滿朝朱紫貴,盡是讀書人。”

熱浪滾滾中,學生郎朗的讀書聲,也是回蕩在社學里。外邊扛著鋤頭經過的村民,每到這時候都會欣然的微笑著。自胡提學走后,整個學堂的學風,頓時也不一樣了。原來有些怠學的學童,現在也變得認真起來,對著書一字一句的在讀。

林延潮坐在書案上翻書,眼下他在讀神童詩。這神童詩也是發蒙時學生常讀之書,讀起來令人意氣飛揚,恨不得立馬就中了進士,步入朝堂一般。而書里也是通俗易懂,不僅是新入學的孩童,還是讀了一兩年的學童都可以學。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

眾學童讀到這里時,林誠義走入講堂之中,目光掃過學堂上,默默地聽著學生讀書。林延潮突然感覺有種不一樣的氣氛。

片刻神童詩已是念得完了,林誠義將全書講解了一遍。這一遍林誠義講解得十分仔細,也是十分耐心,仿佛要把自己半輩子讀書的全部見解都注入這篇詩中。似乎大家也有了預感,連平日最不認真的學童,也是聽得無比專注。林延潮無比專注地聽著林誠義的講解,一字一句地跟讀。

這帶著墨味的書卷一頁一頁的翻過,沙沙的聲音,仿佛春蠶食葉般,潤物細無聲般進入每個學童的心田。解到最后,林誠義緩緩合上書,目光再度掃過學堂上道:“諸位弟子,神童詩這一篇,望大家回去后勤加研習,而先生已決定不日辭去塾師。”

聽林誠義這么說,學生們不由問道:“先生,為何不教我們了?難道我們做錯了?”

課堂上一片安靜,除了林延潮一人以外,眾弟子們都不知道為何林誠義突然辭去塾師改去赴院試。

林誠義擺了擺手道:“你們都很好,是為師的原因,為師向總甲辭去了塾師,以備八月的院試,所以不能再教導你們。”

“先生,你考中了院試,就能成為生員了嗎?”

林誠義點點頭道:“是的。”到這里林誠義看了林延潮一眼,師生二人心知肚明。

突有一名學生站起身大聲道:“先生,我們不愿你走!”林延潮看去說話的,竟是平日最懶散的學童,挨著林誠義的板子最多,但第一個挽留的也是他。

林誠義目眶微紅,舉起手向課堂上按了按道:“我不是教過你們嗎?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當初來社學為塾師時,為師總有個期望,心想為師雖此生進學無望,但教出的學生也要有幾人能夠進學的,不僅僅是能中秀才,甚至能中舉人的。”

“說來慚愧,為師平日雖時常和你們說讀書為學,不能拘泥于舉業,但為師何嘗有看得開了,正如這神童詩說的‘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為師這些年實一心念之的,就是能夠得到功名啊。”

“所以說來,我的眼界見識,也不配堪為人師,但是今日為師有一句掏心底的話,告訴在座各位,無論爾等要讀書立身,還是有志科舉,都要記住,世道會欺你,時運會不濟,人會誤你,但詩書絕不會負人!”

張豪遠,侯忠書等人握緊的拳頭,聽了林誠義這番話,在場學童甚至恨不能立即頭懸梁,錐刺股,從此發奮讀書。

“學生記下了。”在場學童一并回答道。

林誠義欣慰的點點頭道:“你們記得就好,爾等年少,當惜這大有為時之光陰,奮發讀書,不要待到如為師一般青絲白發時方才懊悔。”

說到這里,林誠義背過身去,言語中也有幾分哽咽道:“好了,你們再讀讀書吧,我再看看你們。”

學童們一并背負著雙手,挺起胸膛,對著堂上的林誠義大聲念道。

“學問勤中得,螢窗萬卷書。

三冬今足用,誰笑腹空虛。

自小多才學,平生志氣高。

別人懷寶劍,我有筆如刀!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

學乃身之寶,儒為席上珍;

君看為宰相,必用讀書人

莫道儒冠誤,詩書不負人;

達而相天下,窮亦善其身。”

晚學之后,林誠義給每名學生都一一布置了幾日課業,最后一名名學童都向林誠義鄭重行禮后拜別。

明倫堂上只余下林誠義與林延潮二人。

林延潮拿著書本上前,朝林誠義施禮道:“學生望先生此去院試獨占鰲頭!”

林誠義沒有說話,而是看著自己良久,語氣中有幾分不忿地道:“胡提學提拔你也就罷了,你為何自己不好好把握,反而在他面前提及為師?”

“學生今日能為大宗師賞識,離不開恩師教導,胡提學問其果,學生不過道其因而已!”

林誠義頓時無言以對,深吸了口氣道:“此番若非你將我推薦給提學大人,為師也不會破格得到這次院試的機會。你放心,這個人情為師將來一會會還你!”

林延潮反問道:“那么先生,敢問我還是你的弟子嗎?”

“是。”

“那弟子向別人稱贊自己的老師,做錯了嗎?”

“不是。”

“那老師得了他人賞識,算是欠下弟子的人情嗎?”

“這。”

“所以先生若是要計人情,弟子能得你細心教導之恩,又兼延緩束脩交納之情,要多久才能還清,若是一并計較起來,倒是弟子的不公平了。”

林誠義搖了搖頭,沒好氣地道:“你真是能言善辯,為師收回方才的話,總行了吧。”

林延潮嘻嘻一笑露出幾分頑劣弟子的模樣來。

林誠義還是不習慣這樣的氣氛,板起臉來道:“今日能得胡提學賞識,為他收為弟子,可見你并非池中之物,為師學業淺薄。作了的蒙師尚可,至于經師和人師卻是不敢當了,不過有句話我要問你,你想好今后的路應該怎么走了嗎?”

林延潮聽了林誠義的話,知道他話中的意思。

“生逢太平盛世,于你我這樣寒門子弟而言,要想要有立身之地,僅有的,也是唯一的出路就是科舉。”

林誠義正色道:“成為生員,見縣令不拜,免徭役刑法,可四方游學不受路引限制。誠然成為生員,并非可言一世太平,就算你官至內閣首輔,也有皇帝壓著你。但成為生員,至少宗老不敢難你,鄉紳不敢難你,小吏不敢難你,衙役不敢難你,否則就算你坐擁萬金,也不過是他人圈養的肥羊!”

成為生員,中了秀才,以往看史書,電視劇時,也覺得過去秀才,甚至舉人,進士有什么了不起。但真正到了大明,在這低層待了一圈后,才明白什么是等級森嚴,尊卑分明,要成為一名秀才有多難。讀書是唯一改變寒門子弟命運的機會。

“怎么不說話?”

“學生謹記恩師教誨。”林延潮正色言道。

林誠義聽林延潮這么說,欣然道:“你能明白就好,你與胡提學說,千字文上的典故,很多為師尚的不知,千字文注釋上也不過照搬古人之言,你卻是能清楚知悉來歷,你是如何知得?”

林延潮一時語塞,今日回答胡提學的考校,除了林誠義給自己講的千字文釋義,還有許多是上輩子自己看書得來的見識

林延潮想了下言道:“回稟先生,家里有幾本舊書……”

林延潮還沒解釋,林誠義就釋然道:“必是你父親當年讀書時留下的,方才說了還是為師學問有限,作了你的蒙師還算妥當,但要作你經師就難了,有句話是經師易遇,人師難求,實際上真正能傳制藝之道的經師哪里易遇得。”

兩漢重經學,經師眾多,但其中真正能稱為人師的卻難得一遇,所以說經師易遇,人師難求。

不過事實上明朝讀書人,真正稱得上授業解惑的,則是蒙師和經師。蒙師是給弟子發蒙解惑,而經師也稱為業師,則是傳授四書五經的經學,也就是制藝之道。至于人師,就是品德學問都可為人師表,往高了說,可以是孔孟,王守仁這樣層次的。

林延潮連忙道:“先生切莫這么說,學生兩年來能得你教諭,實是三生有幸。”

林誠義聽林延潮這么說笑道:“沒有料到,在洪塘鄉兩年,你卻是我最得意的弟子。眼下為師也沒什么幫你的,若是院試落第,那么一切休提,若是進了學,為師倒還能替你引見一人,作你的業師。”

林延潮聽了不由大為奇怪,什么樣的人物,也要等到林誠義成了生員后,才能引薦給自己。說到這里林誠義,打開包裹,從中取了一本書交林誠義道:“臨別之際,為師沒什么好送你的,這本大學章句就拿去讀吧。”

林誠義這一番贈書有傳道之意,林延潮當下接過書來,鄭重地行了三叩之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