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余罪  >>  目錄 >> 第106章 插翅難逃(四)

第106章 插翅難逃(四)

作者:常書欣  分類: 都市 | 現實百態 | 常書欣 | 余罪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余罪 第106章 插翅難逃(四)

“戈…戰…旗?”

如果是他,那專案組從頭至尾的方向仍然是錯的,怨不得根本沒有找到資金去向;如果是他,那就是隱藏最深的一位,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如果是他,那他已經成功地跳出這個集資詐騙的圍捕大網。如果真是他,后果張勤根本不敢想像……或許,會像廈門那一位,他會窩在一個沒引渡條約的國家,讓泱泱大國,顏面盡失。

技偵已經翻閱出來戈戰旗的相關資料了,兩位國辦刑事偵查專員,又開始重新審視全局了,根據前方的消息,這里開始直聯首都國際機場了,不同的地方,無數位警察在為這一個驚鴻一現的目標而奔忙。

“確實應該是他?槍擊案、襲警案加上對王軍勝的滅口,讓我們產生了一個思維慣性,一直認為戈戰旗應該被滅口……但只是我們因為應該。”寥漢秋懊悔地道,對著戈戰旗房間的現場勘察,他郁悶了,太像了。

“是啊,一位受過良好教育的高材生,他的行為習慣和馬鋼爐的聯系不到一起啊。”楊誠接了句,事實勝于任何雄辨,只要被“挾持”是個假像,那他已經贏得了足夠的時間。

他沒有馬上跑,這是聰明之舉,如果上了紅色通緝令,那會讓他在任何一個國家都舉步為艱,所以聰明的嫌疑人,一定會采取很多措施讓自己脫罪,消失無疑是最好的一種,比如換一個身份,甚至更精明,做一個整容,他就會以另一個人合法在出現在世界某個角落,無人知道他過去的角落。

在追捕跨國罪犯中,已經無數碰壁的寥漢秋知道,這一去,恐怕就是永別了,最起碼,這位“戈戰旗”要永遠地消失了。

“沒有查到啊。”

技偵緊張的邊擦汗,邊匯報,首都航班數據出境直聯,去掉人種、國籍因素,待查的目標并不多,滿滿一屏,用電腦掃描只需要幾分鐘,可根本沒有相似的人啊。

“是不是信息有誤啊。”張勤懷疑前方的審訊結果,那位嫌疑人可不可信還不確定。

“我們專程從首都來這兒查案來了,難道他一直就呆在首都?”楊誠哭笑不得地道。

“可這是一個最大膽而且最安全的設計,我的目光主要盯在沿海偷渡、出入境以及資金去向上,誰敢想像他敢大搖大擺從首都通關,直接乘坐國際航班離開?”寥漢秋愣了,如此一說,觸及他的思維速度,他有點后悔的道著:“完全可能,敢從星海的集資款里建暗倉抽資,還有什么不敢于的。如果劫持是假像,那么他就應該是整個集資詐騙的策劃者。”

“完了……可能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我們連身份都確定不了。人呢,航班上不可能藏行李倉里啊。”

張勤欲哭無淚了,這一次出京查案,恐要成他履歷中的的滑鐵盧了。

突來了消息,讓探討進入僵局,相對無語時,幾人覺得少了點什么?哦對了,臨時拉進專案組的許平秋一直沒有發言,眾人看他時,他又在點著煙抽了,好像并沒有著急,而是起身打開了窗戶,透了透氣,那喜滋滋地、那么鬼鬼祟祟地坐下,絲毫沒有一位高級警官的風度,就像看笑話一般,眼里透著喜色,就是不吭聲。

“許局……您?”張勤愣了下,緊張地問,主謀不是馬鋼爐應驗了,難道許平秋知情?現在張勤倒希望是這樣。

“你答應幫我還一個人情,我現在送你一個人情,當著這么多國辦同志的面,我要為一個人求情,希望在允許的條件下,給予她從輕處理。”許平秋道,這個人情求得讓他有點牙疼。

“韓如珉?”張勤脫口而出。

“對。”許平秋道。

“她完全符合從輕處罰的條件。”張勤道。

“謝謝……”許平秋松了一口氣。

然后,然后許平秋發現幾位國辦大員,都豎著耳朵聽著,他笑著道著:“飛往紐約的航班,航班號nh沒查到他是因為,他現在是日本籍,名字叫:小野矢二”

技偵手速飛快地敲擊著,這一次很快地捕捉到了國籍、身份、照片等信息,他匯報著:“有這個人……咦,nh航班,機組和空乘人員臨時調整,增加了兩位,難道是……”

他回頭愕然看著,眾人都愕然看著,許平秋卻在云里霧里笑著,這一次,他的笑一點也不讓人反感,其他人也跟著笑了。

只剩下一種解釋了,戈戰旗根本就一直在五原警方的視線之內。

可是不對啊,技偵調出乘客信息時,一張幾乎完全不一樣的臉顯示在電腦屏幕上,這時候,連許平秋也犯疑了,好像根本不是一個人啊。

萬米以上的高空向下附瞰,層層的霧霾和流云遮住了望眼,唯余漆黑一片

靠窗的那位乘客拉下了窗布,戴上了耳機,二十分鐘內,只有空姐來詢問過一次有沒需要,和經濟艙相隔的頭等艙空間尚大,一直有著一位空姐在隨時準備為您服務,對了,這樣的艙可價格不菲,都沒有滿座,偶而向后瞥眼,會看到后艙攢動的人頭,那怕這么一眼,也會讓身處這里的人,感到一絲優越

是啊,從貧窮到富裕、從拮據到優越,每個人在完成這樣的飛越時,都會有一種興慰

靠在舒適的椅子上,這位乘客聽著音樂,慢慢地居然有了困意,在一閃而逝的夢中,美女、靚車、悠閑的午后,小憩的鄉村別墅,慵懶的柔情音樂,環繞在他身側,讓他滿臉愜意的笑容。那種夢寐以求的生活,已經觸手可得了,他甚至在想,在那個自由的國度,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像那些傳承數百年的家族一樣,當后世在回顧先輩的發家史時,不管是血腥的、還是罪惡的,都會抱著一種崇敬和仰望的心情。

想到此處,他伸了伸懶腰,睜開了眼睛,看看時間,已經半個小時了,應該出境了,他笑了,不過在不經意側頭時,卻“啊”地一聲喊出來了。

他旁邊的座位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坐著一位穿著空乘服裝的男子,壞壞地、賤賤地笑著,他一支身,被安全帶拉住了,一驚又發現自己失態了,然后刻意地掩飾著,坐正,驚訝、疑惑,卻又恐懼地看著對方。

“你媽h到這份上,你還裝?”

瞪著眼,像流氓滋事,像惡痞討債,惡狠狠地罵了一句。

“乘客”不敢吱身了,他緊張地看看,前后左右,外籍人員不同的語言在交流、或在小憩,猝來的情況讓他懵頭懵臉,一時間競然無所適從了。

“現在是境外領空,你有執法權嗎?”乘客道,他愕然地看著。

“你都敢裝日本鬼子,我還不敢裝國際刑警?看樣子,你認識我。哈哈。”道,標準的五原口音,還好,別擔心那些高鼻子的老外能聽懂。

“我怎么聽不懂你說什么?我就是日本國籍如果你胡來,我保證受傷的是你。”乘客心有余悸地道著,明顯有點膽虛。

笑了,很沒品地笑著,笑得眼瞇成了一條線,他賊賊地看著這位“乘客”,逗著道:“口說無憑,證據呢?鬼子還會講五原話?”

乘客一緊張,一摸口袋,傻眼了,護照、機票的口袋成空的了,肯定是剛才休息時被做手腳了,他眼睛幾乎瞪得渾圓了,瞪著,恨不得把生撕了一般,卻是無辜地道著:“對了,剛才好像有人把你手提箱都拿走了……哎你報警不?不過沒用啊,飛機上沒警察,要不我教你一招,大喊一聲:俺有炸彈,馬上給老子飛回首都去,一準能行。”

乘客氣得欲哭無淚,直摸額前,這個警察有多流氓他好像清楚,根本不通道理。

“為了看到你這個表情,我等了很久了啊,戈戰旗,你還不準備承認你就是?”問。

“戈戰旗是誰?”乘客像反應過來了,怒目而視,他操的是不太流利的漢語,而且夾雜了一句流利的日本語,他也看出來,這個地方,沒有被黑之虞,但脫身怕是很難了。

是嗎?這張照片即便是傳回五原專案組,即便讓涉案的嫌疑人指認,也無法確定是誰?

半長的頭發,顏色花白、額上皺紋幾處,兩腮飽滿、臉型方正,蓄著小胡子,和嫌疑人“戈戰旗”帥氣的長臉,幾乎完全不同了。

想了想,征詢似地道著:“好吧,就當我眼拙,不過,你就不想爭取一個主動機會?”

“你拿走護照沒用,我會落在美國警察手里,我會聯系日本大使館,你敢保證,我的日籍身份是假的?”乘客問。

“我日你媽呀,你難死我了。”抿著嘴唇,恨不得撲上來似的。

“或者,我們可以找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途徑?”乘客如是道,他辨解著:“飛機會在境外降落,那時候,沒人管得著你啊,有很多錢在等著你……相比你可能把我帶不回去,是不是值得你選擇一下?”

咝,倒吸一口氣涼氣,這個小騙子不比老騙子差,他經常在國外轉悠,而除了辦案,就去過可數的幾個城市,別說辦事,恐怕語言這一關都過不去,他抿抿嘴,表情變變,摸摸下巴,乘客再說話時,他一擺手道著:“等等,讓我想想時間還早呢?你說的這不是不可能,但危險系數太大……嗯,我想想,我想想……”

作勢開始想了,想了好一會兒,他側頭時,乘客笑著征詢,他也笑了,直道著:“難道你不好奇,我是怎么找到你的?”

“當然好奇,你是……”乘客果真被勾引起好奇心了。

“反正時間還長,聊聊怎么樣?抓到你是我職業的巔峰,不讓我顯擺一下,我這虛榮沒法滿足啊。”道。

“好啊,時間確實還早,我可以滿足你一下。”乘客似乎心態放平了,暫時放下擔心了,反正在這個空中客車上,誰也無計可施。

“還記得這個嗎?”手一翻,一個小藥瓶子,一看藥瓶子,乘客一下子嘆氣了,百密一疏,可能栽到最不起眼的細節上了。

“勞拉泮西片,含二氧甲基安非他明成份,治療抑郁和焦慮癥的處方藥,普通人買不到,必須有處方,這個難不到你,當然,也難不到我,五原能買到這東西的地方不多,很好查,您的女助理殷蓉在本月十二日買了整整一版,十二瓶,那時候,我就知道你要跑。”笑瞇瞇地道。

乘客沒有吭聲,不屑地盯著他,覺得他是危言聳聽。

“你太警覺了,我沒有跟蹤你,不過殷蓉就差了點,有人跟上她了,她在首都崇文門附近租了一套三居室,只住了一晚就離境,那時候我真想抓她,可不敢……也沒敢驚動那個地方,誰可知道,您老后來就去住了。”笑了。

乘客皺著眉頭,似乎被刺激到了,他不解地看著,像是越聽越迷糊了

“兩天后你又消失了,那次是真疏漏,嚇了我一跳,我以為你跑了,回頭查才發現,根本沒見人啊,沒辦法,把你住所前一天出入的兩個人,我們秘密抓捕了,一審,居然是外科整容醫生,居然特么滴于私活,嚇死老子了,居然還換了一張臉?”掩飾不住驚訝地看著乘客,瞠目道:“人家是丑的整帥,您是帥的整丑,真想不到哈。”

乘客抬抬眼皮看他,不置可否。

饒有興趣地看他,笑笑道:“據醫生交待,這是一種快速、安全的整容方式,就是向身體肌肉松馳的部位注射一種類硅膠的藥物填充,主要用于隆胸,隆臉我倒是頭回聽說,不過據說隆臉的人不少,很多面部受傷的,都需要這種快捷的美容手術?我說的對嗎?”

乘客表情顯得有點頹喪,伸手幾乎去捏他的臉的,他一瞪眼,訕訕笑著縮回了手,像是哀求一般地問著:“喂,你還準備否認嗎?”

“我敢保證你們對兩位醫生采取了逼供手段……根據法律,逼供不能作為證據的,你就做再大的事,也是披著警服的流氓。”乘客如是形容道。

臉不紅不黑,點點頭道:“沒錯,你說的很對,如果這些不夠,還有……比這更流氓的事。換臉老子照樣能證據你是誰。”

他持著手機,放著一幅畫面,乘客一看,氣得差點吐血,是星海的宣傳彩頁,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在步步小心,而對方早已步步設伏,就聽解釋著:“銅版紙上的簽名不重要,可指紋留下了就重要了你有本事換臉,可沒能力把指紋也換了吧?呵呵……瞧瞧,警務通的手機不錯吧,特勤裝備的…

說著,在椅子扶手上一照,特殊的燈光下,指紋清晰,肉眼可見,攝回手機里,直接一對比,吻合度,百分之九十九,賤笑著問這位變臉的乘客道:“好玩嗎?”

乘客看看他,氣結地突然問了句:“你怎么知道我從這兒走?”

“這個理論就比較高深了,涉及到行為習慣、行為模式、思維習慣……像這樣的人,矛盾的性格體現在,既謹小慎微、又膽大包天,從集資詐騙就看得出來,這么謹慎用常規的通緝方式肯定不行,而且你肯定要棄掉戈戰旗這個身份,因為上了通緝令,不過日本還是美國鬼子,都不會待見你……所以你需要一個能正式的身份,有正式的身份,當然不用偷偷摸摸走了,對吧?”笑著道。

“你在撒謊……應該是馬鋼爐出事了。最后一個電話你們鎖定到了這里。”那位日本“乘客”突然這樣說。

“呵呵,真聰明,騙你真不容易啊。沒錯,就是,但我們守這兒沒假,盡快離開首都的方式,只有這一種,你臉都換了,當然不怕查了。”笑道。

“不對,你怎么知道我上這趟航班?”乘客有點不解了。

“大哥,你買了三張機票,你就上那一趟,我都會跟著上來。”笑道

“你又在撒謊,那是偷了我的護照才知道的吧?而且,醫生只能給你做出肖像描驀,而不會給出準確的肖像……對了,你是在最后一刻,才發現了我?紕漏在指紋上?”乘客,或者說就是戈戰旗,他如是判斷道,通關的時候,時間明顯長,他那時候都有點心虛。

還真是如此,追捕中也有運氣的成分,也同樣是在最后一刻,通關柜臺按排查要求,特定人掃描指紋才發現了這位小野矢二的男子,而那時候,嫌疑人已經乘上通往弦梯的大巴了,是最后一刻登上航班的。

“真尼馬聰明,嚇唬都嚇唬不住,沒錯。”道,隱隱地對戈戰旗有點佩服了,他好奇地問著:“那現在,小野屎二先生,你否認你是戈戰旗嗎?”

“呵呵,沒錯,我就是。可你無計可施,在這樣的空中客車上,別說你五原的小警察,就國際刑警也不敢抓捕的。你這么蠢,現在在那個國家的領空你知道么?你們是不是上來的人太少啊,否則早動手了,還和我廢話?”戈戰旗笑了,回復了他擁有自信,他不客氣地道著:“給你五秒鐘考慮,把護照、機票、行李箱還給我。”

“不拽你會死啊?”氣急敗壞了。

“死的不一定是我……余警官,現在已經出了中國領空,還別嚇唬我,我只要高喊劫持航班,不管真假,航班都會就近降落,不管我落到那一國的警方手里,都沒你的事了……現在在日本領空,就咱們倆,如果被日本警察滯留,你說誰會更倒霉?”戈戰旗瞪著眼道,倒吸涼氣,然后戈戰旗很不客氣地戳穿著:“別虛張聲勢了,就上來你們也無權抓人,難道敢當著這么多國際友人強行抓捕?民航的名譽可比我值錢……開始計數,五…四…三………”

戈戰旗面無表情地說著,滯滯地看著,直到數到最后一個數,戈戰旗起身,用日本語大喊了一聲,然后兩位空乘人員向他奔來,再喊時,舉著護照已經亮到他面前了,不住地拱手作揖討好,他得意地坐下了,等空乘人員和兩位空姐上來關切地詢問,戈戰旗嘰里呱拉說了一堆鳥語,那空姐居然聽懂了,喏喏應退。

“你喊什么了?”緊張地問。

“我喊我很不舒服,需要一杯熱水吞和兩片藥。”戈戰旗笑了,慢慢地裝起了護照。

果不其然,空姐不一會兒端來了熱水,鞠身送給戈戰旗,氣得直翻白眼。

“其實出了國境線,你和我的舊身份都不重要,這個世界通行的是貨幣,而不是那個國家的法律……你自己都身不由己,還想境外執法?告訴我,你身后的官僚機關,是不是還在研討如何阻止我落地,但對于這種空中客車,又無能為力呢?”戈戰旗呷著水,果真吞了兩片藥,然后他摁了摁呼叫按紐,禮貌地,把杯子還回去了。

訥言了,所有的小聰明,在這位犯罪學者的大智面前,相形見絀了,他像難堪一樣,不時地撓著后腦勺,而戈戰旗,卻在得意地欣賞著他的糗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余罪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