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帝霸  >>  目錄 >> 第四百三十七章鬼河撈寶

第四百三十七章鬼河撈寶

作者:厭筆蕭生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厭筆蕭生 | 帝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帝霸 第四百三十七章鬼河撈寶

“啊——”一聲慘叫,立即有一個年輕修士被白骨刺穿了胸膛,“嘩啦”一聲,這個年輕修士的尸體被這只骨手拉入了鬼河之中。

“殺——”其他的年輕修士都大吼一聲,施出了平生最強的絕學,頓時河水被掀起,浪濤滾滾。

這四個鬼族的年輕修士都是俊杰級別的強者,隨著他們施出了平生最強的絕學,他們終于斬殺了攻擊自己的兇物,從河中沖了上來。

此時,這四個鬼族青年每人都從河中取得了一只鬼藻箱,他們上岸之后就立即向鬼運派的鬼使繳納夜陽魚。

繳納了夜陽魚之后,這四個青年迫不急待地把鬼藻箱上密密麻麻的鬼藻一一清理掉,當他們清理掉了鬼藻之后,其中有兩位青年得到的都是沒有用的東西,一個青年得到的是一只破頭盔,另一個青年得到的是一只破盾,都是以最低端的金屬打造的,根本就是不值一文。

另外兩個青年好一點,一位青年得到的是一個古徽章,雖然還不知道有何作用,但是,這古徽章散發出一縷神性,對少說明它是一件寶物。

最后一個青年運氣最好,竟然得到了一塊火雀石,這塊只有拳頭大小的石頭竟然是跳躍著火焰,宛如是一只小小的火雀要從石頭里跳出來一樣。

“哈,這一回賺了。”得到火雀石的這個青年不由為之一喜,這塊火雀石的確是價值不低,興奮得忙是收了起來。

在場的其他人都不驚嘆一聲,有一個年輕修士說道:“這運氣已經很不錯了,我在這里等了十天,這塊火雀石是這十天中撈出來的最好東西。”

撈了這么一回之后。有青年是放棄在這里撞大運了,畢竟鬼河太危險了,差不多每次進去撈鬼藻箱的人都會死去一二個。也有青年不甘心,繼續留了下來。

“鬼河雖然兇險。但是,它的確是酆都城出寶物最多的兇地之一,一些兇地還沒出過神器呢,這里已經出過好幾件神器了。”繼續留下來的年輕修士還是想再撞撞大運。

這話也的確是有道理,鬼河雖兇,但是,它的確是酆都城出寶物最多的一個地方之一,其中最驚世的寶物就是巨天仙帝在這里得到的寶物。傳說,巨天仙帝在這里得到的東西乃是一件極為遠古的仙物。

鬼河的上游時不時都會漂下鬼藻箱,有時多有時少,而且時間隔間不確定。想來在鬼河撞撞大運的年輕修士都是留在了渡口,等待著每一批的鬼藻箱漂下來。

甚至有些人已經在這里呆了好幾個月了,他們是想究竟一下鬼藻箱,嘗試一下能不能窺視其中的一些門道。

當每一批的鬼藻箱從上游漂下來的時候,都有人出手,也有人慘死在鬼河之中,一旦是慘死在鬼河之中。那么就是死不見尸,永沉河底。

李七夜與秋容晚雪留在了渡口,他一直沒有出手。一直在關注著每一批漂下來的鬼藻箱。就這樣,李七夜與秋容晚雪在這里一呆就是十多天,在這十多天中有新的年輕修士來撞運氣,也有人退出,不愿意再冒這個險。

在這十多天中有人是一無所獲,也有人是拿到了一二件不錯的東西,但是,依然沒有出現什么驚世的寶物。

“鬼河,看看我的運氣如何。”就在這一天。李七夜與秋容晚雪依然關注著鬼河的時候,一個陰森森的聲音響起。這么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在這渡口回蕩著,宛如是有鬼在說話一樣。

雖然這聲音在渡口回蕩。但是,卻不見這個說話之人的聲音。來渡口撞運氣的年輕修士沒有一個是弱者,但是,現在只聽其聲不見其人,不少人都心里面一凜,知道對方是一個了不得的強者。

“噗”的一聲,就在不少年輕修士張望尋找說話之人的時候,突然一聲輕響,在人群之中一縷縷霧氣凝集,瞬間凝成了一個人影,這個由霧氣所凝成的人影如同是鬼影一樣。

當大家定眼一看的時候,才發現這個由霧氣凝成的人竟然是一個長得極為俊美的青年,但是,他的臉色發白,看他的臉色好像是長年不見陽光一樣,似乎他是活在黑暗中的鬼魅一般。

“夜殺——”這個青年修士突然出現在人群之中,在場的年輕修士都不由臉色一變,都不由后退了幾步,與這個青年拉開距離。

聽到“夜殺”這個名字,秋容晚雪也不由臉色一變,事實上,在場的不少年輕修士都對他忌憚三分。

夜殺,眼前的青年在南遙云乃至是整個幽圣界都是負有盛名的人物。他是南遙云赫赫有名的大教夜行教的傳人,出身于夜行族。

夜行族乃是血族的一支,該族的人來無影去無聲,特別是在黑夜的時候,該族的人更是能融入黑暗之中,似乎黑夜就是他們的樂園一樣。

夜殺是一個殺手,但是,他是屬于不受人雇派的殺手,他只殺與他為敵的人。而且近些年來,夜殺的聲名很響亮,他曾經是暗殺了好幾位大人物,其中除了是天才級別的對手之外,還有一些是得罪過他的一些教主皇主。

甚至有一些比他強大的老一輩教主最終都慘死在他的暗殺之下。

夜殺他從來不與對手光明正大的對決,一旦是得罪了他,就會被他盯上,如形隨影,如背上芒刺。被他盯上的人,就會被他殺死為止。

對于修士來說,恩怨情仇那是正常的事情,修士之間解決紛爭最常見的手段就是單挑與群毆。

特別是對于天才來說,他們更愿意憑自己的力量解決自己的敵人,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一種磨礪,只有橫掃所有敵人,在未來才能登臨巔峰。

像暗殺這種事情,莫說是天才,就算是有一點身份的大教疆國的弟子也是不屑為之,他們寧愿選擇群毆,這至少能體現他們教派疆國的實力。

然而,出身于夜行教的夜殺卻不在乎這一些,他是一個殺手,只要能鏟除對手敵人,他會不惜用盡一切暗殺的手段。

正是因為如此,夜殺雖然不能列入當今幽圣界最頂尖最巔峰的天才之中,但是,他卻讓許多人忌憚,甚至在年輕一輩的天才中一些比他強的人都對他忌憚三分。

當在場的年輕修士都后退幾步的時候,夜殺笑了一下,十分享受別人對他的畏懼,笑著說道:“諸位道友,我與大家無怨無仇,何需視我如蛇蝎呢。”

“夜殺兄威名如雷貫耳,我們一聞夜殺兄之名,便是如雷殛一般。”有年輕修士忙是笑著說道。

大家都不愿意去得罪夜殺,在年輕一輩中他不是最強的,但是,卻是大家最不愿惹的人,被他盯上,簡直就是如刺在背。

夜殺笑了起來,笑聲是陰森森的,讓人聽了都心里面發毛。夜殺的目光盯著了在場中唯一沒有動的李七夜,笑著說道:“人族小輩,你不怕我嗎?”

李七夜看了夜殺一眼,風輕云淡,說道:“我又不認識你,為什么要怕你。”

李七夜這樣說,連在場的一些年輕修士都不由為他捏了一把汗,這若是得罪了夜殺,只怕連怎么樣死都不道。

夜殺看著李七夜,看他平凡得不足為道,一想也對,點頭說道:“說得也對,你這樣的蟻螻只怕也沒資格聽到我的威名。”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也懶得去理會夜殺。至于夜殺也一樣再懶得多看李七夜一眼,在他眼中李七夜這樣的人族小輩連蟻螻都不如,不值得他去出手。

不過,夜殺雖然自負,但他的確是有這個實力,他在渡口呆了一天,最后他看上了一批從上游漂下來的鬼藻箱,他瞬間出現在了鬼河之上,他速度快得讓人咋舌,一下子就從河里撈起了四只鬼藻箱。

四只鬼藻箱一出現之時,“嘩啦”水聲響起,四只兇物從鬼河中冒了出來,而夜殺一點都不害怕,陰森森地笑了一下,瞬間化作了四道黑霧,聽到“噗、噗、噗”的聲音響起,一道道寒光斬落。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四只鬼物被他斬殺,他飄落于渡口之上,扔下了夜陽魚之后,一閃消失,也不知道他鬼藻箱里有沒有寶物。

“好強——”當夜殺消失之后,在場的年輕修士都不由松了一口氣,沒有人愿意跟一個殺手呆在一起,這太危險了。

“他的確是有那個實力,前不久聽說他暗殺了鐵牛國的妖皇,聽說,鐵牛國的妖皇已經是一位小圣尊了,但還是慘死在他的手中。”另一個年輕修士說道。

在場的年輕修士都心里面暗凜了一下,對于年輕修士來說,那怕是天才,圣尊那是很強的存在,特別是老一輩圣尊,更加強大,夜殺卻能暗殺死一位小圣尊,他的實力可想而知了。

李七夜與秋容晚雪在渡口足足呆了二十一天,在二十二天的時候,當上游漂下一批鬼藻箱的時候,一直盯著鬼藻箱的李七夜突然雙目一凝,盯住了一只鬼藻箱。

最近兩天學車,各種累,整個人都曬黑了!現在連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帝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