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奧古斯都之路  >>  目錄 >> 第2章 舌尖上的火與劍(中)

第2章 舌尖上的火與劍(中)

作者:幸運的蘇拉  分類: 歷史 | 外國歷史 | 幸運的蘇拉 | 奧古斯都之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奧古斯都之路 第2章 舌尖上的火與劍(中)

這時,許多共和派的支持者又大聲鼓噪起來,在潮水般的呼喝里,李必達與安東尼早有默契地伸展雙手,做出了“請便”的手勢,這時整個場地的上空飄起了細絲般的雨點,空氣更加沉悶,就快要燃燒起來似的。

“我首先得明告李必達烏斯與安東尼烏斯兩位尊敬的騎兵長官,你們的職位雖然是非常事態的,但共和國不會永遠是非常事態的,它的所有秩序,和可能面臨的處置方法,都被睿智的先祖刻在了律法青銅銘板上,矢志不忘。比如執政官只有一年任期,狄克推多只有六個月任期,但是凱撒卻脅迫所有人,擔任了無限期的狄克推多,和五年任期乃至十年任期的執政官。比如律法規定,共和國軍隊是不允許越過布林迪西和盧比孔河兩個天然界限,也不允許武裝進入羅馬城,但先前凱撒卻攻擊了自己的祖國,十分悍然。在他的統治下,許多公民被殺,更多的人慘遭放逐。這就是凱撒統治的實相,而現在我們只是同樣通過非常手段,企圖將國家回復到正常傳統的狀態上來而已。”

“那我詢問你,布魯圖,你與喀西約在以前,是不是共和國的公民?又曾不曾和凱撒作戰過?”李必達身邊的安東尼立即發問說。

“是的,我向來是公民,凱撒沒有也無權力剝奪我這項√♀長√♀風√♀文√♀學,ww▽w.cfw︽x.n∨et與生俱來的資格,在場的大部分人,都能拍著胸脯說,我是共和國的公民。對國家安危有著天然的參與權利!”說著。布魯圖激動起來。他拍打著胸膛,喊到,“我愛凱撒,但我更愛羅馬,更愛自由!”

“那就不要光顧著激動你和喀西約是在以弗所外的海域里,中途投降凱撒的,先前你是站在龐培方的陣營里的,那么請問凱撒有沒有殺害你。有沒有放逐你?”安東尼咄咄逼問說。

“不要中了他的奸計,馬爾庫斯,那家伙是希望重新把話題拉回到私人關系上來。”喀西約在旁提醒說到。

這時候,雨點已經淅淅瀝瀝落下,但布魯圖卻用手擋住了喀西約的手勢,接著他公開回答了安東尼的問題,“沒錯,我是和喀西約投降過,并且凱撒曾經叫我宣誓對他效忠,并且給予了我特赦。原本我可以繼續蠅營狗茍下去,但是這位暴君不也采用了同樣的手段。迫使所有的公民向他宣誓,用好處、收買和誓言來逼迫大家對他一個人效忠,利用羅馬人樸實美德來達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標,所以我沒辦法再忍。”

“所以凱撒赦免了你,赦免了你們當中大部分人,好讓你們用劍來卑劣地暗殺他,是不是?這還真是個不可告人的目標!”安東尼大聲嘲諷說,接著場面上的民眾情緒都激動起來,支持布魯圖的,和支持凱撒的都互相對罵起來,前者罵后者是暴君的仆從,后者罵前者是卑劣的戲子。

布魯圖更加激動起來,他大喊道,“那些詬罵我的人,如果凱撒沒有剝奪你們的自由的話,那他為什么不將執政官的選舉權,不將行省長官的選舉權,不將行政長官的選舉權,不將軍隊指揮權,不將祭司權,不將殖民地委員會席位權交給你們!?他在這點上還不如昔日的暴君蘇拉,蘇拉在內戰結束后,還召開大會,宣稱將共和國的權力歸還給你們。但凱撒卻沒有,他只是用了個遠征的借口,就順當地將五年的自由權利給剝奪了,羅馬已經變為了窒息自由的死地,一絲希望都看不到,一絲火種都感受不到,一切一切都是以凱撒的個人喜怒為準,但是羅馬人生來就是誓死不愿為奴的,不自由毋寧死!”

這時候,布魯圖方的氣氛達到了高潮,所有的元老和支持者都喊起了“不自由毋寧死”的口號,而身后的喀西約,也鼓起掌來,陰沉愜意地笑了起來。

這時候,只有臺階上的西塞羅,沉吟著,來回踱步,注意著李必達眼神的變化,他敏銳意識到,一切都還不算完。

“布魯圖剛才談到了他所鐘愛的,亙古不變的律法,并且懇請死去的凱撒,或者活著的我們,將軍隊的指揮權交給人民,那么我希望咨詢布魯圖閣下羅馬的出征權和將領委派權,還有行省總督的抽簽分配權,是哪條律法規定元老院享有的!”李必達忽然接力過來,代替安東尼對著布魯圖一派放炮到。

結果布魯圖在內的許多人啞口無言,沒錯,本來這些權力都是在百人團會議里的,但布匿戰爭的非常時期,元老院就將這些權力給奪過來,隨后再也沒有交還回去。

卡斯卡見布魯圖語塞,也接力過來,對著李必達答復說,“因為是非常時期的措施,就和現在一樣,元老院的特選父親們天然在這樣的時刻有對國事的指導權。”

“但這個非常時期,不是不可抗拒的,而恰恰是你們一手制造出來的!所以,你們就應該承認,元老院里面的某些陰謀集團,就是將國家陷于非常,并暗殺尤利烏斯,企圖侵占國家權力的罪魁禍首。”李必達大聲反制起來,接著那邊“懲處兇手”的呼聲如山崩海裂。

“我已經說了,那是非常時期,當時是處在布匿戰爭的關頭。”卡斯卡也慌亂了。

“那馬上對達契亞和帕提亞的戰爭,難道不是國家的緊要關頭嗎?難道不是你們給予凱撒國父、終身保民官和戰爭總指揮的頭銜嗎?在非常時期內,對律法進行合宜的變革,不也是合情合理的的事嘛,羅馬的律法始終在改變,只有居心叵測的人,才會以此為借口做出真正卑劣的行為,要說心懷不可告人的目標,那就是你們喀西約、優拉貝拉、卡斯卡、盧加、司平澤爾,是你們利用了蠢笨的布魯圖,來達成骯臟的目標而凱撒只是將執政官的任期延長,這有什么錯?”

“當然有錯,因為執政官的任期應該只有一年,凱撒就是借助戰爭,來霸占這個位子,扼殺民眾自由。”司平澤爾接了上來。

“現在你們終于承認了,你們是不忿凱撒占據了這個位置,而不是基于公眾利益來考量問題。民眾們,現在我們的司平澤爾大人要當執政官,要軍隊指揮權,那么我建議,把他派往對帕提亞的戰場前線去,指揮共和國的軍團,大家說好不好!”安東尼神情激動地揮舞著手臂,對著所有人倡導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奧古斯都之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