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一品富貴  >>  目錄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大結局(三)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大結局(三)

作者:午后方晴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午后方晴 | 一品富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品富貴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大結局(三)

“將它們立即送到京城。”

驛差古怪地看了一眼那厚厚的奏折,有過這么厚的奏折嗎?

當然他不敢質疑的。

還真是奏折,里面有各地向宋九呈現的奏報,就包括許多受了冤枉的商家,在高麗被勒索了,不服啊,于是一起跑到幽州向宋九求救。

諸官員義憤填膺,宋九一笑了之。

想前世那豈不是更窩囊,中國沒漁船時,那些國家漁船才叫狠哪,差一點捕到黃河珠江,中國有了漁船,要保護漁業了,甚至直接在爭議海域就敢抓捕中國漁民,毆打,罰款,罰沒漁船,特別是這個高麗人做得最狠。至少比前世好吧。

不過宋九是有用意的。

原先扣住不服,也不處理,更不交涉。

但現在將這些情況一起夾在奏折里遞到京城。

它們僅是一部分情況。

多了海去,如高麗蠶食東北土地,還有許多部族不服氣的,高麗想方設法拉攏分化,然后就是血腥的屠殺。

再往北去,高麗想蠶食圖們江,哪里的百姓與宋朝更親切,因此反抗情況也更重,于是血腥事件更多。

實際宋朝若認真統治,這些事兒還是免不了的,不過宋朝官員動手與高麗人動手終是兩樣,還有其他種種,一起交給了趙恒,這就是俺用兵的理由!

而且不要不相信,幾百名普通的高麗士兵連宋朝的官員都敢毆打,就不要說老百姓了。

實際宋九呈不呈這個奏折無所謂。

反正也打了起來。

打了再說,抗議個鬼啊!

這也是因為其成長經歷有關。實際宋九是一個溫和派,不然都不可能與寇準差一點走到對立一面。但在外交與軍事上,他卻是比較強硬的。

“主要就是王欽若啊。”潘憐兒說道。

宋九不在朝堂。可想知道朝堂動態還是十分容易的,包括對高麗人態度軟,曖昧不清,主導是趙恒,這才是一個真正溫和派的皇帝,與遼國打那是沒辦法,不僅是因為門戶問題,俺都不要燕云了,遼國還一次又一次來侵犯。因此在遼國問題上,趙恒也變成了主戰派。這是大勢所趨,不僅是他一個人。

然而在其他國家上,趙恒就軟了,無他,沒有威脅之故。

王欽若再于背后推波助瀾,于是形成現在這種情況。

王欽若用意很簡單,讓宋九惡心!

但現在宋九拿王欽若也沒有多少好辦法了,因為劉娥也。

想一想武則天。如果不是群臣反對她做皇后,會不會重用李義府與許敬宗?如果不是群臣反對她做皇帝,會不會重用來俊臣等酷吏?

劉娥實際就是一個溫和版武則天,大家一起反對她做皇后。那么必須扶持支持她做皇后的人,如王欽若……

不過宋九仍不是很后悔,趙恒的身體很不好了。小趙禎還未出來呢,有了劉娥。宋朝就有了一個承上啟下的作用。至于王欽若,他會帶來一些妨礙。但王欽若能做到終極妨礙?

但這份厚厚的奏折起到了作用。

接到宋九出兵奏折,京城也感到訝然。

那可是一個“友好國家”。

趙恒與大家商議,王欽若說了一句:“北方苦寒,宋公年高,陛下下詔讓他回京繼續擔任首相吧。”

這句話太惡毒了。

宋九再三表態,幽州路事情弄一個差不多,就要致仕了,大家也默認了。為什么調回京城,那不是擔任首相,而是責備宋九在幽州路未做好,甚至含沙射影地責備宋九是專權,專到讓朝廷忌憚的地步。

其次宋九說退,一旦這個詔書一下,宋九好意思回京做首相么,那是真正在逼宋九退。

趙恒不同意,看著王旦,王旦對前線不大了解,很公正地說了一句:“勝有功,敗則是過。”

顯然這個答案等于什么也沒有說,于是趙恒回宮與劉娥商議,劉娥說了一句:“讓宋公戰吧,不過等這一戰結束,若宋公還不致仕,那就如王卿所言那樣,下詔調回京城擔任首相。”

也就是用詔書強行逼宋九退。

畢竟宋九威望太高了,在東北女真人哪里威望也很高,這種威望利于治理東北。但這一戰打下來,打到結束,最少明年才能有定局。三年下來,東北大問題基本沒有了,那時候宋九必須退。否則那可是龐大的東北,包括幽州、遼國兩京地區,面積超過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人口超過了近百萬戶,常駐軍隊達到十萬。宋九總掌軍政財三權,多少會讓人不放心。

總之,不滿的占據了上風,特別是宋九伐高麗一國,居然先斬后奏……

直到這份奏折及時趕到,大家反對聲音才稍稍平息。宋九也能理解,畢竟自己做法很接近唐朝的哥舒翰,高仙芝與安祿山了。這是宋朝士大夫最擔憂的事……

第三段戰斗也開始打響。

船上的人開始反抗,所有水手抽出武器,將那個稅官與士兵打得跳船而逃。

這一下子大棒子們激怒了,隨著呼喝聲,許多士兵從營房里奔出來,向那幾艘船撲去。

船上的人想斬纜繩逃跑,可這時候天上正刮著西北,船只在短時間內根本調不過頭。于是船主大聲吆喝,讓水手將船調轉頭去,離開港口,同時分出一部分水手射箭。

如今海上也有海盜,還防止一些不好的野蠻部族搶掠,各艘船上都裝備著強大的武器,用來自保。

嗖嗖嗖。

隨著箭支飛出,倒下了十幾個高麗士兵。

其他停泊在港口的宋朝船只一起傻眼了,猛啊。同胞,可是你們也要完蛋了。

十幾名士兵被射死。整個港口的士兵一起驚動,沖了出來。甚至城中也有許多士兵與衙役手持著武器。想沖上船。

幾艘船水手繼續不要命的頑抗。

宋朝得到東北,高麗人可能會迎來和平,然而北方防線還是他們的中心,所有精兵一起駐扎在最北方。這些兵士就象此時宋朝京城的極少數城中禁兵,游手好閑,戰斗力實際在嚴重下降當中。

而且高麗又不象宋朝,有著完善的輪戍制度,還能或多或少彌補了這一不足。因此這近乎戰場的攻防,一時半會讓開京城的兵士有些不大適應。居然僵持許久未攻上船。

于是城中精銳軍隊出動。

忽然船上的商主從船艙里取出一個特大號角吹響。

隨著這聲號角嘹亮地傳向遠方,幾艘船的甲板被打開,從里面竄出一個個全副武裝的宋朝戰士。

里面根本裝的就不是貨物,而全是甲士。

有一些聰明人已反應過來,特別是高麗一些將領,臉色變得蒼白。

不等他們做出調動,這些甲士從船上撲下去,在海邊開始宰割。

城中有人也看到不妙,立即調動更多的軍隊沖出城。

然而這時候大海上騰起無數帆影。一艘又一艘海船借助西北風勢,大帆全部鼓足,迅速向港口馳來。

聽著號角聲,金文中說道:“國相。忘記了一件事,我再做一次自我介紹,我是大宋京城人。還有另外兩個身份,第一個身份乃是宋公的學子。而且是宋公在京城開辦學舍時的第二年的學子,最早的那批學子之一。第二個身份就是幽州參軍錄事。”

“外面為什么有號角聲?”

“總攻開始了。再說一下我們的計劃,因為你們高麗欲壑難填,發生多次稅官士兵敲詐勒索我朝海商的事件,因此此次出兵先派出一部,甲士在艘里面,只有少數人裝作水手商人,與你們港口的官兵發生沖突,然后將城中兵士吸引出來,于城外盡可能的殲滅你們開京城的戰士,從而減少攻克開京的難度。”

“我知道我們高麗有些事做得不好,但不至于有滅國之罪。”

“不滅國啊,只是新羅一直是正統,我朝扶持新羅立國,有何不可?不如這樣,我們一起去城頭看一看。”

金致陽無奈,只好隨著金文中來到城頭。

金文中暗暗一笑,有了,只是這個有想法的權臣一時抹不開面子,只要城外戰斗能占據上風,他就會乖乖地配合大軍行動了。

這時候宋朝大批海船已駛到港口邊。

先頭部隊開始跟上,從船上奔到碼頭邊。

高麗軍隊開始潰敗了,匆匆忙忙向城中逃去。

可是岸邊這支宋軍速度更快,生生殺出一條血路,幾乎在城門邊將逃兵堵住。

“這個王德用比他老子王超厲害啊。”金文中心想。領頭鬧事的那個船主正是王德用裝扮的。

高麗兵不甘心,兩軍就在城門下血戰。不過隨著大批宋軍馳來,一個個高麗人成了刀下之鬼。同時宋軍一分為二,有的宋兵推著火炮撲向松岳山關卡。

金致陽嘆息道:“金錄事,讓我如何配合?”

高麗未必能亡國,但開京城滅亡卻在旦夕之間了,他不得不做出選擇。

“國相,不用那副表情,你看看這些條約。”

金文中遞過一份條約,金致陽飛快看完,金文中說道:“我朝不是遼國,還是以前那個以和為貴的帝國,只是我朝以和為貴,但也要求別的國家對我國的態度同樣必須以和為貴。”

不算太讓金致陽為難的幾條條約。

“而且你將是新羅國的國君,建設一個更強大富裕和平的新羅國,難道不是你夢想嗎?委屈的還是我朝。”

委屈一個屁啊,不過讓他做皇帝,還是讓金致陽十分動心的。他緘默一會道:“讓我如何去做?”

“不難……”金文中心中終于大喜,大局已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一品富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