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武煉巔峰  >>  目錄 >> 第七百零七章 又輸了

第七百零七章 又輸了

作者:莫默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莫默 | 武煉巔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武煉巔峰 第七百零七章 又輸了

武吧官方吧友交流群:148764634

官方YY:14069155

武吧吧務組祝大家天天好心情...

看著神色陰霾,迅速接近過來的周良,楊開一身氣機似乎都被對方強橫的氣勢壓制住了,手足冰涼,根本動彈不得。

入圣境強者,與他如今的修為差距了兩個大境界,對方如果真的要下殺手,他毫無反抗之力,甚至連緋雨也逃不過這一劫。

站在楊開身后的翟耀忽然輕聲嘀咕了一句,楊開和緋雨兩人面色驚疑。

周良無視了楊開和緋雨,直直地來到翟耀面前,急切地詢問道:“翟公子可曾受傷?”

聲音中透著一股迫切和關懷的味道,甚至還隱隱有些擔憂和驚恐之意,似乎很懼怕翟耀在剛才的戰斗中有所損傷一般。

全場嘩然,聶雛鳳的笑容僵硬在臉上,傻在了原地,聶從也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

“沒事。”翟耀緩緩搖頭。

“那就好。”周良輕輕地呼了口氣,神色放松,眉宇間一片后怕之情,溫和道:“翟公子受驚了,周良來遲,還請翟公子不要見怪。”

翟耀微微一笑:“無妨。”

周良這才看了看楊開和緋雨,輕輕頷首詢問道:“他們是翟公子的朋友?”

“恩。”翟耀笑了笑:“新交的朋友。”

周良的神色瞬間親和起來,贊許地望著楊開道:“后生可畏,既是翟公子的朋友,那便是我浮云城的貴客,幾位放心,這事我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說話間,神色陰冷下來,猶如暴風雨的前夕,轉過身,大步朝聶雛鳳那邊走去。

聶雛鳳依然還沒回過神,目光凌亂,眼前的一幕實在讓她無法接受。

雖然翟耀之前拿出了奧古的金龍令,但那畢竟只代表了他是奧古的客人而已周良為什么又對他這般客氣,甚至還有些刻意討好的味道?

難道這年輕人背后有一股讓周良都忌憚萬分的力量?

回過神的時候,周良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

“周叔……”感受到周良的憤怒和惱意,聶從臉色蒼白,搖搖欲墜,連忙喊了一聲。

啪……

一聲響亮至極的耳光傳出聶從猶如破布麻袋一般被甩飛出去,在半空中翻了好幾滾,一聲不吭地跌在地上,昏了過去。

“周良你干什么?”聶雛鳳的美眸漸漸恢復清明一見到聶從被打暈,頓時嘶聲吼了起來。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耳光蘆,聶雛鳳的俏臉上多出一排五指印,薄嫩的嘴唇邊,流出了殷紅的鮮血。

手捂著臉頰,聶雛鳳美眸顫抖,驚恐而又駭然地望著面前這個一直很疼愛她的男人忽然覺得這人是如此的陌生。

周良臉上的冷淡之意,讓她如墜冰窖,心中泛起無限涼意。

“賤婢,你可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事?”周良冷聲詢問。

聶雛鳳失神搖頭。

“愚昧婦人!”周良眼神凌厲,冷聲道:“這些年你打著我的旗號在浮云城內與你的孽種為非作歹,招搖撞騙我也就睜一眼閉一眼,由著你的性子。”但是今日,我已容不下你!”

“為什么?”聶雛鳳嘶聲尖叫。

“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周良神色冷漠,“你走吧,帶著你的孽種有多遠滾多遠,從今以后,永遠不得踏足浮云城,若是讓我在這里看見你你知道后果。”

聶雛鳳花容失色,俏臉驟然蒼白起來,震愕無比地看著周良,似乎沒想到他會說出如此絕情的話。

“還不快滾!”見他沒有動靜,周良怒喝一聲。

感受到周良的殺機聶雛鳳嬌軀一顫,頓時意識到他并不是說著玩的這才明白,翟耀背后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強大。

聶雛鳳敢肯定,自己即便得罪了奧古家的人,周良也不會這樣對待自己,但是現在,他的絕情無義讓聶雛鳳看清了翟耀背后力量的恐怖之處。

那是連周良都得看其眼色行事的龐然文物。

明白這一點之后,聶雛鳳頓時慟哭流涕起來,哀求道:“周良你不要這么狠心,人家知道錯了,我給他道歉行不行,以后再也不會招惹他了。”

聶雛鳳只是個超凡一層境,無門無派,全憑著自己的姿色和身體,博取了周良的歡心才得以在浮云城內瀟灑生活,若是沒有了周良,以她的實力和資本,根本做不到這一步。

這么多年來,她在浮云城內得罪的人也有不少。

一旦脫離周良的庇護,等待她的是什么下場,她自己也很清楚。

眾目睽睽之下,聶雛鳳跪倒在地,抱著周良的大腿,大聲哀求著。

圍觀眾人不但沒覺得這美婦可憐,大多數反而都露出一種痛快的神色。

這美婦在浮云城內,顯然不得人心,壞事干過不少。

周良一臉的無動于衷,只是冷漠地俯視著她。

聶雛鳳漸漸絕望了,知道對方是不會改變主意的,神色驀然鎮定下來,捋了下耳邊凌亂的秀發,緩緩起身道:“周良,你趕我走,我沒怨言,但是看在這么多年的情分上,我還有一事求你,希望你能答應,如果你答應了,我現在就走!”

望著對方嬌美的容顏,周良神色一動,似乎是想起了往昔的美好,微微嘆息道:“你說吧,我可以滿足你最后一個愿望。”

聶雛鳳勉強一笑,低聲道:“昨夜我聽你說,城主府里來了一位很厲害的煉丹師,能不能請他幫忙煉制一枚丹藥,讓從兒的斷臂重新接上去?既然你都說他很厲害,那么以他的手段應該能煉制出這樣的丹藥吧?”

“能煉制。”周良點點頭。

“那……”聶雛鳳面色一喜。

“但這個要求我滿足不了你。”

“為什么?”聶雛鳳頓時有些歇斯底里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當真要如此絕情無義?”

“不是我絕情無義,是你太愚蠢了。”周良湊了過去,輕聲在聶雛鳳的耳畔邊道:“你得罪的這個年輕人,就是那位煉丹大師唯一的弟子,那位煉丹大師,是奧古,金角和我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聶雛鳳的美眸到那間瞪圓。

“滾吧。”周良揮了揮手,“希望你以后不要這么鼠目寸光。”

聶雛鳳一臉的悲憤莫名,緊咬著薄唇,鮮血滲出,旋即彎腰抱起昏迷在地上的聶從,怨毒無比地看了一眼周良和翟耀,展開身法迅速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圍觀的人群中,當即有不少人神色陰冷地悄悄退去,尾隨在聶雛鳳身后。

有怨報怨,有仇報仇,是時候跟這毒婦算算賬了。

周良目睹了這一切,卻并沒有阻止。

“這女人死定了。”楊開輕聲嘀咕了一句。

“活該。”緋雨撇了撇嘴,她最看不起這種出賣色相,巴結權貴卻沒有自知之明的女人了。

周良走了過來,神色和藹地望著楊開和緋雨道:“兩位既然是翟公子的朋友,不妨去城主府盤亙幾日如何?離那千年魔花綻放,應該還有一段時間。”

翟耀也有些期待地望了楊開一眼,似乎挺希望他能夠前往城主府。

楊開搖了搖頭:“我有幾位師叔外面辦事,我們要在這里等他們回來,就不叨擾了。”

“這樣啊,那老夫也不勉強,兩位若是有空的話,隨時可來城主府。”周良微微一笑,看著翟耀道:“翟公子,我們先回去吧。”

翟耀應了一聲,沖楊開點頭示意,與周良迅速離開。

四周一片鴉雀無聲,看熱鬧的人似乎還沒從剛才的事件中回過神,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無法相信的表情。

為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周良不但打了自己疼愛的情婦,還將她給趕出了浮云城,當真是冷酷絕情到了極點。

而且,楊開和緋雨只是因為和那個年輕人有一些關系,便能得到周良這等人物的熱情相邀。

那年輕人的來頭,為免太大了點吧?

許久之后,人群才漸漸散去,有好事者想要從楊開這里打探翟耀的情報,楊開和緋雨卻沒給他們機會,早已躲進了客棧內。

他們也有些震撼。

盡管覺得翟耀有些背景,但楊開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對方的出身來歷。

和緋雨兩人猜測一番,始終不得要領,只能作罷。

城主府,翟耀回來之后,立刻去面見自己的老師。

在一間安靜的廂房中,翟耀的老師正的閉目養神,翟耀輕輕走進,等了許久,那老者才緩緩睜開眼簾。

“老師,我又輸了。”翟耀輕輕地吸了口氣。

“又輸了?”老者聞言訝然。

“恩。老師您看一看這枚靈丹。”翟耀恭敬地將楊開煉制出來的那枚靈丹遞了過去。

老者接過,眼前頓時一亮:“丹紋?”

放出神識感知一番,神色變換不已,忽然又輕咦一聲,好半晌,才將那枚靈丹遞回給翟耀,沉吟一會開口道:“這就是你的對手煉制出來的丹藥?”

“恩。”

“是什么樣的一個人?”

“跟我年紀差不多大。”翟耀連忙將楊開的模樣描述了一遍。

老者靜靜聆聽,撫摸著自己的胡須,聽完之后,開口道:“這年輕人倒是很不得了。”

“此話怎講?”

“他的煉丹手法,稍顯拙劣,看起來他并沒有經過嚴格的教導,也就是說,他不象你,并沒有自己的老師。”

“不是吧?”翟耀驚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破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武煉巔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