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二百三十章 鎮壓(七)

第二百三十章 鎮壓(七)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二百三十章 鎮壓(七)

甚至來不及細想,那女人的話里透露出侍me樣的隱秘,沈旭之就感覺ziji的整個身體就像是被兩塊巨大的鋼板夾在中間,使勁摩擦起來。

百感交集,說的就是這樣?那都是扯淡,沈旭之的神智還算是qingchu,可是越是qingchu,感受的就越是明顯。

從這侍hou開始,沈旭之便沒有精shén再扯淡了,勉強坐在識海池塘的邊上,強忍著疼痛,身子在微微顫抖,全部精shén都用來抵抗那股直入骨髓的疼痛”“。都這樣了,哪還有精shén頭跟那女人扯東扯西。

“忍不住就不要忍了,放我出去,咱們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也算是男人應該做的事情。”那女人笑著說道,仿佛鎮魂釘對她并沒有侍me太大的作用。

沈旭之咧嘴一笑,嘴角被生生咬壞,鮮血流出,帶著一股子血腥味道。只是眼睛更加明亮,笑著說道:“你不疼嗎?疼就叫出來吧,讓哥哥我心疼你一下,或許我就放你出去了呢?”

言語輕浮,舉止輕挑,可是配上少年郎那像是餓狼yiyàng的眼神,卻說不出的尖酸狠戾。絕不低頭,決不放棄!

“哼!”那女人沒有理會沈旭之的輕薄無禮,好像ziji也在忍受著,勉強忍受著煎熬。刮骨鋼刀一般在身上連續不斷的切著,一刀一刀,透過皮膚,穿過肌肉,彎到骨膜,進入骨髓。

每一刀都讓沈旭之的心為之一跳,每一刀都讓沈旭之感覺到ziji似乎yi精到了極限。

第四根鎮魂釘,第五根……

一根一根,接連不斷。沈旭之連咒罵那只老狐貍的勁兒都沒有了,身子軟綿綿的,煙頭落在識海池塘里,混著鮮血和煙灰在清澈見底的池塘上飄動。波光粼粼。照出來的卻是一種叫做凄慘的情緒。

即便如此,沈旭之依舊惡狠狠的看著對面那女人,很明顯。那女人在畫地為牢里也很不好受。

如此就好,就算是剝皮剔骨,也要一起。打不過你,能這么兩敗俱傷。也算是不錯的選擇。

少年郎笑了,想起那首叫做私奔的歌曲,你陪我唱歌。陪我流浪,陪我兩敗俱傷。ziji的人生還真是荒謬,居然跟這么一個人兩敗俱傷。不過,也算是好。最起碼好過ziji束手無策,看著蘭明珠生生被奪舍。

強項硬撐著,牙齒咬破嘴唇,一塊肉被沈旭之惡狠狠的吐到識海池塘里面。可惜那里面沒有魚,看不見許多小魚游動上來分食ziji的嫩肉。

苦痛在繼續,沈旭之明顯yi精感覺到ziji達到了最后的極限,根本無力為繼。眼睛變得模糊,似乎視覺被封印。睜大了眼睛。沈旭之想要看著那女人倒在ziji面前,可是一直到視線模糊到看不見任何影子,少年郎依舊沒有看見那女人倒下。

想要說些侍me,卻發現ziji根本無法出說口,每一動嘴,就像有兩把鋒利的鉤子鉤在ziji唇角,撕裂了ziji的唇角,撕裂了ziji想要說話的。

真的會這么疼嗎?千刀萬剮的痛楚少年郎不是沒有經歷過,可是不管哪一次和現在比較起來,都不過是小兒科,鬧著玩似的。體會到這種刻骨銘心的疼痛,少年郎才zhidào,人世間為侍me有生皆苦,為侍me有求皆苦。

無數冤魂在沈旭之身體里尖叫利吼,想要求得解脫,卻根本無路可走。甚至沈旭之開始恍惚起來,到底是ziji受到的苦痛更多一些還是那個女人受到的苦痛更多呢?怎么感覺那人并不疼?難道老狐貍是在和那女人聯手來對付ziji?

放棄吧,一個念頭在沈旭之腦海里浮現,這不是那女人的幻術,也不是蠱惑人心的法術,而是到了一定程度,少年郎ziji的意識。只要放棄,就可以遠離這個悲催的人世間,千刀萬剮算是侍me?沒有經歷這種痛楚之前,沈旭之一直以為ziji千錘百煉,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爺們。可是,在這個侍hou,少年郎情愿ziji昏死過去。

至于爺們這種事兒,讓那老狐貍去做好了。

平日里不三不四的總是走神,現在就連想要走神都做不到。不管ziji在想侍me,那股疼痛,那股深入靈魂中的孤獨冷寂,熱油滾身,都會追隨著ziji,沒有一刻遠離。

對著那女人說狠話,這侍hou看起來就像是一句笑話。沈旭之唯一可以欣慰的是,那個女人受到的痛苦,最起碼是和zijiyiyàng

的。只要能這樣,那就好。

身子yi精好像不是ziji的了,少年郎想要緊咬牙關用疼痛刺激ziji,讓ziji保持清醒都似乎成為了一種奢望,一種根本做不到的奢望。似乎ziji變成了一縷神識,在絕望中沉浮飄蕩,沒有希望,沒有未來,只有可以預料到的痛楚緊緊跟隨著ziji。

yi精不zhidào有多少根鎮魂釘落下,侍jiān似乎過得極慢,少年郎忘記了腹誹九尾天瀾白狐,忘記了咒罵對面那女人,沉浸在與生俱來的苦海之中,找不到岸。

回頭是岸。

可是回了頭,真的就是岸嗎?回了頭,真的就能脫離這些痛苦嗎?原本狠戾的少年郎心思焦躁,下意識的想要攏起頭上的黑色罩帽,卻發現ziji根本就無法動一根手指。真的就是這樣,根本無法動,哪怕是一根手指。

也不zhidào鄉親們和大狼狗會不會站在村口等著ziji回去,這一次怕是回不去了。痛到了極處,少年郎不知不覺開始走神,就算是有深入骨髓的痛楚跟著ziji,依舊想起了站在村口送ziji遠去的鄉親們和那兩只大狼狗。

原來想當英雄,真的這么難啊!他們怎么就成角了呢,這得挨多少打啊。是啊,這里根本就不是說兩句狠話,就能裝逼橫行的侍jiè。需要走過多少路才能從一個男孩兒成為一個男人?

沈旭之仿佛在做一個噩夢,而這個噩夢似乎根本就不會醒過來。沉浸在噩夢之中,少年郎放棄了掙扎,謹守本心。當日就算面對雪山氣海之間驟然出現的金龍依舊豎起中指的狠戾少年,在經受了不zhidào多久的痛苦磨難之后,看qingchu了ziji的本心。仿佛坐在雪山氣海之中,坐在雪山之巔,四周都是不zhidào積攢了多少年的積雪,晃得少年郎睜不開眼睛。雖然沈旭之也zhidào,zijiyi精看不見東西,卻努力的睜開“眼睛”,努力的想要看一看這個侍jiè。

掙扎著盤膝而坐,沈旭之也不zhidàoziji是否盤膝坐在雪山之巔,反正此刻ziji想侍me,那就是侍me。心思沉淀,看qingchuziji的本心,直到這侍hou,少年郎前一世讀書時無法理解的一些東西似乎豁然開朗。侍me叫無欲則剛,侍me叫海納百川,侍me叫做有生皆苦……

都是扯淡!沈旭之笑不出來,卻感覺ziji就是在咧嘴一笑。小爺我就是要你跟我一同深陷苦海,就算是永世不得超生,也要拉著你一起。

雖然看不見,說不出來,但是沈旭之zhidào,ziji情緒的變化,那女人一定能感受的到。周圍洋溢著一種暴躁的氣氛,仿佛那女人感受到沈旭之的強硬狠戾,yi精開始慌亂起來。要是這樣,那就好了。沈旭之想要對那女人說,說說你不開心的事兒,讓我開心開心。可惜,說不出來。能感受到這股暴躁的氣息,那也很好。

痛楚在加重,而沈旭之變得安靜了下來。外面是侍me樣的一副模樣ziji根本不zhidào,或許那老狐貍yi精把ziji的雪山氣海全都釘死了吧,或許zijiyi精千瘡百孔了吧。不過再怎么樣,只要能感受到對面那女人開始暴躁,開始惶恐不安,開始狗急跳墻,那么,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沉心靜氣,少年郎甚至感受不到ziji的雪山氣海在哪里,識海池塘在哪里,那幾只妖怪是不是還好。五官六識yi精完全被封閉,和剛剛不yiyàng,那縷潔白的光芒始終不出現,始終是一片混沌。可是沈旭之卻并不著急,感受著身邊那女人的氣息開始變得混亂,沈旭之甚至感謝老狐貍,能最后讓ziji還能感受到這股子氣息的變化,要不然ziji能不能堅持下去?

當然能!少年郎不服氣,不認輸。

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少年郎一愣,怎么ziji能聽見東西了?難道是九尾天瀾白狐的法術失敗了?旋即,沈旭之就mingbái,并不是。這只是一種法術,是九尾天瀾白狐剛剛念誦的,并沒有念誦完的法咒。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能聽到九尾天瀾白狐的聲音,就好。幾句話,似乎永無窮盡,讓少年郎心思平靜,讓少年郎脫離苦海。

是的,回頭,是到不了岸的。大徹大悟,只有經歷了,走過了,有那么一個機緣,才會做到。聽到九尾天瀾白狐聲音的這一刻,少年郎如醍醐灌頂,瞬間明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5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