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飛天  >>  目錄 >> 第二二五一章 他會想起嗎?

第二二五一章 他會想起嗎?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奇幻修真 | 躍千愁 | 飛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飛天 第二二五一章 他會想起嗎?

廣家軟禁的地方其實離天宮不算太遠,媚娘回到廣家剛把廣家上下鬧得雞飛狗跳不久,龍輦已經載著苗毅和廣媚兒來了,還真是說來就來。

廣家上下齊聚迎接,雖然廣家的新宅子還沒修建完善,可媚娘卻是高興的,天帝陪她女兒回娘家,這是多給面子的事情,以后誰還敢質疑她女兒在宮中的地位?唯獨讓媚娘不太高興的就是廣令公,依然幽閉,不肯出面迎接天帝。

她因苗毅能陪女兒回娘家高興,陪同迎接的勾越卻是后脊背直冒寒意,媚娘沒意識到牛有德此來帶給廣家的兇險,他卻是切切實實意識到了張開的獠牙,牛有德一旦借題發揮,廣家上下只怕要血流成河,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

護衛大軍先到,先控制了廣家預留給苗毅居住的宅院,之后才見龍輦降落,苗毅和廣媚兒雙雙步下龍輦。

“參見陛下,見過天妃娘娘!”以媚娘為首的廣家上下躬迎。

苗毅目光掃過人群,不見廣令公露面迎接,神態上沒露出任何異樣,喊了平身,與近前答話的媚娘等人隨便客套了兩句,也沒提廣令公,就此入駐廣家。

是夜,毫無意外,廣媚兒侍寢。

梳妝臺前,侍女正為端坐的廣媚兒卸下頭飾,坐在榻旁的苗毅一直盯著梳妝臺這邊,忽揮了揮手,沒干完活的侍女趕緊躬身退下了,臨出門將門關好了。

苗毅起身走到了廣媚兒身后,與鏡子里的廣媚兒對視在一起,他親自抬手慢慢摘取廣媚兒發髻上的一件件發飾,廣媚兒靜靜看著鏡子里他的動作。

“你現在的心態倒是古井無波般,還記得與朕初次相識的時候嗎?當時你差點嫁給朕。”苗毅忽然呵呵笑了聲。

記得!廣媚兒對當年的情形記得很清楚,鏡子里的這個男人多少次在她心里讓她輾轉反側,多少次讓她憧憬期待,英雄豪邁,英氣勃勃,率領一支殘兵在城下喊著要屠城的一幕更是記憶猶新。曾經每次見到他都心如撞鹿,如今卻再也沒那感覺了,如今鏡子里的男人讓她感到害怕,家里諄諄告誡,這個男人隨時會要她一家人的性命,讓她爭寵,讓她想辦法巴結伺候好。

烏黑長發如瀑垂肩砸落。

涼意襲來,廣媚兒緊張顫抖,只見鏡子里的那雙手正在慢慢寬開她肩頭的衣服,白皙精致的鎖骨綻露,雙肩漸漸剝露。手未停,一直到胸口兩團挺拔粉嫩徹底暴露在空氣中,那雙手擁有至高無上權力似乎能扼殺一切的手也未停下……

三天!次日還不見廣令公來拜見,苗毅給出了話,要在廣府暫住三天。

又一天過去后,只剩最后一天的期限,勾越繃不住了,再次來到了廣令公幽閉的房間。

廣令公依舊像個活死人般,靜靜躺在那張躺椅上,沉浸在昏沉的光線中。

“王爺,牛有德說只在廣府住三天,應該是給出了三天的期限,想讓您臣服拜見,為了廣府上下,您就…”勾越一臉糾結,欲言又止,讓廣令公低頭的話終究是說不出口。

然廣令公還是沒任何反應。

最終,勾越低頭躬了躬身,慢慢轉身而去。

誰知走到門口時,耳畔突然傳來了廣令公傳音的話語,“我若臣服,只要我一天不死,他遲早要對廣家下毒手,我不臣服,廣家方能躲過一劫!”

勾越霍然回頭,驚喜,王爺終于開口說話了,快步走近,急問:“王爺,何解?”

然而廣令公只給了這句話,之后再怎么問,也未吭聲。

勾越最終也只能是輕輕離去,不過有了廣令公這話,心里也算是有底了,他知道廣令公不會無的放矢。

三天后,苗毅如期離去,未帶走廣媚兒,說是讓廣媚兒在娘家多呆幾天。

而廣令公的寧死不見也未讓苗毅干出什么讓勾越擔心的事來……

一年后,歷經數次朝會商議,‘大赦天下’的結果終于定論,相關的天條律法亦全部詳細擬定完畢,正式公告天下,天下震動!

看到公告的天下修士皆知,此天條的出現意味著天下原本的規則將徹底被顛覆,天庭將擁有絕對至高無上的權力,將徹底掌控天下的一切,誰也別想再輕易脫離天條律法的約束。

碧波大海,樓船隨波飄蕩,船樓內一桌小菜,兩個漢子坐著對飲,四面珠簾卷起,海天空曠蔚藍也是一景助興。

兩個婦人坐在窗口小幾旁閑談,其中一女名叫方素素,苗毅也許認識,也許不認識,時間太過久遠,那已是小世界的事情。

對坐喝酒的兩個漢子是兩個婦人的丈夫,都是天庭新上任不久的都統,算是手握兵權的實權人物,都是煉獄出身的六道中人。當然,如今已經沒有了什么六道不六道的,只有一個天庭,不存在其他勢力。兩人在煉獄的時候就是舊友,這次一方跨越星空來到另一方的地盤,算是來與老朋友相會的。

灌下一口酒,一趙姓漢子看向四周的悠悠海景,不禁長嘆一聲,“說實話,當初在煉獄的時候,以為這輩子要困死在那鬼地方,盡管上面一直說要反攻之類的,其實我已不抱多大的指望,誰想這一出煉獄,居然就真的一戰而翻天覆地,重奪了這天下!真是沒想到咱們還能在此悠哉的喝酒,現在想想依然跟做夢一樣,有時甚至覺得不真實,煉獄留在記憶中的烙印實在是太深刻了。”

另一高姓漢子頷首,問:“大赦天下,你那邊前來主動登記加入仙籍的情況怎么樣?”

趙姓漢子:“人很多,就是有些麻煩,每個前來登記的都要核實清楚身份,要報上能聯系上的固定住址,另換固定住址還要向當地的山神、土地報備。我們麻煩了點,那些前來登記的也麻煩。你這邊來登記的多不多?”

高姓漢子嘆道:“不多才怪了,陛下這樣一搞,不入仙籍者一律視為亂賊嚴懲,甚至連采集和買賣修煉資源的資格都沒有,以后做任何交易都要出示仙籍證明,有違者一旦被發現不管是買方還是賣方都要嚴懲,沒有仙籍證明身份連在星空自由行走都麻煩,試問如此情況下,還有幾人能繃的住。”

趙姓漢子:“那個‘天劫’律條…以后的修士怕是難過了。”

高姓漢子,“陛下擺明了就是要控制天下修士的數量,不然天下一統,又沒了什么戰事,修士卻不斷增加,修煉資源卻是有限的,不控制遲早要出事。只是以后渡劫的人,怕是要九死一生咯。”

趙姓漢子端著酒杯問:“聽說朝堂上又有風聲,要劃分文武職位,不少人要被裁撤,要卸甲成文官。”

高興漢子苦笑道:“就是不知道會不會裁撤到咱們頭上。對了,聽說陛下想征服未知星域,準備調動三分之一的天下人馬專門勘察未知星域,天下大軍要輪流交替執行此事,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怕是別想安穩著吃閑飯。”

趙姓漢子,“空來風必有因吶,再說了,天下無戰事,天庭找點事給咱們做也不難理解。”

雖在窗邊與姐妹閑聊,但耳畔難免還是進入了丈夫與朋友的言談聲音,聽到二人提到苗毅,方素素有些出神地看著外面的碧波大海,身旁姐妹嘰嘰喳喳的話一句沒聽進去。

身在煉獄的時候,她還懷揣著那個可笑的想法,想爭那口氣,但煉獄缺女人,大多女人都迫于壓力嫁了人,她是少有的寧死不嫁的。然煉獄的管控很嚴,資源也不充裕,又缺上升的通道,就算你想努力也是沒用的,年常日久之下,信念終于漸漸松動了,因為看不到希望,在丈夫堅持不懈的追求下,終被感動,嫁給了他。

本以為要在煉獄困一輩子,誰知就在嫁人后的第二年,煉獄大門居然敞開了,大軍居然離開了煉獄,攻打靈山!

當時,她心中的后悔難以言語,為什么不能再堅持一下?堅持了那么多年,最后一年自己居然沒堅持下去,老天爺就像是和她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然而見識了大戰的殘酷,知曉了那個心中執念般存在的人在外界的真正身份后,忽然發現離那個人好遠,不僅僅是距離上的遙遠!對方權勢滔天,一口氣納妾上千人,數以億計的性命倒在他的一聲令下,無數人因他而死,翻云覆雨的恐怖手段,為了成功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滅義父寇家滿門,殘酷無情!

她如大夢初醒般,忽然發現對方與自己印象中那個英姿勃勃的青年形象嚴重不符,沒有了讓自己心如撞鹿的感覺,反倒是給她強烈的冷酷無情感,一聽到對方的名字自己就忍不住有股畏懼感,以前想見到他,如今卻害怕見他。

也許是自己想多了,人家深居天宮,又豈是誰想見就能見到的?

繡樓上拋下繡球的一幕;自己騎馬追趕的一幕;小河垂柳蒙蒙細雨,他手持油紙傘英姿颯爽屹立船頭回眸看來,那煙雨如畫的一幕……眺望窗外碧波大海的方素素嘴角露出莞爾笑意。

“方姐姐,難道我的話很好笑嗎?”

一旁的婦人見她發笑,不禁疑問,令方素素迅速回過神來,抓了對方的手,搖了搖頭輕笑不止,卻不解釋。

再回頭看向與友人侃侃而談的丈夫,與那人曾經的一幕幕想來固然挺美好,也只是自己想想罷了,貴人多忘事,對方怕是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了,眼前實實在在的人其實也挺好的,一直疼愛呵護著她,她沒什么不滿足的。

至于那些不現實的一幕幕可笑的美好,她準備永遠存放在心底,不會再向任何人提及。如果有緣再當面見到那人,能給自己與他交談機會的話,也許自己會問上一句,還記得當年向你拋繡球的人嗎?他會想起嗎?(83)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飛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