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醫律  >>  目錄 >> 第五百六十三章搜山

第五百六十三章搜山

作者:吳千語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穿越 | 吳千語 | 醫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醫律 第五百六十三章搜山

手機請訪問

辰語瞳現在的心情跟金子一樣緊張,目光掃過金子的小腹,正想開口勸慰幾句,正巧樁媽媽回來了。

“怎么樣?衙門里怎么說?”金子迫不及待的問了一句。

樁媽媽走得有些喘,還沒來得及緩過一口氣,她身后便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是金昊欽。

他棱角分明的面容露出冷峻的神色,唇角緊抿著,在接觸到金子的目光后,方才稍顯緩和。

“金護衛怎么來了?”辰語瞳看著他有些狼狽的神色,慌忙問道:“我大哥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兒?”

金子的臉色微白,定定的看著金昊欽,等著他的回復。

金昊欽錯開金子的視線,啞聲道:“今晨何家村發生了一個命案,是元慕帶的隊,早上逸雪上衙門的時候,我剛好在忙另外一個案子,便沒有跟著一道過去。等趙大人忙完衙中的事情,大家這才想起元慕帶隊出去已經快四個時辰,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趙大人也曉得元慕做事一向有交代,這么晚沒回來,只怕遇到什么麻煩,便讓我帶老妖他們幾個去何家村走了一趟。”

辰語瞳和金子幾乎是不錯眼的盯著金昊欽,這讓他頓覺壓力,額頭的冷汗又冒了一層出來,順著剛毅的臉頰輪廓滑下來。

“我和老妖去何家村的案發現場,發現那里早已經封鎖了,可元慕和逸雪他們卻......不知所蹤。”金昊欽咽了咽口水,聲音少了一些底氣,隱隱的感覺事態有些嚴重。

他跟金子一樣,擔心辰逸雪和元慕他們是在案發現場發現了兇手的蹤跡,繼而發生了什么意外,不然,好端端的,怎么會不見了蹤影呢?

金子聽完,垂在身側的手猛地攥緊,指甲因用力過猛而掐進了掌心,她卻絲毫沒有感受到疼痛,她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金昊欽見狀,忙安慰道:“三娘別擔心,衙門已經派出了衙差和捕快分頭尋找,何家村靠著牛頭山,那邊的山路狹窄,且又是縱橫交錯,他們許是一時迷路也未可知。”

辰語瞳搖頭,聰明如大哥哥,怎么可能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

他向來是過目不忘的,迷路這一猜測,絕不可能。

金子顯然也是無法認同金昊欽的說法的,她滿心想的都是辰逸雪的安危問題,是一刻也無法安然在府中等待消息了。她將披風攏緊,語氣堅定的對金昊欽說道:“帶我去何家村!”

樁媽媽聞言,大驚失色,忙拉住金子的手,勸道:“娘子,老奴知道你擔心郎君,可現在你這里是特殊情況啊,再說不是還有阿郎幫忙么,你聽老奴的,留在府中等待消息吧!”

金昊欽也開口勸金子,只是她一旦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樁媽媽見娘子油鹽不進,急得淚流滿面,差點跪下來求她了。

辰語瞳明白金子的擔憂,可看著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也怕她出去后出現什么意外,父親母親此時又不在府中,現在是連一個商量的人都沒有。

“嫂嫂聽樁媽媽的話吧,你懷著身子,的確不便,一會兒要是大哥哥回來了,你不在府中,他定要著急的,你也不怕飄雪閣的婢子們糟了雷霆之怒么?”辰語瞳道。

金子聽不進去,夢中的場景就像走馬燈,一幕幕地在腦海中回放著。

她真的害怕,害怕出堪玻璃廣場的那一幕,會在現實中重演。

她可以失去一切,卻......不能失去他!

樁媽媽苦苦哀求,身后青青小瑜還有院中的一應婢子都跪了下來。

氣氛莫名的免得哀戚起來。

金子把心一橫,伸手拉著樁媽媽的手,在她虎口的穴位猛地一按,樁媽媽只覺得一陣麻痛,雙眼一翻,昏了過去。

金昊欽眼明手快的扶住了樁媽媽疲軟的身體。

“三娘,你......”

“阿兄送樁媽媽回房吧。”金子頭一次如此自然的喚金昊欽阿兄。

金昊欽一愣,旋即點頭,打橫將樁媽媽抱起,一面開口讓青青前面帶路,將樁媽媽送回她的房間。

“語瞳,你也要阻攔我么?”金子抬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小姑子。

辰語瞳眼中熒光閃閃,心底佩服金子為愛無所畏懼的勇氣,搖頭道:“我陪嫂嫂一起去。”

金子清秀白皙的容顏露出淺笑,點頭道:“好妹妹!”

“我去帶藥箱,順便囑咐常富去備馬車,嫂嫂先去垂花門等我!”辰語瞳道。

“好!”金子脆生生的應了一句,回頭看著一臉淚痕的小瑜道:“你這丫頭穩重,就跟著我吧!”

小瑜破涕為笑,忙應了聲是。

金子知道辰語瞳帶著藥箱是為防萬一,而她自己也沒有什么好準備的,想了想,只讓小瑜回房去,將她放置在檀木藥箱里的東西取了過來。

里頭備有各種毒藥、銀針、匕首。

金昊欽很快便出來了,他剛剛只是被金子的舉動怔住了,現在回過神來,這才發現妹妹此刻出門,委實不妥當的。

“三娘......”

“別勸我了,我主意已定。再者我和語瞳身邊都有暗衛保護,你不必擔心!”金子說完,快步邁出月亮門,徑直往外院走去。

金昊欽見狀,只深吸了一口氣,暗自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護妹妹周全。

很快,常富就已經備好了馬車等在內門道。

辰語瞳披了一件墨綠色的風毛斗篷,提著藥箱在馬車邊上等著金子。

見金子過來,辰語瞳先扶了金子上馬車,自己也隨后入了車廂。

馬車駛出了辰府的二門,外面,金昊欽也將將翻身上了馬背,才策馬跑出幾步,便聽到嗒嗒的馬蹄聲從路的另一端傳來。

須臾,昏昏的陰影處便出現了一抹藏藍色的身影。

是衙門的捕快,來人是蕭長空。

“金護衛......”蕭長空喊了一句。

金昊欽勒住了馬頭,銳利的目光落在蕭長空的身上,問道:“怎么樣?”

蕭長空在距離金昊欽一丈開外收緊韁繩,身下馬兒發出一聲長嘶,“屬下剛剛領著人又在何家村搜了一遍,發現了后山入口有很多凌亂的腳印,屬下領著人順著山道上去的時候,發現山林內地上、樹干上有很多的箭矢,還發現了幾個弟兄和幾個黑衣人的尸體。”

“那逸雪和元慕......”金昊欽拉著韁繩的手,猛地攥緊,心怦怦跳躍著。

“暫時沒有發現他們的蹤影,屬下已經派人下山向趙大人求援,衙里應該會再增派人手搜山。”蕭長空應道。

金昊欽一顆心就像是放在篝火架上煎烤著,他回頭看了馬車一眼,發現掀著竹簾探出身子的妹妹眼中淚光閃閃,心頭疼痛加劇。

“三娘,不會有事的。”金昊欽安慰道。

這毫無保證的言語,輕飄飄的,完全沒有力度。

金子放下竹簾,吸了吸氣,沉聲道:“快出發吧!”

金昊欽嗯了一聲,揚鞭抽了一下馬臀,座下駿馬飛快的往前跑去。

常富忙跟著揮動馬鞭,馬車轆轆跟上前。

辰語瞳擔心馬車顛簸會影響金子的胎氣,在軟榻上又墊了厚厚一床褥子。

金子抿著唇,安靜的坐在軟榻上,伸手輕輕的撫摸小腹,安撫腹中躁動,一陣猛烈踢踏的孩子。

何家村靠著牛頭山,位于仙居府的東郊。

馬車在牛頭山的山腳下停了下來。

金子很感謝上蒼,馬車一路飛馳,竟沒有讓她產生一絲不適。

在小瑜的攙扶下下了馬車,金子擺擺手,讓小瑜和常富在山下等著她們,自己和辰語瞳跟著金昊欽和山下的幾個捕快上山。

辰語瞳拉起袖口,輕輕按了按手腕處的紅寶石手釧,一抹紅光直沖天際,很快,十幾名暗衛便從暗處現身出來,齊刷刷的護在辰語瞳和金子周圍。

“不管發生什么事,一定要保護好少夫人!”辰語瞳沉聲吩咐道。

暗衛們齊齊應了聲是,卻聽金子補充道:“娘子也要好生保護好!”

娘子指的自然是辰語瞳。

暗衛們看了金子一眼,又是一聲齊聲應和。

辰語瞳上前問了金子一句:“嫂嫂的體力可還行?不然就在山下等著吧!”

“放心,我沒事!”金子拍了拍辰語瞳的手,邁步走向金昊欽和一眾捕快,催促他們趕緊上山找人。

雖然有這么多暗衛保護,金昊欽還是不敢懈怠,親自護在妹妹身側。

前面是蕭長空和幾名同僚舉著火把引路。

月色如霜,山間樹影重重,能見度并不高。

眾人保持著高度的警覺性,約莫走了兩盞茶時間,才看到半山腰見山路上的狼藉模樣。

很多樹干上插滿了流矢,山道旁的低矮灌木叢被踩踏得不成樣子,腳下的泥地上有深淺不一的血跡。

金子單看這現場,就已經明了,這不是單純的如同鬼腳七那樣的兵賊之間的較量。

此前這里到底發生過怎樣激烈的拼斗?

辰語瞳一個箭步上前,將樹干上的殘箭拔了下來。

有一個暗衛舉著火把上前照明,箭尖在火光下閃耀著銳利的寒芒,可以看出其精良的品質。

箭矢上沒有任何標記。

辰語瞳咬著牙冷笑,就算沒有任何標記,她也隱隱能揣測到這場幕后襲擊的主使者是誰了。

大哥哥在仙居府生活了這么多年,從不曾與任何人結怨,且在外,他是辰府的嫡長子,是未來的端肅親王,誰不敬畏著他?

偏偏幾天前母親將大哥哥的真實身份告訴了他們幾個,龍廷軒又在這個時候出現,若只說是巧合,那也真真是太巧了吧?

這件事,最有嫌疑的人,辰語瞳閉著眼睛,都能指出來。

“山上還有衙門的人在搜查么?”金子問道。R1152

書書屋最快更新,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醫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