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武煉巔峰  >>  目錄 >> 第一千零二十章 嘗試

第一千零二十章 嘗試

作者:莫默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莫默 | 武煉巔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二十章 嘗試

武吧官方吧友交流群:148764634

官方YY:14069155

武吧吧務組祝大

家天天好心情...

“你到底從哪里弄到這些東西的?”鬼祖又詢問了一聲。

楊開老老實實回答。

兩塊漆黑圓石都是因為機緣巧合從不同的地方得到的,那血精石是從旁人手上搶來的,早在通玄大陸的時候,楊開就已經有了。

楊開只明白血精石的作用和用途,也多次使用過它,卻不知道那兩塊漆黑圓石到底是什么。

“前輩,你認得這兩塊奇怪的石頭?”楊開察言觀色,試探地詢問。

鬼祖的一雙眼中異光閃爍,深深地凝視著兩塊漆黑圓石,看著它們上面那復雜的紋路,傾聽著它們內部的蘊動,好一會才頷首道:“看樣子你不知道這東西是什么……”

“還請前輩解惑!”楊開正色地望著他。

鬼祖咧嘴一笑,將血精石和那兩塊漆黑圓石又丟進了魔神秘典,再將魔神秘典甩給楊開,神秘道:“好好養著吧,總有一天你會弄明白的,恩,這東西需要大量的礦物精華,若是沒有礦物,秘寶也是可以的。”

丟下這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他便消失不見了。

留楊開一個人茫然地站在天空中,一頭霧水。

鬼祖顯然不愿意將自己知道的東西告訴楊開,這讓他很是郁悶。

不過鬼祖的話卻耐人尋味,他居然讓自己好好養著這兩塊漆黑圓石,兩塊石頭有什么好養的?它們又不是活物。

想不明白,楊開懶得去費心思,吩咐神樹繼續監視著那漆黑圓石的情況,便將魔神秘典收進了體堊內。

重新返回那山腰平地處,莜一現身,楊開便察覺一道幾欲要吃人的目光朝自己這邊望來,目光來自月曦!

她的一身力量早已恢復,鬼祖并沒有要一直禁錮她的意思,這些天來她也一直停留在這山腰平地處,失魂落魄,再無之前那個端莊高貴的美婦形象,此刻見她,這女人釵橫發亂,一雙美眸中透著一股刻骨銘心地仇恨,死死地盯著楊開。

似乎恨不得一口將他給吞下。

盡管已經從禾早禾苗那里得知了一切,得知楊開并沒有對她們做過什么,只是將她們丟在石室內不管不問,以此變相地來懲罰自己之前的無禮,但月曦還是有些無法接受,覺得楊開這個小輩太過目中無人,太過猖獗險惡。

她將之前遭遇的一切視為奇恥大辱,心中暗暗記恨。

現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也不敢有什么太過分的舉動,只能用仇視的目光發泄心中的不滿和怒意。

楊開似乎根本沒看到她一般,徑直地走進了山腹內,身形消失不見。

月曦閉上美眸,深深地吸了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

“這小子以為自己有鬼祖的庇護便可以安然無恙,卻不知道根本就是死到臨頭。”呂歸塵忽然出現在月曦身旁,輕聲冷笑著,“一旦鬼祖能夠離開這里,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到時候便是他的死期!”

“跟我說這些做什么?”月曦睜開眼睛,冷冷地瞥了呂歸塵一眼。

“你不恨他么?他殺了你一個徒弟,又把你兩個女徒弟帶進了山洞里,她們會遭遇什么,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他又羞辱過你,你難道不恨他,不想親手殺了他?”

“那是我的事,與你無關!”月曦哼道。

呂歸塵笑了笑:“當然與我有關,我也想要他的命。”

“是嘛,那你前些日子還對他搖頭擺尾?”

呂歸塵臉色訕訕,捏了捏鼻子道:“局勢所逼,你以為我喜歡向他那種人示弱?若非有鬼祖庇護,他那樣的人,我隨手可殺!”

“呂歸塵,我問你一句話,你老實回答!”月曦忽然認真地望著他。

“什么?”

“我徒弟衛武……是不是早就搭上了你們紫星這條線?你們給他許諾了什么好處,讓他不惜背叛我,背叛劍盟!”月曦低喝。

呂歸塵眼神閃爍了一下,輕笑道:“你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你心里清楚!這筆帳我早晚要跟你算清楚,另外,若是你想要那小輩的命,自己去殺他,別妄想激怒刺激我,借我之手,我還沒蠢到這個地步!”月曦說著,轉身走開,一副羞于呂歸塵為伍的模樣。

凝視著她的背影,呂歸塵臉色陰沉起來。

他沒想到月曦能忍下這一口怒氣,按常理來說,她兩個女弟子被楊開帶進山洞內,慘遭凌辱,她定會不顧一切地沖進去,呂歸塵不明白月曦為何遲遲不動手。

山腹石室內,楊開端坐在那靈溪旁,望著溪水緩緩流動,陷入沉思。

鬼祖今日的一番話,為他撥開了一層云霧,讓他似乎看到了以前沒看到的新天地。

體堊內兩種力量真的可以融合到一起?

自身修煉的是真陽訣,體堊內存在的是真陽圣元,而傲骨金身內的能量卻是充滿了邪惡的威能。

楊開每次動用,都只能動用其中一種力量,另外一種力量就得暫時放棄。

他一直以為,體堊內的真陽圣元是為了壓制傲骨金身內的邪惡威能而存在的,可現在仔細深思一番,卻又并非如此。

因為就算施展了魔神變,他邪能滿身的時候,也不會喪失自己的理智和人性,不會變得如邪魔般六親不認。

他以前還真沒想過要將這兩種屬性截然相反,彼此相克的力量糅合在一起,他很難想象那會是一副怎樣的場景。

所以他現在有些茫然。

不過既然鬼祖這般說,那肯定是有他的道理,在這種事上,楊開選擇相信他!

他沉思許久,不得要領。

他振奮精神,準備動手嘗試。

靜氣凝神,楊開控制著血肉和經脈內的真陽圣元,退回到自己的丹田處。

片刻后,一身血肉內的力量涓滴不存,讓他感覺有些空蕩蕩的難受。

這種力量忽然消失的感覺,他以前也有過幾次,無一不是消耗過度的緣故,而象今日這般主動將力量散盡還是頭一回。

然后他小心翼翼地牽引著丹田內的真陽圣元,從中引出一份,進入自己的經脈之中。

他又引動傲骨金身,將金身內的邪惡能量引出相同的一份,進入同樣的位置。

屬性截然相反的能量遭遇在一起,剎那間,楊開身軀一震,面上流露出痛楚的神色,他感覺這兩股力量存在的位置似乎發生了什么劇烈的沖突,就如兩支有著血海深仇的武者隊伍遭遇了,在殊死搏斗,那沖突引起血肉巨疼,經脈鼓脹,仔細聆聽甚至還能聽到一陣刺啦啦的聲響從那里傳來。

真陽圣元和邪惡能量正在沖撞消融。

楊開悶哼一聲,臉色難看。

短短片刻時間,那兩種能量都已經消融殆盡,一點都沒有留下。

第一次嘗試,以失敗而告終!

楊開皺起了眉頭,這是他第一次讓兩種力量同時存在于自己的經脈中,根本沒想到會給自己帶來這么難受的回憶。

邪惡威能和真陽圣元之所以能夠共存在自己體堊內,那是因為它們分別儲藏在不同的地方,從未有過交集,自己想將它們強行融合到一起,確實很艱難。

“楊開你沒事吧?”外面忽然傳來了禾早的聲音,似乎是因為剛才的動靜把她給驚動了。

“沒事。”楊開抬頭望去,正見到禾早禾苗兩姐妹站在外面,朝這邊打量著,兩人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楊開神色一動,問道:“你們找我?”

“我們想出去陪陪師傅……已經過去半個多月了,她肯定很擔心我們的處境,而且你也該消消氣了吧?”禾早抿著紅唇,有些為難地道。

“你們不是已經給她傳訊了么?”楊開輕笑一聲,“她還擔心什么?”

“你知道?”禾早愕然。

“你們以為我不知道?”楊開好笑地望著她們,沉吟了一會道:“去吧,告訴你們師傅我的態度,她若再敢對我懷恨在心,伺機報復,我必定不會放過她!”

禾早點點頭,皺眉道:“我會勸勸她的,不過你也別這么得理不饒人,我師傅她畢竟年長一些……”

楊開已閉上了眼睛,禾早禾苗對視一眼,無奈搖頭,轉身離開。

待她們走后,碧雅悠然現身,望著她們的背影,輕哼一聲,又探頭探腦地朝楊開那邊望去。

“你進來!”楊開沖她招了招手。

碧雅頓時眉飛色舞地走進,婀娜多姿,蓮步款款,在楊開面前站定,嬌軀內散發著無形的漣漪,讓她看上去光彩照人。

“主人有什么吩咐?”

“問你個事,你有沒有見過哪個人將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融會貫通,完美地融合到一起?”楊開望著她問道。

“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碧雅訝然。

“比如水和火,生和死,光和暗這樣的……”

“這怎么可能做到?每一種力量的奧秘都繁奧至極,就算那些大強者費盡一生光陰也不一定能夠洞悉某一種力量的真諦,想將水火這樣的力量融合太不現實了,它們本就屬性相克。”碧雅嬌笑著,不知道楊開怎么忽然問起這么奇怪的問題,“不過若是有人真的能夠同時精通水系力量和火系力量的真諦,或許能夠做到這一點,反正奴長這么大,倒是從未見過這等奇人。”(破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武煉巔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