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六十三章 教皇是熟悉的人?

第六十三章 教皇是熟悉的人?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六十三章 教皇是熟悉的人?

“話也不能這么說不是,萬一我們能化干戈為玉帛呢。dudu8.net武動乾坤”九尾天瀾白狐沒有打架的意思,反而興致勃勃的要和教皇說些什么。而九尾天瀾白狐的樣子看上去并不像是在調侃什么,而是很難得的正經的說著。

場面變得有些微妙,包括教皇在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九尾天瀾白狐這是什么意思,沈旭之心中腹誹著,狗日的老狐貍,這是要鬧哪一出?就準備這么和教皇說上三天三夜?雖然說也有打架之前先聊天的,不過那些都是反派嘛

鞠文和那只女鬼緩緩的遠離教皇,站在九尾天瀾白狐的身側三丈之處,休養著魂力。

沈旭之覺得無聊,原本劍拔弩張,雖然教皇展現出來的實力超乎自己的想象,可是接下來不是應該脫光了膀子上去跟這狗娘養的拼個你死我活的嗎?怎么就變成茶話會了呢?難道……要不先抽根煙?

大咧咧的走回到九尾天瀾白狐身邊,掏出連根煙,和老狐貍一人一根,點著之后隨意的蹲在地上,有些苦悶的抽了起來。仗,打了一半,九尾天瀾白狐就先聊起來了,真是沒勁。更讓沈旭之覺得沒勁的是自己感覺身體里似乎有一種無形的桎梏,讓自己無法用出全部的力量。在進入妖族試煉場之前,還感覺不到,而這時候卻可以清晰的覺察到不對的對方。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少年郎有些郁悶,尤其是看著九尾天瀾白狐絮絮叨叨的說這些有的沒的。真想上去抽他丫的,要是能打過他的話。

“你都想說什么?”教皇雙眼在金屬面具下面一直在盯著九尾天瀾白狐看,想要看穿老狐貍的心思。可是那只已經滄桑到妖的老狐貍又怎么是能隨意看穿的,看著點點煙火,教皇直接問道。

“我覺得有些奇怪,有些事情穿不起來。”九尾天瀾白狐直接說道,“別以為帶著個面具我就不知道你是誰,要是一副面具,一個法術就能讓我也想錯你的身份,那才是最奇怪的事兒。”

沈旭之一愣。難道教皇還是熟人?不會是周懷年那廝吧!在海角平原看著自己成長。到底有沒有這么有愛啊……想到周懷年,少年郎驀然心中一疼,好像冥冥之中有一柄小刀子扎在心口。dudu8.net武動乾坤這只老狗,娶媳婦了小爺我還沒喝你一杯酒。你就這么死翹翹了。等小爺我到了下面。怎么收拾你。

少年郎胡思亂想的時候,教皇說道:“難怪人說天瀾族的妖狐都是七竅玲瓏的心思,原本我也沒想要瞞過你。”

九尾天瀾白狐笑而不語。

教皇站在半山上。周圍一片狼藉。腳下的神山好像是被巨斧硬生生鑿掉一大塊似的,而教皇站在半山上,卻依舊像是整座神山佇立在沈旭之和九尾天瀾白狐面前,巍峨高大。

“我和你一樣,總是感覺有些不對。這么多年無聊的日子,總要找一些能讓我開心的事情做才好。九州靈界的鴻蒙紫氣在神山上,研究了那么多年卻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而蒼茫魔界與深淵魂界的鴻蒙紫氣被人收了起來,我找了一些日子,卻根本不知道在哪里。”教皇忽然看向沈旭之,生澀的笑道:“沒想到你們去了一次深淵魂界,就拿到了兩界的鴻蒙紫氣,這種逼人的氣運,真是讓我羨慕。”

沈旭之無奈的聳肩,示意自己也不qīngchu到底發生了什么。

“氣運這種東西,虛無縹緲,卻又的確存在。我并不奢望能拿到鴻蒙紫氣,斬三尸成圣。有道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這兩手在你們面前顯擺一下倒還算是不丟人,真要是拿到縱橫各界的大家、大能面前,根本無法守護住鴻蒙紫氣。拿了也是無用,要他作甚!”教皇想的也是通徹,簡簡單單的幾句話,說的九尾天瀾白狐連連頷首。

“我也沒想過,只是機緣巧合。有旭之這小子,我臨時動了心思,想要看看從前沒有見到過的景致。”九尾天瀾白狐笑道:“我走過大江南北,見過千山萬水。被滅過族,又殺人無數。愛過,恨過,笑過,哭過,這世間該玩該鬧的我基本都經歷過了,就是想著要是一旦有機會能看看那些從前沒見過的風景,也不算是白白在這世上走一遭。”

教皇好像壓根就不信九尾天瀾白狐所說的話,嗤笑一聲,說道:“你會這么想?人說天瀾一族,睚眥必報。滅族的血海深仇都在你骨肉魂魄之中了吧,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報一箭之仇,要不然你就算是死,也死的不塌心。”

九尾天瀾白狐不置可否,教皇繼續說道:“既然見面了,我還是勸你一句,有本事滅了天瀾一族的人,就根本不是你一只老狐貍能招惹的強大存在,你這又是何苦呢。”

“根本沒那事兒,我就是看著好玩。而且當年在魔界被人種下火毒,跟我天瀾一族有什么關系。”九尾天瀾白狐矢口否認。教皇也不和九尾天瀾白狐爭辯,雙手手心向上,緩緩抬起,一團五顏六色的光球在星空下,在教皇的手心中慢慢升起。

“到了一定的層次,想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無疑難以上青天。上一次魔界入侵九州靈界,我見到了女神強大無比的力量。之后反復鉆研,這才有所領悟,悟得八風不動,如山一式。我要是能再有機會看看,一定會有更多的收獲。所以,你們不要讓我失望。”教皇說的沒頭沒腦,沈旭之能猜到一點,心里不敢肯定,而九尾天瀾白狐全數了然,和少年郎一樣攏了攏頭上天樞院黑色罩帽。

“擊敗你,你用生命為引,引動圣火,召喚女神。就算是你看到了,又能怎樣?”

“朝聞道,夕死可矣。”

“好一個朝聞道,夕死可矣。”九尾天瀾白狐微微低下頭,輕輕嘆了口氣,說道:“旭之,去殺了他!”

“……”沈旭之截然無語。這狗日的老狐貍怎么有讓自己上,您老人家就不會自己親自上陣?不過心里雖然這么想,卻沒有一點猶豫,右手虛抓,窮奇幻化的霸王長槍一陣搖晃,本來扎在神山山石之中不知幾許,在沈旭之凌空一抓下飛了回來,落在少年郎手中。

沈旭之隨手把窮奇向身后一撇,道:“那我去了。”

“去吧,這一戰你要獨自面對。”九尾天瀾白狐說道。

獨自就獨自,小爺我怕啥?沈旭之知道九尾天瀾白狐這是在準備面對教皇身后神山之巔的那兩團圣火。教皇強倒是很強,卻沒有到讓沈旭之望而生畏的程度。手握柴刀,身上血腥殺氣妖氛像是火焰一般燃燒起來,整座神山觸目可及的地方一片腥風血雨。

“前輩,領教了。”這一次沈旭之沒有孟浪,拱手說道。

“不客氣。你是這個世界的一個異數,我也就是想看看你到底能變成什么樣子,或許能沖破纏繞在我們這些老家伙身邊的所謂命運的藩籬。可惜讓這只老狐貍捷足先登了,不過想想,一見面,有了些許感覺,就能賭上一切,天瀾一族的異能還真是讓人嘆為觀止。難怪無論走到哪里,這些個狐貍都能攪起偌大的風浪。”教皇像是一個長輩,對沈旭之虛偽的客氣并不出言諷刺,而是坦言著。

“小爺我是穿越來的,怎么這幫老家伙都知道?”沈旭之心里極不爽快,不就是一個穿越嗎?那么多人天天清穿、明穿,也沒見怎么地了,怎么一到我這兒就好像是大熊貓似的,所有的目光都盯著小爺我。

“來吧,我看看拿了鴻蒙紫氣的人到底能強到什么程度。”教皇手中的七色光球隨即而破,變成一道彩虹,絢爛無比的出現在教皇身前。

文化不多,廢話不少,還這么愛臭屁!沈旭之看教皇捏碎了手中光球,整個人如同神仙一般站在自己的面前,在自慚形穢的同時,心中惡狠狠的罵道。

“好刀!的確是一把好刀。”教皇在金屬面具后面的眼睛看著沈旭之手中的柴刀,贊嘆到。

“還用你說!”沈旭之寧神戒備,那道七色絢爛的彩虹似乎蘊含著更強大的法術。

“我年輕的時候,也殺人無數,那時候我也喜歡用刀。老了之后才漸漸用的少了。以刀破刀,似乎好多年沒用了,今天試一試吧。”教皇不再陰森,反而有些親切,沈旭之心中泛起這樣一種奇怪的感覺。雖然只有一絲情緒上的波動,可是少年郎立即在第一時間發覺這狗日的正在對自己施展精shén攻擊!

要不是九尾天瀾白狐有事兒沒事兒就會想偷窺一下沈旭之的心內世界,少年郎這些年受到的精shén沖擊并不在少數,也根本無法在第一時間發現。這道精shén攻擊如此隱秘,絲毫不像是剛剛那只女鬼所中的精shén攻擊,眾人皆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