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修真聊天群  >>  目錄 >> 第330章 銅卦仙師

第330章 銅卦仙師

作者:圣騎士的傳說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圣騎士的傳說 | 修真聊天群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修真聊天群 第330章 銅卦仙師

狼一的聲音陰冇冷,鯨八這么久了都沒有回復,讓狼一感到不對勁。

鯨八沒能回復狼一,他被白尊者道術束縛,不僅無法動彈,連聲音都無法發出……

“鯨八,回話!別玩了,我們的時間不多。那小娘們抓不到的話,直接殺了滅口。總之,絕對不能讓她逃了。”狼一沉聲道——他知道鯨八有‘懷中抱妹殺’的興趣,怕鯨八貪圖享受而搞砸了任務。

可是,鯨八依舊沒有……

“該死,鯨八,你要真再玩下去壞了任務的話,一會兒等我找到你,就休怪我對你不客氣。”狼一說著,惡狠狠掛掉了通訊。

然后,他又連通了鯊九的通訊器:“鯊九,回話,你現在是不是和鯨八在一起?鯨八現在在干什么?”

鯊九比起鯨八來更加不堪,他連呼吸都已經是竭盡全力。就想‘哼’一聲都難,讓現在的他說話太強人所難了。

見鯊九也沒有回答,狼一氣急敗壞的叫道:“該死的,你們兩個搞什么鬼?給我等著,我馬上去找你們。”

通過耳中的通訊器,狼一可以捕捉到‘鯨八、鯊九’的大約位置。

[不要過來啊,過來只有死路一條啊!]鯨八心中急壞了,但他有口不能言。

但是,狼一已經惡狠狠掛斷了通訊。

掛掉通訊后,狼一的神情瞬間變的平靜無比,絲毫沒有通話時氣急敗壞的模樣。

他手指輕輕敲著通訊器,聯系上了另幾個組織成員:“牛二、猿四,召喚鷹六和其他幾個兄弟過來……鯨八、鯊九恐怕出事了。任務出問題了,我們先靠近鯨八通訊器的位置看看,有沒有機會救出他們……現在,只有祈禱他們還活著吧。”

“還有狐十,你還要在海底沉多久?快給我滾出來!”狼一怒道。

“咕咕咕……我馬上……咕咕咕……就回來。”帥氣狼十的聲音艱難的響起。聽聲音,他還在沉海底中的樣子?就是不知道在海底,他是怎么完成通話的?

鯨八臉色蒼白,他知道以狼一的性格,肯定是要召喚兄弟們,并肩子上,過來找他和鯊九了。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狼一過來援救他的話,他肯定是心懷期盼的。但是這次不同,那個白衣修士實力太恐怖了。自己這資深的二品修士,在對方手中都跟只螞蟻一樣弱小。

狼一雖然比鯨八要強很多,但也只是二品級別的修為。鯨八敢肯定,就算是再來一百個狼一,也絕對不是這白衣修士的對手。

來了也只是送人頭的節奏啊……

這時,一個平靜的聲音在鯨八的耳邊響起:“呵呵,原來你叫鯨八啊,很有意思的名字,這讀音就跟京巴一樣。”

鯨八辛苦的轉過眼望去,然后便看到了現在最不愿意看到的人——那位白衣修士平靜的蹲在他的身邊,臉上冇帶著傾倒眾生的迷之微笑。

鯨巴眼中露出苦澀的神情……狼一聯系自己的通訊,被這個白衣修士聽到了?

正這時,鯨八看到白衣修士的手指搭在他肩膀上,下一刻有一道靈力灌入他體冇內,在他體冇內運轉了一圈……

白尊者收回自己的手指,笑瞇瞇問道:“果然如此……鯨八、鯊九,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組織中應該還有‘狼、牛、犬、猿、鹿、鷹、蛇、等……一共三十三種獸類的代號吧?”

鯨八被道術束縛,無法發出聲音,但他眼中的驚恐之色已經將答案告訴白尊者了。

“看樣子我說對了,《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所代表的三十三種獸類。”白尊者調整了個蹲的姿勢,對著鯨八虛空彈了一指。

鯨八身上束縛的道術被解開一半,他可以開口說話。

“我從看到你的時候起,就感覺你修煉的功法很有意思。”白尊者道:“那么,你所掌握的就是《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中的‘巨鯨功’了?”

鯨八苦笑一聲,對方竟對他們組織的鎮派絕學了如指掌,自己在他面前毫無秘密可言。

“倒是沒想到,當年赫赫有名的‘三十三獸神宗’竟然淪落成為了三流修士組織。不過這樣也好……我很久以前對你們的‘三十三獸神宗’的《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很有興趣,只是以前我一直沒機會接觸你們‘三十二獸神宗’,沒想到這次閉關出來,你們卻自己找上門來了。運氣不錯,呵呵。”白尊者輕笑道。

沒辦法,運氣就是這么不錯呢~

這時候,宋書航正向這邊走來。他正冥想完畢,想來看看兩個俘虜怎么樣了。然后,就看到了白尊者蹲在兩個俘虜的邊上的場面。

宋書航來到白尊者邊上,同樣蹲下,好奇的詢問道:“白前輩,《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是什么?很厲害嗎?”

他在過來的時候,正好聽白尊者提起這門功法。

“嗯,厲害倒不至于。不過,那是一門很有意思的功法。特別是前面一品、二品兩卷的修煉法門,很有意思。它能讓一位修士在一、二品的時候,修煉出一口‘偽’先天真氣。雖然不知道它們是怎么辦到的,但這一口‘偽’先天真氣,能讓他們門口的弟子在二品境界時,占盡先機。”白尊者介紹道。

宋書航疑惑道:“偽先天真氣?和三品‘先天’有關嗎?”

“息息相關。”白尊者點頭道,說著他又望了眼宋書航,眸子一亮問道:“書航,我記得你是今年才剛開始修煉的吧?”

宋書航默默的點了點頭。

“那就直接用你來做比喻吧,你已經錯過了修士‘四至八歲’這個最佳的筑基年齡,母體中帶出的那口先天真氣已經散盡,修煉起來比起門派中的弟子要困難許多。”白尊者道。

“咦?母體中帶出的先天真氣?沒有的話修煉困難許多?還有這個說法?”宋書航抓了抓頭,一臉迷茫。

——九洲一號群里的前輩壓根沒有人跟他說起過這事。

“群里的這些家伙竟然沒告訴過你這事?”白尊想了想,笑道:“或許是他們感覺這事情和你說了,會影響到你修煉吧?不過我感覺以你的意志力,這事,跟你說也無妨。”

宋書航用力點了點頭,從決定成為修士的那一刻起,他連死亡都不怕,難道還會懼怕修煉方面的困難?

白尊者介紹起來:“如今修士公認最佳的筑基年齡在4至5歲左右。這個時候孩子從母胎中那一口先天真氣尚存。一旦成功筑基,就能將這口先天真氣融入心竅之中,為未來的修行打下堅固的基礎。有這口先天真氣在,只要功法和資源跟的上,三品之前,幾乎沒有瓶頸。

五歲之后,每增長一歲,母體中帶來的先天真氣就會消散許多……一直到孩童年齡滿八年后,這口先天真氣就會徹底的消散。

這個機會一旦錯過,就再也無法擁有。少了那口先天真氣,一品筑基到三品境界,修煉起來也是困難重重。每晉升一級所消耗的時間和資源,都比八歲之前成功筑基者要多一半以上。”

總的來說,沒有母體冇內帶出的先天真氣,就仿佛是個被扣了先天屬性點的游戲角色,起步就比別人慢好多。

宋書航抓了抓頭:“冇竟然還有這樣的說法啊,也就是說,我十多年前就錯過了那口先天真氣啊。”

所以,他筑基時,沒感應過那道先天真氣的。

“不過,我感覺我晉級的速度……應該還算可以吧?”宋書航試探著詢問道,從正式開始修煉到現在,接近兩個月時間。

他已經從一品筑基開心竅境界,如坐火箭一樣竄到了最后躍龍門的瓶頸。

“你的運氣比較不錯。”白尊者笑道。

“托前輩的福。”宋書航下意識答道,和白尊者在一起久了,粘了不少幸冇運啊。

白尊者笑了笑:“總的來說,這門《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的前面兩卷,是很適合你修煉的功法。若是你能成功凝聚出一口‘偽’先天真氣,就算不如真正母體冇內帶出的那縷先天真氣,但在三品境界前,至少能讓你的修煉速度快上三分之一左右吧。”

宋書航頓時眼睛都亮成200瓦的大燈泡,要得……這《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要得啊!

“這不可能!”這時,鯨八出聲道:“我們修煉的《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根本不可會產生先天真氣,那些都只是外人口冇口相傳的錯誤罷了。”

白尊者反問:“你沒修煉出那一口‘偽先天真氣’嗎?”

鯨八搖了搖頭,別說是他了,組織中所有的成員,沒一個修煉出過什么‘偽’先天真氣啊!

白尊者盯著鯨八看了一會兒:“沒想到‘三十三獸神宗’宗門傳承缺失的這么嚴重。”

他一指點暈了鯨八,然后才答道:“既然是《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那么自是三十三種功法相互間配合……或是借助外物配合,才能產生《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啊。”

可惜,重新昏迷后的鯨八是聽不到這句話的……

“也不知道當年的‘三十三獸神宗’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宗門傳承怎么會缺失的如此嚴重,就連最重要的鎮派絕學傳承都出現了斷層?”白尊者喃喃道。

“那么,我們就無法得到《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啦?”宋書航問道。

“不急,等我再將他們的同伴抓住后,再看看情況。就算他們的功門傳承出了問題,但只要前面一、二品的功法保持完整就足夠了。書航你只需要借這門功法催生一口‘偽’先天真氣。而我想看看這門功法,有沒有能讓我借鑒一下的地方,以更加完善我自己的功法。”白尊者道。

他自己的功法……白尊者的功法,不傳自于前人,而是自創?

大約一個小時后。

孤島上迎來了客人。

不過,來者并不是狼一那伙‘三十三獸神宗’的成員。

海面上,烈日暴曬下,有一位頭戴牛仔帽、穿著白色小背心、五分牛仔褲的男子,拉著一輛沉重的板車,在海面上一路狂奔。

他的肌肉如同大理石一樣,身體曬成了古銅色,汗水淋淋……

海面上,大浪翻騰。一個浪頭卷來時,有十幾米高。但這牛仔帽男子拉著板頭,乘風破浪,一頭沖破海浪,迎著孤島上沖來。

待他越加接近孤島后,宋書航看到牛仔帽男子那輛沉重點板車上,還插著兩個旗子狀的東西。

左邊那個上寫著:“銅齒鐵牙,一言間定天下千萬卦!”

右邊那個上寫著:“卦卦算盡,我乃萬卦必中大仙師!”

“白前輩,有人來了。”宋書航出聲道。

“是自己人,不用擔心。”白尊者微笑道。

自己人?

這時,那牛仔帽男子跑上孤島,他抓下頭上的帽子,對著宋書航揮了揮:“哈嘍,書航小友!”

宋書航一臉迷茫的望著眼前這牛仔帽男子,自己……并不認識他啊?

“沒認出我嗎?”牛仔帽男子咧嘴一笑,指了指板車上插著的旗子:“看這里啊,能想到什么不?”

“銅齒鐵牙,卦卦算盡,大仙師……等下,銅卦仙師前輩?”宋書航突然腦海一亮,他想起了九洲一號群里的那位繼狂刀三浪后,作死大軍二號人物‘銅卦仙師’!

“哈哈哈,正是本天師。”銅卦仙師哈哈大笑起來。

“銅卦前輩怎么會到這個孤島來了?”宋書航疑惑問道——而且,銅卦仙師的模樣真的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在他看來,銅卦仙師前輩就算再怎么‘黑卦’,但至少應該有個卦師的樣子吧?

但是,眼前這個牛仔帽的男子,一眼望去就感覺是位光榮的勞動人民,和卦師什么的,完全扯不上關系啊。

銅卦仙師嘿嘿一笑,轉身從板車上抓下一塊包裝好的藥膏,遞給宋書航:“受藥師道友之托,順路給你帶點東西。喏,就是藥師讓我給你帶這塊藥膏來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修真聊天群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