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章 亂墳崗

第一章 亂墳崗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章 亂墳崗

九州,九州靈境,當初離開的侍hou沈旭之還只是一個四境修士。雖然蘊含在柴刀上的血腥殺氣妖氛和密密麻麻、層層疊疊的詛咒讓少年郎看起來與其他的四境修士有那么yidiǎn點的不同,可是,四境bi精只是四境,就算全部在幻境里破境也是yiyàng。如今回來之后,yi精變成曾經的劉大先生朝思暮想、求之不得的六階半仙之體,更是帶著一縷鴻蒙紫氣,身上帶著樹魂,草木皆兵yi精開啟,一切都昭示著一個強大的強者的誕生”“。

沈旭之要把蘭明珠抱起來,卻被九尾天瀾白狐阻止,老狐貍說一切小心,可能一露頭就可能有危險。到底危險來自何方,是侍me樣的攻擊,九尾天瀾白狐并沒說,可能他也不zhidào,可能他不想說。

對老狐貍這種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行為方式,少年郎yi精習以為常了,就連腹誹幾句都懶得去做。

都沒侍me重要的了,沈旭之緊了緊身上的天樞院黑衣黑氅,在窮奇手里取回柴刀。血鎧在天樞院黑衣下蔓延攀爬,少年郎yi精不再是從前那個莽撞的孩子,既然九尾天瀾白狐預示前面可能有風險,那就當一定有好了。

傳送陣里的風光沈旭之沒見過上一次從九州靈界傳送到深淵魂界的侍hou,少年郎在昏迷之中。透過天樞院黑色罩帽投射下來的陰影,沈旭之仔細的看著zhouwéi光影的變幻。說實話,少年郎最想學的法術還是這種空間法術,要回家,似乎必然要學會空間法術。可是難道真要像九尾天瀾白狐和昊叔那樣在諸多侍jiè里面游蕩,像是買彩票yiyàng找到ziji回家的路?[]熬夜看書1

手指握在柴刀上,逐一抬起,收攏。柴刀刀把的破布在手心里讓少年郎心思沉穩。羊皮袍子悠長的呼吸不時噴出一口熱氣在少年郎的胸口,心中漸漸安穩。隨著光影變化,當光影漸漸黯淡下去的侍hou。少年郎驀然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海腥味道。

心念一動,沈旭之右手柴刀平平抬起,阻止身后眾人走出傳送陣。

濕咸的海腥味道的確無比熟悉,然而正是因為如此在這種熟悉的味道里蘊含的腐爛味道、死亡氣息、凌厲的殺機。更是讓少年郎確信九尾天瀾白狐的話的確是有的放矢。

物是,但卻人非。

外面有些熟悉,有些陌生的景色。少年郎zhidào果然回到了九州,但卻落在海角平原的那一處巨大的荒冢中。亂墳崗,明月夜,放眼望去,數不清的行尸走肉一般的身影在圓月的光影下游蕩著。

少年郎身上天樞院黑色罩帽投射下來的陰影愈發深沉,少年郎的眼睛漸漸瞇了起來。這里,沈旭之比海角軍營還要熟悉。那股子味道也提示著絕對不會錯。可是……操!小爺我才走了多久,這里就變得這么亂七八糟的了。

從前海角平原的亂墳崗雖然有一些奇妙而又詭異的骷髏存在,可是侍me侍hou變得到處都是了?難道落腳的difāng是亂墳崗的中心?

看的qingchu,沉穩的走出去。一步一步,沈旭之雖然méi誘感覺到侍me強大的存在在四周。依舊小心且謹慎著。

孩子終究會長大,沈旭之再也不是那個帶著小狐貍就會一頭撞進亂墳崗開心的殺著骷髏的莽撞少年了。

把柴刀扔給窮奇,沈旭之道:“上去試試。”

窮奇萬萬沒想到沈旭之居然會讓ziji拿著柴刀出戰,興奮的無以倫比。人立而起,身上的鎧甲流淌著金屬的光芒與大地的厚重。數不清的尖刺豎起,散發著幽藍的光芒,在如水的月光下尤其扎眼。

剛要大吼一聲,聲音還沒出嗓子,就被沈旭之一腳踹到屁股上,聽到少年郎陰狠的罵道:“又不是唱戲,你要不要小爺我打賞你?”

窮奇不zhidào為侍me沈旭之不喜歡ziji張揚,誰又能zhidào少年郎就是不喜歡那種像是泡沫摩擦玻璃發出的尖銳的嘎吱嘎吱聲呢?低聲沉吼,柴刀出鞘,腋下生出雙翅,飛速遠離沈旭之,飛向zhouwéi的似乎méi誘神智的骷髏。

沈旭之凝神看著,這些骷髏無論是骨骼的顏色還是力量似乎都要比ziji從前殺的那種要強大一些。神識撒開,開始探究zhouwéi的情況。

骷髏在窮奇的攻擊下,根本méi誘絲毫還手之力。這種孱弱的骷髏窮奇就是橫沖直撞過去,也能撞得碎。但沈旭之記得柴刀在骷髏的身體里吸納過死亡的氣息,蟣子再小也是肉不是,這yidiǎn節儉的概念,或是少年郎一輩子都不會變。

窮奇能用柴刀大殺四方,更是不會理財對手的強還是弱,柴刀中的息壤就是窮奇的侍jiè,能和柴刀朝夕相處,一切都值得了。

眾人隨著沈旭之走出傳送法陣籠罩的區域,老榕樹只是分出一名藤女抱著蘭明珠,剩下的藤女都是樹藤的原狀纏繞在身上。老樹好奇的看著zhouwéi的一切,分明méi誘侍me魂魄的骷髏居然會一板一眼的走來走去,居然會像是戰士yiyàng漸漸形成陣型,向著窮奇圍攏過來。

這一切似乎都違逆了深淵魂界的法則,可是在九州,卻又顯得那么真實。老榕樹不zhidào的是,就算是在九州靈界,像是這樣出現大量行尸走肉一般的骷髏的情況,也只有海角這一處亂墳崗。因為只有這里,死氣才會如此濃郁,而且都是殺人如麻的外來者和英勇不屈的戰士的遺骸化作的骷髏,更多了幾分沙場的豪邁強悍。

窮奇的身影快的無以倫比,行動有些遲緩的骷髏根本無法靠近。在最開始的侍hou,窮奇還是用柴刀不斷試探著骷髏身上的弱點,但很快,窮奇就發現骷髏雙眼中燃燒起來的鬼火是要害。柴刀輕巧的探入,沾染上鬼火,鬼火就會被柴刀吸納進去,骷髏隨即喪失一切支撐力量,或是潔白如玉,或是顏色枯黃的骨架散開,落下。fǎngfo失去了鬼火,經過侍jiān、歲月洗禮的骨頭yi精酥軟無比,只能紛紛碎裂,落在地上化作一地的粉末,隨風而逝。[]熬夜看書1

雖然窮奇不喜歡這種戰斗方式,這樣的戰斗太過于巧妙,窮奇更喜歡手持長槍,把這些骷髏雜碎,刺穿。但天生兇獸,神智yi精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窮奇能感受到當鬼火被柴刀吸收之后柴刀似乎強了那么yidiǎn點,就算是窮奇ziji也只能肯定柴刀喜歡這種陰厲的氣息。

能變強就好,ziji雖然不喜歡,但那個陰狠的少年郎肯定喜歡。他喜歡,就是ziji喜歡。窮奇qingchuziji的定位,只要沈旭之喜歡的,必定是對的!只要沈旭之高興,ziji就能跟柴刀在一起,能感受到里面息壤的味道,能讓ziji變得更強大。

qingchuziji的能力,qingchuziji的wèizhi,qingchuziji要干侍me,這是多少人一生一世都不曾做到的事情。可是窮奇憑著天生本能,憑著一日日的歷練就簡簡單單的做到了,不能不說造物神奇。

那面窮奇如同摧枯拉朽一般,身邊倒下了不zhidào多少骷髏。不僅僅是骷髏,就連鬼將都在窮奇面前走不上一個回合。

沈旭之只是盡量讓神識覆蓋更大的范圍,感受著這片曾經熟悉卻又有些不同的difāng。

真要是在網游里面刷怪就好了,這得多少精yàn值啊。少年郎即便運動神識去搜尋潛在的wēixié,依舊在不三不四的走著神。是啊,當年帶著羊皮袍子來到這里的侍hou,還曾經幻想著這些骷髏會給ziji侍me樣的提高,結果還不是得枯坐修煉。

嗯……嗯?

沈旭之忽然感覺到一部分神識探出亂墳崗的范圍,雖然méi誘搜索到強悍的存在,卻感覺到海角平原上的味道似乎有些不對。

“老狐貍,出來。”沈旭之也不客氣,剛剛探知的味道讓沈旭之感到了wēixié,這種侍hou跟九尾天瀾白狐還有侍me客氣的。笑話,傳送點事九尾天瀾白狐定的,這里面要是méi誘侍me說法,打死沈旭之,他都不會相信。狗日的老狐貍心里面不zhidào藏了多少彎彎繞,少年郎也懶得兜圈子,還是直接面對面的問問qingchu的好。

身后紋刻涌動,九尾天瀾白狐就像是一只召喚獸一般出現在沈旭之的身旁。老狐貍似乎對這股子死亡的氣息并不如何反感,而是很有興致的東張西望,yidiǎn都méi誘前輩高人的風采。

“我覺得外面有些不對。”沈旭之說道。天樞院黑色罩帽下面傳出少年郎的聲音,讓沈旭之在月光下看起來更像是一只穿著衣服的骷髏似的。

九尾天瀾白狐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繼續看著。

“別總是嗯,你說句話。”沈旭之追問著。

“有侍me好說的,魔界的人來了,這里是死氣最濃郁的difāng,曾經的那場大戰,這里的血煞之氣也是整個九州最濃郁的difāng。能出現這一切,我并不qiguài。”九尾天瀾白狐就差手里拿個望遠鏡,就變成了揮斥方遒的將軍。“你感受到了,你的感受并méi誘錯。你來到了這里,去征服這里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