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馭獸道  >>  目錄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油畫中的少女……

第六百四十五章 油畫中的少女……

作者:看花望云  分類: 奇幻 | 玄幻 | 異世大陸 | 無厘頭魔獸爽文召喚后宮 | 看花望云 | 馭獸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馭獸道 第六百四十五章 油畫中的少女……

第六百四十五章油畫中的少女……

同樣,經過那次,金瑞兩人也可以確定,鄭峰一定對愛麗絲的身份有一定的了解,雖然不知道他是從何了解的,但這卻讓兩人更加的肯定……這小子,就是信中所指的銀發之人!

但雙方都沒有明說出來,有些事情,心中明白便可,無需直言。一方將愛麗絲送出,沒有任何的解釋……另一方將愛麗絲收下,沒有一絲的疑惑,雙方都異常的默契。

鄭峰看著小丫頭,嘴角微微翹起,原本還想著如將將小丫頭弄到手,結果白老頭他們竟然將小丫頭主動的送出,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不管從什么方面來說,他都對這份‘獎品’十分的滿意!不要說天級物品,就算拿圣級物品來和他換,他也不會答應,這小丫頭的真正價值,豈可是那些死物能比擬的!

“畫像呢?”鄭峰問道,這是他和金瑞的約定,也是他參賽的理由。

“拿去!”金瑞一甩手,一副尺寸半開左右的相框便被握在掌中,畫像的正面被一塊灰色的油布覆蓋,系著一條細繩,無法直接觀賞。

鄭峰松開了愛麗絲的小手,身體竟然因為激動而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伸出抖動的雙手接過畫像,萬般思緒涌上心頭,被塵封已久的記憶,漸漸清晰……

小時候,在帝都孤兒院里的一幕幕片段,不停的在腦海中回放,丫頭姐姐溫柔的形象從未改變,依舊的是那般暖人心扉。

當初一別,已有九年,如今的丫頭姐姐,究竟變成什么模樣,他熱切的想要知道……

牙和希爾芙兩只小家伙,感應到主人心中那份激動的情緒,也忍不住探出了頭,明亮的眼珠子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個相框,好奇里面會藏著什么東西。

抓住細繩,輕輕一拉,畫像上的油布緩緩而落……

陰暗的天空,枯敗的古樹林中,清晰可辨的顏色唯有那暗紅的鮮血,在鮮艷的血色之下,所有的一切黯然之色。

微弱的月光穿過枯樹枝椏,將滿地的殘肢碎體映照出來,在月光之下,唯有一個黑色勁裝的少女依舊屹立著……

只是一道背影,無法看見少女的相貌,少女的背后有著一條修長的褐色馬尾,隨風而動。左手拿鞘,右手執刀,刀身細而修長,是一把漆黑的太刀,因為畫面光線不足的緣故,無法看清刀鞘上的紋路,漆黑的刀身上染滿了暗紅的鮮血,隨著刀尖而滴落,鋒利的刀刃在月光之下,散發出幽幽寒光。

滿地的碎尸,無疑證明著,那位少女是這慘烈的戰場上唯一的勝利者,只要看到太刀上的血跡,不難想象出,那些被分解的尸體,全部出之于這把惡魔之刃。

看到這樣的一幅油畫,富嚴杰和斷崖也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那無數被肢解的身體,沒有一具還保持著完整的形態,無盡的鮮血將地面染成了暗紅,幽幽月光下的古樹林,不僅沒有一絲寧靜優美,反而更像是人間煉獄,

特別是看大畫中那名執刀少女,瞬間便會冒出一股透骨的寒意,只是一個背影就如此的讓人恐懼,他們簡直不敢想象少女的正面,就算長相如同修羅惡鬼一般的丑陋,他們恐怕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意外,甚至覺得理所當然!

“小子,畫得還不錯吧,血煞女帝的風范,透過這幅畫面,你們至少也能感覺到一點點。”金瑞看見眾人均被畫面所怔住,淡淡的笑了起來,他對自己的畫工,還是有著一定的自信。

這幅油畫的場面并不是他憑空捏造的,而是楊婉君在參加魂武城考驗時真實出現過的一幕,那場考驗,那一小組,最后活下來的只有唯一一人。正是因為這一戰,楊婉君引起了魂武城上層關注,破例免除后續考核,直接獲得‘進修’資格。

“難怪,原來這就是血煞女帝……”富嚴杰驚嘆道,雖然天魂學院至今處處殘留著血煞女帝的威名,但他們從來的只聞其名,未曾見過其人。

看到這幅油畫后,他似乎明白,為什么學院里的其他學生,會稱楊婉君為‘血煞女帝’。

“大哥,你怎么了?”斷崖皺眉問道。

他是第一個發現到鄭峰出現問題的人,看到這幅畫后,他總覺得鄭峰的情緒似乎變得非常的不穩定,低著頭沉默不語,卻散發出一股讓他感到一絲壓抑的氣息。

“這不是……丫頭姐姐……這不是丫頭姐姐——!!!”鄭峰瞬間抬頭,爆發出一陣怒吼,雙眼因為極其的憤怒,布滿了血絲,在眼眸的深處,仿佛出現了兩團熊熊燃燒的烈焰。

右臂一震,五指張開,黃綠兩色光芒夾出現一個微型小球,‘風暝之沙’瞬間將油畫撕扯的粉碎,殘渣完全被空間裂縫所吞噬,一切都不復存在。

這一刻爆發出來的恐怖波動,頓時讓酒吧里的傭兵一驚,酒意瞬間醒了八分,如臨大敵的看向鄭峰,眼中帶著一絲恐懼。

“小子,你在發什么神經!?”白老頭怒道,他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魂力波動下了一跳,要不是及時停了下來,他還以為這小子想將酒吧給拆了。

金瑞皺這眉頭,他倒比白老頭對知道得更多一些,道:“小子,我不知道那丫頭在你的心目中是什么印象,但這的的確確就是她,不管你信不信,畫中的那人,就是楊婉君!”

“不是,她不是——!他絕對不是丫頭姐姐——!!”鄭峰仿佛一頭殘暴的野獸,冰冷的盯著金瑞,口中發出陣陣低吼。

丫頭姐姐在他的心中永遠都是那完美的形象,溫柔、善良,猶如純潔天使的化身,怎么可能是那種殺人如麻,雙手染滿鮮血的人呢?

他不相信,金瑞絕對是在騙他,這老家伙是在詆毀丫頭姐姐,眼中兇光一閃。

“喵——!”感應到主人的怒意,懷中的牙瞬間化為暗黑流金指,依附在右手掌,尖銳的指甲直取金瑞,對于牙來說,主人的命令高于一切,她不需要知道理由,只需要按照主人所說的去做,哪怕主人要她斬殺的是雙胞胎,她也不會違抗!

“老大……”、“大哥……”斷崖和富嚴杰同時擔心道,他們根本就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鄭峰會突然發狂,對金院長發動攻擊。

愛麗絲同樣著急的呼喊道:“大哥哥……”

白老頭也是一驚,怒道:“小子,你瘋了么?”

金瑞雖然也沒料到這小子突然暴走,但還是瞬間反應過來,高腳杯中的紅酒瞬間飛出,凝聚成一道水盾,只有巴掌大小,非常之薄,卻無比的堅韌。

鋒利的指甲竟無法刺穿水盾,鄭峰暴突卻被狠狠的彈飛,剛才的攻擊如同野獸,完全不經思考,也沒有技巧可言,光憑一股蠻力,就算是偷襲,也無法對金瑞造成危險。

金瑞一揮手,整間酒吧杯中的烈酒,瞬間升起,當場就朝鄭峰撲去,將他完全打濕,無力的坐在角落邊,低著頭一動不動。

“小子,清醒一些沒有?”金瑞平靜的問道,他希望經過冰冷的酒水澆灑后,鄭峰能從暴走中冷靜下來。

對于鄭峰的暴走,金瑞也很是頭痛啊……

從帝國孤兒院成長起來的孩子,他們骨子里天生就透露著一種暴虐之氣,就算平常能克制的很好,可一旦被某些事情刺激到情緒失控的時候,那股殘暴的氣息便會暴露出來。

暗黑流金指光芒一閃,變回了牙,鄭峰主動解除了獸魂融合,卻依舊低著頭一聲不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馭獸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