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歡喜如初  >>  目錄 >> 番外之如初四十

番外之如初四十

作者:鬼鬼夢游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種田經商 | 鬼鬼夢游 | 歡喜如初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歡喜如初 番外之如初四十

今日的聞府很熱鬧。

屋內,華如初看著鏡中的自己,青春不在的年紀,卻也并不顯老,可是……

手撫過眼角的笑紋,這里,終是暴露了她的年紀已不再年輕。

從鏡中看著身后的人走近,手落在自己臉上,撫上她剛才撫過的地方。

“老了。”

“恩,老了。”華如初很坦率的承認,對上鏡中人的眼神,相視一笑。

“早該老了,明明每天吃的喝的都一樣,不能只是我老,你卻看起來像是個小姑娘。”

“女兒都是個大姑娘了,我又哪里還能是個小姑娘,歲月不會放過任何人。”華如初轉身,抬頭看著依舊高大偉岸,更添成熟氣質的男人。

這個年紀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華如初再一次從自己男人的身上肯定了這句話。

聞佑在外少有表情,臉上并無笑紋,和如初在一起露出笑容時會有一點魚尾紋,讓眼睛看起來更加狹長。

要說皺紋,他的皺紋在眉心。

川字紋不明顯,皺眉時才會顯出來。

華如初摟住他的腰,臉貼在他小腹上,輕聲呢喃,“我們成親多少年了?”

“二十二年。”這個答案一直存于心中,聞佑回得毫不猶豫,在一起的每一天,過的每一個生日他都清清楚楚的記著。

“不整不壽的,做什么生日,年年不也都過了嗎?”一想到一會要應付不知道多少人,華如初就滿心不樂意,不管做多少年的官夫人,這些場合她也沒辦法喜歡得起來。

“孩子們的孝心,你就如他們一次愿。安安會幫著你的。”

華如初馬上抬頭看他,“她回來了?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進來之前,她想要過來給你請安的,被我攔了,這會應該在外頭當指揮。”

“這丫頭……”笑罵了一句,華如初臉上的笑卻怎么都掩不住。

四個孩子里,就安安一個女兒,偏她是最不安份的,仗著學了一身功夫。跟著深哥去了海上,她不想拘著女兒,想著出去見見世面也好,結果倒好,她帶回來個海盜女婿。要不是那個男人品性不錯,也并非在海上討飯吃的,私底下求見時更答應成親后會過安份日子她才松了口。

至于成親后真的如何……

華如初只能苦笑,女婿倒是將說的全做到了,可是防不住女兒性子野啊!

能在她生日這天記得回來都算她有良心。

“走吧,去見見孩子們,都回來了。”

“恩。”

當年想盡辦法回了揚州。華如初也只如愿在揚州呆了八年。

南朝官員四年一任,能在揚州任呆上八年已經算是皇帝成全了,當調令到時,華如初很平靜的接受了。

這八年。阿佑是在全她的孝心,她不能總讓阿佑為她犧牲。

回來太原后,一家人住進了皇上賞下來的宅子里,在他們為宅子名煩惱時。皇上身邊的大總管帶著人抬了牌匾進來,上面就是簡單的‘聞府’兩字。

他們不敢用的天家姓被皇上賞下來他們當然不會拒絕了。

也是經由這個牌匾讓眾人知道皇上對聞佑非但沒有因這些年的分開而生疏。再加上皇后每每出府去的不是娘家,而是聞府,更讓眾人看出了兩家的親近。

就算不是真正的一家人,在天家來說感情卻也算得上是深厚了。

就在眾人心中還齷齪的想著兩家再親近也不過是上一輩的事,孩子不親近也白搭,不過是再風光三十年罷了。

可是在太子見過聞家大公子聞希水后,所有的伴讀他都不要了,放出話來說有資格和他一起讀書的只得聞希水一人。

是一起讀書,而不是伴讀,意義天差地別。

聞佑一開始并不愿意,伴君的滋味他嘗過,太辛苦了,他不想他吃過的苦頭再讓兒子吃,可兒子顯然并不那么看,聞佑也看得出來,兒子游刃有余的將兩人的關系處理得很好,他也就不再過問,他和如初會老會死,以后終是需得他們自己走將來的路,他尊重他們的任何選擇。

于是到現在,十幾年下來依然如此。

經過這些年的布置,宅子早就變了樣,處處顯得生機勃勃,才是三月的天氣,院子里卻也沒有頹敗之相。

更因為今日是女主人壽辰,被妝點得格外喜氣。

兩人像以往的許多年一樣挽著手,慢悠悠的踱著步子。

已經換成了嬤嬤裝束的秋謹帶著其他丫頭在兩人十步后慢慢跟著,這府里不止是主子雍容,就是下人也顯得格外從容,沒有那浮躁之氣。

誰來了聞府都得贊一句聞夫人下人調教得好。

“娘,娘……”

華如初一抬眼,就看到回廊的盡頭她那不老實的女兒正高揚著手揮舞,眼看著就要提著裙子跑過來了,華如初忙揚聲喊了一句,“你給我站在那。”

聞希雨吐了吐舌,不敢再動。

別看爹在外頭威風八面的,在家里,娘才是最惹不得的。

糟糕,她剛才興奮過頭了。

側頭偷偷向夫君用眼神求救,長著一雙狹長狐貍眼的男人只是笑,既不說話也不點頭。

要不是娘親走得近了,她真想踹上一腳解恨。

華如初用力點了點她額頭,“都成親一年多了,怎么還沒點長進,你婆家沒休了你真是好修養。”

誰讓她靠山硬呢?有對這樣的爹娘誰敢輕易休她!

更何況她還是公主呢!

一邊的男人彎腰行禮,“岳父,岳母。”

華如初虛扶了他一把,假意怒道:“晨冬,安安這樣,你也不管著點。越來越不像樣了。”

看了可憐巴巴向自己眨眼的妻子一眼,何晨冬笑道:“她也就在您和岳父面前才會如此,在我爹娘面前表現得好得不得了,我娘現在都把她看得比我重多了。”

真是這樣才好,華如初心里嘆了口氣,示意一起往前走。

所以她才說不想生女兒嘛,嫁到別人家里去做小媳婦哪是那么好過的。

到得正院,三個兒子都在了。

大兒子從小就沉穩得不像個孩子,要不是看他的表現沒有異常。她都曾暗暗擔心他是不是也和他一樣是穿來的,好在不是,不然她就要別扭了。

二兒子聞希辰是到揚州的次年生的,虛歲十五歲,兄弟幾個里最安靜的就是他。經常就看他拿著書在看,可他看書的速度常讓夫妻兩人頭疼,要說他是囫圇吞棗吧,隨便抽出一書問他,他又都能背得出來,解釋一翻也沒問題,只是他自己理解的那意思讓他們氣笑不得。偏還找不出反對的理由來。

誰讓這里和天朝的古代一樣是沒有標點符號的呢,一句話千樣解釋,他要那么認為除了早已做古的著書人誰又能說他錯?

現在就連皇家的藏書,除去一些不能給他看到的。其他的都看得差不多了,華如初覺得,離她頭疼的日子又要不遠了。

小兒子聞希宇比二兒子小兩歲,和他二哥相反。他最不愛的就是書,啟蒙時愣是將先生給氣走了。

要說他蠢吧。他又絕對不蠢,她去和他講條件,只要他將字認全了,她就隨他去。

這下不得了,再請了個先生回來后他學得那叫一個快,直讓先生驚呼發現了神童。

可當認全了字,再要教他其他時,那小子眼巴巴的瞅著自己的娘親,一副等解脫的架勢。

看他確實是不愛這個,華如初也沒有勉強他,好歹不是盲了,干脆就隨了他去。

后來才發現這家伙不行,武卻絕對行,上面三個兄姐練武的天賦都沒有他高,現在雖說才十三歲,要論功夫,只怕也只有老大能和他拼一拼了。

聞佑曾有言,論功夫,希宇定能青出于藍。

華如初深以為然。

看到他們進來,屋里三人都站了起來。

聞佑和華如初在上首坐了,秋謹在前面放了四個蒲團。

四兄妹從大到小依次跪下,恭恭敬敬的磕頭行禮,“兒子(女兒)祝娘親身體安康,福壽綿綿。”

年年都會來上一回的,華如初現在也能淡定受禮了,“都起來,娘有你們就已經是福氣了。”

做為女婿的何晨冬不用跪拜,卻也極恭敬的深深彎下腰去,“晨冬祝岳母事事順意。”

“有心了。”

受華如初不喜歡浮夸的影響,生日禮四兄妹準備都不華麗,甚至都算不上貴重,但件件都讓她覺得窩心。

舍不得將東西交給秋謹,華如初干脆就自己拿著,掃了眼兒女,臉上全是幸福,“接下來我要說的事你們可能不愛聽,可是想要家宅安寧,就必須做到公平,娘知道你們感情好,可娘想你們感情更好,娘這些年是賺了許多銀子,可花出去的同樣多,所以這個暫時沒你們的份,娘要說的是有關于琳瑯閣的。”

現在的琳瑯閣早就不是單一的一個買賣了,華如初將手底下所有的買賣都并入了進去,并且開遍九州。

“琳瑯閣分成四份……”

“娘,您和爹還這么年輕,不用這么早就……兒子向您保證,我們絕不會因為家財而生隙。”開口打斷話頭的是緊緊攢起眉頭的是聞希水,可見他有多不喜歡這個話題。

聞希宇忙附和,“是啊,娘,我們不會的,就是您全給哪個哥哥姐姐,我也不會有意見的。”

看女兒還要說,聞佑沉聲道:“先聽你們母親將話說完。”

“……是。”

華如初一點也不生氣,有這樣的兒女她也氣不起來,笑得越加柔和道:“娘現在做這些只是希望你們心里有個底,而不是要插手改變你們自己定下來的路,你們四兄妹里,希水早就決定入仕,希宇你看到帳就頭暈,希雨你是出嫁女。適合接管琳瑯閣的只有希辰,分成的四份里,希水和希雨希宇各占兩成,剩下的四成里三成歸希辰,另一成先放在我這,琳瑯閣下面的買賣,我會將護衛隊單獨分出去交給大舅,你們有沒有意見?”

四人皆搖頭,聞希水代表幾人表明態度。“這是娘您一手建立起來的家業,您要怎么分我們都沒有意見。”

“那好,娘手里的銀子到時也會分出一部分給你們外祖父那邊的表兄弟妹,別怪娘,就如你們兄妹感情好。娘和你們舅舅姨娘也是從小要好,娘不能因為有了你們就忘了他們。”

“娘,我們都懂。”

華如初看了一眼沉默的阿佑失笑,“突然有種自己是窮光蛋的感覺,阿佑,你的俸祿養得起我嗎?”

“當然。”

幾兄妹見慣了爹娘恩愛,也不覺得怎么樣。何晨冬卻是實打實的羨慕,這樣的家庭,數遍南朝怕也只尋得出這么一個。

也只有這樣的家人才能養出安安這樣的女子。

馬柏快步進來,“夫人。姑小姐來了。”

“這來得可夠早的,人到哪了?”將手里的東西戀戀不舍的交到秋謹手里,華如初問。

“剛進門,正往這里來。”

“好。馬柏,今日你怕是要辛苦了。”

馬柏微一躬身。“我的份內事。”一頓,馬柏又道:“祝夫人身體安康。”

“我們之間不用說這個,中午人多,晚上我們自己人擺一桌,到時你敬我杯酒就是。”

“是。”

馬柏終是沒有娶妻生子,秋謹和春玉也同樣沒有嫁人,華如初心里不是不遺憾的,看他們甘之如飴,終是沒有勉強他們。

時間一晃,居然過去這么多年了。

“嫂嫂,我帶了湘云來給你幫忙了,知道你不耐煩應付人,一會我們幫著你點。”

湘云是魏家的新媳婦,去年底才成的親,是個教養得很不錯的女孩子,只是在華如初看來卻過于柔和了些。

不過祁珍有個這樣的媳婦也挺好。

魏旭帶著兒子廷玉走在后面,受這一家子影響,魏旭到了這里也放松得很,這些年漸漸位高權重,好在倒也沒多少變化。

華如初笑,“自是求之不得,湘云,這里就是自己家里一樣,你不用拘束。”

“是,舅母,娘早就和我說過,這里是最自在的地方,湘云不會拘束的。”

唔,看著也不像表面那般柔嘛,華如初笑著看了祁珍一眼,兩人相視一笑。

將近辰時時,各府便相繼來人了。

這一日正好是休沐日,聞府難得一日宴客,各府基都派了人前來。

太原的天氣還冷,女眷全帶去了內宅的暖閣,男客在正院,自有聞佑前去招待。

加上初嫁到太原那兩年,華如初在太原也呆了十好幾年了,各府的宴請也參加了不少,人自然都是識得的。

幾句話一帶,屋子里便是歡聲笑語。

來了聞府便無需裝模做樣,只管放松了來,這幾乎成了各家夫人之間一個共同的秘密。

吃的喝的應有盡有,要不是天氣還冷,不少人還想去湖上游戲玩上一番了。

要說這一次宴請讓眾人見識到了聞家的影響力,帝后偕同太子一同前來便讓人瞠目結舌了。

皇后和聞夫人交好全城皆知,大家都猜皇后定然會來,可沒想到……

這是要將聞府推向怎樣的境地?!

盛極……而衰嗎?

聞佑同樣想到了這些,心里一緊,忙迎了上去。

這時候,大家才想起來要見禮,紛紛跪了下去。

聞昱丹苦笑,他來的好像確實不是時候。

“行了,起身吧,你們就當沒看到朕,原及,你帶我和太子去個安靜的地方,安排了外面的事去陪我說說話就行了。”

“是。”聞佑看向皇后,正要安排人送去內院,便聽到皇后道:“我識得路,自己過去就行,皇上,臣妾告退。”

華如初看到皇后并不吃驚,就是一眾夫人也都猜到了皇后會來。

帶著人去了暖閣旁邊的一個小花廳,華如初這才知道皇上和太子也來了,不由得就抱怨道:“我們家已經是圣恩不斷了,再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希水還打算入朝,父子同朝,如何能成,我看還是暫時別了。”

“你可別攔著希水入朝,太子得跟你急。”

想到那兩個人,華如初也頭疼,太子要不是已經成婚了,她都得擔心他是不是有斷袖傾向,盯平平未免盯得太緊了些。

看她那模樣,皇后失笑,“你就不能少操些心,我和皇上都知道你們再份不過,其他人怎么說隨他們去就是。”

這簡直就是捧殺的最高境界啊!華如初認命的點頭,不再說這個,“前一陣聽說有人提及圣上有數年沒有皇子誕生,提議充美人進宮,后續如何了?”

“不過是某些人家里有女剛好到花齡,心里起心思了,不用管,我早在多少年前就沒攔過了,皇上若是想大開后宮說上一聲就是,可現在我還沒聽到他說,那我便當不知道這回事便是。”

倒真是想開了,華如初笑,不過皇上少有皇子誕生的原因她倒是知道些,一個月大半的時間在皇后那里,以皇后的身體想要再有個孩子確實不易。

“笑個什么勁。”皇后被笑得臉都熱了,甩了她一帕子。

華如初也不說話,只是笑。

皇后抿了抿頭發,“看在你今日生辰的份上不和你計較。”

華如初見好就收,又說起了其他事。

相處至今,她已經能很輕松的和皇后相處了。

帝后和太子在聞府用了飯便離開了。

隨后客人也相繼告辭。

喧嘩過后突然的一靜,讓華如初幾疑耳朵出了毛病。

是啊,過了今日就四十整歲,身體開始走下坡路了。

看著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男人,華如初張開手求抱。

這是個必然被滿足的要求。

“阿佑,我們還能在一起多少年?”

“四十年。”

“這么肯定?”

“恩。”

“不能再活六十年嗎?”

“想讓我活一百歲?”

“恩,我們那里有一句很美麗的話:誰若九十七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我一定會等你的,你呢?會不會等我?”

“我們一起走,下輩子我來尋你。”

“要是找不到呢?或者你認錯人了怎么辦?”

“我會找到的,相信我。”

“好啦,信你了,我有點困。”

“你睡,我抱你回屋。”

“我覺得我胖了,你抱得動嗎?”

“沒胖,還和二十年前一樣。”

“真的?”

“恩,真的。”

“呼……”

全劇終!

ps:以前看電視最不喜歡看到這三個字,今天我給用在這了,哈哈,番外就到這了,后面還有一個感言,大家也看看,然后,完結的書會在評價票的上面有一個完滿意度,希望每位親愛的都去投票,這對鬼鬼很重要,么么噠大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歡喜如初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