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欲封天  >>  目錄 >> 第345章 蓮花劍陣

第345章 蓮花劍陣

作者:耳根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耳根 | 我欲封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欲封天 第345章 蓮花劍陣

這一日清晨,一道閃電憑空出現在了這處幽雅環境內的盆地中,一處閣樓中。

這閣樓的房頂,早就已經消失了,如同殘骸般,可以看到大量的黑灰,在這四周,如今有近千修士存在,可無論他們在做什么,都似乎習慣了這樣的閃電。

鸚鵡在半空飛舞,時而抬頭看下天空,嘆息中似有些憐憫,可又覺得自己是好意,于是便再次沒心沒肺的去訓練那些修士練它的仙陣。

“此陣以人為本,人數過百,可震結丹,人數過千,可困元嬰,人數過萬,斬靈算個屁,若超百萬,可撼人仙!

想當年五爺縱橫九大山海,超過千萬信徒,所過之處,誰敢不拜!”鸚鵡眼中露出追憶,似很感慨,仿佛要恢復記憶里的輝煌,于是更為賣力的訓練這些修士。

閣樓內,孟浩面色難看,可比他面色還要難看的,是正在茍延殘喘的李家老祖。

“祖宗,你是我祖宗行不行,放過我吧……”

“我快承受不住了,你讓雷直接把我劈死吧……”李家老祖哀嚎,魂體顫抖,這段日子他要瘋了。

孟浩一語不發,將李家老祖的魂體收走后,連抬頭看天的興趣似都沒了,甚至對于這憑空出現的閃電,他不說是完全麻木,可也早就習慣了。

練就了一手極為熟練的召喚李家老祖的工夫,那是一種近乎直覺的判斷,只要閃電出現,立刻召喚李家老祖。

只是這種熟練,孟浩還無法做到次次都成功。也還是有慢了一步的時候,不過一次次被霹中,那雷劈的慘重教訓,使得孟浩這里,不得不讓自己快速的達到一種近乎完美的狀態。

隱隱間。在這樣的環境下,孟浩對于雷電,正緩緩的形成一股直覺,這種直覺一旦真正成型,則可成為一種本能。

此刻孟浩還無法讓面色也都淡然,依稀有些難看的樣子。可要比被收走的李家老祖好了不少,正認真的低頭,望著身前,如今全身顫抖,面色慘白,比李家老祖還要凄慘的。似失去了一切動彈之力的中年修士。

這修士不是墨土之人,而是西漠之修,正是當日被孟浩弄昏的那位身上有三處圖騰之人,被孟浩帶入這里后,便將其身體封住,開始了研究。

孟浩喜歡研究,無論是當年書生時研究書本。鉆研一些其他的小冊子,亦或者是踏入修真界后,開始研究術法,琢磨煉丹。

似乎無論什么時候,只要一有時間,他就需要去研究一下自己的所學,每一次都讓他有不少的明悟。

可研究人,這還是第一次。

這位中年修士,孟浩已研究了三天,從里到外。一旦有不明白的地方,他就會更仔細將其撕下一小條,當著對方的面,必須要弄的明明白白才會罷休。

這三天,對于孟浩而言。研究是有收獲的,也有驚喜在內,可對于那中年男子來說,如同是噩夢,仿佛自己活著下了地獄,那種感覺,很難形容,他從冷漠,變成了凄厲,變成了詛咒與瘋狂,直至哀嚎,到了最后對于孟浩這里,他覺得對方是整個修真界,最恐怖之人。

此刻孟浩在研究這中年修士的血液,右手抬起直接在這中年男子滿是傷口結痂、甚至還有的地方少了幾塊肉的手臂上劃過一道長痕,取出了不少的鮮血。

將這些鮮血送入一個丹爐內,開始了煉化。

中年男子面色慘白,目光有些呆滯,更有絕望,他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承受多久,他的心神早就崩潰了,甚至昨天時,當孟浩突然想要研究一下他的大腦時,他都嚇的流下了眼淚。

好在孟浩當時遲疑了一下,選擇了放棄。

孟浩對于西漠的圖騰始終有很強烈的興趣,這種圖騰在很多時候,孟浩分析之下發覺,具備如同丹藥的力量,一樣是外力。

比如凝氣畫圖騰突破,筑基以圖騰之力結丹,這種事情,給了孟浩一個很大的啟發。

成為了完美金丹中期境界后,孟浩有種預感,似自己早晚可以突破,成為金丹后期,甚至這種感覺很是強烈,讓他隱隱間有些明悟,或許當天劫再次完整降臨,被自己度過后,經歷了天劫的洗禮,他就可以成為結丹后期。

只是,就算是到了結丹后期,可對于元嬰孟浩沒有半點把握,元嬰是一道擺在覺得大多數修士面前巨大的臺階,能跨越者不多。

多少年來,結丹后期不少,可突破成為元嬰的,雖說也看似不少,可那是因元嬰修士壽元悠久,累計的數量增加,可實際上真正每一代可以成為元嬰的,從來都是不多。

況且最重要的是,孟浩缺少太靈經關于金丹卷的功法,沒有這個功法,就很難去攀升成為完美元嬰。

而獲得功法,這不現實,孟浩也不知道太靈經金丹卷到底在何方,直至西漠修士的圖騰,讓孟浩有種感覺,自己在這方面,或許能走出一條達到完美元嬰的路。

“有意思,血液里沒有圖騰的氣息。”孟浩凝望身前的丹爐,看著丹爐內的血液慢慢化作了霧氣,漸漸消散后,他雙眼綻出一縷精芒。

“皮膚、肉塊,骨骼,血液,都毫不例外,很是尋常!”孟浩若有所思,低頭看向那中年男子時,這男子立刻內心一顫,剛要開口求饒時,孟浩右手剎那落下,按在了他手臂上的圖騰。

“唯獨這圖騰,具備了淡淡的妖氣,也就是那所謂的第九山海本源。”孟浩右手抬起時,中年男子發出凄慘的哀嚎,他的那塊皮膚生生與手臂脫離,成為了一層皮,漂浮在孟浩的手中時,肉眼可見的急速枯萎。很快就消失了。

“一旦離開了修士身體,圖騰就消失。”孟浩右手一揮,皺起了眉頭。

“圖騰到底是什么?天地大妖顯化?”孟浩抬起頭,看著天空,此刻已是黃昏。他望著天外的云,腦海中種種思緒,沒有答案。

許久之后,孟浩一揮手,立刻那中年男子被封住的修為恢復,他顫抖的趕緊起身。跪拜在孟浩面前,全身哆嗦。

“你可以走了。”孟浩淡淡說道。

這句話對這中年男子而言,如同仙音,此刻感動的再次要流下眼淚,趕緊離去,一路疾馳。恨不能立刻離開這片噩夢的區域。

許久,孟浩重新低頭,啞然一笑。

“是我太過渴望了,這種圖騰之事,就算我本身可以封正妖氣,但想要真正了解,還需大量的時間。不是短期可以明悟徹底。”孟浩喃喃時,目中深處閃過一抹堅定,他既然要徹底明悟圖騰,就絕不會放棄。

右手抬起一拍儲物袋,立刻孟浩的手中出現了一塊巴掌大小的土黃色的布,很柔軟,更像是某種特殊的紙張。

邊緣參差不齊,此物正是孟浩成為金光老祖的誘因所在,鸚鵡蘇醒后,第一時間就幫孟浩把當初搶來的幡煉化。只剩下了這么一小塊布。

“仙人用的符紙,可對我感悟墨土大地的符文,有極大的好處。”孟浩左手在上輕輕摩挲,這段日子他成為金光老祖后,尋找仙土的范圍更大了。人手更多,收獲也是遠遠超出之前。

大量的仙土被送入這里,放在之前,孟浩需去感悟,可如今這些仙土只要一碰到這張符紙,立刻就會被如吞噬般吸收了氣息,使得仙土沒有了那種非凡之力。

隨著不斷地吞噬,這符文上也漸漸出現了一些淡淡的印記。

孟浩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只要仙土足夠,早晚這符紙上,會重新出現符文,且隨著自己不斷地明悟,一旦他掌握了此符文,哪怕只是掌握了不多的一些,也都是驚人的神通。

這是孟浩為自己準備的,日后踏入元嬰時,一個與眾不同的仙法!

第二天清晨時,孟浩收起了符紙,拿出了他的歲月木劍,開始再次祭煉,從來到墨土后,對于歲月之寶,孟浩始終都在煉化,此刻他的這把木劍,已足足擁有了三甲子的歲月之力。

除此之外,其他兩甲子,一甲子的春秋木,孟浩儲物袋內也有不少。

“一甲子的歲月之寶,煉出的難度不算太高,花費一定的代價,是可以煉成的,可到了兩甲子,則只有三成機會成功,一旦失敗,一切付之東流。

這還不算可怕,可怕的是那三甲子的歲月之寶,成功的可能不到半成……若非是我有銅鏡,怕是就算一輩子,也都很難煉出一件。”孟浩看著手中一把散發出藍芒的木劍,這把木劍上如同有水流游走,散發出奪目之光,微微一揮,都可掀起波紋,這波紋所過之處,四周的建筑就開始腐朽。

正要收走時,忽然孟浩猛的抬頭,遙遙看了一眼遠處后,皺起眉頭。

“東洛家族,按耐不住了么。”孟浩沉吟中靈識散開找到鸚鵡,傳了一句音后,他的身體一陣模糊,如出現了重疊身影,很快的,就化作了兩個孟浩,其中一個盤膝,一個站起后融入大地消失不見。

他右手抬起一揮,立刻從他盤膝之處的地底,驀然間飛出了九把被春秋木削出的木劍,穿梭而來后,環繞四周。

這些木劍大都是一甲子,其中有三把兩甲子,此刻飛舞間,與那唯一的三甲子木劍環繞在一起,赫然在半空,彼此之間組成了一朵蓮花的形狀。

劍尖在外,波紋肉眼可見的如同漩渦,在這蓮花之形四周旋轉,隨著蓮花劍形的快速轉動,孟浩所在的閣樓,急速的枯萎,轉眼間就成為了飛灰消散,盆地內四周的氣息,也都在這一剎那散發出滄桑腐朽之意,這里的一千多修士,都心神震動,全部沖出散開,呆呆的看著盤膝坐在遠處的孟浩,頭頂蓮花旋轉,而整個盆地,正在腐朽。

此刻明月出,月光落在十把劍上,折射出銀色的光芒,如同一朵盛開的蓮花,妖異,絕美……成為了此地眾人,一生無法忘記的畫面。

畫面里,蓮花綻放,花下老祖抬頭淡然,更有老祖輕微的聲音,回蕩開來。

“這,就是劍陣,我的歲月劍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欲封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70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