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艾若的紅樓生活  >>  目錄 >> 225 目的

225 目的

作者:leidewen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閑話紅樓 | leidewen | 艾若的紅樓生活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艾若的紅樓生活 225 目的

“對了,父親知道二嬸喜好些醫書、各類奇藥,特讓人尋些稀罕的,讓侄兒送來給二嬸。還找了些胡人的醫書、醫藥,看看二嬸用不用著。今年邊關又有大戰,沒什么稀罕的,不過有些寶石、字畫還能看看,讓侄兒帶來給大妹妹將來存著。二嬸一并替大妹妹收著。”

賈瑚笑得那叫一個甜啊,堅定的表達了,父親對二叔二嬸的歉意。他們其實之前就已經反復的在商議這事,以父親的意思是,不管是生男生女,萬沒有給丫頭養的。就算是為了孩子的將來,也得由靠譜的,有身份的人來帶。而賈赦身邊,靠譜,有身份的,除了弟媳婦就沒別人了。當然賈敏也是,可是那是外嫁的妹妹,真把孩子送妹妹家了,外人不得戳賈政夫婦的脊梁骨啊。

于是那會就想著,要不要派給賈政夫婦送封信,好歹也是個態度問題不是。賈赦真的寫了,不過是寫給了賈政,沒說生孩子的事,主要是談賈瑚。賈政很快回信,賈政倒是個熱心腸,說賈赦不說,他也準備要跟他寫信說賈瑚了,賈瑚離京多年,也不知道學習怎么樣,歲數也不小了,該回京正經念書,好下場一試了。

賈赦看了弟弟的信,表示很高興,覺得啥也不用說了,直接上路吧。回自己家還要什么通知,回去就是了。他當時沒說通房和孩子的事,其實也是有點不好意思,再說,他也不知道生男生女,覺得寫在信里,到時也不好說。其實總的來說,他還是不意思。

當然了,他也知道自己做得有點不地道,把沒通知的力氣,全用來準備禮物了務必要做到讓艾若那貪財的,一看就忘記扔孩子這事。

當然,其實這些年,賈赦年年派人送禮來他是在邊界上混,就算是軍需官,輪不上他打仗,可是軍需官中肥差好不。他就算是家教不錯,家里也有錢,不在意這些,但為人總要學會隨波逐流。他們打仗總有些戰利品回來也要分給賈赦一份。

而那些沖鋒的,分到的古董字畫,他們不懂,又怕糟蹋了,搶回來直接送到賈赦這兒,誰讓他是文人呢。賈赦也就直接給他們現錢,落得皆大歡喜。東西其實也是品質也是參差不齊,賈赦其實也就是想落個好人緣罷了。

差點的讓人送到江南,總比他在西北這地方賣的價錢高,當然也比他收的價錢高。真的好的他卻也收得不少。一是他位階不錯分東西時,他那一份自然不會比其它人差。而他拿錢買回的那些古玩,字畫中也會有些精品,所以此時賈赦的身家,百分百的是賈家第三代中最富的一個的。這還不算他從老爺子那兒繼承來的。

他也不是小器人,紅樓里他也不小器啊!得不到鴛鴦,他從賈母那訛了八百兩銀子,買了一個丫頭。要知道這會,青樓里頭牌,也不過這價。他買什么丫頭要這么貴?所以想想也知道賈赦這是故意惡心賈母呢!反正我不能把你怎么著,但是天天氣氣你,我還是能做得到的。

要花幾千兩去買石呆子的扇子,人這賣,他還不干,其實他就是個驢脾氣罷了。趕著不走打著倒退。若高興了,也賞東西賞人,看中秋一家人坐一塊,賈政非說賈環的詩不好,而賈赦卻馬上說自己覺得不錯,馬上給了賞。其實想想他也是挺可憐的,于是他同樣可憐沒人疼,沒人愛的賈環。

他就是這性子,你若對我好,我就對你更好。只不過紅樓里沒人值得他對他們好,便有了有些扭曲。現在不同了,所以每年他派人送給艾若的年禮,看著箱子不大,可是件件都是精品。

艾若開頭還看看,還覺得賈赦不錯,挺講良心的。結果年年送,她也氣著了。自己苦扒苦賺,就賺那么點三瓜兩棗,看看賈赦,唉,真是同人不同命。嘆完了氣,跟賈政說,賈政就笑,說‘升米恩,斗米仇,是不是這個意思。

艾若也跟著笑了,也是,賈赦若不給,她還不是得看賈瑚兄弟,況且,賈瑚她們也沒看幾天,而小呆,她是樂意看的,所以賈赦給不給錢,她也會帶的。

只不過,現在不同了,她樂意看小呆,那是她的事,憑什么你說都不說一聲就把孩子扔過來了,我是你們家保姆啊?只不過面對的人是賈瑚,她還真不好跟他說,這些話還是留著回頭罵賈政好了。當然,她也知道自己意志力不堅定,于是也不看賈赦的信,也不看禮單,省得不好意思拒絕了。

“行了,我真懶得跟你父親說啥了。你這回有什么打算?是回來念書,還是送了人,就回去?”

“父親的意思是,讓侄兒念幾年書,總要有個功名的。”賈瑚很含蓄,表明,自己這回要回來了。有點不好意思了,自己回來也得依附于叔叔嬸嬸過活,真有點麻煩到他們了。

“嗯,你父親有個監生的名額,正好你補了,直接去你國子監安心念兩年書。到時下場,不管成不成的,總是個功名。這是小事!你說,你想跟我們住呢?還是把榮府再撐起來?你十三了,回頭我跟你外祖母商議一下,給你尋一門親,等你金榜提名了,到時也能雙喜臨門。你說呢?”

果然人的心就是偏的,賈瑚回來住,艾若就沒一點覺得不應該。當然了,人也是自私了,此時她腦子動得飛快,此時馬上又有了新的想法。

既然賈赦不想要賈母,那我塞給賈瑚總可以吧?他十三了,這時以他的年齡談婚事也是正當時了。到時說他們年青,讓賈母去看場子,也說得過去。雖然有點對不起他們,不過,她真的不想要賈母了。

賈瑚臉一下子紅了,卻也說不出話來。他來之前,其實賈赦就已經跟他深談過一次。意思和艾若想的差不多,想讓賈瑚回來撐起榮府的門戶。

至于說補不補監生的資格,賈赦是有點糾結的,他就一個名額給了賈瑚,小呆怎么辦?賈瑚將來是有爵可襲的,而小呆將來總不能啥也不是吧。

再說了,這些年老娘和兒子都扔給了賈政,賈赦心里還是有數的。賈政還有兩兒子,賈政此時官位又不夠,自己什么好處都占全了,總不能不勻點給賈政不是。所以他跟賈瑚說,“監生的資格這事你不要提。你二叔自己辦著學·先生極好,二叔都能憑本事考中三甲,為父不指著你能有那么高的成就,自己考個功名回就成了。”

賈瑚明白父親的意思,哪怕他自己只考個秀才,將來他襲爵也好看點。我雖然襲了爵,但是我也是自己考過功名的。所以壓力倒也不很大。他這些年也不是白在父親身邊待,他馬上明白父親不讓他跟二叔提·只怕是想把這名額給二叔家的孩子,算是對他們的補償。沒想到二嬸開口便說了到了這個,顯然在他們在家是商議過的·心里對二叔二嬸,更是又愧又感激。

至于說親的事,賈赦也說到了。想重開榮府,就得有女主人。自己若不想續弦,就得讓兒子娶親哪有說讓個十三歲的兒子自己開門,頂家立戶的。可是娶親總得有選,他此時讓兒子回京,考功名,送女兒都是小事,其實最重要的是·他要艾若給兒子選一門好親。榮府得在兒子這輩手里,好發揚光大。

可是娶誰呢?賈赦就想到了賈珍的婚事上了。

話說當年賈珍那年跟著賈赦到了軍中,很快就和軍中人打成一片,待孝期過了,賈赦忙著安排他考了武舉。本來武舉的的競爭就沒文科那么激烈。賈珍又沒打算考武狀元,有個功名就成。

賈珍本就是按這個套數在培養著·在軍中混過一段時間,心里也就更加有了成算,考得倒是非常之順利。賈赦現在也算有點人脈了,又把他要回了西北,一路跟著自己。

賈赦管著軍需,他性子也不錯,從不拿國公家的架子,為人也豪爽,跟上峰們的關系都不錯,帶著賈珍,自然也比旁人好混。

賈珍可是寧國公四世嫡孫,身上也有爵可襲,家中人口簡單,又有錢。上峰們,賈珍本人也算是相貌堂堂,幾好合一好,一位家里有閨女的胡姓上官就看中了,想把女兒許給他。

這事賈赦可做不了主,趕緊讓人通知賈敬。賈敬本就是老道的性子,直接回信,‘你說了算。,當然,也不是全然的不管,派人送了大筆的聘禮過來,就當他父親的責任盡到了。

賈赦無奈,一邊讓張氏的奶嬤,偷偷的在下人里打聽了一下那位小姐的人品,相貌。一邊偷偷的問賈珍的意思。當然了,賈赦的意思很明確,拒絕的事,你不用著急有叔叔在,定不會讓你為難,你只要說行或不行就成。

賈珍倒是真的挺聽叔叔的話的,主要是這幾年也看出來了,老爹雖然在辦學,不過呢,真心的指不上,只能說,他還守著家罷了。若不是叔叔,他真心的沒指望,忙說,他聽叔叔的。

賈赦心里淚奔,他還想找人指望呢,你聽我的,我聽誰的?

總算,奶嬤嬤也是個妥當人,一來二去的,倒也打聽得清楚,胡家是沒根基的人家,胡將軍是靠著打仗一點點積累著功勛升上來的。性子很是耿直……

賈赦就盯著奶嬤,胡將軍怎么著,還用你告訴我?我跟他是同僚好不。

奶嬤就笑,“大爺真的,胡夫人卻是正經的大家閨秀,前朝老姓。不過家道中落,被胡將軍機緣巧合之下所救,才結為伉儷。”

這個賈赦倒真的不知道,他是士大夫家出身的,出門應酬,很少會問及這些八卦私事。他本人是很敬重胡將軍的,但他們之間出身太不相同,很多時候,賈赦還真不太習慣胡某人的處事作風。所以這回胡某說要招賈珍為婿,他才遲疑了。不然也不會讓奶嬤去打聽了,他們家沒有女主人,真的去相看,其實還不如下人之間的通道好,更真實。

胡夫人是舊家千金,所以對子女的教育很是用心,雖然沒有他們大姑娘那么花大價錢請宮里的姑姑,但也是出名的規矩好。而且因為是長女,從小被胡夫人帶在身邊,是苦過來的。并非一味的跟生于大家的姑娘不同,是很會當家的,性子極干脆利落的。

外人看賈家是富貴以極,但賈赦也知道寧府沒多少錢,不過是家里人口少,目前還沒敗家仔罷了。聽說胡家大姑娘會掌家,一下子就覺得這是天賜良緣了。馬上派人過去給胡夫人送禮。胡夫人也是那識趣的,也知道賈家沒有女主人,也親自帶著女兒見了奶嬤,奶嬤看看倒也覺得端莊有禮,回去說了,便請了官媒,定了婚約。

事實也證明,這婚事真的挺好的。

賈珍在軍中久了,他本身的性子也不是那種關得住的主,之前在紅樓里也看得出來,他性子中也有道家灑脫,不拘小節的部分。真的給他一個一從二木的大家閨秀,真不見得管得住他。胡家大姑娘倒是從老爹老娘那兒一路過來的,倒也對了脾氣,兩人過得倒還不錯。

賈赦覺得他們過得好就成,不過他見過一次侄媳婦。好歹他也是長輩,賈敬夫婦去不了,賈珍的婚事就是他一手操辦。而賈珍夫婦行大禮,他是替父母坐首位的。

當然,第二天賈珍還帶著新娘子過府來給他敬了茶。他瞟了一眼,總算明白奶嬤說什么‘端莊有禮,是啥意思了。就跟現代人看到美女就會說美女,看到差一點的,就會加兩字,氣質美女。看到沒,這就是中文的博大精深。

然后想想,性子好,還是要長得得好?再想想,又不是他娶媳婦,長成什么樣,也無所謂了。但到了自己兒子要選媳婦時,直接打包送回來了。怎么說,他兒子也是榮府的繼承人,不能這么順便。于是,自然這個也交給了艾若了。

艾若沒看信,所以根本不知道,她與不對盤的賈赦終于對盤一回了。當然也不同,人家是想得好好的,媳婦艾若挑,老娘還是得歸艾若管。。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dianr)、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ps:其實對賈赦來說,送不送賈瑩回家真不是大事,對他來說,賈瑚的將來才最重要。能別提羅氏女嗎?又往我傷口上撒鹽,我連這回的忠義楊家將都不敢去看,為啥?太慘。你們說,不重生,故事沒法寫,重生了,其實故事還是沒法寫,知道楊家將的,不敢看,不知道的,沒有認同感,所以還是別寫了。讓她成為你們的記憶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艾若的紅樓生活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