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喜良緣  >>  目錄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攤牌

第六百三十八章 攤牌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喜良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喜良緣 第六百三十八章 攤牌

顧熙年聽到這樣的問題,連眉毛都沒動一下,淡淡的應道:“到這個時候,還來問這樣的問題,你不覺得太過無聊可笑了嗎?”

無聊可笑?

三皇子的聲音愈發陰冷:“去年父皇忽然大發雷霆,讓我禁足了半年之久。這應該是你的手筆吧!”明面上是他和太子交鋒,可他很清楚,暗為太子出謀劃策的人一直都是顧熙年。他的真正對手,也是顧熙年!

顧熙年沒有否認:“是。這是我和沈將軍聯手設下的局。是你太過狂妄自信,一頭撞了進來。”結果,惹來了皇上的猜忌和憤怒。也被禁足了半年左右。也就是從這一次過后,三皇子漸漸失了圣心。之后更是處處失去先機……

三皇子雖然早已猜到了這個事實,可在顧熙年坦然承認的這一刻,無邊的怒意頓時涌上了心頭,臉色陰沉扭曲。過了許久,又問道:“這次的流言呢?也是你暗讓人煽風點火添油加醋的吧!”

“這次你猜錯了。真正命人煽風點火添油加醋的人是太子自己。”

……三皇子啞然。壓根沒想到一向綿軟的太子竟然也有如此果決狠辣的時候。

看著三皇子難看的臉色,顧熙年的心里暢快極了:“是你居心不良,自掘墳墓。怎么能怪得了別人?”如果不是三皇子先唆使人暗傳出謠言,太子根本就無從下手好吧!

三皇子的眼射出怒焰,壓抑了許久的怨懟忽然涌了出來:“顧熙年。我自問沒有任何地方對不起你,甚至竭力對你示好,希望你能站在我這一邊。可你非但不幫我,還站到了太子那一邊,替他出謀劃策來對付我。你到底為什么要這么做?他是你的親表哥沒錯,可他是怎么對你的?你該不會都忘了吧!”

不等顧熙年有什么反應,三皇子又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如果沒有你,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他的性子怎么樣,你和我一樣清楚。才能平庸。心慈手軟,瞻前顧后,手段不夠狠辣,連斬草除根都做不到。這樣的人,憑什么能做上這太子之位?輸在這種人手里,我真是一百個不服!我實在弄不明白。心高氣傲的你為什么要幫這樣的人。”

三皇子的臉色隱隱的扭曲,所有的不甘都浮在了眼。

顧熙年定定的看著他,忽的笑了,慢悠悠的應道:“沒有為什么。我就是想看看你失落不甘的樣子而已。”

三皇子:“……”

三皇子深呼吸一口氣,“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不肯告訴我實話嗎?”

為什么要告訴你?就讓你懷著滿心的疑惑不解離開京城。永遠也不知道謎底吧!

顧熙年漫不經心的笑了笑:“我說的都是實話,你要是實在不信。我也沒辦法。你還有什么要問的就快點問,不然耽擱了你啟程,再傳到皇上和皇后娘娘的耳朵里,就不太好了。”

“你……”三皇子太陽穴突突亂跳,額上青筋畢露,看起來十分猙獰。

顧熙年絲毫不懼,反而“好意”開解道:“既然沒什么問題了。那就算了。我們兩個出來這么久了,再不回去。只怕大家都會生出疑心。還是回去吧!”

顧熙年態度表露的這么明顯,三皇子自然清楚今天是休想從顧熙年口多問出一個字來了。萬分不甘的將這口怨氣悶氣咽了回去,輕哼一聲,率先拂袖而去。

顧熙年深深的看了三皇子僵直的背影一眼,然后緩緩勾起了唇角。

當三皇子重新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已經將所有的負面情緒收拾的一干二凈。他已經輸的一敗涂地,絕不肯再輸掉最后一絲尊嚴。這是他的驕傲!

太子探尋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三皇子的臉上,可惜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來。至于隨后進來的顧熙年嘛,那就更坦然鎮定了。他們兩個剛才到底說了什么?

似是看出了太子的疑惑,顧熙年沖他迅的使了個眼色。有什么事,以后私下再說。

太子只得將所有的疑惑都暫且按捺了下去。

羅氏的臉上有一絲遮掩不住的黯然失落,強自撐著笑容低聲道:“殿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我們也該啟程了。”

三皇子嗯了一聲,大步走到了鄭蘊面前:“舅舅,我今日這一走,母妃就要請你多照顧了。”

這一走,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宮里的鄭貴妃了。沒有兒子在京城撐腰,失了圣寵,又有心狠手辣的顧皇后在一旁虎視眈眈。縱然先后得了皇上和皇后的承諾,他的心里還是沉甸甸的。

鄭蘊的心里說不出的酸澀晦暗,擠出笑容安撫道:“你安心的走吧!我會盡量多進宮探望貴妃娘娘的。”

三皇子扯了扯唇角,神情僵硬,再也擠不出一絲笑容。

太子走到三皇子面前說道:“三皇弟,你就放心吧!我會替你照顧好貴妃娘娘的。”

三皇子神色漠然的看著太子,眼露出譏削。這個時候說這種話,也太假惺惺了吧!這是他最看不上太子的地方。成大事者,該心狠手辣的時候絕不能手軟。太子卻天生耳根軟又重感情,這樣的人怎么配登上皇位?

可偏偏就是這個人,讓他嘗到了生平前所未有的挫敗!顧熙年明明和太子有奪愛之恨,為什么偏偏還要幫著太子?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真龍天子才有的運道?

想到這些,三皇子真連吐血的心都有了。

可在太子面前,三皇子無論如何也不肯有半點示弱,硬是擠出了一個笑容:“那就有勞皇兄多費心了。臣弟就算遠隔千里,也會牢牢記著皇兄的情分。”

都到這個份上,還是嘴硬的很。

太子很有勝利者的風度,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就算記得再牢又能怎么樣?按著朝廷規矩,就了藩的皇子沒有圣旨傳召是不能回京的。以父皇的身體情況來看,不出兩年必然會傳位給自己。到時候,只要他不想見三皇子,三皇子根本連回京城的機會都沒有。

另一邊,羅氏姐妹也在依依不舍的話別。羅氏一想到從此遠離京城,連想見父母親人一面都不可能,也不免悲從來,落了幾滴眼淚。羅妙可也紅了眼圈,低聲安慰道:“姐姐盡管放心的隨殿下離開京城,我會時常回去探望父親母親的。”

羅氏用帕子擦了眼淚,強顏歡笑:“以后就多偏累你了。”頓了頓,又看向崔煜:“我這個妹妹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傲脾氣犟一些。妹夫可要多擔待。”羅妙可和崔煜成親之后,感情不溫不火,算得上相敬如賓。可離夫妻恩愛,又實在差了一些。

崔煜忙應下了。

羅妙可見羅氏到這個時候還惦記著自己和崔煜,眼淚唰的就落下來了,哽咽著說道:“姐姐,我以后不會再任性了,一定會和相公好好的過日子,你就別再為心了……”

姐妹兩個相對落淚,看著也著實讓人心酸。

葉清蘭和羅氏姐妹談不上熟稔,更談不上有什么好感。可看著這樣的一幕,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就在此刻,府里的下人匆匆的跑了過來稟報:“啟稟三皇子殿下,宮里的貴妃娘娘派人來給您送行來了。”

來人是鄭貴妃身邊得用的女官,恭敬的給三皇子行禮:“貴妃娘娘身子有恙不便出宮,特地命奴婢前來給殿下送行。貴妃娘娘還讓奴婢給殿下帶了幾句口信。娘娘說了,路途遙遠,請殿下多保重身體。到了藩地之后,還請殿下打發人送個信回京城報個平安。娘娘會在宮,日夜為殿下祈福。”

一片慈母心,在這一番叮囑畢露無疑。

三皇子鼻子一酸,眼前似乎出現了鄭貴妃哀戚難過的面容。一顆心就像被針刺著,疼痛雖不劇烈,卻綿延悠長。

母親,兒子不孝,從今日起不能再隨時伺候左右了。請你多保重身子,就算是為了我,也一定要平安健康的活下去!

終于到了該啟程的時候。

所有的衣物行李已經都收拾妥當,整整放了十輛馬車。三皇子領著一眾妻妾兒女,再加上隨著一起離京的下人,又坐了五輛馬車。

十幾輛馬車緩緩的出了三皇子府,然后消失在眾人眼前。

眾人一路將三皇子一行人送到了皇城外的官道上。

這一個時辰的路途,足夠三皇子收拾起所有的情緒,呈現在眾人面前的,依然是那個冷靜自若的三皇子。他甚至笑了笑,拱手作別:“多謝諸位一路送行,這份情意,我趙璋永生不忘!此去路途遙遠,你們都回了吧!”

眾人心情俱都無比復雜,可該說的話都說完了,確實也沒有再矯情的必要。于是一一道別,回了京城。

三皇子目送著眾人一一離開,至始至終都維持著得體的笑容。直到所有送行的人都走了,才轉身上了馬車,揚聲喊道:“啟程!”

車夫應了一聲,揚起了馬鞭。

三皇子在馬車里閉上了眼睛,一滴淚水迅的滑落下來,滴落到衣襟里,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喜良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