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武煉巔峰  >>  目錄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覓蹤蟲

第六百一十二章 覓蹤蟲

作者:莫默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莫默 | 武煉巔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一十二章 覓蹤蟲

紫陌急匆匆地將楊開和水靈領著,走出了那片叢林,朝廢土的方向疾奔,似乎是怕自己的師傅又改變主意。

半日后,她的速度才漸漸緩和下來,輕輕地喘著氣,一臉無奈之色,望著楊開和水靈道:“你們呀……哎……”

“你師傅倒是有意思的很。”楊開呵呵一笑。

“師傅不是不分是非之人,他也很感激你們出手擊殺了那些人,所以才會放你們走的。”

“感激?”楊開搖了搖頭,“我倒是沒看出來,他會放我們走,也是有自己的考慮。”

“什么考慮?”紫陌訝然。

楊開微微笑著,伸手在手背上一劃,那里迅速出現一道傷口,鮮血涌出,楊開眼疾手快,在那傷口中,捏出一個小東西來。

“覓蹤蟲?”紫陌面色大變,怔怔地望著楊開,忽然反應過來:“是師傅在你身上種下的?”

“你說呢?”楊開反問,臉上一副戲謔的表情。

紫陌頓時不好意思起來。能神出鬼沒給楊開種下覓蹤蟲,也只有師傅才能做到了,而且這蟲子的檔次不低,一看就是師傅培養出來的。

“不用在意,你師傅這么做,一來確實是不想殺我們,畢竟我們算是為你們御蟲一脈出氣,而且我對你也有救命之恩。二來也是要留下些線索,以平息森羅殿殿主的怒火。”楊開分析起來,似乎是看穿了紫陌師傅心中的想法,一邊說著,一邊又將覓蹤蟲放回體內。

“你……”紫陌傻眼,“你怎么又放回去了?”

“我要是殺了它,你師傅如何跟森羅殿殿主交代?”楊開笑了笑:“如果我沒猜錯,這蟲子可以定位我的位置吧?”

“嗯,覓蹤蟲是雌雄雙生,種在你身上的是雌蟲,借助雄蟲便可以尋找到你。”紫陌輕輕點頭。

“那雄蟲,此刻應該在森羅殿殿主的手上了。”

楊開三言兩語,便已將眼下的局面剖析清楚,紫陌一臉佩服的神色。

“你不怕?”紫陌凝視著楊開。

楊開搖了搖頭:“他敢來,我就要他有來無回。”

“真是夠猖狂。”

“不說這個,你們森羅殿到底什么情況?”楊開終于按捺不住詢問起來。

之前裝傻不問,是不想卷入麻煩,如今已經卷入了,自然要了解一下。

紫陌輕輕地吸了口氣道:“森羅殿是天狼唯一的一個超級勢力,但殿內卻有五大支脈,像我們御蟲一脈便是其中一支,也是最弱小的一支。每隔十年,五大支脈都會各出一人,爭取下一任殿主的位置。這一任的殿主,便是剛才那個刑保的父親,刑宗。他也算是個人物,不過權利欲太重,眼看任期將滿,便動用了一些手段,拉攏征服其他四個支脈的支持。我師父不愿意妥協,想要依祖訓來辦。但受到了刑宗的打壓排擠,自一年前開始,我們御蟲一脈便被排擠出了森羅殿,進入那片山林中生活。”

楊開輕輕點頭,有些了解森羅殿的局勢了。

御蟲一脈只有百來人,雖有超凡境高手坐鎮,但面對森羅殿殿主的打壓排擠,恐怕也無法安生,逼不得已離開了宗門。

“盡管我們暫時離開了森羅殿,遠離了是非的漩渦,可依然不得安寧,那個刑保隔三差五便會帶人來找麻煩,給我們施加壓力,想要我們妥協歸順他的父親,但師傅一直沒有松口。”

“怪不得我剛來的時候,你會對我說出那番話。”楊開了然。

紫陌微微一笑:“我又不知道是你來了。我還以為這些年不見,你死在什么地方了呢。”

頓了頓,嘆息道:“情況就這樣了。”

楊開默然,沒太多表示,如果紫陌是大漢的武者,他還可以向其發出邀請,讓她去中都。但她是天狼的人,楊開就不方便說這話了,即便紫陌愿意去中都,她師傅也不會去的。

從他師傅不對刑宗妥協的態度來看,那老頭就是有些頑固的人,這樣的人,一般都不會愿意背井離鄉,離開生養自己的土地。

人家宗門的事,楊開是不愿意插手的。不過如果人家惹上自己,楊開也不會手軟。

與此同時,森羅殿三十里外的那片叢林中。

一個一臉威嚴,看起來只有四五十歲的大漢,忽然飛臨到這片上空。

目光顫抖地望著下方的一片肉末和血水,大漢的氣息紊亂起來,狂暴的真元兇猛迸發,怒吼道:“流云,滾出來!”

“殿主,流云等候多時了。”紫陌的師傅詭異現身,淡淡招呼。

“刑保為誰所殺?”刑宗怒喝,一身氣息浮沉不定,顯然是在爆發的邊緣,一臉不善地望著流云,一副自己若不滿意便要下殺手的模樣。

“兩個大漢的武者。”

“大漢的武者?”刑宗暴怒,“大漢的武者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是不是你勾結了什么人,對我孩兒不利?”

“殿主說笑,我若想動手,刑保早不知死了多少次。只是看在殿主的面子上,老夫才一直容忍他的放肆。”流云冷哼,也是絲毫不懼刑宗。

刑宗的怒火微微收斂了些,卻不肯善罷甘休,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流云簡單地將之前發生的事講了一遍,隨后道:“老夫也沒想到那兩人說殺就殺,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那他們現在何處?”刑宗追問,“是不是已經被你擒住,等我來發落?”

流云緩緩搖頭:“他們逃了。”

刑宗眼簾一所,氣息再次危險起來:“有你在此,他們還能逃,難道不是你放任他們離開的?”

“可以這么說,畢竟我與他們無冤無仇,我沒必要向他們動手。”流云從容頷首。

刑宗的怒火終于爆發,逼人的氣勢壓迫過來,森冷道:“今日這事,你若不給我一個解釋,我就滅了你御蟲一脈。”

流云冷笑:“老夫只是想,殺子之仇這么大的事,應該由殿主親自解決才是,所以老夫才沒有越俎代庖。”

說話間,取出一只小蟲子,道:“殿主應該認得這只蟲子是什么吧?”

“覓蹤蟲?”刑宗眼前一亮。

“不錯。”流云輕輕點頭,“正是覓蹤蟲,老夫手上的是雄蟲,雌蟲已經種在殺死刑保之人的身上,依靠這只雄蟲,殿主應該可以輕松地尋覓到他們的蹤跡。”

“快給我。”刑宗連忙伸手。

流云緩緩搖頭:“想要雄蟲不是不可以,不過老夫有條件。”

“你敢跟我談條件?”刑宗怒極反笑,“你以為沒有覓蹤蟲,我就找不到那人?可笑,只要他還在天狼,不出一日,我就能找到他!”

“殿主若是知道他們去了什么地方,你就不會這么想了。”流云也是冷笑連連。

刑宗皺眉,沉聲問道:“他們去了哪里?”

“廢土!”

刑宗神色一怔,深深地吸了口氣,道:“你有什么條件,說來聽聽!”

廢土,即便是刑宗,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在里面尋找到一兩個人,那里的能量太過紊亂,也太兇險,沒有個明確的指示,很有可能會在里面迷失方向,一輩子也出不來。

“御蟲一脈重回森羅殿,十年殿主換任一事,依祖訓來辦!殿主若是不答應,老夫現在就毀了這雄蟲!”

“你敢!”刑宗暴跳如雷,怒吼一聲。

流云冷笑,手上真元吞吐不定,不急不躁,一副吃定了刑宗的架勢。

好一會,刑宗才重重點頭:“我答應你,只要我能報了殺子之仇,一切都隨你。”

“希望殿主不會食言!”流云皺了皺眉,盡管有些不信任刑宗,但此刻也別無他法,隨手將雄蟲扔了過去。

刑宗接過,冷哼一聲,朝廢土的方向飛馳。

兩日后,廢土外圍,楊開一行三人停了下來。

望著面前了無生機,一片蕭條,似乎連大地都無法生存的景象,楊開和水靈都有些嘖嘖稱奇。

這面前的土地,透露出來的氣息太過古怪,怪不得會成為天狼的禁地。

“就是這里了。”紫陌面上有些驚恐,不愿意深入其中。

“謝謝了。”楊開淡淡點頭,這兩日走來,紫陌也告訴了楊開不少關于廢土的情報,讓他有了些準備。

“你們真要進去?”紫陌遲疑地望著楊開,不知道他到底要進廢土干什么。

“當然要進去。”

“那我等你們出來。”紫陌嘆息一聲,不再勸阻。

“不用了。”楊開搖了搖頭,“這一去,日后只怕是不會再見面,我們也不會再出來,你自回森羅殿吧。”

紫陌愕然。

“回去告訴你師傅,下次若再敢算計我,即便他是你師傅,我也會殺了他!”楊開咧嘴,邪氣滿面,大笑中,領著水靈踏進了廢土之中。

紫陌失神,好一會才揚聲喊道:“楊開,一切小心啊,千萬別死了。”

楊開沒有回頭,只是舉手搖了搖。

很快,他和水靈的身影便消失在紫陌的視野中。

沒來由地,紫陌生出一絲悵然若失的感覺。

其實說起來,她與楊開的交情也不算太深,在那異地中相處過一段時間,楊開的種種表現讓她刮目相看,這一次再見面,楊開給她的震撼更大。

不知不覺地,這混蛋竟然有神游境六層的修為了。

紫陌急匆匆地將楊開和水靈領著,走出了那片叢林,朝廢土的方向疾奔,似乎是怕自己的師傅又改變主意。半日后,她的速度才漸漸緩和下來,輕輕地喘著氣,一臉無奈之色,望著楊開和水靈道:“你們呀……哎……”“你師傅倒是有意思的很。”楊開呵呵一笑。“師傅不是不分是非之人,他也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武煉巔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