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春閨記事  >>  目錄 >> 第538棋子

第538棋子

作者:15端木景晨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15端木景晨 | 春閨記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春閨記事 第538棋子

第538棋子

顧瑾之帶著孩子們吃了晚膳。

彤彤不停的問:“娘,爹爹和二哥呢?二哥總是跟著爹爹出去玩,不帶著我......”

“別鬧。”顧瑾之笑道,“你爹爹他們是正事。”

彤彤嘟起嘴巴。

她圓溜溜的眼睛轉了轉,看了眼一旁的大哥燕山,問:“大哥,你怎么不跟爹爹去玩?”

若是之前,這話燕山也只當是彤彤的童言趣語。

但是今天,他陡然想起了往事,心里添了一段揮之不去的心事。彤彤再這么一說,燕山臉色立馬有點自然。

在家里的時候,爹爹時常讓燕山在身邊,學著為人處事;但是出門,一般都帶著二弟。

這中間,有什么區別嗎?

爹爹到底是看重他,還是看重彥穎?亦或者,根本沒有區別,只是他多心。

燕山自負是個敏銳的人,若是爹爹對他和二弟有異,燕山早就發現了的,不至于到今天才來懷疑。

他心里突然有點不確定了,又有點茫然。

燕山沉默,半晌沒有答話。

彤彤不解,歪著小腦袋看著燕山。

顧瑾之也轉頤看著他。

燕山微微回神,看到妹妹疑惑的目光,母親微訝的表情,他心里一緊,就有點心虛。

他莫名心口發緊。

他居然,懷疑他母親對父親的忠誠!

他補救般,捏了捏彤彤的小鼻子,道:“......我不是在家里照顧彤彤嗎?我也跟著爹爹出門了,誰陪彤彤?”

彤彤最擅長的,就是察言觀色了。

見燕山方才的沉默,彤彤以為自己說錯了話,惹惱了大哥。現見大哥還是那么對她好,她就笑著,撲到了燕山懷里,說:“大哥最疼我!我最喜歡大哥了!大哥以后都陪我玩。”

“我最喜歡......”這句話是彤彤的口頭禪,她對誰都說過的。

她經常把“我最喜歡爹爹了”“我最喜歡二哥了”“我最喜歡娘了”等語掛在嘴邊。

顧瑾之聽了,一點感覺也沒有,偏偏朱仲鈞父子都很受用,誰聽了都不去質疑真假,反而一如往常的喜歡。

顧瑾之見彤彤滾到了燕山懷里,頭發都弄亂了,就上前去抱她,把她抱到了地上。

“不要胡鬧。”顧瑾之說,“說了多少次,已經不是小姑娘了!”

然后,顧瑾之又說燕山,“都這樣晚了,你出去再看看,你爹爹和彥穎什么時候回來。若是還沒有回來,你也不用進來了,早點歇了吧。”

燕山道是。

老三彥紹下地,也要跟著燕山出去:“娘,我也去歇了。”

顧瑾之點點頭,對燕山道:“照顧好弟弟。”

燕山道是。

顧瑾之安頓好彤彤歇下。

這天,到了后半夜,朱仲鈞和彥穎才回家。

朱仲鈞一身疲憊,連外衣和靴子也不脫就往床上趟,一股子泥土的氣息。

顧瑾之被他吵醒,拉他起身沐浴更衣,朱仲鈞不聽,還順勢把顧瑾之摟在懷里。

他喃喃道:“今天太累了......”

他實在不想動。

顧瑾之頓了頓。

這個頓息的功夫,朱仲鈞已經打呼起來。

他累得厲害的時候,睡著了呼吸很重,顧瑾之以為他裝的。

她推了推,朱仲鈞懵懂嗯了一聲,道:“別吵......”

真的睡著了。

顧瑾之只得自己起身,替他脫了靴子,又折騰著脫了他的外衣。

朱仲鈞閉著眼睛,任由顧瑾之折騰。

等外衣脫去,他一個轉身,滾到了床里邊,呼呼又睡了起來。

顧瑾之搖頭笑了笑。

她又悄聲吩咐丫鬟,去端盆熱水來。

顧瑾之自己擰了帕子,給朱仲鈞擦了擦臉和手。

朱仲鈞已經睡得人事不知了。

第二天,他倒是醒得早。

他睡眠很香甜,所以精神很好,醒了就伸了個懶腰。

他的動靜雖然輕,仍是把顧瑾之吵醒了。

“簡王世子昨日來了......”顧瑾之醒來,趴在枕上,先說了最重要的話,“我讓燕山把他安頓在城里的客棧了,只怕他上午還要到府上,你知道他的來意吧?”

朱仲鈞也愣了下。

他著實沒有想到簡王世子會登門。

他偷了簡王那么多鐵礦,簡王不可能差不多蛛絲馬跡的。朱仲鈞知道,簡王府的人遲早要找來,卻沒有想到是最近。

最近真是太多事,讓朱仲鈞無暇旁顧。

朱仲鈞笑著問顧瑾之:“你沒有把他安排在府上住?”

“他語氣不好,對我也不客氣,燕山都看得出他像尋仇的。”顧瑾之道,“來者不善,怎么能安頓在府上,豈不是引狼入室?”

朱仲鈞哈哈笑。

他梳洗了一番,顧瑾之也起身了。

夫妻倆用了早膳。

顧瑾之也問南昌王的三個兒子下落。

“送到壽城去了。”朱仲鈞道。

沉吟了下,他對顧瑾之道,“要不,你帶著彥紹和彤彤,也去壽城吧。”

壽城,就是后來的壽縣,位于安徽淮南和合肥搭界。三國時著名的淝水之戰,就是在壽城打響的。壽城靠背大別山,易守難攻,是最佳的預防之地。

這幾年,壽城雖然還是朝廷的衛所,卻早已被朱仲鈞的下屬攻陷,暗地里全部換成了朱仲鈞的人,十分安全。

朝廷并不知道。

顧瑾之的手,不經意見過自己的小腹。

她這兩天不太對勁。

她不能留在廬州,萬一有事,她就會拖朱仲鈞后腿。

“好。我們什么時候動身?”顧瑾之問。

南昌王是朱仲鈞的哥哥,晉王是朱仲鈞的侄兒,簡王是朱仲鈞的叔叔。三代尊貴的王爺,都被逼到了走投無路,需要借助廬州庇護的地步,足見局勢的緊張。

顧瑾之自己,可能又懷孕了。

彥紹才十歲,彤彤七歲,她們母子三人屬于婦幼,毫無自保能力,留在廬州只會成為朱仲鈞的掣肘。

“我盡快安排下,你們后天就走,你覺得呢?”朱仲鈞還以為要說服顧瑾之。

顧瑾之這么痛快就答應了,朱仲鈞也欣慰。

這個時候,一切以大局為重。

“家里也沒什么要安排的。”顧瑾之道,“壽城宅子是現成的,使喚的人也有,后天走是可以的。”

朱仲鈞點點頭。

他起身,輕輕摟了顧瑾之。

他想說點什么,最后卻只是說:“照顧好彤彤和彥紹。”

他們之前的甜言蜜語,如今只剩下了孩子。

這樣,反而叫人踏實。

顧瑾之點頭,道:“放心。”

朱仲鈞放開了顧瑾之,整了整衣襟,要去見簡王世子。他問顧瑾之:“那個含卉呢?”

他知道含卉的身份。

當年顧瑾之無意間找到含卉,只是對她的身份有點懷疑,并不奢望一定就是她所想的那個人。她還把自己的猜疑告訴了朱仲鈞。

朱仲鈞到了廬州之后,就派人去查。

幾經周折,終于查出,含卉的確和簡王府有關。

這讓朱仲鈞兩口子很欣喜。

所以,這些年顧瑾之和朱仲鈞刻意保護含卉,就是等著用來對付簡王府。

“她就在這里。”顧瑾之道。

她喊了碧凡,讓她去把含卉找來。

含卉已經在正院一整天了。

她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所以戰戰兢兢的。

含卉跪下,給朱仲鈞和顧瑾之行禮。

顧瑾之讓她起身。

“含卉,王爺要去外院待客,你去服侍吧,在一旁端茶遞水,機靈些。”顧瑾之笑著道。

含卉不禁打了個寒戰。

外院有服侍的丫鬟,為什么要她去啊?

她只是三少爺身邊的。

含卉知道有些權貴人家,是養家妓,來款待客人的。

王妃突然把她叫來,在正院候了一整天,難不成是想......

含卉肩頭縮了縮,帶了幾分懼怕。但是她也不敢抗命,只得聲音怯懦道了句是。

朱仲鈞笑了笑,起身讓外院走。

顧瑾之讓含卉跟著。

含卉就深一腳淺一腳往外院去了。

朱仲鈞直接到了中堂坐下。

燕山和彥穎過來請安。

“燕山,你和你二弟,去客棧把簡王世子請過來。”朱仲鈞對兒子們道,“要記著,他是長輩,你們不能先失禮于人。假如他沒有長輩的樣子,也不需要客氣......”

燕山和彥穎就知道,他們的父親,并不尊重簡王府。

該硬氣的時候,需要硬氣。

兄弟倆道是,轉身出了門。

路上,燕山問彥穎:“昨晚,爹爹把南昌府的安排到了哪里?”

“送去了壽城。”彥穎道,“爹說,如今還不知道朝廷的動向,還是先藏起來為妥。爹還說,廬州只怕也會有事,娘和彤彤、三弟,也要送去壽城。”

壽城是廬州的屏障,是最安全的地方。

燕山雖然不似彥穎那樣整日跟著父親,卻也知道壽城的防御。

這些重要的事,父親每次和將領們討論,都會讓燕山在一旁聽。父親多次說,將來這個王府都要交給燕山的,燕山不似彥穎只一門心思學武,燕山需要每樣都會,每件事都清楚。

想到這樣,燕山心里一陣內疚。

他在為自己昨日懷疑母親、猜疑父親感到羞愧。

他淡淡舒了口氣。

果然,流言蜚語著實傷人至深,比刀劍還要狠毒。

這是今天的更新,前天的和昨天的,今天都會補上的。很抱歉兩天沒更了,本文已經到了結尾階段。一本書,開頭和結尾是最難的。而我總是處理不好結尾。這次是決心要把結尾寫好的,所以時常卡住不知怎么辦,大家見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春閨記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