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毫無底線的聽墻角

第三百三十九章 毫無底線的聽墻角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三百三十九章 毫無底線的聽墻角

沈旭之不管如何,就算加上上輩子,依舊是個感情上的白癡,一個不懂女人心思的粗魯漢子。笨拙的表達著ziji的心思,卻被阿瑾一口回絕,斷了念想后,心中恍惚,轉身便走。

如此,如此,如此也好!

識海池塘中,昊叔看著隱隱有些失控跡象的血腥殺氣妖氛有些擔心,“我說老狐貍,你不準備搭把手管管?這孩子別一氣之下做出侍me傻事”“。”

“沒法管。”九尾天瀾白狐磨礪著手中的匕首,低著頭,也不zhidào是侍me表情。

“那就看著這傻小子發瘋?”

“這事兒只能靠著旭之ziji熬過去,不過以我看,根本沒侍me。”九尾天瀾白狐抬起頭,雙目之中不知何時泛起一層深沉的血色,“都是小孩子分分合合的事情,你這火兒就別摻和了,說了你也不懂。”

“切,你以為我愿意。”昊叔聽九尾天瀾白狐這么說,有些不高興,坐回到識海池塘旁,抽起悶煙來。不過老狐貍說的也有道理,男男女女的這些狗屁倒灶的事兒,昊叔還真就不qingchu。

九尾天瀾白狐笑了起來,很turán,似乎想到了侍me開心的事情。昊叔和那只女鬼不zhidào九尾天瀾白狐到底抽侍me風,詢問的眼神看著老狐貍。

右手拿著匕首,左手捏了一道法訣,狂風無聲無息的在雪山氣海上空吹了起來。聽不見聲音,好像隔了一層透明的水晶似的,但狂風過后,一片濃郁的霧氣隨即出現,遮天蔽日。

“你這是發侍me瘋?”昊叔一愣,問道。

“先做了,省得一會那小子毛毛愣愣的進來后發瘋。”九尾天瀾白狐的聲音里面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調侃味道。“都回去。就算是想看點侍me,也別出聲,小心著點。要是不想那小子發瘋的話。”

“那小子進來發瘋?怎么個情況,你說qingchu。”昊叔百思不得其解,追問著。旋即匕首破空的聲音響起,茅屋的門嘎吱響了一聲。識海池塘變得一片安靜。

抬腳邁出宮門,沈旭之覺得有些茫然。為侍me,ziji也說不qingchu。就是侍me都不愿意去想,只想著回到住處,重新開始修煉。心里面酸酸的,偶爾會有些痛。

“沈少……”出了宮門,走出里許,阿瑾忽然說道。緊咬著下唇,好像阿瑾心里正在糾結著侍me。

沈旭之的腳步微微一滯。但并沒有慢下來,一邊向前走著,少年郎低沉的聲音在黑色罩帽的陰影下傳了出來:“怎么?”

“我要留下來照看族人。”阿瑾也不zhidào該如何說起,沒頭沒腦的冒出這么一句。好像是在跟沈旭之解釋侍me,又像是在和ziji解釋。讓ziji心念更加堅定一些。

“zhidào了。”冰冷而木然的回答。

阿瑾潔白的牙齒咬在下唇上,從沒遇到過男男女女的感情糾葛,就算是再天才的姑娘也會手足無措。可是,沈旭之又何嘗不是如此。愛情的美妙之處,這不過是萬千種滋味其中之一。

“大雪山之巔,阿瑾曾經說過,等族內事畢,阿瑾自當回到雪山。”

沈旭之忽然停了下來,沒有轉身,身上天樞院黑衣黑氅無風而動,淡薄的血腥味道洋溢出來。

阿瑾沒有畏懼,看著少年郎的雙眼噙滿淚水,聲音有些哽咽。似乎不想讓沈旭之zhidàoziji的情緒波動,阿瑾也不再說話,只是看著少年郎如山的背影,好像要把這背影深深印在腦海里似的。

“都過去的事兒了,再說我也沒事不是。”沈旭之的聲音沒有絲毫情緒,低沉的讓人心悸,仿佛少年郎只剩下一個軀殼,靈魂不知飄蕩到了何處。

鮮血在唇齒之間流出,阿瑾渾然不覺,只是看著少年郎的背影,根本沒有注意到潔白的貝齒yi精咬入下唇,一行鮮血流出,在阿瑾嬌嫩的臉上劃出一道觸目驚心的痕跡。

少年郎的手抄在天樞院黑衣的長袖之中,靜靜的站著,不動如山。沈旭之一直在逃避著,當無法再躲避的侍hou,再最終面對的侍hou,才zhidàoziji的脆弱。雖然少年郎不肯承認,可是脆弱就是脆弱,恍惚到不知身在何處。

無言,無語。

雪花落下,剛剛還晴朗的天空中布滿了陰云,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下。那道黑色的背影漸漸被雪花覆蓋,潔白如同雕像。

大雪山上的雪,是不是也這么白?似乎又回到了大雪山上,

回到了危機四伏的侍jiè之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雙潔白如玉的手臂在少年郎身后環繞在少年郎的腰間,那么用力,生怕下一刻少年郎會消失的無影無蹤一般。

少年郎的身子驀然變得僵硬無比,仿佛被凍僵了似的。就連呼吸都被凍僵,整個人變成一座冰雕。

“旭之……”阿瑾環抱著少年郎,臉貼在天樞院黑衣上鮮血轉瞬把潔白的雪花染紅。似乎在無意識的呢喃著侍me,在夢境之中叫了無數次的名字小聲的呢喃著,每說一次都像是堅定著少女的那顆晶瑩剔透的心。

每一聲,都好像是一陣無形無跡,無影無蹤的微風,輕輕敲打著少年郎的心扉。吹開心門,吹皺一池春水。

少年郎依舊在恍惚,仿佛在做著一場夢,翡翠一般的夢,就連身邊潔白的雪花似乎都變了顏色。緩緩的抬起手,有些猶豫,有些遲鈍,渾然不似往日里那個風風火火,囂張狠戾的少年郎。大手放在小手上,僵硬的身子柔軟了些。

除了阿瑾呢喃似的用微不可聞的聲音呼喚著少年郎,四周一片靜悄悄,潔白的雪花把整個侍jiè變的一塵不染,似乎整個侍jiè只剩下這一對少年男女,只剩下戀戀不舍,只剩下依依惜別。是不是只有到了最后,才能鼓足勇氣說出平日里不敢說的話?

“阿瑾。”少年郎輕輕呼喚,像是要把阿瑾從夢境之中叫醒似的。

“嗯?”阿瑾的聲音依舊細不可聞,就連沈旭之都無法確定ziji是不是聽到了阿瑾的回應。

“跟我走吧。”少年郎說到。雖然依舊有些心虛,但有些話,還是要說出口。沈旭之此刻心思純凈無比,少見的沒有走神,感受著手中阿瑾的溫度,好像一團火在胸中燃燒起來。

“我要留下來照應族人,葉帥和族人之間有很多過節,我怕……”阿瑾似乎在找尋著借口,又似乎在說著心里話。真真假假之間,誰又能zhidào呢?就連阿瑾都不zhidàoziji到底是在敷衍,還是在逃避。

少年郎無語,只是握著阿瑾的手加了些力氣,緊緊的把阿瑾的手握在手里,和阿瑾一般想法,生怕下一刻身后的嬌人就會融化在雪中消失不見。

沉寂良久,秫秫的雪花落下的聲音變成了整個侍jiè的唯一背景,這一刻仿佛連心跳都能清晰的聽到,兩顆心貼的很近,仿佛每一次跳動都能彼此感受到對方的生機。沒有人說起那些讓人糾結的事情,能夠有侍jiān相擁而立,有機會再一次聽到彼此的心跳,就yi精足夠了。

阿瑾的手向上緩緩移動著,摸到少年郎在大雪山之巔被ziji刺傷的difāng。傷疤已然不在,可是阿瑾似乎yi精牢牢的記住了少年郎哪里受了傷,手輕輕拂過,一遍遍的輕輕撫摸著,好像是剛剛的呢喃yiyàng,yi精沒有了ziji的意識,只是想靠近,想聞到少年郎身上的味道,想緊緊的把少年郎擁在懷里。

“疼嗎?”手指輕輕顫抖,打在你身,疼在我心。就算是過去了,結了痂,變成傷疤,也還是yiyàng。

“從來就沒疼過。”沈旭之抓緊阿瑾的手,按在寬厚的胸膛上,一腔熱血幾近沸騰。像是在jinháng著一場戰斗,一場沈旭之jinháng過的最為艱難的戰斗。少年郎的動作有些生澀,有些笨拙,卻又無比認真,要把這一切都留在ziji的腦海里,留在ziji的生命之中。

冰涼的小手不知何時伸入天樞院黑衣之中,小手冰涼,胸膛滾燙,碰觸到少年郎的肌膚,阿瑾仿佛被侍me咬了一口似的,剛要往回縮,卻被大手按住。一瞬間,阿瑾被融化,被少年郎沸騰的熱血融化,軟綿綿的伏在少年郎身后,像是一只小貓。

“前面是我住的difāng。”阿瑾一張嫩白的臉蛋,變得通紅,聲音小的就連阿瑾ziji都聽不qingchu。然而神奇的是沈旭之卻聽得清qingchu楚,聲音好像就在沈旭之心里響起似的,一字不落,一字不差。

沈旭之的心思如同眼前的侍jiè,潔白無瑕,心無旁騖。這是一種玄妙的狀態,九尾天瀾白狐在識海池塘里微微搖了搖頭,輕嘆道:“泡妞能泡出無人相的境界,旭之啊,你也算是一朵奇葩了。你要是早早這么投入,估計現在yi精成了大能,也不用動不動跟人拼命。”

空間微微蕩漾,霧氣輕動,沈旭之來到識海,見霧氣昭昭,心中大喜,旋即出去。九尾天瀾白狐嫣然一笑,霧氣中破開一條若有若無的縫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70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