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職法師  >>  目錄 >> 第1章 世界大變

第1章 世界大變

作者:  分類: 玄幻 | 異界大陸 |  | 全職法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職法師 第1章 世界大變

“莫凡,六分!!”

隨著數學老師鄧永川的一聲念出,全班轟然大笑。

幾乎所有的人都轉過去看著坐在教室最后排的那個黑色短發的少年,而他就是莫凡,一個考出奇葩個位數分數的家伙。

“莫凡,你要好好向穆白學習,別人這么難的試卷都考了96分,你怎么就考出個別人零頭來呢,別辜負了你的名字。”鄧永川嘆了口氣道。

怎么自己班級出了這么一個問題學生,明明入學是第一名的成績,到了高中就一下子墮落了,考出來的成績慘不忍睹,瘋狂的扯班級平均分的后退。

“老師,他已經很對得起他得名字了,莫凡,莫凡,就是不平凡嘛,他比平凡還低了幾級,快成渣了。”那個叫做穆白的學生說道。

“哈哈哈哈哈~~~~”

“說的真是!”

“不愧是穆白,罵人都可以不帶臟字,確實不平凡,都已經成渣了!”

班級里一片笑聲,直到鄧永川開始講課大家才停下來。

……

“這個穆白好惡心,以為長得帥、成績好、會音樂就很了不起啊!”坐在莫凡旁邊的一個黑炭臉關谷說到。

“一個幼稚的****而已。”莫凡完全不屑道。

“放學打雙排去啊?”

“有事,不去了。”

“又去幫那個嬴老頭啊?后山那破茅屋也就你敢去,對了,我弄了幾本玄幻、魔幻小說來看,先借你一本?”

“放我書包里,不過你這家伙少看點這些小說,都走火入魔了。”莫凡說道。

……

對學生來說最美妙的鈴聲自然是下課鈴,結束了一整天枯燥的課程后,莫凡打著哈欠背著書包往后山走。

后山是學院后門,基本上沒有人去的。

同桌關谷說的嬴老頭就是學院后山的守衛,學校為了保障學生安全同時也不讓寄宿生從后山溜出去網吧通宵,所以讓贏老頭守在那里。

老人無親無故,前段時間過世了都無人問津,校方幫他草草入土。

莫凡和贏老頭挺熟的,老頭走前說是留了一些東西給莫凡,莫凡到了今天才想起來老人家的一片好意,于是去他的茅屋看看。

贏老頭總說他自己是某個歷史上很牛逼人物的傳承人,手頭上擁有一件五千年古董戒指……

莫凡見過那個戒指,黑不溜秋的,根本就不像什么古董,最重要的是莫凡其實早就拿這個戒指去鑒定過了,老板不耐煩的把他轟了出去說這燒煤爐調出來的銅戒指也好意思當古董來賣,所以莫凡就再也沒有相信贏老頭吹噓的那些了。

老人家臨走前的好意,莫凡就當是一個紀念收下了。

贏老頭是一個豁達的老門衛,對生死看得其實很淡薄,莫凡也祝愿他好走,死亡沒準是這個服務器混不下去,到新服開號重練呢?

“你信不信,在這個崇尚科學的位面平行之處,還有一個魔法位面,在那里學習的不是科學是魔法……”

這是贏老頭經常會對莫凡說的一句發神經的話,所以莫凡看到他離去后也深信他去別的服務器開小號了,風生水起。

戒指很容易就找到了,竹床下面的木盒子里面。

莫凡打開了盒子,隱隱約約感覺有一股渾濁的氣息從盒子里散發出來,感覺還挺玄乎的,不過莫凡都十五六歲的人了,可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真有功法,更不會相信贏老頭戴上他的戒指學習它的功法就可以拯救宇宙的那套說辭。

黑不溜秋戒就是很普通的指環,非要說特別的話,就是內部有八個很小的巢孔,普通工匠都做得到的。

黑不溜秋戒冰冰涼涼的,莫凡戴上去的時候馬上就感覺到一陣透心涼,大夏天的竟然一陣哆嗦,有點古怪!

“古怪個屁啊。”思考片刻,莫凡就否定了那腦殘的想法。

晚上還要去干活,正好一陣困意襲來,莫凡整理了一下竹席就在屋子里躺下了,先睡一覺,10點那會還得去二十四小時超市當營業員,得熬到凌晨6點。

……

困意很濃,莫凡直接就睡過去了。

殘陽從山縫間泄落下一道血紅色的光丈,染紅了后山這片樹林,也染紅了這間小小的茅屋。

就好像是一片黑暗之中的巨門正在緩緩的關閉,泄落在黑暗中的光輝一點點的收入到門內,當夕陽完全沉入到山下一切被昏暗統治的時候,這一片后山宛如被蒙上了一層奇異的色彩。

遠遠看去,這一片區域好像是虛無的,水中的朦朦朧朧的景象,血陽下的海市蜃樓!

熟睡在茅屋里的少年仍舊打著鼾聲,殊不知他手指上戴著的戒指卻發出了刺耳的嗚鳴聲,像是在回應那個海市蜃樓所映射的真實世界的呼喚。

“嗡~~~~~~~~~~~~~~~~~”

它顫動著,整個空間也在顫動!

水南中學坐落在城市的南山位置,這座南山高隆于這座夏城。

城市已經燈火通明,街道、商店、高樓、大夏全部閃耀著絢麗多姿的光芒,晚飯散步的老人,廣場狂舞的大媽,小巷追逐的孩子,公園幽會的情侶……

夜晚并沒有給人們帶來任何不安和恐懼,反倒是享受著這種放學、下班、飯后的悠閑安逸,然而假如有人凝視著水南中學所在的南面城山的話,一定會發現原本同樣應該亮起燈光的校園不知何時籠罩在一層混沌之中!

空間原本平靜如水面,此時隨著一個兀然出現的時空空洞被漩渦似吞噬,越演越烈又悄無聲息!

一邊是安逸祥和、燈火輝煌的城市!

一邊是吞沒了半邊山的黑色漩渦!

在這剛剛入夜的南方城市的夏季里組成了一副無比駭然的畫面!!!

這一切時空異變源于那個無法用科學解釋的空洞。

而時空空洞的中心正是后山茅屋……

巨大的漩渦猛然擴散,緊接著煙消云散,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某個正在熟睡仍舊在做著美夢,殊不知一切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墜入到了平行的另一個位面。

……

……

空山新雨給這炎炎夏日狠狠的一記冷拳,打壓了其囂張氣焰。

清早空氣特別好,學校門口熱騰騰的包子鋪散發著誘人的香氣,一根根金燦燦的油條更是勾人食欲。

“七叔,豆漿油條。”一個有些蓬頭垢面的少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對那個賣油條的老翁說道。

“來嘞。”油條老翁麻利的上豆漿,特意給盛得滿滿的,笑得油光滿面,“莫凡啊,你們快要魔法考核了吧,可要好好用功爭取上魔法師高校,給我們家族爭點光啊。”

莫凡愣愣的看了一眼自己在學校門口賣早餐的七叔,仔細想了想,估計是自己聽錯了,于是一邊吃一邊點頭。

昨天睡得頭昏腦漲的,感覺好像做了一個遨游很多世紀的夢,醒來那一刻往如隔世,不知道東南西北,不知道早上中午了。

莫凡狼吞虎咽,手上拿著半根油條剛要起口,突然感覺旁邊一沉,一個半禿頂的三十多歲男子坐在旁邊,身上散發出一股子煙味。

“莫凡,吃早飯啊。”禿頂男子笑著和莫凡打招呼道。

“胡段長,早上好,早上好。”莫凡急忙笑著打招呼。

此人正是年段鼎鼎有名的胡段長,每天穿著不合身的西裝,頂著一個锃光瓦亮的腦門。

“我沒帶表,幾點了?”胡段長露出了一嘴黃牙問道。

莫凡掏出了自己那個破諾基亞看了看:“還差15分鐘響鈴。”

“糟,來不及了,我還有個魔法理論PPT沒做完,早飯來不及吃了……”胡段長一下子又站了起來,差點沒讓莫凡重心拍偏斜。

“老板,豆漿不要了……走到辦公室太慢了,算了,消耗這點魔力無所謂了。”胡段長在那里自言自語著。

莫凡又是一陣云里霧里,感覺胡段長在說火星語。

剛要覺得是自己聽錯了的時候,忽然豆漿鋪的遮陽棚一陣無比詭異的翻動,宛如有什么氣壓的東西從豆漿鋪中間涌出……

妖風吹來,吹亂了莫凡的頭發,衣襟更是瑟瑟發響。

“風軌·疾行!”

胡段長忽然念念有詞,就看見他那不合身的西裝莫名的鼓動,如有狂風灌入。

領帶飛舞,褲管擺動,莫凡大驚,這尼瑪大早上怎么起風了啊,還無比酷炫的往胡段長身上吹。

“咻~~~~”

一道青光劃過,莫凡隱隱約約看到胡段長周身出現了一條華麗的星光軌跡,這條星光軌跡一閃而逝。

“莫凡同學,老師先走一步啦,你要好好學習啊。”胡段長轉過頭來,朝著莫凡露出了他滿是黃牙的笑容。

莫凡都看得有些傻了,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聽見“嗖”的一聲!

略發胖、禿頂、不合身西裝的胡段長宛如開了外掛一樣,順著剛才那條妖風卷起的煙塵軌跡急速往學校狂奔!!

他的這種疾行飛奔的過程非常快,其他那些步行的穿校服的學生們就跟靜止了一樣,任這位胡段長在他們堆中快速穿梭,只留下了一道駭然的風塵軌跡……

短短幾秒鐘時間,莫凡甚至感覺段長那黃牙的臉還印在自己面前,可此時他已經消失在了學校大門深處不再看見蹤影。

耳畔還回蕩著“你要好好學習啊”,人卻無影無蹤,一半油條渣還在嘴里咀嚼咀,嚼動作卻戛然而止,而另半根油條就那樣從莫凡的手掌間滑落!!!

胡段長,你TM的是段譽的傳人啊,絕學凌波微步都出來了???

……

“這是幻覺,這是一定是幻覺。”過了好久莫凡才揉了揉眼睛。

肯定是昨晚沒睡好,壓到腦神經什么的了,不然怎么會看到這樣的畫面。

趕緊吃完早飯,到課堂上去補一覺,老天,這都什么鬼啊,會凌波微步的禿頂年段段長?

到了課堂,為了沖淡自己剛才的幻覺,他二話不說的趴在桌子上睡覺。

耳邊傳來了前桌那兩個典型學裱的小聲說話,一個說:“才剩下沒一個月時間了,要是考不上好的高中可怎么辦啊。”

“你那么厲害,穩穩進天瀾魔法一中啊。”

“哪里哪里,你才厲害類,理論課分數那么高,幾乎所有妖魔只要拿出來你都能認識,而且知道他們弱點是什么。”

莫凡眉頭一皺,這已經不是自己第一次聽到魔法這個概念了,到底怎么回事來著,難不成自己又幻覺又幻聽??

老子沒嗑藥,連煙都不抽的啊!

算了,一定是自己沒睡好。

莫凡過濾掉前面這兩個家伙的神經病對話,快速進入到熟睡中。

這么多年的讀書經歷讓莫凡已經學會了輕松自如的在課桌椅上一秒睡著的高級技能。

……

“同學們打開課本,今天我們仍舊學習魔法釋放的初步要領,還記得我跟你們說過的嗎,要完成一個最初級的魔法首先就要將你魔法星塵里的星子與星子相連,這樣才可以形成一個星能軌跡,魔法之力才可傳導,這個原理我已經告訴過你們很多次了,同時他也是你們要考的重點。”數學老師蘇青志保持著他教學的抑揚頓挫。

莫凡以往都會伴隨著老師的聲音進入夢的更深沉,可當他再一次聽到“魔法釋放、星子”這個幾個詞后,他一下子驚醒了。

“莫凡,給我好好聽課,就剩最后不到一個月了,你還這樣荒廢自己!”蘇青志一眼就看到了莫凡,頓時呵斥道。

班上同學們也都轉過頭來,在那里偷偷的笑,笑學渣已經成為了他們課堂上最喜歡做的事情了。

“給我打開你的課本。”蘇青志繼續說道。

莫凡一陣無奈,翻開了自己的課本……

“靠,這又是什么鬼??”莫凡差點沒罵出來。

原本在數學課本上的那些圖形、函數、公式全部不見了,換成了完全看不懂的星軌、星圖還有著如同流星劃過的連線,組成了看上去像……像……******就像魔法陣!!

莫凡強行壓制住自己內心的驚愕,隨后又明悟了什么。

等數學老師不再關注自己的時候,莫凡在桌下踹了自己同桌關谷一腳道:“你犯賤是嗎,把我書換成什么東西了,趕緊把我數學書拿出來。”

“大哥,什么數學書啊?”黑炭臉關谷一陣委屈,自己沒招誰惹誰。

“你自己看看這些都什么,趕緊的,把我書還來。”莫凡翻開書本指著那些奇怪的星軌、魔法圖標、奇怪的咒痕說道。

“莫凡老大,這就是魔法書課啊。什么數學,你昨晚又通宵看科學小說了吧,還說我看科學小說走火入魔,你自己不也是。”關谷黑著臉說道。

莫凡聽著關谷的反駁,下巴差點沒掉地上。

這都什么和什么啊。

“你別給我胡說八道。”莫凡怒道。這小子裝得還挺像的,問題我會神經病的相信你嗎。

“老大,你真看小說看瘋了,我們這里是魔法世界好不好,哪來的數學這種玄乎又玄的東西,要有的話我他媽每天學這么無聊的魔法理論、元素系、妖魔課,早就去學數學、語文這些有意思的東西了。”關谷義正言辭又帶語重心長的對莫凡說道。

莫凡看著關谷的表情,這混蛋在說出這一番顛覆話的時候尼瑪竟然沒有露出一點破綻,就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一樣。

同桌神經病了,他不僅神經病了,還想要把自己弄成神經病!

每天學這么無聊的魔法理論、元素系、妖魔課……

呵呵!虧你說得出口!

“你不信,你自己聽老師說的是什么。”關谷見莫凡表情異樣,淡淡的說道。

莫凡這才仔細聽數學老師蘇青志說的話,然而一竄火星語,一竄莫凡完全聽不懂的名詞竄了進來,讓莫凡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蘇青志半個字都沒提自己熟悉的“函數、公式”內容,反倒無數次說到“星軌、星圖”甚至還提到“火系、冰系、水系”之類的東西。

“瘋了,都瘋了。”

莫凡信念是很堅定的,他不會相信這些話。

……

熬過了沒法理解的數學課,沒多久一道身姿苗條的黑色職業套裙的秦老師走入了教室。

她一如往常的微微一笑,頓時照亮了整個班級,全班男同學一下子化為了幼兒園小朋友,滿臉興致的叫著老師早。

“同學們早,今天我們要講述的是黑魔法的利弊,大家應該知道黑魔法一共分為3個系,亡靈系、詛咒系、暗影系,那么這3個系的不同階魔法又是什么呢……”秦老師語速連貫,聲音柔雅美妙。

往常莫凡都會一臉陶醉的看和聽,但是今天聽完這句話后他的表情卻是跟吃了一只死蒼蠅一樣。

偏偏神經病同桌還在旁邊做了一個“你看嘛,我沒說錯”的表情。

操蛋,你沒錯,那就是老子有病了!

不可能!!

莫凡終于忍不了了,唰的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秦老師,我們不是該上語文課嗎?”莫凡質問道。

同桌關谷發現莫凡站起來要質問,想要拉都拉不住,聽完他說的之后更是做了一個“偶買噶”的拍腦門動作。

話音剛落下,安靜的教室突然間哄笑了起來。

全班四十多個學生都笑得東倒西歪,尤其是那個穆白,他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秦老師并沒有笑,她只是推了推自己那金絲邊眼鏡,保持著微笑用那雙清澈的貓娘眼看著莫凡,認認真真的說道:“莫凡,你說的語文是科學吧,科學在這里是不存在的,你不應該迷戀那些不真實的東西,而應該好好認真學習魔法,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魔法師,知道嗎?”

你能想象,一個語文老師特別真誠、嚴肅的說出這樣一番話時某個少年臉上的表情又是怎樣的天塌地陷嗎???

老天你殺了我吧!!

……

咦,不對,秦老師這番話為何和那個已經過世的嬴老頭說得那么像?

難不成,真的有魔法位面,而且自己就掉入到了這魔法位面之中??

……

……

莫凡本以為這一切是夢,可惜連續幾天都是這樣。

而且他清醒的意識也告訴自己,這根本不是夢。

第四天早上,他再次朦朦朧朧的在七叔家吃油條。

旁邊兩個男學生在討論魔具,魔具這玩意兒是什么莫凡是搞不清的,聽他們口氣是很厲害,而且很貴的東西,比的上一輛車。

“莫凡,怎么這么沒精神啊,要不叔給你買點提神的,馬上要大考試了,能不能覺醒成為魔法師就看這次考試了……”賣油條的七叔很關心莫凡道。

莫凡自動將七叔的話過濾成在詢問自己學習成績的事情。

“呼呼呼呼呼~~~~~~~~~~~~~~”

一陣奇異的妖風吹動著小攤位,卷起了一些塵土即將玷污莫凡的豆漿,莫凡以極快的速度把豆漿灌喉嚨里,整個人顯得無精打采。

妖風越演越烈,莫凡甚至感覺到一股子奇怪的氣壓成螺旋轉慢慢的向下壓……

草垛狂舞,道路上飛沙走石,女生們一個個遮掩她們的裙子發出嬌羞的驚叫聲。

莫凡都有些小習慣了,又是哪個老師在使用“風軌”魔法趕路,雖然這次動靜有些大。

“我……我的老天,那是什么??”

“媽呀,太帥了!”

“翅膀啊,那個人背后居然有翅膀,超級酷跟視頻里看到的一模一樣!!”

“風翼,我的爹媽呀,我居然親眼目睹了風系高階魔法——風翼!”

周圍一片嘈雜驚呼,讓莫凡無法安心吃早飯。

莫凡擺出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一抬頭,然而下一刻他整個人如同遭受閃電命中一般呆立在那里,那雙惺忪的眼睛一下子擴大無數倍再也無法移開視線了!

蔚藍色的天,房屋的天臺一角,搖擺著的樹冠,飄揚的學校旗桿……

一個身穿銀白色風袍的男子如同夢幻精靈一般從這些遙不可及的地方擦身而過在天空中劃過了一道驚艷的弧線!!!

莫凡坐在教室后排滿目無聊的時候總會盯著云、天空、樹冠、旗桿然后看著一些自由飛翔的鳥兒在它們之間穿梭,然而他從沒有想過真的有人可以背幻雙翼無比沖擊視覺的飛過!

這應該是電影里才存在的畫面,卻如此真實的印在自己眼簾!!!

“風……風……風翼!”莫凡盯著天空那個一翼絕塵的銀色男子,不自覺的念出了這個魔法的名字。

與之前風軌不同,莫凡能夠在震驚之中感覺到自己內心有什么東西在劇烈的涌動,是在狠狠的打破自己原本的想法要破殼而出的渴望!

是的,這幾天他都渾渾噩噩無法接受這改變的一切,唯有現在他突然間意識到改變的這一切竟然如此令人心臟狂跳,仿佛與一見鐘情的人邂逅!!

當一切的震驚隨著那個神秘男子飛翔而過之后,莫凡已經在心里告訴自己:

哪怕這是夢,那也等到自己學會風翼自由翱翔長天后再醒過來!

……

給莫凡的時間很短暫。

以自己在原來世界的時間來算,九年義務的畢業考就在二十天之后了。

剩下的這二十天,莫凡只搞清楚了幾個關鍵:

課程分別有:

魔法基礎理論-從課程安排來看是語文

魔法星軌-應該是幾何

妖魔課-應該是生物課

魔器魔具課-應該是物理

材料課-應該是化學

魔法歷史和魔法地理課就不用多解釋了。

當然,莫凡還了解到了一個最重要的訊息。

學生們中基本上還沒有人可以釋放魔法,因為這些經歷了九年魔法義務教育的學生學的都是廣義的理論、概念、才識。

這就跟在原來的世界初中生畢業后其實仍舊沒有生活技能一樣。

這對莫凡來說絕對是好消息,畢竟他對這個魔法世界一竅不通,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要從頭學起。

而從一個魔法學生到一個真正魔法師的轉變最關鍵就是“魔法覺醒”。

“魔法覺醒”類似于一種開發儀式,在魔法高中的開學典禮上,所有魔法學生將接受他們一次“魔法洗禮”,也正是魔法覺醒!

不同的人將覺醒不同的系,莫凡從自己同桌關谷那里打聽到,覺醒的系多半是元素系,正是平常課程會學到的:風系、火系、水系、光系、雷系、冰系、土系。

像莫凡之前見到過的風軌風翼這兩個魔法分別是大氣系初階魔法和高階魔法,某些人在十六歲第一次覺醒的是風系的話,努力修煉就有可能學會這些魔法。

……

所以,要成為那個能夠飛的魔法師,首先要做的就是考上高中,獲得每個高中魔法學生都將獲得的——魔法覺醒!

……

“莫凡,你不會是真的想考魔法高中,去覺醒成為魔法師吧?”黑炭臉關谷很認真的問道。

在關谷印象中莫凡是一個很不愛學習的家伙,突然間跟打了雞血一樣這么認真讀魔法,簡直是駭人聽聞的事情啊。

莫凡是懶得跟自己這個同學解釋了,反正自己是學定了,一定要考上魔法高中,一定要獲得那次非常非常寶貴的覺醒的機會。

“你現在讀也沒有用的,你都落了多少年功課了,還是不要浪費那個時間了。”關谷勸說道。

關谷很清楚上一次魔法模擬考莫凡才考了6分,年段最低,這樣的成績怎么可能考得上魔法高中?

學渣就是學渣,怎么努力都木有用的啊,認命吧。

“關谷,其實你更應該好好學了。”

聽到關谷在自己耳邊喋喋不休,莫凡也有些不耐煩了。

“為什么?”關谷我拿到。

“關谷,你知道自己長得丑嗎?”

“我知道啊。”關谷一臉真誠的承認道。

“恩,有句話你應該知道:人丑就該多……呃,人丑就應該學魔法!”莫凡語重心長的說道。

“去你妹啊!”

關谷說的沒錯,才二十幾天什么天才都不可能將那么多年的課程給補上,尤其是考試內容還完全兩種概念。

莫凡知道自己沒多大希望,他在惡補知識不是為了考上,而是他真心實意的被魔法打動了,想學,想狠狠的學!

……

……

時間過得很快,二十來天轉眼過去。

莫凡并沒有從所謂的魔法夢中醒來,反倒是自己都相信了這個世界的真實存在,并且迎來了原本就該面對的中考所變化的魔法中考!

中考那天,學校之外人滿為患,無論是考魔法還是考科學,孩子們的家長仍舊是開車的開車、三輪車的三輪車來接孩子回家,因為每個家長都很清楚孩子的這次前途考試就關系到他們未來是開車來接下一代還是踩三輪車來接。

走出了考場,莫凡看著車水馬龍心里帶著那份“為什么魔法世界還有汽車、小電驢”疑惑走了出來,心思又很快回歸到了考試內容之中。

經過了二十多天的努力學習,莫凡已經真正達到了能夠看得懂考試題目的境界,至于答案是否正確——唉,開心就好。

“莫凡,莫凡……”人群之中,一個臉色蠟黃的中年男子朝著莫凡高舉著手。

莫凡看著這個熟悉的面孔,有些意外的叫了一聲:“爸,你怎么來了?”

“來接你啊,考完試你也算畢業了,我給你找了一份在隔壁城區跑業務的活,你廣豐叔叔會帶你,跑個幾年有經驗了就可以自己干了,運氣好一個月拿個四五千應該沒問題,早點出來工作也好。”莫家興笑容可掬的說道。

世界變了,但自己仍舊是學渣,而爸還是這個爸,莫凡可以感覺得到那股子什么都無法改變的親切。

去跑業務這事莫家興和莫凡提過了,假如一個月前,莫凡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老爸給自己安排的這條路,因為自己也必須走這條路,走上社會。

可是,現在他不甘心。

這個社會汽車、手機、電腦、冰箱都有,科技的產品一點也沒有因為魔法的取代而改變,假如成不了一個魔法師,那么你就會成為這些東西生產的工人。媽蛋,這和自己在原來的世界有什么區別,老子要學魔法!!

“爸,我想繼續學。”莫凡沉默了良久,還是將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訴了莫家興。

“你不是不喜歡學魔法嗎?”莫家興挑起了眉毛,一臉奇怪的說道。

“呃……”莫凡有點蛋疼,這玩意兒到底要怎么解釋呢,真尼瑪坑爹!

莫家興看著自己馬上就滿十六歲的兒子,臉上又掛起了憨厚的笑容道:“沒事的啦,爸又不會怪你沒好好用功學魔法,人各有志。”

“不是,我是真的想學了。”

“你考試能考上嗎?”莫家興問道。

“不能。”莫凡很肯定的回答道。

無論是考語數英還是考魔法,莫凡都TM考不上,這點毋庸置疑。

“那不就得了,沒事啦,雖然古人常說:萬般皆下品,唯有魔法高,但也有行行出狀元的說法……”莫家興繼續說道。

莫凡聽完,不自覺的吧唧了一下嘴。

現在很多信息莫凡要自動轉換,但轉換的過程中就讓莫凡特別無語,比如說莫凡記得有一天歷史老師告訴同學們:光系的魔法鼻祖是“愛迪生”,當時莫凡內心就有億萬草泥馬在奔騰!

莫家興拍著莫凡的肩膀,寬慰寬慰著的時候,莫家興突然發現自己兒子保持著沉默,神情顯得不太對勁。

知子莫若父,莫家興慢慢的收起了笑容,聲音轉低沉了一些道:“你是認真的?”

“恩,我想獲得那個覺醒的機會,雖然我知道現在后悔晚了,但我真的想好好學,想成為一個魔法師。”莫凡很誠懇的說道。

莫家興保持了片刻的沉默。

莫凡也沒有再說話。

“真的想學?”莫家興再一次確認一遍。

“真的。”莫凡沒有一點猶豫的點頭。

起初莫凡也覺得那是一時沖動,但快一個月過去了,那風翼魔法帶給莫凡內心的沸騰和躁動始終沒有冷卻下去,自己沒有開玩笑,是真TM想學!

“那好吧,我想想辦法。”莫家興并沒有再多說。

“爸,我在天瀾魔法高中找了一份臨時工做,看管圖書館的,后天就去上班。”莫凡說道。

既然決定了要學魔法,莫凡就沒有打算因為自己是學渣而放棄,能不能讓自己上魔法高中獲得那次成為魔法師的覺醒機會就看老爸這邊的了,而自己對知識的匱乏是需要靠自己努力去填補,所以在明知道自己沒有一點希望考上魔法高中的情況下,莫凡提前找了這份差事。

工資幾乎沒有,管吃管住而已,但對莫凡來說卻真的很重要,圖書館里他可以找到太多自己需要惡補的東西了。

莫家興愣了愣,想來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改變了自己兒子的想法,但是他既然一心求魔,自己又有什么不值得高興呢,畢竟這個社會終究是魔法師才有真正的地位,跑業務一輩子再有房有車,也抵不過一個從魔法學校畢業的魔法師來得有價值,來得讓人尊敬。

“先回家吧,回家說吧。”莫家興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了。對莫家興來說這兒子并沒有什么不放心的,他還沒有十六歲,卻在他心里早就成年了。

——————————————————————

開書刷下存在感!喜歡我的姑娘們可以留言哦。給我湊個粉絲數就好,留言大可不必,大家都很忙!——作者亂

————————

——————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職法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