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修真聊天群  >>  目錄 >> 第3163章 霸宋邀請你加入群‘九洲一號群’【大結局】

第3163章 霸宋邀請你加入群‘九洲一號群’【大結局】

作者:圣騎士的傳說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圣騎士的傳說 | 修真聊天群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修真聊天群 第3163章 霸宋邀請你加入群‘九洲一號群’【大結局】

‘九洲一號群’的成員,和普通修煉者有很大不同。

這世界上,也只有這群可愛的成員,能接納2019年時,那個完全是萌新的宋書航。還處處為宋書航考慮,引導他踏上修煉之途。

假如當初宋書航接觸到‘修真’的契機是其他途徑的話,現在的他,可能還只是個一二品的小修士。

“黃山前輩,等回去后,我會努力成為一個可靠大前輩的。”宋書航最后,向這個時代的黃山媽媽保證道。

總有一天,他也會像未來的大霸宋一樣,成為一只不讓黃山媽媽吞藥的宋書航。

現在的他已經‘超脫不朽’,能瞬間掌握諸天萬界所有的知識……也就是說,在通往‘可靠大前輩’的路上,其實最后需要改變的,只剩他的心態。

黃山前輩略一思索道:“既然如此的話,不如你嘗試著……”

話才說到一半時,黃山前輩就發現擁抱著的霸宋,氣質已經發生了轉變。

浪浪的笑容變成了可靠的微笑。

整個人也變的穩重起來。

是大霸宋。

就不能讓我把話說完嗎?黃山媽媽暗暗嘆了口氣,陌生又熟練地掏出藥瓶,倒出兩粒——2020年的書航,距離成為一個合格的大前輩,還任重道遠得狠呢。

對面的大霸宋微微一笑。

“是醒酒藥。”黃山媽媽解釋道。

“嗯,我知道了,黃山前輩。”大霸宋一臉可靠地回復道。

黃山媽媽抬頭望天。

然后,他將倒出的藥粒重新塞回藥瓶。

如果2020年的宋書航想要成為一個‘可靠大前輩’的話,2020年的他,應該會和他一樣,做出同樣的選擇吧?

畢竟,都是他。

另外有點遺憾的是,宋書航離開后,白前輩也跟著離開了。

稍稍有點舍不得。

這個世界,可沒有一個‘未來白’。

‘九洲一號群’少了阿白后,總感覺缺少了點什么。

實名羨慕2020年時代的道友們。

2020年2月16日

諸天萬界,霸界。

宋書航和白前輩的身影悄然浮現。

兩人的肩膀上各扛著一個‘土特產’包裹。

白前輩帶回來的是用剩下的第四天道‘不朽沙礫’。

宋書航帶回來的,則是滿滿一包裹壓縮的‘千年心魔’,這些心魔至少在未來九洲一號群成員心中發育了千年之久,口感遠勝普通心魔。

——以及一株等著他支付‘千年工資’的蔥娘意識。

在宋書航身影重現的瞬間,一身的掛件都從‘核心世界’轉移出來,武裝全身。

“回來了?”楚閣主呆毛問道,然后她又望向宋書航和白前輩。

這兩個諸天萬界目前‘最強’的存在,大包小包的帶著。

這形象,總感覺有些違和。

“這是食材……為了慶祝過去、現在、未來的劫難解決,到時候我們要開一次巨大的宴會!嗯,等會兒我再悄悄去居士前輩的天劫中,搓幾根各種屬性的九品天劫出來。”宋書航說著說著,口水都出來了。

楚閣主呆毛一時間不知道要怎么回應霸宋:“……”

“還有這是蔥娘意識,我還得去一趟第五天道仙子那,將蔥娘的肉身給帶回來。”宋書航又擺了擺自己的小包,解釋道。

“小蔥娘找到了?在未來找到的?”楚閣主呆毛輕輕戳了戳小包。

“是的,好久不見,楚前輩。你現在的身體長好了嗎?”蔥娘的聲音響起。

但這聲音和楚閣主呆毛印象中那個‘萌萌’的聲線不同,這個蔥娘的聲音干凈利落,還有點帥氣的感覺。

楚閣主呆毛緩緩卷成問號‘?’的形狀。

“蔥娘她變化可大了,等她恢復后,楚閣主你可不要驚訝。”宋書航笑道。

說罷,宋書航和白前輩又來到了‘霸界’的最核心位置。

李音竹還處于閉關狀態,繼承‘霸印’權限,她還得閉關很長一段時間,這個時間可能得按‘年’為單位。

另一個女兒小凌宵則趴在李音竹腿上,睡得正香——她是在為姐姐小音竹護法。

宋書航悄悄在小音竹的身邊放下一個‘禮盒’。

這個禮盒,將會在一個月后,自動打開。

是宋書航為小音竹準備的生日禮物——當禮盒開啟后,李天塑道長將以‘靈鬼之軀’顯現!

白前輩則熟練地為‘小音竹’移植了一粒處理過的‘不朽沙礫’。

赤霄劍前輩看到這一幕,愣住了:“不朽沙礫?第四天道的身軀?”

楚閣主呆毛疑惑道:“第四天道的身軀,你們不是要留著,為阿白超脫做鋪墊的嗎?”

“這是從未來帶回的土特產。”白前輩解釋道:“人人有份。”

楚閣主:“……”你們管這叫土特產?

“不愧是我主!”石碑道友為白前輩點贊——只要是白,對他來說都是主人。

“嗯,法器也有份。不過法器要如何移植‘不朽沙礫’,我到時還得實驗下。”白前輩笑道。

“謝謝白天道,到時候我要以當實驗品。”赤霄劍前輩自告奮勇。

這時,小凌宵微微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望向白前輩和宋書航:“阿白,阿宋爸爸。”

她看起來還很困的樣子。

“小凌宵繼續睡一會兒,時間還早。”白前輩伸手給小凌宵喂了一粒‘不朽沙礫’。

小凌宵張嘴吞下,發出一串細細的笑聲,然后重新瞇上眼睛,趴在小音竹腿上,又睡了過去——她是天道后手,可以直接用這種方式,融合‘不朽沙礫’。

宋書航寵溺地望了眼兩個女兒,身形悄悄退走。

“接下來,赤霄劍道友陪我去做實驗……順帶著,我們再去收割一些‘邪妄’,做宴會的食材。”白前輩道。

“那我去一趟第五天道仙子那,通過她將蔥娘的身體找回來。”宋書航點頭道。

“然后今晚,開個大宴會。”白前輩很喜歡這種宴會的感覺:“我再找龍絡胖球女士,要些酒來。”

“晚上集合。”宋書航點頭道。

輪回之地,第五天道仙子所化的輪回印位置。

在輪回刃仙子的牽引下,宋書航時隔數天后,又一次來到此地。

“到了。”輪回刃仙子松開霸宋的手——并心滿意足。

巨大的輪回印,在‘第四漆黑天道’被物理洗白后,放下了心中僅剩的執念,變得更加通透。

新的輪回體系,進入圓滿階段。

宋書航面朝輪回印,雙手合掌輕輕一拜。

這一拜,是代諸天萬界蒼生而拜。

第五天道仙子,可以說是歷代天道中,最為天下蒼生著想的天道——和第四天道,幾乎是完全相反的極端。

她身化輪回,造福的是諸天萬界眾生。

楚閣主呆毛、石碑道友、功德蛇美人、造化仙子、黑皮羽柔子眾掛件,都隨著宋書航,對著輪回印合掌一拜。

“這次能順利將‘第四天道’輾壓、強行洗白,也多虧了仙子你留下的針對‘第四天道億種后手’方案。如果沒有仙子的話,我和白前輩想將第四天道錘爆,恐怕要付出很大代價。”宋書航坐到輪回印邊上,講訴道。

輪回印輕輕震鳴,然后邊上的輪回刃仙子翻譯道:“不用感謝,在對付第四天道的事上,我們是合作關系,如果要感謝的話,我們反而還要謝謝你幫助我們了結執念。”

宋書航笑著點頭,然后又取出蔥娘的‘意識’道:“另外,我將蔥娘的意識從‘未來’帶回來了。”

“謝謝霸宋道友。”輪回刃仙子上前,輕輕接住蔥娘的‘意識’,將她帶給輪回印的邊上。

“咦?這是干嘛?”蔥娘一愣。

“蔥娘你不用急,輪回體系如今已經圓滿,現在只是要走個程序。然后,將你的肉身帶回。”輪回刃仙子解釋道。

蔥娘的‘意識’被引入‘輪回印’之中,算是走個形式,補齊輪回體系最后一環。

而在輪回印深處,一個長發版的蔥娘正在分離。

預計數分鐘后,一個活蹦亂跳的蔥娘就回來了……

“最后,我還有個私人問題,想咨詢下第五天道仙子。”宋書航乖巧坐好,請教道。

他這種乖巧懂事的姿態,從染上三浪病后,就很難得一見了。

非常珍貴!

輪回刃仙子翻譯道:“霸宋道友請問。”

“仙子能否悄悄告訴我,阿十六的狀態,是不是另類的萬界唯一?仙子你是否在‘超脫’的路上,也踏出了半步?”宋書航咨詢道。

在未來子的世界中,在‘九洲一號群’的宴會上,他也看到了一個長著可愛龍角的阿十六……但是那個阿十六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投影’般。

未來‘九洲一號群’的其他成員,看不出異樣。但宋書航和白前輩,都察覺到了這一點——可能‘未來子’也有所察覺。

這種特性,和萬界唯一有很多相似之處……

第五輪回仙子,很可能也在超脫的路上踏出了半步。

“你會感覺難以接受嗎?蘇氏阿十六的現在狀態,身體內擁有著那么多個阿十六?”輪回刃仙子翻譯著,反問道。

宋書航想也不想地回道:“當然不會,怎么說好呢,畢竟這也是種成年人的情趣嘛。”

“謝謝。”輪回印中,傳出一個輕飄飄的仙子聲音:“你要當爸爸了。”

“我已經是了。”宋書航回道。

“也是。”輪回印中的仙子聲音發出一陣悅耳的笑聲:“忘記你有個自己生的女兒。”

笑過之后。

輪回印中那個仙子聲音又道:“那么,我就正式將自己最心愛的孩子,阿十六交給你了。”

“放心的交給我吧。”宋書航道:“十個月后,我就將您孫女抱過來。”

“慎言,會言出法隨的。”輪回刃仙子提醒道。

說話間。

蔥娘的身軀和‘輪回印’分離完畢。

此時,蔥娘的打扮還是‘消失’前那套旗袍打扮。

她的身形從輪回印中跨出。

“稍稍有些不習慣啊。”蔥娘擺了擺手,對自己此時的裝扮很不習慣。

還有那一頭長發。

蔥娘伸手一劃,長發被她削成帥氣短發,就和未來子那個時代一樣。

“歡迎回來,蔥娘。”宋書航站起身來,迎了上去。

“工資。”蔥娘看到宋老板后,板著俏臉,伸出自己蔥白的手指:“一千年的工資!”

天下無敵的霸宋表情明顯一僵,心虛地反駁道:“這是2020年。”

“我不管。”蔥娘認真道:“我可是認認真真的打了一千年的工。”

“先欠著!”宋書航大手一劃,帥氣道:“一會兒我找白前輩借去。”

雖然他現在能隨時變出一大堆靈石來,但這樣的靈石是沒有‘靈魂’的……還是找白前輩借去吧!

正好可以加深下他和白前輩之間的‘因果’。

只要我借的靈石足夠多,和白前輩之間的因果就斷不了。

“好,那就先欠著。”蔥娘帥氣一撩短發,輕輕一躍,化為一株小苗,落在宋書航的肩膀上。

“那么第五天道仙子,我們先告別了。”宋書航起身,對著輪回印道。

“再見,霸宋道友。”輪回刃仙子回道。

宋書航的身影,漸漸淡去,消失不見。

待他離開后。

輪回印中那個仙子發聲道:“第八天道‘球天道’的后手,成了他親生女兒。”

“第七天道就更不用說,他和書航之間的因果太深,深到都快綁到一起,成為一股。”

“第六天道的‘功德網絡’和那位‘功德蛇美人’一起,都已經融入到了‘修聊長生之道。’

“第三天道所創造的靈鬼‘程琳仙子’、核心世界都和書航綁定著。還有‘葉思仙子’此時已經阿十六在一起,結下了契約。”

“第二天道更是連珍貴無比的‘第三神眼’都送出去,成了霸宋身體一部分……”

除了神秘莫測的第一天道外。

也只有第四天道,頭鐵的很,結果被強制洗白。

“不過,阿十六可不是我的女兒。”第五天道仙子的聲音笑道:“所以,我倒是很期待你十個月后,要怎么給我帶個‘孫女’回來。”

天河蘇氏。

蘇氏的成員一如以往的忙碌著。

獨屬于阿十六的別院中。

蘇氏阿十六正弓著身子,對著面前的一只小貓做出‘恐嚇’動作。

葉思的半身從阿十六的身軀后浮現,手中正舉著一本《孕期保養手冊》,挑其中的重點念給蘇氏阿十六聽著。

“葉思姐姐,別再念了,聽多了腦殼疼。”蘇氏阿十六捂著耳朵,在床上打滾道:“這種東西,為什么不讓文靜的小十六83號出來聽啊?為什么要我來?”

“因為她不需要,而你需要聽。”葉思嚴肅道:“你太危險了。”

“我又不是三浪前輩,我只是比起其他小十六,稍稍那么好動了一丁點。”蘇氏阿十六伸出手指,食指和拇指比劃了小小的距離。

“這一點丁距離里,就有一個‘指尖宇宙’的差距。”葉思伸手輕輕摸了摸阿十六,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如果你不聽的話,那就換其他小十六出來。”

蘇氏阿十六一臉絕望地抬頭,望著天花板:“……”

當她望著天花板時,便發現天化板上飄著一道身影。

“呦,好動的小十六,還有葉思師姐。”宋書航朝著兩人招手道——之所以叫‘葉思師姐’這個稱呼,當然也是成年人的情趣。

“未來子的事情辦完了?”好動的小十六輕咳一聲,文靜地坐下,還伸手拉了拉裙角,防止自己走光。

“過去、現在、未來所有的事情,基本上處理妥當了。還有一些其他時間長河方面,只要我漸漸同步‘萬界唯一’效果,所有的問題也能一步步得到解決。”宋書航點頭道。

“所以,要開宴會慶賀嗎?”蘇氏阿十六雙眼發亮道。

“在開宴會前,我們還有一件事情要做。”宋書航伸出手指擺了擺道:“約會吧,阿十六、師姐。”

“那么問題來了。”葉思伸展開雙和,在她的手中出現數百個蘇氏阿十六的虛影:“提問,年輕的霸宋啊,你要約會的是這個金阿十六呢?還是這個銀阿十六?還是其他幾百個阿十六?”

“哈哈哈。”天花板上的霸宋發出得意的笑聲:“我可是超脫不朽的霸宋,當然是一個個約會過來啦。”

“你有這個時間嗎?”蘇氏阿十六問道。

“我已經超越了時間,你說呢?”宋書航回道。

只要他愿意,他完全可以將‘時間’玩壞。

可以在每次約會結束后,在保留阿十六記憶的前提下進行時間逆轉;也可以將時間切割成幾百個不同的支線,在約會結束后進行收束;還可以讓時間暫停,一口氣進行幾百次約會后,再讓時間開始流動。

儒家金蓮世界。

‘九洲一號群’的成員相聚一堂。

準確來說,從宋書航和白前輩同步證道,并為群里的成員一一補足9龍紋那天起,群里的大部分成員還沒有散開。

補足九龍紋后,群里的成員有太多的感悟和新的理解,急需要一次‘辯法’來消化。

這幾天時間,群里所有的成員,白天論法,晚上消化白天的收獲,一直持續到了今天。

所以,白前輩出面要開一次宴會,根本不用發請帖,所有人都在。

這一晚,和‘未來子世界’那次宴會一樣。

宋書航用豪邁的方式,將整個群里的所有成員灌的大醉。

然后,由白前輩出手為所有成員一一埋入‘不朽沙礫’。

做完這一切后,宋書航和白前輩兩人坐在宴會的湖畔,煮了仙茶,兩人各捧著竹杯,輕輕抿著仙茶。

茶水霧氣上騰,將兩人籠罩,如同仙境。

遠處……

蘇氏阿十六迷迷糊糊間醒來,然后順著氣味來到宋書航的身邊,蜷縮著窩在他身邊。

黑皮子現身,替蘇氏阿十六蓋上被單。

然后她又去將自己本體也搬來,同樣蓋上‘什么都能賣大佬’同款被單。

數息后……

虛空一陣動蕩,白前輩two的投影化身跨空而來。

他打著哈欠坐到白前輩和宋書航的對面,熟練地從白前輩手中接過一杯仙茶。

“三眼天道和天道狗蛋她爹,之后又到哪去了?”白前輩two問道——這個問題,應該是狗蛋爹和三眼少年前輩委托他來提問的。

“從天道之位上輟學的舊天道,無法長久進入現世,又無法呆在天道次元,所以會開辟一個只有輟學天道能進入的世界中。我已經答應過兩位天道前輩,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會為他們創造機會……至少能讓他們可以像第五天道仙子那般,將真身留在現世。”宋書航答道。

“天道大白呢?”白前輩two問道:“能讓他也歸來嗎?”

“能,但需要一點時間……”宋書航點頭確認道——要等白前輩畢業后,免得在白前輩超脫的過程中,發生信息干擾糾纏。

“能就行,時間多久我倒不在意。那個切我腿做實驗的家伙,我巴不得他多吃點苦。”白前輩two恨聲道。

說話間,他看到了邊上的羽柔子,目光變的柔和起來。

白前輩two伸出手,溫柔撫過羽柔子的長發。

“好好照顧她,要像我照顧你一樣。”白前輩two道。

“自然。”宋書航保證道。

“那我先回去了。”白前輩two一口將仙茶喝完:“九幽現在三缺一,我來一趟都是百忙中抽空。”

“三缺一?宋幽幽,小白two,狗蛋爹和三眼少年前輩也回去了?那不是已經有四個了嗎?”宋書航一愣。

“宋幽幽太菜了,我們不帶他玩。”白前輩two擺了擺手,一臉嫌棄道。

宋書航:_

同為九幽主宰,宋幽幽也太慘了吧!

“白前輩,也要好好照顧下宋幽幽啊,這孩子未免太可憐了。”宋書航心疼道。

“沒事,等他從自閉中出來后,我們玩其他項目。”白前輩two一邊擺手,一邊瀟灑離開,留給宋書航一個高大的背影。

宋書航:“……”

都被打自閉了?

宋幽幽這幾天到底經歷了什么啊?

待白前輩two離開后,宋書航身后又傳來了一陣搖搖晃晃的腳步聲。

宋書航一轉頭,果然便發現了可靠的黃山媽媽。

黃山媽媽還保持著一些醉意。

“要來杯茶不?”白前輩問道。

“謝謝。”黃山媽媽坐下,接過仙茶。

抿了口后,他對宋書航道:“書航,這次你做的真的很好。”

“嗯,雖然聽未來的黃山前輩夸獎過我,但果然我還是想再聽前輩你夸我一次。”宋書航笑道。

黃山前輩捧著茶杯的手一僵。

“我知道黃山前輩你想說什么……其實反倒是我,一直想感謝前輩們。我一直認為,我能加入‘九洲一號群’,能遇上前輩們,能接白前輩出關,真是太好了。”宋書航再次將這句臺詞念了一遍。

他感覺自己可以將這句臺詞讓功德蛇美人錄制下來。未來他如果心態崩了,就回來找黃山前輩,讓前輩再夸夸他。

然后再次這句臺詞‘重播’一遍。

“你成熟了不少。”黃山前輩感慨道。

和一年前相比,宋書航成長太多太多了。

不過,距離宋書航的目標‘可靠大前輩’還差一點點。

黃山前輩感覺自己可以助宋書航一臂之力。

“要不要試著當一段時間的‘群主’,來照顧九洲一號群里的所有成員?”黃山媽媽提議道。

一個人想變的成熟,就必須要多一些經歷。

成為‘九洲一號群’的群主,照顧以狂刀三浪、銅卦仙師、豆豆、滅鳳、東方六仙子、白前輩等豪華陣營的包圍局面,肯定能讓一個人心態飛快的成熟起來。

而這——也是未來的黃山前輩當時想對宋書航的提議。

不用一直當著群主。

只要就職一段時間的群主,就足夠宋書航成長了。

“成為群主?”宋書航一愣。

黃山媽媽這是真的給他謀朝篡位的機會?

“可以考慮一下,因為感覺會很有趣。”邊上的白前輩抿了口茶,傾國傾城的臉在霧氣中若隱若現,令人心跳都加速起來。

“好,那讓我試一段時間。”宋書航點頭同意道。

“那就這么定了。”黃山前輩站起身來,伸手從懷中掏出兩只藥瓶,用力將它們扔入到湖水中去。

然后,儒家金蓮世界的上空,響起黃山媽媽愉快的笑聲。

2020年2月24日,星期一。

天氣依舊帶著絲絲寒意。

這是個一不小心就會感冒的季節,需要注意保暖。

今天的‘九洲一號群’,一如以往的熱鬧。

北河散人:“我聽羽柔子說,今天群主要加兩個新人進來?新人已經來了嗎?”

“一口氣兩個新人?新人是什么來頭?主要是霸宋現在修為境界有點高,也不知道他拉進來的新人,會不會來頭很大?”蘇氏阿七冒泡道。

“不管來頭大不大,反正打不死我!得意笑表情”狂刀三浪:“所以,新人入群后,我來帶頭,要他或她報三圍,發果照。”

“三浪啊,雖然你現在死不了。”北河散人嘆了口氣,繼續回復道:“但要真惹惱了可怕的大前輩,你要小心被抓過去祭天啊。你別忘記,你現在死一遍后,不朽沙礫的力量會爆開你的‘尸體’,讓你的舊身軀爆成充沛的靈力。你現在已經是祭天最好的祭品了。”

“北河你監視我?你怎么知道我上回被輪回刃仙子拉去祭天的事?”狂刀三浪震驚道。

北河散人:“……”

你竟然真的被拉過去祭天了?

“話說,群主書航呢?既然要加新人,也不出來發個話嗎?”滅鳳公子好奇問道。

尋靈仙子羽柔子:“宋前輩在和我、阿十六一起,偷偷挖天河蘇氏的靈脈礦呢……宋前輩他欠了蔥娘一千年的工資,現在正在挖靈石還債呢。蔥娘這次是真生氣了,如果不給她發工資,她就要離家出走了。現在,我們三個已經挖了整整一天了。”

說罷,羽柔子還傳了張自拍上來。

她一臉泥灰,穿著專業的挖礦套裝,頭上還頂著個礦燈。

在她邊上,是同樣一臉泥的宋書航和蘇氏阿十六。

三人正在偷偷摸摸的挖著。

不僅如此,宋書航身上還掛著好多掛件幫手。

黑皮子、功德蛇美人、造化仙子、楚閣主呆毛。

羽柔子身后有天帝子。

阿十六和葉思邊上,則有白龍姐姐。

這個組合,挖起靈石來,效率可贊了!

滅鳳公子:“哈哈哈~@蘇氏阿七。”

荔枝仙子:“這個挖礦組合,有點可怕。”

銅卦仙師:“你們應該慶幸,白前輩不在……否則,加上白前輩的話,這個組合才更可怕。”

東方六仙子:“問題是,你怎么就確定白前輩不在?說不定白前輩就在邊上呢?總之,@蘇氏阿七。”

蘇氏阿七:“震驚表情!”

“你們三個在哪?”片刻后,阿七發語音咆哮道。

“羽柔子,你暴露我們了。我們是悄悄開天河蘇氏靈脈礦挖靈石的,你這么一說,阿七就知道了。溜了溜了。”蘇氏阿十六道。

“哈哈哈,各位前輩,我們溜啦~~阿七前輩,別來找我們,你抓不到我們的。”羽柔子發了個勝利表情。

蘇氏阿十六則發了張三人偷偷摸摸開空間門,從天河蘇氏靈石礦脈中撤離的自拍。

尋靈仙子羽柔子:“下面我們去哪挖?要不要去火星邊上的隕星吧,那里有黃山前輩的靈脈礦場,我曾經去過。”

“妥~”群主霸宋贊同道。

“等下,這是‘九洲一號群’,不是我們幾個的‘九洲十六號群’小群。暴露了。”蘇氏阿十六又提醒道。

“十六群之前暴露了,有內奸,將我們的秘密告訴了黃山前輩。現在已經是九洲第十七號群了。”羽柔子提醒道。

“不管是幾號群,轉小群,快轉小群。撤回消息,不要讓黃山前輩看到。”宋書航急忙道。

id名為我叫黃山的賬號上線:“……”

片刻后。

他默默將自己的賬號改成黃山雖然退休了,但心還是好累的超長群名。

我當初將藥瓶丟入到湖里的行為,是不是太天真了?

豆豆:“虎摸黃山大傻,別哭,自己做的決定,咬著牙也要承受下來。”

破陽戟郭大:“怒搓樓上狗頭表情豆豆版”

豆豆:“???”

藥師:“@霸宋天道,你要加的新人呢?什么來歷?”

“有兩個新人,一個是什么貨都能進仙子收的弟子,是位仙子,是個小萌新,才3品境界,道號是什么生意都要搶。我前天在仙子那賣東西換靈石時,一眼就相中了這位小仙子,感覺她和我們群有緣……正好補充下我們群里的新鮮血液。等時機成熟了,可以順著她這條線,將‘什么貨都能進’仙子也拉到群里。到時候我們買東西就方便多了。”宋書航機智道。

七生符府主:“贊!”

通玄大師:“大拇指表情”

連大前輩七修圣君也贊同地點頭:“能搭上‘什么都能賣’大佬這條線,對群里的道友而言,的確是個好機會。”

“還有個新人是個道長,是碧水閣的一位成員……很有趣的一位道友。他代表碧水閣勢力,加入我們群的大群體。這位道友,可好調戲了。”宋書航笑著道。

他說的是傘道人。

“那你倒是加啊,既然在線,就將新人拉進來啊。”雪狼洞主道。

“等一下,我先去接下魚嬌嬌,然后馬上就加新人。”宋書航嘻嘻笑道。

“接魚嬌嬌干嘛?”要生一支男足的蛟霸疑惑問道。

“我們準備去將白龍姐姐喚醒,正好接魚嬌嬌過去,蹭點龍氣。”宋書航發了個豎起拇指表情道。

東方六仙子挑了挑眉頭:“怎么感覺書航好像很忙的樣子?”

事實上……

宋書航此時還真有點小忙。

此時除了在群里聊天、帶著阿十六、羽柔子挖礦外,在‘天道次元’中,宋書航的意志正在和白前輩進行最后的調整。

一切已經準備就緒……在過去數天時間里,他們已經成功讓‘純凈第四天道身軀’卡位,成為莫得感悟的天道機器人。

而接下來,就是最后一步。

白前輩超脫不朽。

“白前輩,準備好了嗎?”宋書航意志出聲道。

“嗯,其實早就準備好了……只是一直拖著,然后拖到了今天。”白前輩起身,緩緩道:“現在的我有些猶豫,我的超脫,可能會比你目前的狀態……更進一步!”

宋書航目前還在緩緩進行著‘萬界唯一’的進展。

而且,他選擇保留所有的‘宋書航’,只是解決遺憾或執念,但并不將所有的‘霸宋’都整入到‘唯一’中。

但白前輩不同。

白前輩其實早就在某個程度,已經完成了‘萬界唯一’。

除了眼前這一界外,其他的世界已經沒有白前輩存在。

所以他的超脫,會比宋書航更容易。

也可能會更進一步。

這就是白前輩猶豫的地方。

如果他的超脫,更深一步后,進入更高的次元和維度……說不定他無法再接觸到這個世界。

只能觀察,卻無法觸摸。

“那,我們就不超脫了。”宋書航想了想,決定道:“如果超脫后,無法再回到這個世界。那這個超脫,就毫無意義!”

“不,還是賭一把吧。”白前輩仰頭,一臉無敵模樣:“我賭我能回來!”

他向前一步。

超脫的儀式展開。

“我相信白前輩。”宋書航道。

白前輩既然賭自己能回來,那么……就一定能回來!

宋書航伸手激活自己的‘規則修改’之力,將白前輩身上的‘天道職責’束縛,全部移到了莫得感悟的純白第四天道軀殼上。

早就設定好的程度,會讓第四天道很好的運轉下來。就算出了問題,有超脫的宋書航在一邊盯著,也能保證第四天道運轉無后顧之憂。

所有的天道職責被解開后,白前輩的身形升騰,徹底自由。

“跟上我吧,白前輩。”宋書航道:“這次,換成我來帶路!”

白馬導航的功能,在宋書航超脫時已經被消耗。

所以這次,換成霸宋牌導航。

由宋書航意志在前面狂奔,引導著白前輩,踏入超脫之路。

一步一腳印。

兩道身影,在超脫的路上前行。

最后一步……

宋書航縱身一躍。

不過他在躍起導航結束后,身形逆轉規則,又突兀地出現在白前輩的身后。

白前輩跟著‘霸宋導航’用力一躍。

與此同時,宋書航的意志又現出現白前輩身下,他就像當初那‘疑似第一天道’身影般,輕輕托起白前輩。

為白前輩送上最后一道助力,將他送入到‘超脫’境界。

白前輩,畢業成功!

和‘霸宋超脫’不同。

白前輩超脫之時,諸天萬界隱隱傳來一的‘不舍’情緒。

整個諸天萬界,都舍不得白前輩超脫。

但它們也沒有要將白前輩強留,而是懷著不舍的情緒,為白前輩的超脫獻上最后的祝福。

諸天萬界中,異像連連。

——區別對待太明顯了。

霸宋超脫時,諸天萬界可是連個‘禮炮’都舍不得放,生怕一放就虧本。

片刻后。

宋書航的意志回到那片‘超脫’的次元中。

他在等待著白前輩的出現。

只是……

就得當初一樣,白前輩的身影,并沒有浮現。

“原來,是這樣啊。”宋書航低頭,望著自己剛才托了白前輩一臂之力的右手。

難怪,他超脫的那一刻,超出‘時間’限制后,抵達這片超脫的次元維度時,卻沒有看到白前輩的身影。

曾經的他,以為是白前輩在未來‘沒能成功超脫’,所以白前輩沒有出現于此。

但現在看來……

恐怕是白前輩比他更進了一步。

可能立于更高的層次之上。

所以,他在這里,才無法看到白前輩。

“最后一次,卻賭輸了嗎?”宋書航輕聲道。

他站在這個次元中,飄蕩著。

半晌后。

“那么,就讓我為自己立個新目標吧。”宋書航揉了揉臉,哈哈一笑。

既然白前輩抵達到了更遠的層次。

那么……

他就帶著所有的‘九洲一號群’成員和大家,跟上白前輩的步伐。

我可是霸宋。

這種事情……我能做到。

所以,即使白前輩賭輸了,也沒關系。

我是注定要成為‘可靠大前輩’的存在。

宋書航的意志重新壓抑,然后小心翼翼地重新回歸到‘現世’中去。

“那么現在,首先將兩位新人加進群里吧。”

“可靠的大前輩之路,就從兩位新人開始。”

“新目標,全員超脫,追上白前輩!”

宋書航劃開界面,甚至再次將‘時間’按在地上摩擦,同一時間內,同時開始加兩個賬號為好友。

“追上我干嘛?”突然,白前輩疑惑的聲音在宋書航身后響起。

宋書航一轉頭,便發現白前輩正在躺在那偷偷吃天劫。

宋書航:“!!!”

“我賭贏了。”白前輩一臉無敵表情道:“我果然從來不會賭輸。”

宋書航手指一滑……

現世,地球。

在地球的兩個不同地方,有一男一女兩道身影,正在劃拉著手機,似乎正在看書。

就在這時,他們同時收到了一件消息。

霸宋天道(*****)請求添加你為好友。附加消息:無

什么鬼?

霸宋天道?

這么中二的昵稱,是誰和他、她開玩笑嗎?

同意好友?還是拒絕?

片刻后。

兩個不同的身影,幾乎同時伸手,做出了他和她的選擇……

(全書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修真聊天群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2433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