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馭獸道  >>  目錄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不公的世界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不公的世界

作者:看花望云  分類: 奇幻 | 玄幻 | 異世大陸 | 無厘頭魔獸爽文召喚后宮 | 看花望云 | 馭獸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馭獸道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不公的世界

麒麟大陸海域,有著大大小小無數島嶼,這些島嶼有些適合人類居住,有些則適合魂獸居住,但也有一些島嶼,根本不適合生靈居住,成為被廢棄的島嶼,或用以特殊地方。/\wWW.bxwx.cC新筆下/\{新筆下文學ww.b.cC}

亂葬島就是一座特殊的島嶼,因為環境惡劣,島嶼荒蕪,根本不適合生靈居住,但是并沒有被完全廢置,而成成為了附近海域一些漁村的棄尸之地。

在海民之中總流傳著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故事,不少因患病而死的人,若尸體處理不當,會引發的可怕的詛咒,讓全村陪葬。漁民口中的詛咒,在外人看來,其實就是瘟疫,最好的辦法莫過于立刻將尸體火化,達到凈化目的。

但是,火化對歷代生活在水域上的漁民而言,是最不能接受的安葬方法,他們信奉海神,堅決不贊同火化,認為這是褻瀆海神的行為。但是簡單將尸體下土,或水葬,卻會讓尸氣污染附近,形成瘟疫,于是,他們選擇了一座遠離村落的無人島,安放尸體,亂葬島因此而來。

亂葬島埋葬的雖然都是些凡人,但長年累月的放置,同樣讓這座島形成了嚴重的尸氣,凡人不能在這種尸氣中長久呆滯,否則定會染上尸疫,就連來埋葬尸體的漁民,也必須穿上完全的隔離服,才敢登上亂葬島,除非有死尸要處理,否則不會誰愿意靠近亂葬島。

一縷黑霧,從遠處天際飛來,最終落到亂葬島山,在荒涼的墳山上,有著兩人,一男一女,**的長相并不算非常出眾,臉色有些蒼白,但不像是病色,而像是天生就這樣,有著一雙較為明顯的黑眼圈,深深的眼袋讓他看起來有些陰森,百年過去,這副面容發生了不少的變化,但依稀能看出從前的樣子。

姜函易,多年前與鄭峰的一次沖突中,被斬一獸,遣送回家療養,杳無音信幾年后,再度回歸,低調了許多,卻成為青龍城那一年中最大的黑馬,自此開始顯得神秘……

那縷的黑氣沒有一絲停頓,直接融入姜函易的身體,黑氣入體后,姜函易雙眸閃過一絲痛苦之色,身體纏頭,死氣更加的濃重,渾身上下散發出的尸氣,已經讓人分辨不出,他究竟是活人還是死人。

跟在姜函易身邊的那名女子,容貌并非絕色,只能說是清秀,她身上穿著很是樸素,沒有任何的金銀首飾,從頭到腳尋不到一絲大家閨秀的痕跡,反而像是一個奴婢。

“少爺……”女子看著姜函易顫抖的身體,眸中露出一絲擔心,一開口就以證實了她的身份,的的確確就只是一個女婢而已。

姜函易穩住了身體,冰冷的雙眸唯有看向那名女婢時,才會露出一絲罕見的溫柔,微微笑道:“放心……我沒事……很快……一切都將結束……”沙啞的聲音已經將他出賣,身體的痛苦遠遠還沒有結束,只是被他強忍了下來,一切不過都是為了不讓她擔心。

多年前,一個陰雨連綿的季節,糟糕的天氣讓人內心壓抑,精神失常的姜函易被遣送回到姜府療養。

姜家并非修煉世家,但家主姜易人為天龍帝國一方貴族,擁有世襲爵位,領地,屬于天龍帝國南方的名門望族,畢竟能夠世襲的爵位與領地,若非家族先人對帝國有過重大貢獻,絕不可能得到如此封賞。

姜函易雖然是姜家長子,卻沒有繼承姜家爵位和領地的權利,因為他并非大宗,而是‘庶出’。

在天龍帝國貴族的封建宗法制度下,姬妾,或者非正妻的嬪妃所生的孩子稱為庶出,姬妾有無名份,其后不管**,皆是庶出。有名分的妾又稱側室、偏房,她們的存在被家族和社會認可,然而在家族中的地位與正妻有云泥之隔,無論表現在家族、社會還是死后的待遇上。

姜易人為一方領主,私下生活就與大部分貴族無異,生活奢靡,正妻一人,姬妾無數,其中妾還分為幾個等級,如良妾,或地位低下的賤妾等。而姜函易就是賤妾所生,非正妻所生的孩子都叫庶出,是家族旁支,正妻所生為‘嫡出’。嫡為大宗,庶為小宗。妾死后不列入宗族牌位,所生子女‘庶出’,不可襲爵!

姜函易的母親原本是姜家中的一名婢女,被姜易人一次酒后行兇所玷污,原本就算這樣,姜家最多也只是給點錢將了事,卻不料一次懷上,雖然只是一個賤婢,但肚子里的怎么也是姜家的血脈。

當時,姜易人的正室膝不爭氣,毫無所出,偏房生下的也都是女兒。因此,姜易人將婢女納為地位低下的賤妾,算是有個名頭,看看生下來的是男是女,庶出并非真的沒有任何可能繼承,若族中沒有嫡系**時,庶出也是有繼承家業的權利,只是幾率渺小罷了。

后來真的生出了個兒子,姜函易雖為姜家長子,卻不是嫡長子,賤妾所生,有名無實,而且在正妻無兒無女的情況下,賤妾居然敢生出個兒子,那絕對是正室的眼中釘,肉中刺!

姜函易的出生,并沒有讓他的母親母憑子貴,反而因此得罪了正室一脈,其母經常慘遭正室毒打,而且在正室的授意下,就連其她偏房姬妾也同樣對他們母子百般欺凌,特別是當正室終于產下一子后,虐待欺凌更是毫無顧忌,有嫡子存在后,姜函易這個庶子已經可有可無。

其母被正室偏房虐打,姜函易則被家族中同年孩子,甚至比他年幼的孩子欺凌毆打,母為賤妾,子為賤民,對于這對母子的情況,姜易人根本就沒有正是過,對他而言,那是一次酒后產物,既然有了嫡子,庶子可以說完全就是多余的。

姜函易四歲那年,其母應不堪毒打,終于在病**離世,四歲的姜函易,永遠無法忘記母親離開前那張因痛苦而扭曲的臉,他清楚記得母親離開前,用那雙充滿悲傷的眼睛看著他,沙啞的說道:“函易,逃……逃……逃離這里……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母親的離世前的道歉,是因為將他帶來了這個丑陋的世界,讓他陪著一起遭受悲慘的人生,但是,他不恨母親,他恨的是欺凌他們母子的人!他恨的是這個姜家!!他恨的是這個世界!!!

他不會忘記母親死前的痛苦,更無法忘記那滿身的傷痕,對于姜函易母親被毒殺致死,姜家很是平靜,仿佛根本沒有發生過什么事情,沒人追究,更沒有人去安葬其遺體。

最后還是姜家中幾個老仆,可憐年幼的姜函易,才幫其埋葬在后山的亂葬崗中,姜家祠堂中,沒有任何的木匾,區區一個賤妾,死了也沒有人理會,更別說是在靈堂上安放。

安葬母親那一天,姜函易至今還歷歷在目,他清晰的記得,那一天下起了一場大雨,**的山路讓他摔倒了無數次,地上的碎石樹枝就像一把把鋒利刀尖,刺破他弱小的身軀,鮮紅的熱血從劃破的傷口中留出,但是他卻沒有更感到身體上一絲的疼痛,因為……他的心,更痛!

狂暴的颶風,刮得人臉頰生疼,衣角獵獵作響,姜家的幾個老仆都承受不住狂風暴雨,暫時下山,打算雨停后才繼續進行安葬,唯一沒有離開的就是年幼的姜函易,不管老仆如何勸說,他只是傻傻的跪在其母遺體傍,眼神呆滯,臉上留下的全是雨水,沒有眼淚,他的眼淚,早已流干。

老仆見卻說無效,只能搖了搖頭離開,留下年幼的姜函易,傻傻的跪在的泥石上,對于一個四歲的孩童而言,這樣的現實,真的太殘酷了。

姜函易一個人孤零零任暴雨啪打,嘴中不斷的低聲呢喃道:“為什么……為什么……”

他想不明白,母親究竟做錯了什么,他又做錯了什么,為什么老爺要如此不公平,他恨,憎恨這個不同的世界!

姜函易從腰間的拿出一把破舊的匕首,這是他從柴房角落的一堆廢棄物找到的,被同族孩子毆打欺凌時,他曾無數次想要拿出這把匕首,只是他一直沒有那個勇氣,他害怕,害怕自己的一旦拿出匕首傷害到那些嫡子后,姜家會怎樣處置他,他更害怕母親會因此而受到牽連。

匕首一直留著,他始終沒有祭出的勇氣的,如今,他終于拿出匕首,卻并非是去向同族的那些孩子復仇,因為已經沒有必要,母親死了,已經死了,永遠的離開他,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什么值得他留戀,就算他去報仇,或許能傷害到一兩個童年的小孩,只是,那些真正的仇人,他一個都報復不了。

哀莫大于心死,小函易拿出匕首,眼神空洞看著母親冰冷的尸體,慢慢將匕首放到自己的脖子上,匕首雖然老舊,卻依然鋒利,瞬間就劃破了稚嫩的肌膚。

“母親,函易現在就來找你。”就在小函易萬念俱灰,準備追隨母親而去之時,他突然聽到有人在他耳邊輕輕的說:“你想復仇嗎?”

“復仇?”姜函易呢喃道,空洞的雙眸的重新喚醒,浮現出深深的怨恨。

那道聲音**道:“對,復仇,我可以給你怨恨的力量……”

“你是誰?”

“我是誰?”那道聲音沙啞的笑道:“你可以叫我冥皇……”

ps:感謝書友‘泰煬’、‘赤壁零星’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馭獸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