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悠閑小農女  >>  目錄 >> 761情殤

761情殤

作者:一濁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種田經商 | 一濁 | 悠閑小農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悠閑小農女 761情殤

“哎,一言難盡啊!哥這么風流倜儻的人,居然淪落到被逼婚的地步。爹娘催了兩年多,給我下了死命令,我要是再不回來,他們就讓文軒派兵把我押解回來。秉持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這不,麻溜的回來了。”

提到這事兒孫維仁也惱火。“你說我腿沒好的時候吧,我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誰也不逼我。現在我腿好了,更有用了,對家族貢獻也大了。他們反而敢欺負我了,你說這事兒愁人不?”

是挺愁人的。

將心比心,梁田田能夠理解孫維仁同為穿越者的郁悶。

“那你這是要回家成親?”梁田田覺得乖乖聽話壓根就不是二貨的風格。

“怎么可能。”果然,孫維仁故作神秘的開口,“我會給他們一個驚喜的,放心吧。”他笑得神經兮兮的,腦海中有一道倩影閃過。想要把她從那地方偷出來,還真不容易呢。他突然道:“你跟凌旭怎么樣了?還沒忘了他。”

梁田田臉色一僵,下意識的勒緊了馬韁繩。

孫維仁笑瞇瞇的,“一看就知道是忘不了,什么都寫在臉上了。這么緊趕慢趕的,又是為了他吧。”相比于三年前,他也穩重了許多。沒有開口就挖苦,多了一份理解。

梁田田點頭,在孫維仁面前她沒有掩飾。

孫維仁嘆了口氣。“既然忘不了,何苦為難自己,也是為難凌旭。”

梁田田嘴唇動了動,“可你知道的,他終究,是把我當成替身的。”她凝望遠方,那些讓她甜如蜜的愛戀,如今只要一想,就會不自覺的想到自己曾經被人當成替身。哪怕她明知道凌旭也是愛她的,依然難以釋懷。

“說這話你心虛不?”孫維仁撇嘴,“凌旭那家伙,別的我不清楚,他是真愛你的。我不相信這世界上會有兩個人完全一樣的。縱然你們頂著同一張臉,性格什么的怎么能一樣?要是照著你這思維,那人家雙胞胎不用嫁人了。”

梁田田一臉糾結,低聲道:“你不懂。”那種要舍下臉面,永遠記得他心里還有另外一個人的感受,真是太煎熬了。

孫維仁怪異的看著她,“我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舍不下臉面來跟他在一起嗎。要我說,你這就是矯情。人家凌旭都看開了,明明相愛的人為什么偏要彼此折磨。你們兩個要是那種普通的愛人我什么都不說,肯定勸你分手。這天底下三條腿的蛤蟆難找,三條腿的男人滿大街都是。”

三條腿,三條腿,尼瑪。

之前那些覺得這貨靠譜之類的想法肯定都是錯覺。

梁田田黑著臉,瞪了他一眼。

孫維仁根本就不理她,自顧自道:“可你們是跟旁人一樣戀愛嗎?你們一個是穿越者,一個是重生的人。哪個都不是小孩子。相愛本就困難,又一同經歷了生死。那些刻骨銘心的愛,就是我都不忍心勸你分開。你捫心自問,真的拋開凌旭,你還能喜歡旁人嗎?”自家外甥那是多優秀的一個人啊,這丫頭都沒看上,還有自己,呃,好吧,自己就是個打醬油的。

梁田田不說話,這次是徹底沒話了。

孫維仁深吸口氣,突然說出一番引人深思的話來:

“人與人之間,就是一種緣分;

心與心之間,就是一種交流;

愛與愛之間,就是一種感情;

情與情之間,就是一顆真心;

錯與錯之間,就是一個原諒。

人人有自尊,個個有苦衷。想法、做法和活法都不同。理念不同,做法不同,活法也不一樣,不必去改變他人,只需自己做好就行。”

他像是神棍一樣指點江山,揚起漂亮的廣袖大聲道:“沖吧少女,去追求你的幸福,別管那些世俗的想法。”

梁田田愣愣的看著他,“你這都是在哪兒學的說辭?”聽著還覺得挺有道理。

二貨神秘一笑,“。”梁田田突然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進城以后兩人分開,梁田田一路慢悠悠的牽馬回了梁家。她的突然歸來讓梁家下人很是驚訝了一番。

梁守山去了衙門,梁田田把管事叫來,問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兒。知道凌旭還被禁足在家,她有心過去看看,又不好太明目張膽。

簡單洗漱一番,吩咐丫頭自己要睡一會兒,鎖了門,梁田田這才進入空間。

凌旭斜靠在窗前的矮塌上,七月外面陽光正好,沒有了暑氣的悶熱,微微的風拂過像是母親的手,暖的人心里都熨帖了。伸出手似乎想夠到什么,剛剛伸出一半悠然收回,凌旭一臉痛苦。

沒有了,沒有了,什么都沒有了。

如今他已經不是內衛指揮使,不是朝廷最年輕的正三品大員。曾經陛下許諾的爵位也不會有了。他現在就是一介布衣,還有什么能力給她幸福呢?

凌旭,是該放手了。

幸好,這處宅子是自己買的,不然怕是落個連容身之處都沒有了。

他往塌上縮了縮,這樣暖和的天氣,他似乎極怕冷,身上還蓋著薄薄的毯子。

丫頭又走了,這一次去了敦煌,不知道她下一站去哪里?

他們想要再見面,還不知道什么時候?

也好,她走了,就不用看到自己這么狼狽的樣子。也許,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就會漸漸忘記自己,然后找一個全心全意愛她的人共度一生。生兩個漂亮的孩子,肯定像她一樣聰明可愛……明明是希望她能幸福的,為什么想到這些還會這樣難受呢?

凌旭,原來你也是自欺欺人。說什么只要她過得幸福你就幸福的鬼話,你到底還是想要親自照顧她這一生一世的。

可惜,已經沒有機會了,永遠沒有機會了。

滿院子的菊花開的正艷,黃的、白的、粉的、綠的,色彩斑斕,可此時他的心里只剩下單調的灰色。

微風吹來,花瓣飄落。凌旭伸手,指尖落下白色的花瓣,放在嘴里輕輕咬住,苦的。

小雷子端著托盤進來,“大人,吃點兒東西吧。”又是一天沒吃東西,這樣下去鐵打的身體也熬不住啊。“大人,您這樣下去不行的。傷口剛好,您需要好好調養。”

“衙門沒事兒做嗎?怎么總賴在家里。”凌旭蹙眉,頭都沒回,繼續趴在窗臺看景,目光卻呆呆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衙門有梁大人,大家都不放心您,讓我回來伺候著。”凌旭雖然被免了官,可他一手創建的內衛,哪有那么容易被人染指的。何況現在內衛名義上的一把手還是梁守山,多少人想要染指內衛,卻被這鐵桶一樣的地方給驚到了。特別是在梁守山嚴厲處置了幾個吃里扒外的家伙后,如今的內衛更不是其他人可以觸碰的。

“我不餓,先放那吧。”凌旭擺擺手,示意小雷子離開。“我沒事兒,別總賴在這,今時不同往日,我已經不是什么大人了,以后你也別總過來,免得惹人猜忌。”難得他一次說這么多話,卻還是關心他們。小雷子有些難過,“大人,您這又是何苦呢。陛下也只是讓您思過一個月,眼看著就到了,總會讓您官復原職的。”

“你不懂,這一次是我惹惱了陛下。”虎子都跟滿倉去了西域,陛下那邊還不知道氣成什么樣兒呢。沒砍了他已經是陛下恩寵了。

凌旭從不后悔當日的做法,人無信不立。他既然答應了丫頭,自然就要做到。何苦那是她的弟弟,哪怕是她不說,他也要維護。

小雷子蹙眉,大人似乎不是為了官職的事兒,那么就是……“如果我是大人,放不下就自己去追。”他壯著膽子開口,“大人在這里一個人傷心難過,又有誰知道?您為梁家做了那么多,還不都是為了梁家小姐,怎么就舍不下臉面去追。何況梁家小姐本就是對你有情的。”這一次次的救命,如果說沒有情意,鬼都不信。

“我現在已經沒資格了。”更沒能力。

這樣死氣沉沉的,哪里像是往日里威風凜凜的指揮使?小雷子生氣,繃著臉走了。

房間里突兀的充滿了香味兒,凌旭眨眨眼。嘴邊突然出現一個精致的白瓷勺子,他下意識的含住。暖暖的熬的稀爛的雞絲粥,入口即化,那熟悉的味道,差點兒讓他吞了舌頭。

慌亂的垂頭,掩飾眸子里的晶瑩;

匆忙咽下,卻嗆得他不住咳嗽。

后背一只小手溫柔的拂過,輕輕拍打他的后背,好半天凌旭才緩過來。

嘴邊又是那只白瓷勺子,白嫩的小手穩穩的停在他面前,凌旭不敢側頭去看,很怕驚走了這來之不易的美好。

安靜的午后,滿院飄香,一對少年男女中間隔著微不可查的距離,一種淡然的溫馨悄悄流淌。

一碗粥,很快就喂完了。

最后一口咽下,凌旭意猶未盡的舔舔嘴唇,隨即嘴邊就遞過來一勺子黑乎乎的液體,聞著就不舒服。

臉頰抽搐了一下,張嘴,含住,好苦!

一碗藥,大口喝下去也就苦那么一會兒,這么一口一口的喂下去也不知道這折磨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偏偏這兩人都樂此不疲。一個愿意喂,另一個樂得有她陪伴。

臨走時她終于開口,“如果你以為我當年是看中了你的前途,那你真是看錯我了!”r1152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悠閑小農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