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馭獸道  >>  目錄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塵封的記憶(下)

第六百九十一章 塵封的記憶(下)

作者:看花望云  分類: 奇幻 | 玄幻 | 異世大陸 | 無厘頭魔獸爽文召喚后宮 | 看花望云 | 馭獸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馭獸道 第六百九十一章 塵封的記憶(下)

第六百九十一章塵封的記憶(下)

“或許命運真的早已注定好了,姻緣一到,任何事情都無法阻擋得了。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花茶少女和流浪魂獸師相遇在茶館中,那次之后……”

“流浪獸魂師在葉落城停留的那段時間里,經常會光顧那間茶館,少女淡淡的笑容漸漸吸引了他……征服了他……”

“花茶少女一家,世代以花來命名,而她叫‘蕓香’。讓人意外的是,那位獸魂師的名字,居然同樣以花來命名……景天,而且他對于花卉植物也有著深度的了解和研究。相似的名字,共同的興趣,很快便讓兩人陷入了戀河之中,無法自拔……”

“但是,這樣的相戀,卻遭受到了少女父親無情的反對,一個是普通人家的平凡女孩,一個卻是四處流浪的獸魂師,兩人根本就是兩個世界里的人。一個連固定的居所都沒有的流浪者,試問少女的父親如何放心將女兒交給這樣一個男人呢?!他不相信這樣個男人,可以給予女兒幸福,他更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兒今后陪著這樣一個男人,過著居無定所的流浪日子,他大發雷霆……”

“可倔強的少女第一次忤逆了父親的意見,‘什么事情我都可以聽你的,唯獨這件事情不行!’這刺耳的話聽到她父親的耳中,讓那個昏庸的男人怒不可及,他決定將少女鎖起來,并且要趕走那蠱惑他女兒的男人,他堅信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只要將兩人拆散,女兒自然會慢慢變回原來的樣子,多么昏庸的一個父親啊……”

上官老人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每當事后他回想起曾經的想法,方才明悟到當初的他是多么的愚不可及。

“爺爺,別再說下去了。”茉莉忍不住說道,她以前還一直不明白,為什么爺爺從來就不和她講訴父母的事情,原來這是往事,都是爺爺過往的‘傷’。

她不管爺爺曾經做過些什么,但爺爺就是爺爺,那個一手將她從小帶大,和藹慈祥的爺爺。如果早知道這些往事,回憶起來竟然會讓爺爺如此心痛的話,她說什么也不會詢問。

“爺爺沒事,既然都說道這里了,還有什么好在意呢?”

上官老人苦澀的笑了笑,眼神迷離,漸漸將那數十年前的事情回想起來,打開那塵封已久的記憶,幽幽的說道:“昏庸的父親,卻不知道那愚蠢的做法,不但不會讓女兒回心轉意,反而讓父女間多年的感情,徹底毀滅。少女在被鎖的第三天,那個男人突然出現在茶館,對少女的父親說道‘我會給她一個安定的家’便自行離去……

“當天晚上,少女無聲無息的從房間里消失,留下的僅僅只有一張薄薄的紙條,上面留下了一句‘我要去追尋自己的幸福’……”

“那一夜之后,那個昏庸的父親,再也沒有見過自己女兒和那名獸魂師,無數個日日夜夜過去,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才冷靜下來細想曾經的種種,明白自己當初的愚蠢和無知。愚蠢的以為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可到頭來卻發現,他自己心中失去女兒的那份悲痛,不但沒有隨時間而變淡,思念反而越來越強……”

“唉……有些時候,有些事情,一旦錯過,那便是一輩子的錯過!”上官老人深深的嘆了口氣。

“那個父親,他后悔……他悔恨……可這一切都無濟于事,失去的再也不可能重新擁有,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都活在愧疚之中,甚至認為,自己這一輩子都依舊會這樣,在痛苦和悔恨中度過……”

“但是……十七年前的一個晚上,他卻突然聽到門口傳來一陣嬰兒的哭聲,等他打開木門后,遠處一個披著黑色斗篷身影,快速消失在小巷中,沒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證明,但直覺卻告訴他,那道身影就是他的女兒,那二十多年的血緣關系,豈是說忘就忘……”

“他抱起那個在襁褓之中的嬰兒,發瘋的沖了出去,尋找那道身影,他想要向女兒認錯,只要女兒愿意回來,一切他都不會再過問了,哪怕女兒想罵他,打他……”

“最后,他還是沒能在與女兒相見,迷茫的站立在大街上,如行尸走肉,直到懷中的嬰兒哭鬧起來,才將他叫醒,那是一個出生沒有多久的女嬰,可能才剛剛滿月,在襁褓之中,他找到了一封書信,那清秀的筆跡,他到死都不會忘記,因為那是他女兒的筆跡啊……”

“那封信中,字里行間透露出深深的愧疚。當初的少女,在離家五年之后,已在一個月前,成為人母。不經父親同意,擅自離家讓她一直對父親愧疚不已。她害怕得不到父親的原諒,她這樣一個不孝的女兒,再無臉面去與父親相見……”

“少女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父親……早已原諒了她,父女之間卻因為當年的事情,皆心懷愧疚,活在痛苦之中。少女未取得父親原諒前,本不應該出現,但信中交代,她的丈夫又不得不去完成的任務,而她無論如何都想要陪同,可剛滿月的女兒,卻成為了她心中放不下的心事,無奈之下,她也只好厚著臉皮,將女嬰托付到父親的手里,而她則在信中留下了一個承諾……”

“他們夫妻二人,在女嬰滿一周歲那天,必定會回來葉落城,跪求父親的原諒。一開始,那個父親還滿心歡心的等待著女兒的回歸,但是一年一年的過去,懷中的女嬰一周歲……二周歲……三周歲……十七年過去了……當初的那個女嬰,如今已成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而當初那個昏庸的中年父親,一別女兒二十多年,已經變成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但依舊沒有等到女兒的回歸……”

上官老人此時已經老淚縱橫,話不成聲,混濁的眼淚,爬過滿臉的皺紋,他悲痛的用手去遮掩,但卻發現無濟于事,悔恨的淚水根本就停不下來。

“蕓香,她食言了……”

“爺爺……”茉莉的臉上掛滿淚痕,痛心的抱著上官老人,她從來就不知道,一直以來表現開朗的爺爺,竟有著這樣一段痛苦的回憶。

爺爺明明心中如此的痛苦,但在她的面前,卻總是那樣的和祥,從小便對她無微不至,那是他在彌補對母親的愧疚。

愛麗絲拉了拉鄭峰的衣袖,明亮的大眼睛里滿是疑惑,不解的問道:“大哥哥,茉莉和老爺爺為什么要哭啊,還有那個花茶少女最后又為什么要食言呢?難道那個女嬰和愛麗絲一樣,都被父母拋棄了嗎?所以花茶少女才沒有回來尋找女嬰。”

愛麗絲很清楚,沒有父母有多么的痛苦,但幸好她還有朱莉婭修女,大哥哥,白爺爺,茉莉姐姐,天雨和天雨姐姐她們疼愛,并不會因此而感到孤獨。

“愛麗絲想知道故事里的女嬰,最后究竟怎么樣了,花茶少女的昏庸父親對她好不好,過的快樂么?”

小丫頭還真以為上官老人說的就是一個故事,和朱莉婭修女哄她睡覺時候將的故事一樣,完全就沒有多想什么,直到現在依然不明白,那個故事里‘昏庸的父親’就是上官老人自己,女嬰便是茉莉,而那所謂的花茶少女和流浪獸魂師,自然也就是茉莉的父母了。

食言?或許是吧,但如果真能遵守那個承諾的話,鄭峰相信故事中的花茶少女,不可能十七年都依舊沒有完成當初的約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馭獸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