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悠閑小農女  >>  目錄 >> 751難忘的教訓,丟命

751難忘的教訓,丟命

作者:一濁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種田經商 | 一濁 | 悠閑小農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悠閑小農女 751難忘的教訓,丟命

梁守山進京了,被罰俸半年,還要管教兒子,他一下子顯得有些慌亂。

看著跪在祠堂里小半天的兒子,梁守山苦笑。

這幾個孩子,一個一個的可真叫人不省心。

如今已經是撫遠侯世子的滿倉帶著媳婦、孩子也回來了。先去拜見了皇帝陛下,撫遠侯府在京都沒有宅子,暫時滿倉一家就到了梁家來住。結果彼此還沒有敘舊,就面臨要處置球球的問題。

陛下下了圣旨要梁家好好管束兒子,梁家自然不敢怠慢。

梁滿倉也氣球球的作為,怒道:“這兩年你在家就是這么幫爹的?我看真是打的少了?”恨鐵不成鋼的,這個弟弟是家里最聰明的孩子,誰曾想一下子闖了這樣的大禍。

球球卻一臉淡然,“我知道錯了。不過大哥,如今你已經過繼給了淳于家,再在梁家祠堂教訓我不合適。大哥請回吧,回頭球球再跟大哥敘舊。”那平淡的語氣讓梁滿倉恨不得抓過來狠狠打兩巴掌。

感情你什么都明白,故意犯錯是不是?

“我是打不得你了,等田田回來的,看你怎么受。”梁滿倉氣得不行,也知道弟弟大了,他再像以前那樣沒臉的打他,只怕要傷了兄弟間的感情。

院子里梁守山卻不著急動手,而是先看著虎子。“你小哥哥跟那小月仙的事兒你知道不知道?”

虎子頭皮發麻,暗道果然來了。

“知道。”老實的跪在地上,虎子一早就想到了這樣的后果,也不敢怠慢。

梁滿倉怒瞪著虎子,“發生了這么大的事兒。你怎么不跟爹說?就算是我和爹都不在京城,難道你不能去跟韓爺爺商量?或者跟凌旭商量也是好的。”竟然瞞的死死的,還是從外人口里得知的。梁滿倉一想到球球的前途就這么毀了,痛心疾首的。

“我才不要跟凌旭那個混蛋商量呢。”虎子兀自嘴硬,氣的梁滿倉差點兒踹他。

“子規、子誡呢?你們就是這么照看你們少爺的?”梁滿倉怒了,上位者的威嚴盡顯,“來人啊。重則五十板子。”當即過來幾個下人。搬刑凳的搬刑凳,抓人的抓人,兩個小廝慌亂的被人按在刑凳上。褲子剝落,噼里啪啦就是一頓毒打。

子規和子誡也早料到有這么一天,兩人又都是經過訓練懂得規矩,也不敢求饒。只是咬緊了牙關硬撐著。不過三十板子兩人就相繼暈死過去。

虎子心疼這跟了幾年的小廝,磕頭求饒。“爹。饒了他們吧,不關他們的事兒。”

“是不關他們的事兒。”梁守山擺擺手,大度的饒了他們。“你知情不報,還替他遮掩。來人,給我打五十板子。”

“爹?”之前還怒氣沖沖的梁滿倉一聽不干了。五十板子,那會出人命的。板子可不比藤條。一不小心真會死人的。

之前哪怕是打兩個小廝,那也是跟爹商量好的。小懲大誡罷了。三十板子也只有之前的十板子下了重手,其余的都是留著力氣打的。

突然要打虎子五十板子,這可跟之前商量好的不一樣。

“大哥不用求情,我該打。”虎子心疼的看了一眼祠堂里的小哥哥,自己趴伏到了刑凳上。這一頓家法誰都別想逃過去,只不過相對于自己挨的,小哥哥將要面臨的還不知道是怎樣的狂風暴雨。

一直淡然跪在祠堂里的球球在知道陛下的圣旨后就有了心理準備,子規和子誡挨打的時候他沒說話,那是因為知道梁家從不苛責下人。可是輪到虎子,他怕了。

怕爹和大哥遷怒,怕小月仙的事兒連累了虎子。

于是乎他從祠堂里踉蹌跑出來跪在梁守山腳下,哀求道:“爹,都是我的錯,不關虎子的事兒,是我當哥哥的沒做好榜樣,爹饒了虎子吧。”梁家管教孩子絕對嚴厲,他可不想虎子替他受苦。

“球球,你今年也十四歲了,再過些天就滿十五歲了。你自己說,你們該不該打?”梁守山無視兒子的求情,淡然的看著他。

看著爹眸子里的疼惜,球球垂頭,“該打!”求情的話再也說不出口。

院子里只有父子四人,梁滿倉從祠堂里拿來藤條,低聲道:“爹,還是我來動手吧。”到底還是不忍心弟弟多受苦。

“陛下既然讓梁家管束孩子,你不要插手,只在旁邊看著就是了。”梁守山接過藤條,相比于板子,這東西打人雖然痛,卻不會傷筋動骨。

球球也跟著松了口氣,爹如果用這個罰虎子,哪怕五十下也沒有大礙。當然了,疼還是會疼的。

梁守山剛要動手,突然道:“把那個罪魁禍首給我拖出去,亂棍打死!”

球球駭然,大叫道:“爹!”萬萬沒想到,向來和善的爹竟然要打死小月仙。

“滿倉你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去。”他給長子使了個眼色。

梁滿倉復雜的看了一眼弟弟,點頭出去了。

球球渾身冰冷,膝行過去想要求情,梁守山卻不給他機會,揚起手中的藤條狠狠的抽下去。虎子痛的“嗷”的慘叫一聲,渾身抽搐。

球球淚如雨下,“爹,求你饒了他們吧,都是兒子的錯,讓我來承擔。爹你罰我吧。”他膝行過去,想要抱住爹的腿求饒,卻被梁守山躲開了。

“你再多說一句,我就多打虎子十下。想你弟弟被活活打死,你就繼續求情,看看爹說話做不做數?”梁守山冰冷的開口,冷冷的訓斥道:“球球,不是什么錯誤你一個人都可以抗下的。你天真的以為自己的小肩膀可以抗下一切,你知道不知道,因為你的錯誤,可能害死很多人。”門外突然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隨即是不間斷的慘嚎。

球球渾身僵硬,聽出那是小月仙的聲音。

“因為你的魯莽,今天有個無辜的人要被活活打死,球球,好好看著,這都是你犯的錯。”別怪梁守山狠心。兒子闖下這樣的大禍,如果不能讓他長個記性,以后還不知道要面臨怎樣的危險。

藤條不間斷的抽下去,即使梁守山有意放水,虎子的臀腿還是被抽的沒有一塊好肉。五十藤條抽完,人早就沒了聲息。

大門外的聲息也歇了,梁滿倉一臉沉重的走進來。“人死了。”三個字出口,呆呆跪著的球球猛的一顫,像是徹底失去了生機。

梁守山和長子對視一眼,滿是擔憂。

梁滿倉低聲道:“我讓人拿了帖子去請太醫院的人,我這就抱虎子先回去。”他低聲道:“韓爺爺已經到了。”

梁守山微不可查的點點頭,一臉茫然的球球卻是沒有注意到爹和大哥的小動作。他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自己是怎么脫了衣裳趴在刑凳上的都不知道。直到那痛楚傳來,才喚回他些許的記憶。

口中被塞了一個軟木,梁守山拿起板子換下藤條,蹲在他面前盯著他的眼睛。“球球,爹知道,一直以來你都是個聰明的孩子……如今多少雙眼睛盯著咱們家,你別恨爹。”

如果說之前還有一些暗恨,為了小月仙。現在看到爹那痛心疾首的模樣,剩下的也只有深深的悔恨和慚愧了。

他取下軟木,哭著道:“爹,是我不懂事兒闖禍給家里帶來麻煩。爹打吧,狠狠的打我吧,我能忍受。”他決然的塞回軟木,死死的抱住刑凳,示意爹可以動手了。

梁守山心疼的摸著他的軟發,這一次打擊最大的還是這個兒子。會試名次被剝奪,被人這樣的陷害,以后不知道還能不能恢復。

“你放心,一切有爹在。”梁守山深吸口氣,這頓罰雖然是做給旁人看的居多。可是這個小兒子這樣不計后果的做事兒,也的確該打。

韓恩舉和另外兩位太醫到了梁家的時候,就看到血肉模糊的虎子,和正在被行刑直接打的暈死過去的球球。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板子,球球整個下半身鮮血淋漓,身下匯聚了一個小血灘。六皇子玄慶燁不知道什么時候來的,正在跟梁守山較勁。

三人過來先見過六皇子,就聽到梁守山冰冷的聲音響起,“六皇子,臣在教訓兒子,這是微臣的家事,還請六皇子不要插手。”

“你這還是家法嗎?你沒見他都暈死過去了,你還打,你是不是他的親爹啊?”玄慶燁都要瘋了,得到消息闖進來就看到球球被打的奄奄一息,那一刻他真是懊悔萬分。斷不該聽父皇的話,結果害了球球。

“他犯了錯,自然要受到懲罰。”梁守山掩飾眸子里的痛苦,沉聲回答。

“我不允。”玄慶燁脾氣上來了,瞪了一眼韓恩舉等人,“你們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給他看看,他要出事兒你們一個都別想活了。”

梁守山似乎還想堅持,梁滿倉見事情鬧到這一步,忙出來打圓場,“滿豐已然得到教訓了,您且饒過他這一次吧。總不能把人打廢了,等他好了您再罰他也不遲啊。”他是過繼出去的孩子,在人前就不敢胡亂稱呼了。

“還打?”玄慶燁炸毛,“人都要沒命了,你們怎么這么狠心?”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一陣馬嘶,有人大叫著跑進來,“老爺老爺,大喜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悠閑小農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