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天國的水晶宮  >>  目錄 >>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你這個油膩大叔壞得很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你這個油膩大叔壞得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天國的水晶宮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你這個油膩大叔壞得很

隨著庫房天花板破開的巨大空洞,熾熱的烈風伴隨著無數的火星飛濺了下來。剛剛喊出了“已經什么都不會怕了”的亞阿魯抬頭茫然地看著巨大的身影向自己撲了過來,充滿了仇恨的猙獰冷笑凝固在了他臉上,變成了茫然——必須要承認的是,這表情放在他毫無血色如死尸般的臉上,反而多了幾分生動的人氣。

然后,便沒有然后了。那個巨大的身影一口咬住了對方的上半身,將其逮到了半空中。一直到了這個時候,倉庫內的眾人,包括安德莉爾在意識到,那竟然是一條渾身冒著火光的巨大的蛇怪。

那是怎樣的一頭龐然大物啊,僅僅是從倉庫那個大洞上探出來的蛇頭便已經足足有一匹駿馬的大小。在它口中叼著的人體,感覺比一只耗子還要渺小。那巨蛇渾身都披著棕褐色的鱗甲,亦或者說是形態非常接近巖石的外殼。外殼之間的縫隙中火光四溢,仿佛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熔巖。

安德莉爾心中一緊,這生物的外形特征實在是太接近于深淵魔裔了,但作為一個優秀的施法者,各種著名的強大次元幻獸的圖鑒也是看過了,很快就猜到了對方的正體。

“這,這是……馭火之蛇法薩曼德?”

所謂的馭火之蛇法薩曼德,其實是遠古的平衡者“環世之蛇”的子嗣之一,屬于最早的世界原靈之一。在創世之后,六界分離,規則穩定之后,便成為了司掌火元素的四大元素領主之一。總所周知,不管是遠古的魔網還是現在的藍條,魔法說白了就是各種元素的具現,而四大元素領主,也便可以視作魔法這個現象的規則神之一,乃是徹頭徹尾的中立陣營。當然了,在二次創世之后,天空女神降服了四大元素領主,自己成就魔法女神的至高神位,那幾位也就成了秩序陣營的從神之一。

當然了,非秩序陣營以外的壞人也是可以施法的,但他們的力量有別的源頭,自然被視作外道了。譬如說,惡魔們的施法來源便是無盡熔巖之海。

雖然成了魔法女神的從神,但身為遠古元靈的四大元素領主可絕不是卡贊那樣的二流冒牌貨,一個個都強悍得一匹。只不過,他們雖然是規則神,但也不是什么毫無七情六欲的主兒,一個個都多子多孫得很。譬如說,上古的魔法女神密斯特拉,就和火元素領主,馭火之蛇法薩曼德有N腿,還生下了一大群火焰之蛇——不得不說,為了部下的忠誠度居然還玩肉身布施啥的而且還N次的女上司實在是太棒了,正常人都希望能有一打呢。

總之,這群大火蛇們居住在天界,但由于父系血脈帶來的天性,立場依舊偏向于中立混亂,于是便不屬于亞空天使們的序列。所有人,包括惡黨們若是完成了契約條件,也是可以將它召喚下屆的。

這幫中立混亂的大火蛇們的脾氣其實不算好,一言不合把召喚者吞掉的例子也發生了很多次。可召喚者們若是稱呼它們為“偉大的馭火之蛇法薩曼德”,便能大大地取悅它們,配合起來打野啊推boss的效率至少能增加九個百分點。于是,久而久之,所有被召喚下屆的大火蛇們,也都有了和它們的父親統一的稱呼。

大火蛇們的實力相當強悍,至少可以和成年的真龍相媲美。而且,它們乃是純血的神之子,規則以下的打擊根本無法對其致命,就算是超凡高手毀滅了它們的身軀,也只能把它們驅逐回自己所在的天界中。

這就相當于一群開了紅條鎖定的掛壁,自然是浪得一比,就連真龍都不敢操作的事,它們操作起來可是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的——譬如說,他們連渾身冒著死氣負能量的亡靈都能咬,都敢吞。

要知道,真龍若是真把巫妖啊死靈騎士這種東西咬碎吞到肚子里,確實是有大概率鬧肚子的。而且,若對象是很強大的亡靈領主,甚至有可能被海量的死氣直接感染成尸龍。

可是,身為神之子們的大火蛇們就無所謂了。祂們乃是神之血脈,規則上避免了被負能量侵蝕,墮落成亡靈生物的可能性,于是什么樣的臟東西吞起來都完全無所謂了。

大家卻只見到,這條身為神之子的馭火之蛇,叼著亞阿魯,一雙火焰般的赤瞳掃視了一下在場的眾人。在場所有人都汗毛倒豎,手腳冰冷,體內所有的力量和行動能力在一瞬間都被剝奪了,就仿佛是被天敵盯上了的耗子一般。

或許是這龐然大物的嘴巴下意識動作扯到了亞阿魯的那根神經,掉在蛇口之外的半邊身體就像是被抹上了酸液的剝皮青蛙一般劇烈地抽搐起來。一直到老這時候,大火蛇似乎才后知后覺地意識到嘴上還叼著一個獵物呢,于是,它只是稍微用力咬了那么一下。

“噶擦!”亞阿魯身體內的骨骼發出了相當不妙的聲音,大家聽得一陣牙酸,生理上的不適感很快變成了刺骨的寒意,在體內擴散。

亡靈巫師的身體以最大的幅度抽搐了兩下,接著便慢慢地垂了下來,就這么不動彈了。

大火蛇露出了不滿的神情,一副這東西果然不好粗的樣子,張開口呸了一聲,把對方剩下的半截身體吐在了地上。那半截身體砸在地上成了一團爛肉,流出了有些粘稠接近于暗紅色的血漿。

據說,當一個生靈開始研習亡靈魔法的時候,其身體必會承受負能量的反噬,都將會一步步遠離生命的正常形態,不斷地向著活尸的形態轉化。看現在這樣子,好像也不是謠傳呢。這位出生名門的貴族子弟,卻為了家人和基友走上了遍布荊棘的復仇之路。為了復仇,他把驕傲、榮譽乃至于未來都放擺在了祭壇上。至少從故事開端來看,妥妥就是某種歷經千辛萬苦的主角模板呢。

可是,一切的前提都必須是,這家伙能活下來。

亞阿魯現在的確不能算是個正常的活人,一半以上的身體都已經亡靈死體化了,可他畢竟還不是巫妖,被這么當成雞肉味嘎嘣脆了也是活不下來的。

安德莉爾看著那半拉爛肉,一時間百感交集,甚至都忘了頭頂上還有一條巨大的神性生物正在用危險的眼神觀察著倉庫里的其余人,仿佛是在琢磨哪一位比較好下口。于是,場內的其余人在恐慌之余,也總算是做出了應急反應。這群人畢竟也都是精銳,哪怕是真遇到天敵了,也不可能像食草動物那樣只能閉目待死。

幾個士兵抬起了手中的弓弩,沖著那巨大的蛇頭就是一輪齊射。其中一個看上去是軍官模樣的鎧甲人更是從腰間拿起一張卷軸當場撕開。卷軸的魔法效果直接給那一排箭矢完成了附魔,鋼鐵的箭頭仿佛變成了冰晶,散發起了寒意。

這種渾身冒火的大怪物很可能是某種類元素生物體,普通的物理攻擊效果很可能有效,那就必須附一下魔了。而寒冰對火焰和高溫都有克制作用,這是常識,無可厚非。

不得不說,鎧甲男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從高位生物的氣場威壓中反應過來,并且迅速做出了恰當的反魔對應,確實算得上是百戰精英。

然而,這些百戰精英所擁有的一切戰斗經驗和戰前準備,都是沖著安德莉爾這樣的人類施法者去的,可從來沒有對付這種神性巨型生物的經驗。

的確,那些附魔了冰晶之力的箭矢對不少火元素生物都有不錯的克制效果,在大多數情況下,也都能擊穿施法者們的火墻防御。可問題是,這些大字不識幾個的大頭兵們肯定沒聽過“杯水車薪”這個詞,況且,他們就算是明白這個道理,現在做什么也都晚了。

冰晶附魔的箭矢根本沒有擊中大火蛇的身體,甚至連它周身的火焰都沒有直接接觸,便被高溫當場汽化了。

火蛇似乎有些憤怒了,恁的張開了血盆……呃,火盆大口,噴吐出了大團的火焰——種手段倒是很像是紅龍和金龍的火焰龍息。只不過,龍種噴出的其實是赤紅的火焰集束,進階版的則是高溫射線,是在遇到大量可燃燒物的時候才會變成燎原之火;而這些神性的火元素召喚物,干脆便直接是個粗暴的超大型火球。

嗯,就是普通的法師要搓上好幾個小時才能搓得出來的大火球,似乎是沒什么技術含量,但就勝在一個夠大夠粗也夠熱。這個時候,也有兩名士兵迅速撕開了卷軸打開了一個寒冰光環,但那就像是用冰可樂去滅撲滅森林大火似的,一瞬間就被巨大的火球完全汽化。便是那些水霧都直接被火光覆蓋,就連想要張牙舞爪幾下都做不到。

這批精銳隊伍已經做出了最大努力來閃避了,但大火球依然落進了人群中,當場便將好幾個士兵包裹在了其中,這其中就包括那個披著煉金甲胄的隊長。看得出來,這大火球的力量能級真的不怎么樣,居然只是將這幫人燒的嗷嗷慘叫滿地打滾,要是換成龍息,這群人恐怕會如同蠟燭一般融化吧?

不過,這樣也足夠了。別點燃了的他們一時間倒是死不掉,但除了在斷氣之前受盡折磨,也做不了別的事情了,和像是蠟燭一樣被融化,又有什么區別呢?

或者說,被點燃的身體滿地打滾,配合著凄厲的慘叫,對剩下人的士氣打擊更更加直觀也說不定呢。這不,很快便有人崩潰了,丟下來了自己的手弩轉身就跑。這是個穿著灰布斗篷和軟鱗甲的家伙,一看就是干暗殺啊冷箭啊補刀啊這種私活的擔當,這種沒有當過mt的果然就是缺乏根性啊!

他的行動自然引起了連鎖反應,其余人等恍然間意識到,這條大火蛇和他們以往遇到的敵人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是時候想辦法保存自身了。

然而,這時候再逃跑也已經來不及了。當他們推開倉庫的大門時,才赫然發現,大火蛇的龐然身軀卻早已經擋在了外面,咋眼看過去就仿佛一堵火墻。

不,并不只是擋住了大門。這馭火之蛇分明蜷起了身,將這座倉庫卷在中間了呢。

從那雙爬行動物的豎瞳中,眾人分明是看到了殘虐和戲謔的視線。

這種毫無立場的元素生物,可從來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輩呢。

馭火之蛇縮緊了身體,就像是蟒蛇擠壓自己的獵物似的,將整座庫房和里面所有的人都擠壓在了其間,一點點碾碎——不過,或許在被碾碎之前,所有人都要先被燒死吧。

“喂喂,住手啊!誰讓你這么做了!”倉庫外面,一個懸浮在天上的人影快速地飄了過來,卻是個穿著長袍手持法杖的外貌平平無奇的中年人。

“這里面還有自己人啊!”路人臉的中年大叔一臉灰白地大聲叫喊著,如果是在地上可能是會暴跳如雷地跳腳吧。

“有自己人?哼,你又沒有說。”馭火之蛇口吐人言,發出了傲慢的聲音。不過音色很讓人出戲,一個七八歲的蘿莉音再放大一百倍,就是祂,哦,她的聲音了。

“巫師,是你請我下來的,所以我不會吞了你,但不要教我怎么做?”馭火之蛇道。

漂浮在天上的法師夏魯滿臉無奈,開始后悔把這東西給弄出來了。可是,他有什么辦法,他也很絕望啊?要知道,他雖然也是黃金階的大魔法師,但還沒有召喚和駕馭神話級幻獸的硬實力。能把這么喪心病狂的龐然大物弄下來,靠的可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主君兼恩師德倫斯留給自己的卷軸呢。這召喚卷軸是德倫斯用拉克西絲禁咒的體系寫成的,往大了說可以溝通天地融合六界,往小了也能繞過現在大多數奧術體系之下的次元閉鎖法陣成功完成召喚儀式,卻很容易弄出不受控的超強外界生物出來。

可是,這也是能夠擊破對方的次元禁閉法陣的最后的辦法了。要知道,能夠把召喚法師們瞬間變成廢物的次元禁閉法陣,就相當于是一堵堅固的大壩,在巨大的洪峰的正面沖擊下也依然能屹立不倒。可是,一旦有人用什么辦法在法陣的內部弄出了什么外層界的異物,就相當于是在大壩上鉆了一個眼,哪怕只是小小的,只能供老鼠出入的眼,結果都已經決定了吧?

對于普通人來說,似乎什么都沒有發生的,但對于感知超卓的施法者來說,卻像是籠罩在自己頭上的透明玻璃罩忽然之間化作塵煙,明明視線所及的景物都沒什么變化,但就是覺得念頭和感官都通達了許多。

“安德莉爾小姐,安德莉爾小姐!”夏魯大師沖著燃燒的廢墟大聲呼喊著,但半天都沒有回應,于是他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如果你說的是一個巫師小妞的話,她其實沒事。”馭火之蛇打斷了對方,慢吞吞地松開了自己的身軀,爬到了一邊。這才露出了在火光之間的人影,卻只見安德莉爾高高舉起了自己的法杖,腳下也展開了圓形的光之法陣。兩個近三米高的冰霜巨人立在她的身側,架起了雙臂將其護在身下。很顯然,她已經竭盡全力了,為了維持這兩臺冰霜精靈的存在,是連說話的功夫都沒有了。而即便這樣,精靈們也已經被融化掉一半了。

“哦,還好還好……”夏魯臉上的可惜神色一閃而過,慶幸地拍了拍胸口。

“我要是晚一步,現在也被燒得只剩下一點點黑灰了吧。”收起了法陣的安德莉爾也心有余悸地嘆息了一聲,看了看大火蛇,也看了看天上的巫師,眼神有些復雜。

“好久不見了,夏魯大師。”

“看到您還健康可比什么都好,安德莉爾小姐。”夏魯降落在地面,鞠躬行了個禮。

“您是事先收到了陸希……呃,貝倫卡斯特上將的命令,才在達羅舒爾潛伏的嗎?”

“不,女士,我是事先得到了閣下賞賜的假期和獎金,正好在達羅舒爾要塞度假而已。”夏魯道,平平無奇得力臉上露出了憨厚而油膩的笑容。

我特么信了你的邪才見鬼了,你這個油膩大叔壞得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天國的水晶宮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29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