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奧古斯都之路  >>  目錄 >> 第14章 土崩瓦解(中)

第14章 土崩瓦解(中)

作者:幸運的蘇拉  分類: 歷史 | 外國歷史 | 幸運的蘇拉 | 奧古斯都之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奧古斯都之路 第14章 土崩瓦解(中)

計較已定的佩特涅烏斯,很輕蔑將塔普蘇斯扔在一邊,只留下弓隊和少量騎兵、砲手,配合艦隊繼續封鎖絞殺,自己則帶著步兵大隊,也喊著高昂的“feri”口號,沖出了營盤。

在這樣的口號里,塔普蘇斯在顫抖,米克寧湖在顫抖,利比亞海岸在顫抖,火焰和海水在沸騰燃燒著。龐培的三個軍團潰敗了,但許多又因為主帥的訓斥,和鷹旗的榮譽,而成群結隊重新靠攏在一起,與來攻的凱撒軍繼續奮勇搏殺在一起,最后在飛蝗般的箭矢和投石下,陸續倒下。

十三軍團的前隊兵馬,踩在滿地人馬尸體上前進著,在岔路上遇到了帶著衛隊,從南端走廊營地那邊趕過來的前任騎兵長官,于是紛紛停下敬禮,“同袍們,兵士們,你們喊feri的時機看來太遲了!”十三軍團的兵士哈哈笑起來,繼續手持武器追擊起來,而后李必達向佩特涅烏斯問到,“龐培軍下屬現在抵抗的意志怎么樣?”

年老的副將搖搖頭,說反正他現在所見到的,只是兩軍先前對壘線左右的無數撲倒尸體而已,我方軍隊已經深入到敵方的壁壘區去了。

“那我交付你個任務,也許凱撒閣下是不忍心去執行的。”馬背上的李必達晃悠著,說到。

“謹遵官長的命令。”佩特涅烏斯絕無拖延地回答。

“凱撒閣下。不希望龐培在這場戰爭結束后還活著。”火光里,李必達的側臉聳然,輕輕說到。

佩特涅烏斯表示可以執行。他的十三軍團會跟著前面五個軍團的步伐,剿滅戰場上任何殘余下來的敵兵。

“還有,把龐培的老兵,及他那邊的元老全部殺掉,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投降。”這是李必達追加的命令,而后圖里努斯十分興奮模樣,騎著頭溫和些的騾子。也趕了上來,于是李必達和佩特涅烏斯互相會意地點點頭。接著后者就加快步伐,前去指揮軍團追擊了。

“請快些監護人,我希望和您一起去見舅公,來慶賀他這場無與倫比的勝利。”圖里努斯的面色潮紅。他的瘧疾和發燒才痊愈不久,看起來骨瘦如柴,但卻精神奕奕。

“你和軍隊的騾子已經很熟了,圖里努斯。”李必達望著服服帖帖的騾子說到。

“當然,我騎上它就是個好兆頭,因為這騾子名字就叫做‘勝利’。”圖里努斯笑著說。

這會兒,星辰慢慢隱沒,夏日的陽光照耀在整片鹽湖與陸地上,米克寧鎮也被凱撒取下。在里面抵御的龐培一軍團首席大隊的殘兵,全被十五軍團殺死,總算是報了當年在科菲尼烏姆伏擊戰里的一箭之仇。龐培最精銳的老兵展現了最大程度的不屈,他們全部猬集在堵斷墻的角落里,煙熏火燎下,每個人的尸體都擠壓在一起,這導致沒有任何人倒下,都像站著般。身上、鎧甲和盾牌上,全部都是密集射在上面的箭羽。從下到上,簡直讓有恐怖癥的人不忍直視,血一攤攤流出來,汩汩淌在斷墻前的溝渠里。

在米克寧城鎮外的處靠著鹽湖的高丘前,龐培和裴萊塔烏斯,及所有的衛隊被發現了,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想要逃,偉大的將軍親自持矛,對凱撒圍上來的兵士進行了幾次沖擊,不過十五軍團的兵士全部列出了密集的橫隊,用梭鏢與弓箭將他給射了回去,最后次沖鋒時,衰老的龐培坐下的馬匹被射死,他肋部也中了發流矢,長矛當啷墜地,本人也坐在了石頭上,裴萊塔烏斯和幾名老兵,雖然衣甲都在廝殺里幾乎成了碎片,但還是舉著盾牌,護衛在了龐培的四周,擋下了其他射來的箭矢。

“拉賓努斯逃走了沒?對不起,裴萊塔烏斯,雖然先前約定好了,你和維布里烏斯應該活一個下來,但他犧牲得太早了,因為護衛鷹旗而戰死的,現在你則又要為了保護我而死了。”龐培咬著牙,掀開了鎧甲,那發箭矢入肉很深,暫時是拔不出來的,他便喘著粗氣說著這些話,但是前面的裴萊塔烏斯一動不動,龐培定睛看去,老戰友的腰部和手臂上,剛才已經中了五箭,血瞬間就流干了,因為十五軍團的箭簇帶著倒鉤和溝槽。

龐培苦笑了兩下,而后他拄著“奧拓利庫斯”這把鑲著鉆石和黃金的長劍,緩緩站起來,那也是他的榮耀,來自米特拉達梯六世的戰利品。

這會兒,幾個大隊的兵士,靜靜地將那座山丘給包圍住了,龐培裹緊了身上的斗篷,鎮定地望著山下,滿地的尸體和兵士,不久在束棒扈從和旗幟的導引下,凱撒、李必達、圖里努斯以及所有的將佐都騎馬而來。

凱撒就在山下,騎著馬,也看著煙火當中站立的龐培,雙方對視了會兒,凱撒說到:“從先前在盧比孔河開始,再到布林迪西,再到這兒,我一直想與你有個交談的機會。”

“不是始終在用刀劍交談嗎?現在有一方大概要閉嘴了。”龐培輕蔑地笑笑,說到。

“格涅烏斯,難道我們非得如此嗎?我相信,不過是有人在我倆當中挑撥離間,是哪些聒噪無比的元老們,克魯斯、蘇爾庇修斯、小加圖、杜米久斯等等,他們是不允許你我這樣的英雄出現的,你我都是被命運和復仇神祇嫉妒的人,為什么還要自相殘殺呢?”凱撒這話語,不但是說給龐培聽的,更是說給在場所有的兵士聽的,他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這場戰爭的含義是什么,不是爭權奪利,也不是要傾覆共和,而只是被奸人挑唆的巨大誤會,一場針對他自身的陰謀。

龐培捂著被箭射傷的創口,做出大笑的姿勢,說“不管如何吧,當年連羅慕路斯與雷穆斯兄弟都會翻臉廝殺,我記得有句很有名的話,叫兄弟終為仇人,是不是?尤利烏斯,別抱怨任何命運了,只有勝利者才有資格做這樣的事,而失敗者只能坦然接受——我失敗了。”

隨后,龐培看到了凱撒身后,控轡而立的副手李必達烏斯,便笑起來,舉起手里的“奧拓利庫斯”對他說,“這把英雄之劍,應該是那位你所熟稔之人理應擁有的,我不希望將它帶入墳墓當中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奧古斯都之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