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修真聊天群  >>  目錄 >> 第340章 白鶴、靈蝶尊者、鐵卦……光頭的書航

第340章 白鶴、靈蝶尊者、鐵卦……光頭的書航

作者:圣騎士的傳說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圣騎士的傳說 | 修真聊天群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修真聊天群 第340章 白鶴、靈蝶尊者、鐵卦……光頭的書航

“我明白了,等這趟旅游事情結束后,回到華夏,我就去找大瀑布去!”宋書握拳道。躍過龍門,體冇內氣血之力凡虛為實凝聚為真氣。那個時候,真算是真正意義上登堂入室的修士!到時候,他才算是脫離了修士菜鳥的身冇份!

“嗯……看你這么有動力,我就放心了。”白尊者微笑道,然后前輩又出聲道:“其實呢,逆流而上不一定非要找瀑布不可的呢~~”

“不找瀑布,那需要什么?”宋書航下意識的就出聲詢問道……但這話一問出口后,他心里馬上就巨冇大的后悔!。

沒有瀑布……還有天空、深海啊甚至是太空啊什么的。該死,‘心直口快’這個優點,自己為什么就不能將它優化一下,讓口不至于太快?

身前,白前輩負手而立,露出神秘的微笑。

“白前輩~~”宋書航咽了口冇口水,他想要向白尊者求情——至少不要用一次性飛劍送他上天!

但話到喉冇嚨了,突然他又想到了自己‘心直口快’這個優點……別急著出口,說話前,必須經過大腦仔細的思索一下!

萬一,白前輩沒有要用‘一次性飛劍’送他上天的念頭呢?

自己貿然的請求白前輩不要對自己使用‘走你’技能,說不定反而引起了白前輩使用‘走你’技能的興趣?

先不急,等白前輩真要使用‘走你’技能的時候,再使用蔥娘記憶的真傳‘投降的五百種方法’進行最后一搏也不遲!

雖然現實世界中沒有使用過‘蔥娘’的真傳技能,但在蔥娘那長達好幾百年的記憶之夢中,他可是反復修煉這招‘投降的五百種方法’好多次呢……可怕的是,‘漂亮女妖絕技之魅力色*誘’技能,他也在夢中反復修煉了一次又一次,真是個不堪回首的記憶……

不要去想,不要去想,不要去想!想起來都感覺好羞恥!

咳,總之,宋書航話到嘴邊時,猛然改口。

他露出單純的笑臉:“白前輩,除了瀑布外,還有什么辦法體驗一下‘躍龍門’的感受?”

“嗯嗯。”白前輩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后出聲道:“前不久啊,我對‘大道’的理解加深了幾分,領悟到了一個有趣的能力呢。這個能力,可以滿足你感應‘躍龍門’境界的要求!”

有趣的能力?看樣子白前輩真的沒有要對自己使用‘走你’技能的想法。這真是太好了!同時,宋書航心中暗暗松了口氣——還好自己緊急剎車,沒有再次‘心直口快’。

于是,宋書航詢問道:“白前輩,是什么有趣的能力呢?”

白尊者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先反問道:“書航,你知道‘真冇實的虛幻’這個能力嗎?”

“真冇實的虛幻,知道!明明只是虛幻的世界,卻擁有真冇實的觸感!”宋書航點頭道——白尊者招牌版的熱情的冇沙漠,還有那個白馬青衫少年郎……

這一切都只是白尊者的記憶或者是想象中的事物,但在‘真冇實的虛幻’能力作用下,卻能讓人伸手觸摸冇到沙砂,接觸到那個白馬青衫的少年郎。甚至連在沙漠所受的傷,回歸現實后都會真冇實的體驗在身上。

另外:熱情的沙漠和白馬青衫少年郎,可是宋書航恐高癥加深的罪魁禍首啊!又是一個不堪回首的記憶。

“我領悟的那個有趣的新能力,是和‘真冇實的虛幻’相似的能力。類似,卻又截然相反!”白尊者負手在背后,嘴角上揚,露出好看的弧度。

“相似的能力,又截然相反?”宋書航迷惑。

“其名為‘虛幻的真冇實’,在這種能力的影響下,一些真冇實所發生的事情,都能夠化為虛幻。我還只是接觸到這種能力的皮毛,不過很好玩……我來給你演示一下。”白尊者說道。

掌握皮毛?很好玩?等下,前輩,讓我先準備一下。

但是,不等宋書航開口,白尊者伸了個響指,似乎已經發動了那個能力。

宋書航連忙打起一百分的精神,專注著迎接可能到來的白前輩能力影響。

但是,一息時間過去,宋書航并沒有那種進入‘真冇實的(虛幻)’時,那種進入[另一個世界]的錯覺。

他沒有感覺到周圍任何的變化。

“白前輩,‘虛幻的(真冇實)’能力施展了?”宋書航疑惑問道。

說著,他疑惑的望向白前輩……一看之下,書航嚇了一跳。

只見三米外,白尊者雙眼無神,一臉迷茫,似乎正處于走神的階段。

怎么前一秒還在說話,下一秒就突然走神了?難怪那個‘虛幻的真冇實’能力遲遲沒有發動,原來是白前輩走神啊。

緊接著,宋書航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走神中的白尊者,在走神之前,似乎正想向他過來……走神后,他的身體還是本能的抬腿,朝著宋書航前進。

一步、兩步,然后……白前輩的身體突然像是被什么東西絆倒一樣,緩緩、卻堅定的向前跌去!

久違的平地摔,由于白前輩已經好久沒有平地摔了,宋書航都差點忘記了他的這個大殺招絕技。

“白前輩,Stop!”宋書航大聲叫道,瘋狂的向前沖去,伸出雙手就準備扶住白尊者。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力量,能不能撐住下跌時白尊者那可怕的沖擊力,但總得試試……沒辦法啊,宋書航只有選擇‘扶’或‘不扶’的選項,根本沒有跳跑的選擇。

白尊者平地摔的殺傷力是半徑一百米……宋書航根本無法在白尊者跌倒在地前,逃出一百米的范圍呢。

‘心有余而力不足’:形容有意[干某事],但客觀上(如身體)卻不允許自己去干這事。

宋書航已經拼盡全力想要去扶白尊者,但最終和白尊之間的距離就差半只手臂,他眼睜睜的看著白尊者……轟然倒地。

‘轟……’

驚天動地的巨響,宋書航感覺整個世界都在顫抖。眼前所能看到的一切事物都在翻動,身體更是不由自主的向下跌落、跌落、無止境的下跌,似乎要一口氣落入地獄般。

可怕!

簡直如同世界末日一樣……更可怕的是,這一次白尊者走神比較厲害,他沒能分出力量保護宋書航。

宋書航只感覺亂石紛飛,渾身上下鉆心的痛。

我今天不會要撲街了吧?

我好不容易撐過了這么多集,沒有死在白前輩的一次性飛劍下,卻要掛在白前輩的平地摔中嗎?

正當宋書航胡思亂想之際,混亂中,有一塊石片朝他削飛過來。

翻滾中的宋書航根本無法躲避,最終,石片擦著他的頭皮劃過……那石片就如同鋒利剃刀一樣,在宋書航的頭頂中犁過一道,削飛了一大片的頭發……

下一刻,宋書航眼睛一黑,暈死了過去。

媽媽,走神的白前輩,太可怕了。

此時此刻,在東海的上空。

白鶴真君背上的三對翅膀歡快的拍打著。

它只要一想到馬上就能見到心中的最愛白尊者時,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樣甜。它忍不住就想要高歌一曲,發泄下心里的冇激動。

這時,突然前方有一道劍光朝他飛快的竄來……那冇劍光附帶流星光效,甚是好看。而且飛行的弧度也很有個性,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而且……速度還很快呢。

“咦,那是白前輩的劍氣氣息?是一次性系列的飛劍?”白鶴真君遠遠就感覺到劍上的氣息。

劍上面的是什么?白鶴真君瞪大眼睛,目光透過‘流星光效’望向飛劍上的東西。

然后,它發現了飛劍上一個臉色蒼白,很眼熟的男子。

“咦,那不是蘇氏的阿七道友嗎?他怎么乘坐在白前輩的一次性飛劍上?”白鶴真君心中疑惑。

白鶴真君雖然和蘇氏阿七并沒有深交,但雙方畢竟是一個圈子中的朋友,見面至少也會打個招呼。

所以,上去打個招呼吧。

白鶴尊者拍著翅膀靠近那道劍光,遙遙沖著蘇氏阿七招了招手:“哈嘍,阿七道友,你好……”

“啊啊啊啊啊啊~~~”阿七道友只用一長串的慘叫聲回應著白鶴真君,下一刻,劍光從白鶴真君身邊‘嗖’的一下擦身而過。

白鶴真君一回頭,蘇氏阿七道友已經連影子都看不到了。

這速度,快的令人發指啊!

白鶴真君:“……”

蘇氏阿七道友,這是要玩哪一出?

片刻后,白鶴真君搖了搖頭。

罷了,不管他了。還是見白前輩比較重要……白前輩,我來了!

不知道前輩還記不記得自己呢,它是‘天角涯’邊的那只小白鶴呢!

白鶴真君越想便越有種‘歸心似箭’的感覺,于是它繼續拍著翅膀,愉快的朝著東海的某個小島飛去。

另一邊。

在東海和太平洋的交界處,有一處從未在任何世界地圖上出現過的神秘島嶼。整座小島被超自然的力量覆蓋,既使是最先進的科技,也無法探測到它的存在。

小島上空,有無數的彩蝶飛舞——這里,便是羽柔子姑娘的家,靈蝶島。

靈蝶尊者靜坐在一座亭子中,小口喝著女兒親手制的茶葉。

同時,尊者出聲問道:“羽柔子準備怎么處理楚姓世家和虛劍派之間的事?”

“師妹暫時沒有行動,她的意思是要先靜觀其變,至少先等虛劍派和楚姓世家‘斷仙臺’之戰結束,再見機行事。”一只巨冇大的靈蝶提著手機,在靈蝶尊者邊上飛舞著。其中傳出了靈蝶島大師兄劉劍壹的聲音。

“很好,羽柔子既然要靜觀其變,你們也先不要插手虛劍派和楚姓世家的事。”靈蝶尊者淡淡道。

“明白了,師尊。”劉劍壹大聲答道,靜觀其變什么的,他最喜歡了——因為省力。

“嗯,不過稍稍注意一下虛劍派的行動。如果他們中有人敢對羽柔子出手的話……你知道怎么做吧?”靈蝶尊者重點提示道。

“明白,師尊。”劉劍壹答道……希望虛劍派別不作死吧。畢竟他出手的話,很消耗體力的呢。體力這種東西,能節省一分是一分,都是寶貴的能量啊。

靈蝶尊者滿意的點頭,掛掉電話。

那只巨冇大的靈蝶將電話送回到靈蝶尊者面前,拍著翅膀歡快的飛回到蝶群之中。

靈蝶尊者再次喝了口茶,打開了身前的一款筆記本電腦,登上了聊天軟件,進入‘九洲一號群’

嗯,尊者自己的賬號并沒有加入九洲一號群。所以……他又悄悄上女兒的賬號了。

一打開九洲一號群后……滿屏的各種姿勢的‘白前輩表情圖’差點閃花靈蝶尊者的眼睛。

“咦?這不是白道友的圖片嗎?怎么變成表情包了?”靈蝶尊者一臉疑惑。

他疑惑在群里翻啊翻啊,好不容易翻到了聊天記錄的最前面,找到了答案。

“原來,是羽柔子親手制作的表情包?”靈蝶尊者看到這里時,心中一動。

女兒親手制作的表情包呢。

尊者手指一劃……默默的將[白前輩表情包]給下載了下來。

然后,他看到了九洲一號群里,眾位群里道友們,在線的大部分基本都換上了‘白尊者表情圖’當頭像。

“這是群里的流行嗎?”靈蝶尊者喃喃道。

既然是流行的話,那自己的女兒也不能落伍呢。而且,這可是女兒‘親手’制成的表情包啊。

于是,靈蝶尊者從眾多白尊者表情圖中,挑選了一張‘幸福的白前輩’表情圖,隨手將這張圖設定為羽柔子的頭像。

“嗯,不錯,很好。”靈蝶尊者滿意的點了點頭。

然后,他又點開了好友列表中的‘宋前輩’,察看了下羽柔子和宋書航之間的聊天記錄。

“嗯,還好。”靈蝶尊者再次滿意的點了點頭,女兒和這位‘宋前輩’之間沒有要向‘男女關系’靠近的樣子,不錯。

最后,靈蝶尊者心滿意足的下線了……

另一邊,華夏和高麗的交界位置,在一處普通民宅的地底深處,隱藏著一個閉關的洞府。

銅卦仙師的弟子‘鐵卦算仙’就藏在這處洞府中閉關。

師尊的那卦‘超吉祥、大吉大利、宏運當頭、上上上上上簽卦’嚇壞了鐵卦算仙。他藏在這個閉關之處,連大門都不敢邁出一步。

另外,他在自己的閉關之處的頭頂布下了近三百個防御陣法——因為有九洲一號群的‘獻公居士’前輩前車之鑒,獻公居士曾經在閉關爽歪歪時,莫名其妙的挨了一發原子冇彈!

鐵卦算仙感覺以自己現在可怕的運氣,突然有一發原子冇彈在他頭頂爆炸,真的一點都不會意外。不得不防。

閉關了許久,鐵卦算仙感覺有些無聊……畢竟他不是真的在閉關,只是在躲避‘霉運’,不可能真的一閉關就好幾年。

無聊中的他,掏出了手機,登上九洲一號群窺屏。

鐵卦不喜歡在群里水群,但是他喜歡看著群里的前輩們聊天,聊各種話題。

今天一打開群時……滿屏的都是一位很漂亮前輩的表情圖。

“這是怎么回事?”鐵卦飛快的劃動手機,觀看了聊天記錄。

片刻后……

“原來這位就是傳說中‘氣遠無雙’的白尊者前輩啊,果然如師尊所說,是位極漂亮的人。”鐵卦算仙喃喃道。

想了想后,他飛快的點開群空間,果斷下載了‘白前輩表情包’。

下載完畢后,他在表情圖中找啊找,終于找到了一張滿意的圖片——‘白前輩的祝福’表情圖。

鐵卦又果斷的將這表情圖換成了自己的頭像。

設完頭像后,鐵卦又將手機豎起,將‘白尊者的祝福’表情圖擴大到滿屏。

然后,他又找出香爐,插香祭拜起來。

“雖然從來沒有見過面,但是氣運無雙的白前輩啊……請你祝福我,使我能有好運氣,活著撐過這一段人生‘大劫’吧。”鐵卦算仙真心誠意的懇求道。

祭拜完后,或許是心靈上得到了寄托,鐵卦感覺心情似乎真的好了很多?

東海孤島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宋書航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記憶中,自己近距離嘗了一次白前輩的平地摔吧?

自己現在一定重傷了吧,說不定要比‘楚楚’姑娘傷的還要嚴重……如此近的距離承受白前輩‘平地摔’的威力,自己還能活下來都是僥幸啊。

“咦?奇怪,怎么一點痛楚的感覺都沒有?”宋書航眨了眨眼睛。

他航看了眼自己的身體,奇怪了,完好無損!

不僅是身體,就連地面上也沒有發出現被白前砸碎的坑洞。

是幻覺嗎?這么真冇實的幻覺,還真是少見呢。

正思索間,宋書航緊接著又發現,白尊者的身體……卻真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呈撲街狀。

臥草!白尊者剛才真的平地摔了?

那地上怎么會沒有坑洞?難道是白前輩在摔倒在地前的一瞬間,控制住了自己的力道?如果真是那樣的話,白尊者怎么還不從地上爬起來?他在玩裝死游戲嗎?

不……等下。

難道是剛才白尊者使用的‘虛幻的(真冇實)’能力起到的作用?

和‘真冇實的(虛幻)’相反……這個能力,能將一些已發生的事情,化為虛幻。難道說,剛才白尊者的確平地摔,轟出了個大坑洞。而他可憐的宋姓小修士近距離的享受了一次白尊者平地摔服務。

但最后,這些真冇實發生過的事情,又在‘真冇實的(虛幻)’能力作用下,成了一場幻覺?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個能力,豈不是要逆天?

七品尊者,竟然這么可怕?

“醒醒,白前輩,快醒醒,回神啦。”宋書航蹲在白尊者的身邊,戳了戳撲在地面的白尊者。

“唔?”白尊者揉了揉眼睛,隨后一臉迷茫的望向宋書航。

宋書航稍稍抬高自己的目光,問道:“白前輩,你剛才怎么走神了?”

“嗯,剛才走神了?”白尊者盤坐在地,繼續揉了揉眼睛:“這個‘真冇實的虛幻’能力,我還沒有徹底掌握,使用的時候有時候會讓我投入太多的精神力,不小心就走神了。沒造成什么影響吧?”

“應該沒有。”宋書航答道。

突然,豆豆從帳蓬中鉆出頭來,插了一句:“沒有其他的影響,汪,除了書航的腦袋。”

“我的腦袋?”宋書航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沒問題啊?”

他話音剛落,一陣海風吹來。

呼嘯的海風,夾帶著陣陣涼意。

宋書航感覺這陣海風吹的身上很舒暢……唯獨腦頭上,似乎有些清涼過頭啦?

于是,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宋書航。

他不信邪的再伸出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腦袋上摸了摸。

身前,白尊者一本正經的模樣,從他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白前輩……那啥,有鏡子嗎?”宋書航出聲詢問道。

白尊者刷的一下抽冇出自己的佩劍,豎在宋書航的面前。劍身呈亮,比鏡面還要清晰。

宋書航對著劍身照了照。

鏡子中,映照出了一個白凈少年的模樣,少年皮膚白凈,面目柔和……只是少年的頭發有問題——原本普通的男生發型,中間卻出現了一道光禿禿的溝。

“全剃了吧,反正很快又能長出來的。”白尊者提議道。

宋書航長長的嘆了口氣。

沒想到,他一直避免意識海中的‘真我’變禿頭,但現實中的自己卻要先一步走上‘禿頭’之路嗎?

禿頭之后……自己能變強嗎?

“剃吧。”宋書航再次沉沉的嘆了口氣。

白尊者伸出手來,手掌心有一層薄冇薄冇的靈力覆蓋,他的手掌在宋書航的腦袋上輕輕一抹。

三千煩惱絲……掉了一地。

“書航師兄。”這時,小和尚飛快的跑了過來,他一臉開心的望著宋書航:“你是不是也要出家了?”

“不,師兄只是要換個發型。”宋書航堅定道。

“但是,光頭的書航師兄很帥氣呢。”小和尚雙手合掌:“我感覺書航師兄很適合光頭,天生就是當和尚的料子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修真聊天群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