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奧古斯都之路  >>  目錄 >> 第1章 布魯圖的挑戰(上)

第1章 布魯圖的挑戰(上)

作者:幸運的蘇拉  分類: 歷史 | 外國歷史 | 幸運的蘇拉 | 奧古斯都之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奧古斯都之路 第1章 布魯圖的挑戰(上)

蘇布拉區的尤利烏斯大院前,豎起了高大的旗桿,上面掛著凱撒生前最喜歡的猩猩紅將軍披風,凱撒每次在最關鍵戰役時,都會升起它,或者親自穿戴它,不避矢石帶領所有將士沖鋒陷陣,這個景象對喚起老兵與市民對他的情感是很有幫助的,所有人慢慢知道,為國家獻出性命的獨裁官的遺體現在還躺在那里,對他的評價尚未塵埃落定,但這些日子前來表示哀悼的人卻越來越多,而兩位騎兵長官李必達與安東尼也駐馬于此,他倆集結了凱撒生前的幕僚和部下,將大院變成了臨時戰斗的“司令部”,與卡皮托兒山上的布魯圖為首的共和黨派遙相對峙。

現在整個意大利都開始動蕩不安起來,無數人員涌入羅馬,總的來說,在埃米利烏斯法案里得益的新公民們,全部都站到了尤利烏斯大院一邊;而多數羅馬老公民們,則站在布魯圖與優拉貝拉一邊。

除去先前六軍團與城市軍團的一次遠距離交火外,城內大規模的毆斗暫時還未發生,畢竟雙方都難能可貴地保持了基本克制——不久,布魯圖就出現在蘇布拉區和牛市交匯的街頭處,聲稱要和兩位騎兵長官談談。

他的出現讓局勢炸了鍋。許多曾在凱撒手下服役的將官和老兵。都手持武器。特別是米盧,將凱撒生前的旗下精兵與蠻族衛隊全部集合起來,說“要讓布魯圖這群混蛋,知道我們對獨裁官閣下無端遇害是什么樣的感覺”,“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所有人都知道,凱撒閣下中了二十三刀!”

不過,布魯圖身邊也簇擁著成百上千的斗劍奴與武裝奴隸。這全是以狄希莫斯為首的元老們提供給他的,充作警衛工作的。

“我不是來毆斗的,這樣的話最終只會危害到羅馬城與整個共和國,我唯一對流血事件感到慶幸的是——迄今為止,只死去了凱撒一個暴君,暫時還未有良善的人被動亂卷入而喪命。”布魯圖朗聲站在那里,對對面殺氣騰騰的老兵們說到,“你們為國家服役,不是某個政客軍閥的私兵,凱撒的事情自然有法律、元老院和民會商議。和你們沒有任何關系,至于所有軍隊退役后的土地安置。我們已經解決了一部分,剩下的我以首席官的身份保證,必定會在剩下的規定時間內妥善安置好。所以,現在我要見的,只有兩位騎兵長官而已,如果你們還自認為是共和國的軍人,那就不要像暴徒那樣的攔在街面上,阻礙和平協議的達成。”

這一席話,倒把老兵說得啞口無言,論嘴皮他們遠遠不是布魯圖的敵手,這時候米盧也冷靜下來,他要求所有人讓開,但布魯圖也必須將手下的斗劍奴盡數留下,單身帶著文書和扈從,去見李必達與安東尼。

大院的花廊前,即祭壇和中庭,直到前面庖廚,滿是前些日子的積水,站在那里的布魯圖,看到了凱撒已被裝殮入石制的棺槨里,但還未蓋棺,大概也就驗證了那句古話,“宣判之言出現前,不可蓋棺定論”。

李必達與安東尼,分為左右,坐定在圈椅上,最先發言的是李必達,他說,“軍隊和大部分民眾,要求交出殺害凱撒的兇手。”

“李必達烏斯你說的,只是個律法層面的問題,如果你想審判我的罪行的話,可以去法庭上,而不是在現在,更何況在這個庭院里也無法做出任何實際性的宣判,不是嗎?”布魯圖反唇相譏說。

“看啊,無端剝奪神圣人物性命的家伙,現在又在要求和平了。”安東尼惱怒地扶著圈椅站起來,“不過,現在尤利烏斯還未下葬,我們要求給予他國葬的待遇,并承認刺殺他的行為是非法的。”

“是的,如果這樣可以平息您們的怒火的話,我愿意去說服元老院商榷您們所有的提案,但是我也有要求,那就是所有的軍隊必須老老實實呆在駐地里,李必達烏斯、安東尼必須宣誓,不適用暴力機器破壞羅馬的和平安定,即便是走在路程當中的軍團,也請您們送出令牌官,勒令他們返回原先的營地。”布魯圖隨即提出了這個要求。

李必達沒有起身,而是攤開手,說“我們雖然很想為凱撒閣下復仇,但也沒有毀滅蹂躪羅馬的意思,因為那樣做怕也不是躺在棺槨里的人所愿意看到的,他在生前就多次預示了自己的突然死亡,但他還在請求我與安東尼繼續著他未竟的事業,另外——他始終沒有想到你會是使用匕首刺向他的兇手,馬爾庫斯,始終。”說著,李必達流下了淚水。

而那邊,布魯圖也極力抑制著哽咽,他帶著上下起伏的不平靜聲調說,“事到如今還說這些又有什么用處呢?我現在唯一所想的,就是讓國家、法律和軍隊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待到那天來臨后,我甘愿接受任何性質的懲罰,流放、囚禁,甚至將我從卡皮托兒山上的高崖上推下去處死。”

“你的第一句話還給你,現在我關心的是,你打算如何解決我們間的分歧?”李必達用手支著腮幫,追問說。

“首先互相承認在凱撒生前,雙方的頭銜和職務,隨后在卡皮托兒山召開公開的演說辯論,這次集會不是單獨階層的,而是將成員分為五等分,元老院一份,騎士一份,新公民百人團代表一份,老公民百人團代表一份,還有軍隊一份,我希望廣泛參與,但大會通過的表決和意見只具備道德效力,不具備法律效力,它不產生任何法案。”布魯圖說到。

安東尼準備搶白什么,但李必達的手摁住了他,隨即他對布魯圖說,“我覺得你可以私下好好憑吊凱撒了,大辯論的方式我們接受,但是地點必須更換。”

“卡皮托兒山全是喀西約與狄希莫斯的斗劍奴把持,我和李必達害怕會遭逢與凱撒一樣的下場,所以我以騎兵長官的身份要求,將集會地點擺在山下的大地母神廟,雙方各由街道一邊進場和退場,并且宣誓不得攜帶武器!”這時候,安東尼才詳細補充了李必達的意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奧古斯都之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4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