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七章 洪塘社學

第七章 洪塘社學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七章 洪塘社學

張經何人,歷任兩廣總督,兵部尚書,先后平瑤亂,鎮安南,后總督東南,節制江南、江北、浙江、山東、福建、湖廣諸軍,專辦討倭,但因權力太大,陷于黨爭,為嚴嵩,趙文華所害。后張經之孫張懋爵向朝廷明冤,朝廷追封張經官職,并蔭官子孫。

在鄉人眼底,張經是候官縣洪塘鄉人,有史以來,官位最高的一人。村里的張氏子弟,也都以張經的族人為傲。這樣的牌坊不僅是鄉里有一座,府城的西門那也有一座。

進入村子直行幾十步,就是林延潮所在的洪塘社學,一旁就是挨著供奉著張經的張氏宗祠。社學臨宗祠而建,也是常見的格局。

社學平日不到二十人,占地不過半畝,但麻雀雖小,可是五臟俱全。

林延潮憑著記憶,走進大門,中央是講堂,旁邊辟了兩齋,其中左齋建祠以祀先師孔子,右齋則為塾師,左右熟坐館休息的地方。后隙地一匝,作為射圃,射圃之后則是號舍,廚房,茅房,一個標準的前堂后室格局。

講堂上已有弟子來了,林延潮知道自己恐怕是遲到了,于是趕緊從走廊繞講堂,穿過射圃,跑到自己號舍里,放下書卷,行李。

號舍是長長的通鋪,茵褥整整齊齊地疊放在上頭,床前掉了油漆的案幾上,放著同窗攤開未讀完的灰白色的卷帙,一排線裝書碼在角落里。

此刻門扉半開,撒落一地的陽光,如階梯般登堂入室而來。

“延潮!”

“延潮!”

推門聲傳來,一名身材高大,容貌忠厚的男子推門入內。

林延潮愣了一陣,才想起來似乎是他相熟的同窗侯忠書。林延潮試探應了聲道:“忠書!”

對方嘻嘻一笑,看來自己沒有叫錯。

侯忠書嘿嘿一笑:“延潮,你身子都好了?”

“好了。”

“正巧,你一來就有大事了,你猜猜看!”

林延潮笑了笑道:“忠書,你還是老樣子,凡事都要賣關子。”

侯忠書平日說話確實是喜歡賣關子,看著別人著急詢問的樣子,但是見林延潮一副淡然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急。侯忠書埋怨道:“我讓你問我話啊,回家一趟說話老氣橫秋來,你到底還問不問了?”

這小子,林延潮只是配合著問道:“我猜不到,請教忠書兄,到底什么事來著?”

侯忠書滿意地點點頭道:“沒錯了,你問一句,我答一句,這樣說話我才有興致,延潮,我方才在前門聽到先生與張總甲說話,說督學老爺不日將巡歷社學,考校學業。”

督學就是一省提學,常尊稱為大宗師,小三關里院試的主考官,擁有糾察學校之風紀,考師生優劣之責。

“延潮,督學老爺來這里,就是我出人頭地的好機會,我若被大宗師賞識,破格提拔入縣學成為秀才,那時我就出人頭地了。”侯忠書自信滿滿地說道。

只是堂堂一省督學,正五品大員,怎么可能來洪塘社學視察,這不科學啊,多半是誤傳。林延潮沒有打斷侯忠書的發夢,只是道:“快走吧,我們就要遲到了。”

侯忠書一聽這才恍然大悟,二人一并從號舍出門,走過射圃,經門廊朝講堂走去。

快要到門口時,一名三十歲左右的青衫文士,背著戒尺大步而來。“糟了。”一旁侯忠書低聲道了一句,只能硬著頭皮走了上去。

“先生!”

此人正是林延潮,侯忠書二人的塾師,也是這洪塘社學唯一塾師林誠義。

林誠義走到二人面前來,對方身材高大;臉色有幾分青白,一身青衫卻是洗得發白,幾乎褪了色,上面不起眼處還打了一兩個補丁。這副打扮令林延潮想起了后世課本上的孔乙己和范進。

對方雖打扮貧寒,但穿戴卻一絲不茍,不顧大熱天仍是穿著圓領長衫,長衫上一絲皺紋也沒有,加上其刻板的面容,令人頓生敬畏之心。

看到林誠義的樣子,有些頑劣的侯忠書,也是夾起尾巴,大氣不敢喘。這洪塘鄉的人都知道林誠義雖只是童生出身,但是治學極嚴,學生沒有不怕他的。

林誠義嚴厲地掃了二人一眼道:“人生一世勤為本,早起三朝抵一工!你們連早學竟也遲!”

此話一出一旁的侯忠書是暗暗叫苦,林延潮剛想和先生談推遲交納束脩的事,就碰上這一出。

“先生,弟子知錯了。”林延潮,侯忠書一并答道。

林誠義重重哼了一聲,頓了頓腳步道:“延潮,你的束脩還未繳納吧!”

書上不是說,君子恥于言利嗎?怎么老師主動向學生要起錢來了。

眼下林延潮只能硬著頭皮道:“先生,束脩節儀緩至中秋再納?”他在心底猜測著林誠義,是否會答允,以往的印象來看,這位蒙師似乎是一個極嚴厲的人,這年頭作塾師手頭也不富裕,更何況是童生塾師。林延潮記得林誠義還有一位老母親要供養。

他主動提及,顯然是一直放在心底,但是林延潮現在實在沒錢,看來只能遭他的冷眼了。

林誠義捏須問道:“可是家里有什么困難嗎?”

林延潮道:“學生上一次生了病,費了不少錢,而且家里又遭了洪水,實在沒有錢供膏火之費。故而懇請先生拖延至中秋,學生感激不盡。”

林延潮言辭懇切,卻沒有露出絲毫乞求之色。

一旁侯忠書也道:“是啊,先生,延潮家境確實不好,我可以作證。”

林誠義掃了侯忠書一眼斥道:“我問你話了嗎?進去。”

侯忠書見林誠義訓斥,當下不敢再說,只是委屈地回到講堂,臨走時給了林延潮一個小心的眼色。

林誠義看著林延潮一會道:“求學是為了自己,不可因家貧而怠慢學業。你天資不足,更需以勤勉,若是不用功,讀書何用,倒不如回家。這幾日欠下的課業,要立即補上,我這幾日會考校你,如果不行,你就回家去不要來了!”

林延潮聽林誠義這一長篇大論,不知對方是什么意思,好像是嫌棄自己沒有錢交納束脩,又好像是用此來激勵自己,讓他好好用功,但怎么說,自己先暫時過了一關。

林延潮進入明倫堂,已有十幾名鄉間少年安坐,林延潮一眼望去都是自己的當年的同窗。眾人已是知道林延潮被訓斥一事,有幾名少年都是幸災樂禍。

一人還冷言冷語道:“連束脩都給不起,還上什么學。”

“事師長貴乎禮也,無禮之人,也配讀得圣賢書?”

“換我是先生,早趕他出社學了。”

林延潮仿佛沒有聽到這些話,走到最后一排空著桌位上,一個用舊木拼成的書案,沒有椅幾,直接席地而坐。

一旁侯忠書湊過來問道:“如何先生可有責怪你?”

“有。”

“那允你至中秋再給束脩?”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他說這幾日考校我學業,若是不行,就趕我回家。”

“慘了,這就是要給你小鞋穿了。這十幾日先生教了《幼學瓊林》。”

“怎么說?”

“這本書我讀得頭都大了,費了快一個月,才背誦得差不多了,現在差不多忘了一半了。他才給你幾日時間,定是要整你。”

不久腳步聲從外傳來,講堂頓時一片寂靜,所有的學生都恢復了正襟危坐的樣子。

林誠義拿著戒尺走到每名學童面前,學童們都是提心吊膽,連林延潮也感受到這氣氛,儒家天地君親師,除了蒼天大地,皇帝,家里長輩外,最親的就是師了。這時候絕對的惟師惟上,學童對老師要無條件的遵從。

林誠義檢查桌椅,筆硯,筆洗,墨錠,書籍是否擺放整齊。若有雜亂斜的就遭訓斥,或是一頓戒尺。三名學生被訓斥后,見學童們不敢再有半分頑皮懈怠,林誠義這才微微點頭,開始講學,首先教得是《蒙童訓》。

在社學里,林誠義也根據學生進度不同,因材施教。剛入學就讀《蒙童訓》,《小學》,入學一年的讀,三百千千,就是《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詩》。

剛入學同學一律坐在左側一組,面北而坐,而已有一定根基的同學一律坐在右側一組,面南而坐。

講書開始,林誠義坐北面南,先教新生《蒙童訓》,《小學》,而有基礎的學子則是背對著林誠義溫書。教了半個時辰,林誠義開講三百千千,另一半的學生轉過身來,而先前的學生轉過頭去面壁溫書。

聞著的墨水味,看著懸于壁間的水牌字,手撫著粗糙的桌面,置身于此,林延潮不由自主生出好好讀書的念頭。

乘著新生讀《蒙童訓》時,林延潮先是從旁拿一本書來,翻開扉頁上防蠹紙,里面是密密麻麻的黑口字。這本書正是蒙學必備的千字文,下面有還簡略的釋義,課文里早被人用句讀好了,生僻字里還注了切韻。

這課本乃是社學所有,學生讀完用完,是要還回去的。至于里面的旁準,不知是上一任的哪位學長寫的,字體端正,一看就知是個細致人。這樣的書讀來,自然是事半功倍了。

林延潮興致勃勃地開始默讀了起來,待林誠義開始講千字文時,他已是從頭到尾,認認真真的讀了一遍了。

“吊民伐罪,周發殷湯。念!”

“吊民伐罪,周發殷湯。”

“坐朝問道,垂拱平章。念!”

“坐朝問道,垂拱平章。”

“愛育黎首,臣伏戎羌。念!”

“愛育黎首,臣伏戎羌。”

林誠義先是教學童每段依韻分讀,最后再整合整篇文章遍讀。

林誠義在上面念一句,下面學生搖頭晃腦地跟一句。不講中心思想,段落大意,只求跟讀對韻,這是古人讀書百遍,其義自見的讀書方法。林延潮也跟著林誠義一字一句的念起來,憑著他過人的記憶力,兩遍很快就記了大概。

第三遍時,林誠義讓學生將書放下,背著雙手,當堂默誦。

這就是能力高低顯現了,學童里大部分都在學濫竽充數的故事,跟著別人背書,只有少數幾個已學過千字文的學童,在那領頭背著。而林延潮不隨大流,只憑著記憶,自顧的背著,逐字逐句,竟然將一篇千字文背得下來。

只讀了三遍,就將整篇千字文背了下來,說出來簡直沒有人相信,連林延潮自己也覺得不是真的。

林延潮感覺到林誠義轉過頭看了自己一眼,目光中微微露出詫異的神色。

林延潮明白學無止境,決不可因記憶力驚人,就驕傲自滿,即便到了反復可誦的地步,也不算真正掌握了文章精髓。

所以林延潮目光專注,念得認真無比。

千里之行,積于跬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