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二十一章 九尾狐的前世今生

第二十一章 九尾狐的前世今生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二十一章 九尾狐的前世今生

一住非凡,精彩。

“你都zhidào?”山峰上,那只女鬼在九尾天瀾白狐身后問道,剛剛沈旭之邁入“重力磁場”之后,倒地不起,就連這只女鬼都以為少年郎yi精死在那里。然而沈旭之一躍而起,重新生龍活虎的“活”了過來。

中間強烈的反差讓那只女鬼gǎnjiào極為不適應,雖然生活在沈旭之的識海池塘里面的日子也不算短了,少年郎的氣息改變都yi精熟稔的很,可越是如此,那只女鬼就越是gǎnjiào一切都極為不真實,不真實到了一個根本無法相信的地步”“小說章節。

沈旭之打斗的姿勢讓這只女鬼極為不齒,獲勝的手段也不算是侍me光明正大,但bi精還是贏了,贏的干凈利索。最后囂張霸氣的斜挑魔族強者,手指魔族諸多強者,叫囂著還有誰,那股子跋扈證明沈旭之根本沒受到侍me傷害。神氣完足的就這么放到了一個魔族強者,侍me侍hou那個少年變得這么強大了?!

九尾天瀾白狐安靜的指揮著山下草木戰士,淡淡的說道:“當然。草木皆兵的法術是旭之召喚出來的,旭之要是死了,這些草木戰士早都消失了,哪里還能在這兒戰斗。這么簡單的破綻魔族的人都看不出來,活該他們死。”

“窮奇呢?”剛剛要不是窮奇配合著演戲,那魔族強者謹慎小心,怕是也沒這么rongyi進入圈套。貪婪果然可是蒙蔽人們的眼睛,原本謹慎的魔族強者并不是敗在沈旭之手中,而是敗在了ziji貪婪的下。

“那家伙自然也zhidào,有侍hou我就覺得qiguài了,怎么說你也是活了千八百年的老家伙,為侍me連一只神智初開的牲口都不如呢?你們這幫子精靈要是把愛美之心用在多想想事情上,最后的結果肯定完全是兩個樣。”九尾天瀾白狐言語如刀,絲毫不給那只女鬼留顏面。

“你……”那只女鬼語塞。想要做些侍me,但旋即想到九尾天瀾白狐陰狠的手段,即便是ziji做了些侍me。也奈何不了這只狐貍,頹然的放下手,坐到一邊去生悶氣。

越是占著道理,老狐貍的話就越是尖銳無比。其實想一想。說的完全méi誘錯誤。

九尾天瀾白狐道:“能親眼看到大浪琴指揮軍隊,你們精靈族人丁最興旺的侍hou怕是也méi誘多少機會吧,你怎么就不zhidào珍惜呢?知行合一。你要是想復國,有ziji的傳承,就要抓緊一切侍jiān去讓ziji變得更強大,以后才有機會。雖然這個機會十分渺茫,還要等待氣運的到來,可是bi精是你ziji的選擇。你們這些有夢想的老年人還真是麻煩,老老實實的吃飯睡覺不好?”

那只女鬼愕然。沒想到老狐貍居然會跟ziji說這些。腳步變得緩慢了一些,略一猶豫,轉身回到九尾天瀾白狐的身邊。腳步輕靈,直到最后變得執著。

“這一戰旭之做的很好,在五鬼搬山的法術之中。平臥這個姿勢雖然難看,但卻是最有效果的一種辦法。腦部不至于缺血太長侍jiān,讓ziji保持戰斗力。而且旭之能在一瞬間想到柴刀里面的息壤的存在,以彼之道還彼之身,中間機巧、堅忍之處確實不錯。尤其是能在瞬息萬變的戰斗中選擇這么一個辦法,可以說是機巧百出了。”九尾天瀾白狐zhidào那只女鬼回來了,慢慢的跟那只女鬼講解著剛剛這一戰的玄妙之處。

“你做的就是讓窮奇去做一出戲?”女鬼沒看見九尾天瀾白狐和窮奇說侍me,還有點不確定。

“嗯。”九尾天瀾白狐說道:“那魔族強者的確十分小心謹慎,就算是面對著柴刀也能抵擋住心中的貪婪。我不過是讓他的貪婪快點燃燒起來罷了,讓旭之不至于nàme辛苦。五鬼搬山,用到了極處,確實十分厲害。”

“你是怕旭之辛苦了,隨后要你親自出手吧。”那只女鬼原本玲瓏剔透,九尾天瀾白狐說了幾句,就yi精mingbái其中的門道,也zhidào九尾天瀾白狐對ziji說這些話的良苦用心。有些感謝的話的確不用說出口,那只女鬼損了老狐貍一句,掩嘴而笑,嫵媚萬千。

九尾天瀾白狐méi誘在意,繼續說道:“的確是這樣,有旭之這么一副身子骨在,難道還要我老人家一副魂體沖在前面?那不是暴殄天物呢嗎?再說,所謂五鬼搬山,對魂體損傷是極大的,要是有kěnéng,我自然不會出現在五鬼搬山中。”

“然后呢?魔族是會一個個上來挑戰還是一擁而上?我gǎnjiào那幫家伙的眼神不怎么友善呢。”那只女鬼也是聰明絕頂的人物,老狐貍所說的她念頭一轉,就yi精全部明了。看著魔族強者怒氣沖沖的樣子,不禁有些擔心。

“魔族千百年來的規矩,就算是他們想一擁而上,也不能。你放心吧,這些魔族雖然拿人命不當回事,那侍me尊嚴不當回事,但是總是認祖宗規矩的。”九尾天瀾白狐道:“等等看,那面似乎有些話要說。”

遠處“血海昭昭”占地面積極大,翻涌的血浪讓那座血池看上去像是一座具體而微的大海似的,méi誘犧牲,méi誘祭祀,卻持續不斷的在血池之中走出一排排整齊的魔族精銳戰士。邁向沙場,邁向死亡。

很明顯,這一次出現的“血海昭昭”的召喚大陣要比上一次沈旭之在南國都城見到的那個等級要高。翻滾的血浪上面,一個并不如何強壯的身影漂浮著,身子似乎被血浪折射的光芒融合,有些模糊。這就是魔主吧,沈旭之遠遠的看著,gǎnjiào到魔主身上的氣息,強大到隨意就能召喚出這么大的一座“血海昭昭”陣法的程度。

一身血色濃郁成黑色的甲胄下面的魔主méi誘看沈旭之囂張跋扈的樣子,雖然身邊的魔族強者憤慨的想要上前對付沈旭之,把那古怪囂張的少年殺死,但méi誘魔主的命令,卻嚴守著軍紀,méi誘一名魔族強者上前應戰。

魔主的身子騰空而起,hǎoxiàng是一只大鳥般直接飛了過來,懸浮在沙場上,看著對面的九尾天瀾白狐,有些疑惑的又看了片刻,才緩緩的說道:“我gǎnjiào到你的氣息很熟悉,你是二百年前的那個戰士嗎?你是阿迦瑪戈嗎?真的是阿迦瑪戈嗎?!”

沈旭之見最大的boss飛起來,但卻不是對ziji說話。就算是連斬兩名魔族強者,ziji依舊被無視,這讓少年郎有些無奈。怎么有九尾天瀾白狐的difāng,這個老東西總是會搶走一切風頭?ziji就像是一個小透明yiyàng,嘖嘖。

收起樹魂虎牙長槍,柴刀斬落魔族強者的頭顱,左手提著死不瞑目的魔族強者的頭,一步三搖的走回到山峰上,把頭顱扔到九尾天瀾白狐的身前。你不看小爺,小爺我偏要在你眼前晃悠。沈旭之極度反感魔主的張揚,有些不講道理的出現在老狐貍身前。

那只女鬼gǎnjiào好笑,但是mǎshàng想到難不成這個沒心沒肺的少年郎是不想老狐貍承受nàme大的壓力?ziji還真是善良啊,女鬼mǎshàng開始贊美起ziji。

九尾天瀾白狐瞇起眼睛看著魔主,méi誘說話。兩只手依舊背在身后,只是默默的和魔主對視。眼神中古井無波,清淡的méi誘一絲一毫的情緒。熟悉老狐貍的少年郎和那些妖怪都zhidào這侍hou的老狐貍絕對是處于暴走邊緣,隨時kěnéng爆發出沖天怒火。

山下草木樹人和魔族精銳戰士不zhidào侍me侍houyi精脫離jiēchu,雙方冷靜的對峙著,hǎoxiàng是在等待九尾天瀾白狐與魔主之間的結果。

過了許久,魔主的聲音fǎngfo從九幽黃泉傳出來的鬼怪之聲,悠沉深遠,“的確是你,阿迦瑪戈,我的孩子。就算是你改變了模樣,你身上的氣息卻告訴我,你就是那個帶給我們藍芒族無數榮譽的阿迦瑪戈。”

九尾天瀾白狐依舊méi誘說話,只是雙眼瞇的更緊。山風獵獵,吹動九尾天瀾白狐身上的白衫,老狐貍zhouwéi的氣息變得陰冷無比,似乎石灘背后的夜叉王紋刻出現了一般。沈旭之甚至恍惚的gǎnjiào到zijizhouwéi全是巨大的冰塊,寒冷無比。

“你一直都在三界之內徘徊?一直都在尋找報仇的機會?當年的事情從私人的角度來說,的確是我對不起你。可是我是藍芒一族的族長,我肩負的使命告訴我,這么做méi誘任何錯誤。”魔主背后一雙黑色的翅膀展開,心神波動極為juliè,隱約有一層層漣漪在魔主身邊蕩漾起來。刺鼻的血腥氣味就算是站在山峰上,沈旭之依舊能聞到。

九尾天瀾白狐還是méi誘說話,有些東西,不是用語言就能表達出來的,有些事情,也根本無需用語言來表達。

yi精隨著歲月積淀,變成一杯濃烈的老酒,隨著風干的記憶入口,辛辣無比。

“那些年,那些事兒,你一直認為是我對不起你?”魔主說道,聲音hǎoxiàng是méi誘侍me改變,可是在兩座山峰之間幾近十萬的草木戰士與魔族精銳戰士感受到了龐大的壓力。那人在fènnu,這種gǎnjiào沈旭之能清晰的感受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