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藥手回春  >>  目錄 >> 第四百七十八章:皆大歡喜

第四百七十八章:皆大歡喜

作者:梨花白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梨花白 | 藥手回春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藥手回春 第四百七十八章:皆大歡喜

第四百七十八章:皆大歡喜

清芬不等說完,就見沈千山從院外大踏步進來,笑著打斷清芬的話,接下來,剛剛丟了棍子要奔向母親懷抱的小平安立刻“叛變”,轉投向沈千山的懷抱,張開小胳膊讓他抱。阿甘

沈千山一把將小平安抱起來,替他擦去頭上汗水,呵呵笑道:“好樣的兒子,不愧是爹的寶貝,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咱們男子漢就是要從小兒便立定志向不動搖。”

“你還敢說。”

話音未落,就被妻子狠狠瞪了一眼,接著一大一小腦門上都被一根纖纖玉指戳了一下,聽寧纖碧冷哼道:“還男子漢呢?你也不看看他才多大,還不到你膝蓋,虧你這當爹的能說出這樣話,本就無法無天的了。”

清芬立刻點頭附和道:“就是就是,世子爺可不能給小少爺鼓勁兒,萬一傷到不是玩笑的。”

沈千山呵呵一笑道:“不怕,別看寶貝兒小,心里有數呢,和我當年一個樣兒。你看他什么時候闖過禍?”

寧纖碧還不等說話,就聽旁邊清芬又道:“是,世子爺說的也沒錯,小少爺從來不闖禍的。”

“我說你這丫頭到底是哪一邊兒的?”寧纖碧看著清芬:“到底是幫我還是幫世子爺呢?就沒見過你這樣的墻頭草。”

清芬一怔,接著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撓撓腦袋道:“奴婢……奴婢不是墻頭草,只是……只是覺著奶奶和爺說的都有道理。”

“你這丫頭,宅斗經驗明顯不豐富啊,宅斗的第一要素,就是必須要選一派系來站隊,想獨善其身和兩面都討好,經過無數慘痛例子證明,這絕對是行不通的……”

寧纖碧開始諄諄教導,卻聽沈千山笑道:“行了阿碧,別忽悠清芬,來,小平安你抱著,我進去換衣服。”

“也沒見你這么忙,從前有大戰,你要出征保家衛國,如今總算太平了,那兩個國家都稱臣納貢了,結果你在京里,還是不清閑,哪個部門都能借調去用一用,敢情把你當全職高手了啊?”寧纖碧抱怨著,一邊接過小平安:“好小子,最后還不是得落到你母親我手里?哼!你爹爹天天在外面忙,你這小家伙可要給我識點時務啊,不然揍得你屁股開花。”

“何苦嚇他?”沈千山在屋里一邊換衣服一邊搖頭,卻聽寧纖碧冷哼一聲道:“嚇他?你也看看你兒子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別說我了,就是來個妖怪,恐怕也嚇不住。”

夫妻兩個一邊說著,沈千山已經換好了衣裳,便見薛夫人身邊的大丫頭碧青走過來問道:“爺和奶奶收拾好了么?老祖宗和王爺王妃還有老爺太太都等您們呢。”

寧纖碧忙轉身笑道:“我們都收拾好了,就等我們家這爺。瞅瞅瞅瞅,今天是除夕,人家別的衙門里上午就放假了,他倒好,這個時候兒才回來。”說完就見沈千山走出來道:“你別說我,也不看看我是替誰頂的差事,岳父大人急著回去接岳母呢,讓我替他把最后兩本官員調任的記錄給統計出來,難道我不幫?少不得讓他老人家先去了,我這年輕人弄完了,落了衙門,才快馬加鞭往回趕呢。阿甘”

寧纖碧道:“阿彌陀佛,聽聽聽聽,把他忙成了什么樣子?今年也就罷了,反正不是在外面就是在京城忙,就沒有閑時候兒,但愿你明年可清閑些吧。”一面說,就和碧青來到大長公主院子里,果然見馬車齊備,因進去請了安,一家人前簇后擁的出來,上了馬車,就往皇宮而去。

今天是除夕夜,周謙如同去年一樣,仍舊在這一夜里大宴百官群臣,女眷們則都前往慈寧宮,和皇后妃嬪們一起領太皇太后賜宴,論理這樣日子,太上皇皇太后萬萬沒有缺席的道理,然而周銘帶著皇太后沈媛以及其他幾位皇太妃皇太嬪出去游山玩水,直游得野了心,今年卻是游到了海南那邊,眼看著過年回不來了,因此早已經派快馬送信回來,只說讓周謙孝敬太皇太后,賜宴群臣勛貴,進行賞賜,這就完事兒了。

當下沈蔚沈茂沈千山還有寧世瀾寧世泊等都前往養心殿領賜宴,不提。且說女眷們往慈寧宮來,幾百人濟濟一堂,也幸虧那慈寧宮作為宴會廳的偏殿夠大,倒也不顯擁擠,因交好的人便一撥撥或坐或站的聊天,寧纖碧去太皇太后跟前說了一會兒話,眼見沈璧珍也過來了,就和寧纖眉沈璧珍一起,找了余夫人曲夫人寧纖月等一起,原本寧纖月寧纖巧并沒資格參加這樣的賜宴,卻是因為皇帝皇后開恩,所以才得以過來,原因不問也知,自是因為沈家和寧家與皇帝皇后的親密關系所致。

此時寧纖月就悄悄拉了寧纖碧到一旁,見周圍沒什么人在近前,方小聲道:“告訴你個消息,論理這大過年的不該說,只是實在……該怎么說好呢?我就告訴你一個,今兒就先別和人說了,白妹妹死了。”

“什么?”

寧纖碧當即就吃了一驚。她當日受傷時被靈魂被糾纏,也曾想著是不是這一世里的白采芝已死,然而之后留心打聽了一下,并沒有聽說過這樣的消息。因此也就放下了,此時聽寧纖月這么說,怎能不吃驚?

“昨兒才知道的,如今你五姐夫就在刑部,接到山毛縣的報案,說是發現一具無名女尸,因這案子已經斷了,卻是他們村里兩個窮無賴在外游蕩,不知怎的遇到白妹妹,說是當時病著,發著熱,失魂落魄跟著他們就走了,結果等住了兩天,讓他們兩個輪流都得手了,卻忽然又醒轉過來,不肯跟著他們受窮過日子,那兩個無賴恰好喝了酒,怒火起來把人殺了,匆匆掩埋。那縣令把證物以及女子身上的首飾什么的都送了過來,你姐夫認得白妹妹脖子上從小兒戴的那個扳指,不是說他爹留給她的唯一遺物嗎?就這樣才認出來。因此就命人去找姑媽,原來她這些日子天天在城外找女兒呢,今天上午又回了伯爵府,趕上我也在,悄悄兒告訴了她這消息,讓她往山毛縣去了,唉!雖然我也恨她們母女兩個忘恩負義,可是白妹妹也算是一個紅顏風流人物,卻落得這樣結局,還有姑媽那會兒的神情,那樣絕望,心碎魂傷,我看了,也有些不落忍。”

寧纖碧半晌無言,心里也不知是個什么滋味兒。白采芝這下場,比上一世里的自己卻要慘上好幾倍了。雖說是她自己自作孽不可活,落得這樣一個不堪凄涼的結局,然而想一想她的如花容貌蛇蝎心腸,這下場也實在讓人不得不嘆息兩聲。

姐妹兩個正說著,就見寧纖巧走過來笑道:“怎么著?顯見得你們是姐妹倆,我們都是外人是不是?跑這里來說什么悄悄話?快點兒,就要開席了,貴妃娘娘找你們呢。”

兩人彼此看了一眼,忙說笑著遮掩過去,這才和寧纖巧一起入席。

如今這除夕夜宴,和周銘做皇帝那會兒又有些不同,因為周鑫在沈家曾經做過幾回客,周謙自己也去沈家給大長公主賀過壽,都覺著那宴席味道好。因回宮里就問御膳房,因何竟做出來的東西還比不上親王府?御膳房也委屈,我們明明是手藝最頂尖兒的廚子,可是因為這個限制那個限制,又要樣子好看,又要寓意吉祥,最后到了宴席上,可不就都是些華而不實的菜色呢?

因為這個,所以如今這除夕夜宴一改往日陋俗,所上的都是御廚使出渾身解數做出來的拿手菜肴,雖無吉祥寓意,卻著實是人間美味,以至于這兩年的賜宴再不像以往那般,吃完后只能看到酒少,飯菜幾乎都是一筷子沒動,如今倒是要經常往桌上添菜。

眼看那些珍饈佳肴流水般端上桌子,寧纖碧看著卻是一點兒食欲都沒有,她這兩日看見肉食就有些犯惡心,原本還以為自己是臨近年關,吃肉吃多了的緣故,然而此時看見那盤精致的東坡肘子,聞到那撲鼻香氣,竟不僅僅是犯惡心,胃里一陣陣往上涌酸水兒,她拼命想克制,太皇太后面前嘛,規矩多不說,這么多貴婦人要吃飯,你“哇”一聲吐出來,這……這何止不像話?簡直就是犯眾怒啊。

然而實在忍不住了,寧纖碧捂著嘴巴就要出去,奈何這偏殿太大,還沒等她走出幾步,便干嘔了幾聲,所幸不曾真吐出來。只是即便如此,卻也讓眾人為之側目,更有許多人當場就議論起來。

唐王妃和薛夫人余夫人沈璧珍以及寧纖眉和寧家姐妹等都站了起來,太皇太后原本正和大長公主說話,聽見這邊動靜也不禁轉過頭來,一看寧纖碧臉色蒼白站在那里,太皇太后就關切道:“芍藥是怎么了?快……快傳太醫過來,大過年兒的,可別出什么事兒。”

“我的兒,你……你不會是有喜了吧?”

卻聽唐王妃遲疑問出來,其他桌上也就有些命婦直點頭道:“看世子妃這模樣,分明是害喜癥狀,趕緊讓太醫給看看,若是在這大年三十診出有喜,那可不是喜上加喜雙喜臨門呢?”

寧纖碧臉都紅了,期期艾艾道:“不……不會吧?我有平安的時候兒,可是一點兒也沒這種害喜癥狀啊。”

“你……你這傻孩子,又不是那次不害喜,這一次也不會害。”薛夫人也激動了,此時太皇太后和大長公主也聽到了這邊的話,忙把寧纖碧叫過去,大長公主就笑道:“你這傻孩子,白當了一回大夫,上一次有了平安,還是無意中讓人家大夫給診出來的。難道這一回有喜了,自己還茫然不知?那可不是成笑話了呢?”

一言驚醒夢中人。寧纖碧心想是啊,我會把脈啊,非要等著人家太醫過來麻煩什么?因連忙就往自己手腕上切去,這只摸了不到一分鐘,她整個人就囧囧有神了。

“如何?”唐王妃和薛夫人等看見她那尷尬模樣,心里都有了數,連忙關切問了一句,見寧纖碧滿臉通紅,低著頭用比蚊子哼哼還不如的聲音小聲說了句:“是有喜了”,兩個人只樂得差點兒笑出聲來。

“真是個傻孩子。”太皇太后也是笑得合不攏嘴,須臾太醫過來,診斷了一回,也是滿面笑容的道恭喜,還得了太皇太后和大長公主的雙份兒賞封,只把這太醫樂得,心想這大年三十兒的班真沒白值,誰知能有這樣一筆意外的橫財呢?哈哈哈,一百一十兩銀子啊,差不多就是我一年的薪俸呢。

慈寧宮中因為這件意外的喜事,瞬間便喜氣洋洋起來。直到申時末,群臣和女眷們才都魚貫離去,要回各自家中守歲,沈蔚沈茂和沈千山也來到宮門外等著接大長公主等人出來。

出宮門的時候,女眷們都是各自成群說說笑笑,隨即就進了馬車,因大家也沒和沈千山說這事兒。直到回家后,一家人來到前院,等著子正時分放煙花,眼看著那天上有雪花飄下來,薛夫人見寧纖碧要下臺階看那些煙花預備的如何,方猛地想起來,對沈千山道:“千山啊,快看著芍藥,她有了身子,可憐見兒的,上一次剛診出有身子,咱們家就遭了難,你沒得在她面前照顧一天,如今這一回可總算是趕上你在家,務必給我好好照顧你媳婦兒,有一點兒閃失,我唯你是問。”

“啊?”沈千山都懵了,但旋即就反應過來,不敢置信的看著寧纖碧,又要當爹的男人驚喜的話都說不利索了,只結結巴巴問著寧纖碧是不是真的?見妻子含羞點頭,他不由喜得一下子就跳起來,接著眼看燈籠下那雪片似棉絮般的大,便說什么也不肯讓寧纖碧在外面了,定要服侍她進屋去,生怕凍著一絲半毫的,傷了胎氣。

這自然是無稽之談,然而寧纖碧拗不過丈夫要求,也只好任憑他緊張兮兮扶著自己回大廳,眼看走到門口,忽聽身后“噼啪”的鞭炮聲響起,伴隨著丫頭小廝和孩童們的歡呼。夫妻兩個轉過身去,就見小平安在臺階上跳著腳歡叫,而偌大的院中一時間全是鞭炮煙花的光芒,別提多熱鬧了。

“砰”的一聲,又一朵碩大煙花在半空炸開,接著“砰砰砰……”,黑沉沉的夜空下綻放了數不盡的各式絢麗煙火,你方唱罷我登場,爭奇斗艷各有精彩,頓時將這除夕夜渲染的一片燦爛。一片片的鞭炮聲中,四面八方的歡笑聲都傳過來,在夜空下蕩漾著,久久不息。RS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藥手回春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