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奧古斯都之路  >>  目錄 >> 第22章 王室葬儀(中)

第22章 王室葬儀(中)

作者:幸運的蘇拉  分類: 歷史 | 外國歷史 | 幸運的蘇拉 | 奧古斯都之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奧古斯都之路 第22章 王室葬儀(中)

“停止,停止!”阿爾普的骨哨吹得越來越急,而下面的麥德捷人射箭也越來越密,這時衛隊另外名指揮官賽爾哈長大了嘴巴,帶著后續軍馬來到了這片密林前,看著眼前這一幕,許久說不出話來。

埃及的“偽法老”阿奇勞斯,被一百多支箭矢牢牢穿釘在樹干上,血順著蘆葦箭桿和白色的箭羽不斷地下滴到他腳下的土地,顏面與身軀都很難再辨別了。在他的腳下和四周,箭羽更是密密麻麻無法數清,“天啦,我們射死了法老。”賽爾哈終于冒出了這么一句。

“這是叛黨而已,真正的法老和總司令官會給我們大筆的犒賞的。”射擊終于停止了,阿爾普指示部眾上去奪下尸體,隨后對賽爾哈說到。

這時后方馬蹄聲激蕩,安東尼騎著馬怒喝著趕來,上去就是一馬鞭,直刷刷地打在了阿爾普的頭上,血順著對方的鼻梁呼啦啦留下,安東尼的咬牙切齒不是裝出來的,“王者豈是你們可殺的!”

“他不過是軍團的敵人,叛逆真正法老的本都賊徒罷了,我們是奉命行事。”阿爾普摸了把血水,冷冷地對著馬上的安東尼抗辯。

“就算是敵人,他也是本都國王米特拉達梯之子,托勒密貝奈尼基女王的丈夫,都給我滾開,我不會拿王者的尸體去邀取任何獎賞,永遠不會!”安東尼情緒依然很激動,他從旁邊侍從的手里接過一襲華美的服裝,這是在阿奇勞斯營帳里搶來的法老衣服冠冕。而后躍下了馬。阿爾普也梗著脖子激動起來。卻被同伴賽爾哈急忙攔住,而后賽爾哈拉過他的骨哨,急速吹了幾聲,麥德捷衛隊紛紛在納罕的心情下收起弓矢,轉身朝營地和河岸方向返回。

當李必達走入被劫掠一空的營地時,他怒吼著要懲處隨意違背軍令,擅自出擊的安東尼,而后衛隊將領阿爾普半跪在了他的馬前。“我要申訴軍事護民官馬可.安東尼。”

“很可惜阿爾普,你不屬于共和國承認的序列,是無法申訴軍事護民官的。”

“可他這個護民官,也不算羅馬人正式委任的。另外,他違反軍令,搶劫營地,攻擊友軍,搶奪阿奇勞斯的尸體,這些難道還不足以定罪嗎?”阿爾普一條條列舉出來,看來這位努比亞年青貴族也不是個唯唯諾諾的呆瓜。

“這樣說我就明白了!”李必達隨后在馬背上。對薩博說,“把安東尼禁閉起來。另外把他所劫掠的戰利品全部分發給附屬騎兵大隊,他喜歡邀買名聲就遂了他心愿。還有,擊殺阿奇勞斯的功勛,自然還是算在麥德捷衛隊的頭上,走薩博,我們去看看安東尼那個混蛋,究竟如何對待這位的尸體的。”因為阿奇勞斯也算李必達的半個相識,他還是挺關心這位的下場的。

待到一片細雨里,李必達驅馬來到現場時,阿奇勞斯的尸體已被安東尼安放在火葬堆上,箭矢也已拔出干凈,安東尼給他換上了王者的衣服,隨后點燃了火葬堆。

“喂,軍事護民官,我是來通知你,你已經被關了禁閉。”火光后的李必達指著安東尼說到,“即刻起執行,但你還是為為能親手埋葬個王者而感到開心的吧?”

安東尼沒說什么,只是轉身伸出兩手,隨后被幾名百夫長用繩索綁住,在其間插了根短木棍固定后,而后被押著朝營地走去。

接下來的歷程更像是武裝大游行,伊達烏伊要塞打開城門投降時,李必達暫時停下了進軍步伐,他是個很聰明的人,在原地等待著吹笛者托勒密的到來,而后要在法老的指令下,再進入亞歷山卓城。

當然,他還有一些步驟需要引導法老去做。

整整休整兩個集市日后,吹笛者的肩輿總算進入了伊達烏伊,“貝奈尼基死了,阿奇勞斯也死了?”坐在獅椅腿上的吹笛者有些默然地問道。

“是的,如果陛下想詢問尸體的話,那我只能如此答復——貝奈尼基的頭顱被阿奇勞斯埋葬在個不知名的場所,而后者被我的衛隊用弓箭射殺,尸體被某軍事護民官安葬了。”

“也罷也罷。”吹笛者臉色暗淡,轉動著手上的戒指,刀劍無眼的道理他是明白的,但其實貝奈尼基在反叛時,一直是他最喜歡的女兒,甚至到了十六歲也沒按照常理把她給嫁出去,但女兒被當作叛黨的圖騰,被挾持著與他對立,而后似乎是貝奈尼基有意在嘲弄他,找了個莫名其妙的本都前任將軍嫁了自己,然后連最后一面也不愿意出現,便尸骨無存,難道女兒真的是在報復自己?

而后,法老身邊的小艷后明顯看到父君升騰而起的報復怒火,她暗中對著李必達冷笑了下,便直言不諱道,“姐姐是被人害死的。”

就這一句話,讓法老徹底爆發起來,“沒錯,沒錯,這個受到貪欲詛咒的王國,周而復始的叛亂。”

“清理權貴,重用土著,并且根絕叛黨背后的金主,是非常重要的。”臺階下的李必達也趁熱打鐵。

“監國,我指示你的軍隊,在進入亞歷山卓城這座骯臟的城市時,絕不要手軟,殺光所有之前背棄我的人,拆毀荷爾馬希軍營,搜捕殺死軍官,把兵士也找來變賣為奴,去第二瀑布那兒去淘金砂。”法老的嗓音尖利恐怖起來,假胡子和眼影都要扭曲在一起,莫坦美尼斯急忙半跪下來,勸諫可畏的法老,若想寶座長治久安,就不得不對外依靠羅馬城,對內安撫好馬其頓貴族。

“這是多么可笑的妥協!”李必達突然聲色俱厲地怒斥起首席大宦官來,“我是軍團司令官,也是這場戰爭的最大金主,我背負著數千塔倫特的債務,迎戴法老陛下歷經千辛萬苦,才回到這里來,不是希望法老帶著寬恕,和那些骯臟的叛黨握手言和的。”

“說說你的想法與建議,監國大人。”還沒等法老反應過來(他被李必達突然的怒氣給嚇呆了),克萊奧帕特拉即刻悠悠地發問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奧古斯都之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