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奧古斯都之路  >>  目錄 >> 第26章 苦戰圍攻(中)

第26章 苦戰圍攻(中)

作者:幸運的蘇拉  分類: 歷史 | 外國歷史 | 幸運的蘇拉 | 奧古斯都之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奧古斯都之路 第26章 苦戰圍攻(中)

巨大的煙塵騰起,巴蘭提亞人開始明白李必達的意圖了,他們集中了部落所有的精悍武士和騎兵,自柵欄處沖出,要擊垮羅馬人的土木工程!“你們不是說這個部落只要兩三千堪戰的男丁的嗎?”半裸著身子汗流浹背的李必達,夠在旁邊小營塞的哨塔下,對著下面的薩博凱穆斯喊到,“這是在鬼扯,依我看來,他們足有五六千人,像馬克西姆排污渠外墳場的螞蟻般。”

薩博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跟著李必達爬上了哨塔,隨即放眼望去,失神般喊到:“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人?因為這個部落連女人都出戰了!”李必達摸著欄桿,薩博說的話沒錯,巴蘭提亞的女人們,都舉著短劍和匕首,袒露著自己的胸脯,裸著滿是紋身的上半身,跟在男子的后面,披頭散發地尖叫著,加入了沖鋒的隊伍里。

當兵士們看到這種情景,動搖是一定的,必須當機立斷,李必達高喊:“豎起白旗,敲響銅鼓!”隨即到處都響起了軍號和鑼鼓的聲音,這是讓所有人縮回營塞的訊號,很快三十多所交錯排列的小營塞里,每處都有半個到一個百人隊的兵士在把守,他們很多人都把盔甲與盾牌掛在柵欄上,抵御蠻族人的弓箭和標槍,各處營塞的投射器都進入了火力全開的地步,經過訓練的炮手和輔助兵,不知疲倦地cāo作著弩炮、蝎子弩與投石索,沒命地把標槍與石彈砸出去,而且根本不用標準——蠻族的沖鋒兵力就像海洋般,到處都是,百里香軍團拒絕和巴蘭提亞人野戰,他們各自據守在營塞里,使用各種訊號來互相聯絡、告急和打氣。有用揮舞的斗篷的,有用軍號的,有用點燃的標槍的。交錯的營塞間形成了火力交叉網,一處營塞告急。鄰邊的營塞會出動機動兵力,拼死來救。

喊殺的聲音,像狂風般,震動著整個營塞群,時而從南到北,時而從東到西,巴蘭提亞戰士人和馬血肉模糊的尸體。帶著密集如麥子般的標槍,橫七豎八地倒在營塞的間隙處,其間還有許多袒胸露乳的婦人,她們在死斗時都和男子一樣彪悍。發出恐怖的尖叫,用被刺得鮮血淋漓的雙手死死攀爬著搖搖yù墜的柵欄,企圖翻入羅馬人的營塞里,但對面李必達的兵士,在極度的驚恐和隨之迸發的殺意里。根本忘記了對方的性別,他們用長矛和劍,隔著柵欄的縫隙,猛刺猛戳,直到那些女人的小腹和下體鮮血流盡。才順著柵欄的木樁垂死滑落下來——她們甚至連呻吟都沒有,就死去了。

當少數滿身浴血的巴蘭提亞人沖過營塞,準備突入李必達后方的營地時,卻發覺jiān詐的羅馬財務官的營地,不知在什么時候起往后“平移”了一個半斯塔狄亞,擱在中間的,是插滿棘刺的環形壕溝,和又是一道柵欄后的嚴陣以待的努米底亞標槍手們......

待到戰場上沉寂下來,李必達走出了營塞,踩在四處皆是的尸體間,或者說甚至都沒有下腳的地步,巴蘭提亞人瘋狂的襲擊敗退了,部族男女的遺體就像退潮后的密密麻麻的砂礫與礁石般,被殺死的人不下三千,李必達明白,這個部落的精華和人力全部毀滅了,即便他現在撤兵就走,對方也無力攔截,而且事后也再無法恢復部落的元氣了。

但他不會再走,既然因為血腥殺戮引起的仇怨一百年都不會消除,那就在現在,把它徹底根除——巴蘭提亞部族,對你們的圍困會繼續下去,直到你們的圖騰與血脈,在這個世界上完全消失為止。

次rì,羅馬兵士開始在營塞鏈的前面挖掘壕溝,即便巴蘭提亞人現在再無法發動大規模的襲擊,但他們依舊謹慎,一半人做工,一半人jǐng戒,鏟子的沙沙聲和鐵鍬的叮叮聲,密集地就像死神的樂曲般,當標準的壕溝出現后,軍奴和其余兵士就開始在其后加蓋墻壘,而前rì被殺死的蠻族人尸身,全部被裝載起來,扔進了后面大營的壕溝里,蓋上泥土踐踏踩實后,李必達下令毀棄整個營地,所有的兵士與軍奴入住封鎖墻后的小營塞里,等待著總攻的命令。

一個集市rì后,封鎖墻,足有十五斯塔狄亞長度的封鎖墻竣工,就像絞刑套索般,勒在巴蘭提亞城的咽喉處。

另外,為了不讓兵士們閑下來發慌,親切的李必達又用鞭子和金錢,督促他們夾在杜羅河與巴蘭提亞城間的淡水小河川處,筑起一道土堤,而后挖掘溝渠,把水轉引到自己的營塞群里來。如此,這座蠻族聚落的外來水源,也被掐斷了。

這時,維頓尼地區及盧西塔尼亞的許多反抗羅馬的小部族,都翻過山脈和隘道,用馱馬背著水和糧秣,再于杜羅河換乘小舟,陸陸續續地進入這道河川,執拗而勇敢地企圖翻過土堤,把給養送給巴蘭提亞人,但夾峙在河道兩側的營塞,對著他們投來了密集如雨的標槍——伊伯利亞半島,現在正是chūn光明媚的最溫暖時期,不過營塞里的羅馬人,卻經常能在水里打撈出人的斷肢和血水,很是煞風景。

不久,監督營地疫病的人員,就強烈建議李必達,再這樣下去,河川里的淡水也會被的尸體污染而無法飲用,即便煮沸也不行,而地下水又多是苦澀的咸水,如果不想騾馬們渴死的話,就得盡快發起對巴蘭提亞的總攻。

這樣,李必達謹慎地下令,三rì后就發動對該城的總攻擊,他其實在等對方使節來投降,但直到現在也沒有。

三天后,羅馬人的“總攻”徒有虛名,因為當一個先鋒百人隊跑步,進入這處聚落時,發現所有的人,不管老弱婦孺,都自殺了,有的人用匕首,有的人自縊在屋梁上,尸體懸掛的橫倒的到處都是,整座城變為了一座死城——沒人能在無水的封鎖情況下堅持這么長時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奧古斯都之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