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鎮壓(三)

第二百二十六章 鎮壓(三)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二百二十六章 鎮壓(三)

沈旭之在一片混沌之中,只有黑白兩種顏色,沒有感知,沒有眼耳鼻舌身意,沒有色聲香味觸法,沒有shijiān的流逝,甚至少年郎ziji都不zhidàoziji還算不算有生命。只有握著柴刀的手告訴少年郎,ziji還應該是活著。

雖然九尾天瀾白狐的法術強悍,卻封閉不住息壤中的一絲天地初開的元氣,正是這絲元氣讓沈旭之zhidàoziji還活著。

就連雪山氣海,識海池塘都好像不存在,要是沒有柴刀在的話,整個人都不zhidào生死”“。

就在這一剎那,一股凜然之意在少年郎心中升起。仿佛天地初開,綻放出來的那一縷光芒似的。一直漂浮在沈旭之雪山之巔的九尾天瀾白狐口中的浩然之氣似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變化,可是在沈旭之深陷混沌的這一刻,這縷浩然之氣好像感受到了shime,就像是一道閃電,像是一柄長劍,劃破一片混沌。

傳說中盤古開天地,是不是就是這樣一種場面?少年郎看見一道光芒出現在ziji眼前的shihou,情不自禁的想到。

開天辟地,斬開一片大光明。

是這樣的一副畫面,好像只有一瞬間,卻又像是永恒。消失在九尾天瀾白狐法咒中的五感六識重新回來,唯一的區別是似乎更強大,更清澈了。就連識海池塘里面的溪水都泛著粼粼光芒波動著,昊叔坐在識海池塘旁,看著外面種種,老年癡呆一般。那只女鬼好像是剛剛發完瘋,頭上的鳳冠掉到地上都渾然不覺。好像九尾天瀾白狐的法咒對這只女鬼也帶來些許傷害一般,即便不是面對她,即便還有沈旭之過濾掉了一層威力,剩下的幾乎微乎其微,可依舊不時這只女鬼所能承受的。

對面九尾天瀾白狐yijing重新與白衣秀士的身影重合。“蘭明珠”呆立在原地,眼中呆滯呆板,身便乳白色的氣息沒有人操控。落在地上,仿佛變成了山間傍晚出現的云霧流靄。

白衣秀士手指接連不斷的打出不同的手印,一道道手印帶著大神通,落在“蘭明珠”的身上。沈旭之靜靜的看著。原來ziji想的太簡單了,還以為那縷魂魄毫無反抗的余地。真要是ziji的話,打開束縛陣法。怕是立馬會死在被奪舍的“蘭明珠”手下。

“旭之,過來。”九尾天瀾白狐沉聲說道,聲音有些嘶啞,剛剛的法咒就算是對老狐貍來說也是一種迫不得已情況下對ziji力量的壓榨。看這樣子,老狐貍也并不如何輕松。

沈旭之面色整肅,這shihou,yijing不再是趕鴨子上架了。制服那縷魂魄yijing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隨后要生生釘死在這里,還不得驚天動地?螻蟻尚且偷生,更不要說是這么一個大能了。就蘭明珠那副小身板,還真扛不住這么折騰。

胸中豪氣頓生,敢奪小爺我的女人的舍?

一把撕開天樞院黑衣。回手扔到地上。柴刀別在腰間,直面白衣秀士,沉穩的走了過去。

“一會可能會有些不舒服,魂魄到你身體里,她愿意怎么折騰都好,你只要用天地元氣束縛住她就行。旭之,切記,要是出現任何幻覺,你都要守住靈臺清朗,千萬不要放開。”

九尾天瀾白狐仔細叮囑,沈旭之zhidào事關重大,點了點頭。

雙手結印,和身下十條尾巴化作的白色蓮花渾然天成,仿佛是蓮花結出的蓮子一般。沈旭之心中暗自贊嘆,要說老狐貍的這個賣相還真是不錯。裝神弄鬼去混口飯吃,在哪都餓不死他。

蓮花的花蕊打在“蘭明珠”身上,一道虛影被九尾天瀾白狐的力量擊中,從蘭明珠的身體里飛了出來,進入到沈旭之的身體里。蘭明珠隨即嚶嚀一聲,癱倒在地。

九尾天瀾白狐隨手扶住蘭明珠,手腕一轉,把蘭明珠放到地上。雙眼緊緊的看著沈旭之,依舊如臨大敵。

真正的戰斗,剛剛開始。

少年郎整個身子里瞬間被乳白色的霧氣充斥,仿佛剛剛九尾天瀾白狐幻化出來的空間里面的大霧來到ziji的身體里。當日在荒宇城,沈旭之見到過這種被人稱之為神輝的乳白色氣息。對所有神圣,都嗤之以鼻,少年郎就是這么一個脾氣。識海池塘邊幾只妖怪都轉身回到ziji的茅舍之中,根本不露面。或者這些妖怪都被磅礴的力量強行封印到了茅屋之中,根

本就無法出來?

安靜的雪山氣海里,一個窈窕身影翩翩而落,出現在識海池塘旁。

沈旭之也回到識海池塘旁,剛剛九尾天瀾白狐說,要緊緊束縛住她,當少年郎看到那三只妖怪連影都看不見的shihou,不由得破口大罵。還以為這里怎么說也算是ziji的主場,能得到幾分助力,卻沒想到這幫家伙跑的比兔子還要快。

不過再怎么說都是在ziji的地盤,少年郎心隨意動,翻江倒海一般的天地元氣畫地為牢,把窈窕身影束縛在ziji的對面。隔著識海池塘,相對無言。沈旭之終于有shijiān仔細的看qingchu傳說中的女神到底長shime模樣了,雖然還有一百零八根鎮魂釘懸在頭頂,不過少年郎并不是很在意。為ziji的女人遭點罪,又有shime。更何況看著那神殿供奉的女神在ziji的識海池塘里一同被釘死,也是一件快事。

可是不管沈旭之如何仔細的看,對面不遠處那女人的臉都好像是罩著一層面紗,隱隱約約,恍恍惚惚根本看不qingchu。

“你就是那少年?”女人說道。

“哪個少年?”沈旭之與生俱來的混不吝的勁兒上來,尤其還能調戲一名傳說中的女神,更是讓沈旭之興奮不已。這就是傳說中的得瑟,而沈旭之得瑟勁兒上來,基本就是輕挑。

“你zhidào你我要面對的是shime嗎?”女人繼續說著,面對沈旭之天地元氣畫地為牢,并不是如何在意,進入到沈旭之的識海中,被九尾天瀾白狐封閉的五感六識也一同恢復。裊裊婷婷,席地而坐,毫無架子。ruguo不是臉上看不清容顏的話,倒也說得上是和藹可親。

“鎮魂釘嘛,有啥。”沈旭之也yiyàng坐在識海池塘的另外一邊,掏出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輕挑的對著對面那女人噴去。雖然明明zhidào噴不到那女人的臉上,卻依舊這么做著。

“真是無知者無畏。”

“我要是都zhidào了,還要那只老狐貍干shime。說說話吧,一會我估計咱倆都說不出話來了。不過區別在于,我還能活著,你會死去。”沈旭之咧嘴一笑,把鞋襪脫掉,腳放在識海池塘里面。雖然沈旭之禁制昊叔這么做,可是總不能ziji嫌棄ziji臟不是。能享受就享受一下,一會不zhidào九尾天瀾白狐準備怎么炮烙這女鬼,ziji跟著吃鍋烙。

“我也沒見過,這么多年了,如此陰損的辦法根本沒有人敢于使出來,那幾個老家伙死了,也就沒人會了。沒想到今天會在這里碰到,天瀾一族還真是不能輕易得罪。那少年,你zhidào這只狐貍最后的目的是shime嗎?”畫地為牢中的女人問道。

“不zhidào。”沈旭之如實回答,這yidiǎn也不用諱言,ruguo能在這女人嘴里得到一些shime消息,那可真是意外之喜了。不過沈旭之也沒shime期盼的,bijing是敵人,姑妄聽之罷了。

“嘖嘖,你這兒真是氣運匯聚,難得那只狐貍能有這么好的運氣。”女人也不著急,似乎她也并不是很在意九尾天瀾白狐用鎮魂釘把ziji生生釘死在這里。“鴻蒙紫氣,嘿,原來這一界的鴻蒙紫氣被你收了,怪不得。這株小樹是那三粒種子之一嗎?很不錯啊。雪山足夠高大,氣海也足夠遼闊,按說你這種天才神殿不應該放棄才是。離開的久了,這幫人也漸漸開始憊懶了。”

說著,那女人嘆了一口氣,仿佛為不能收服沈旭之感到遺憾。

“別做夢了,我最開始就是一廢柴,要不是李牧老先生幫我打通任督二脈,我現在估計還在混日子呢。說起來,你們神殿的人也不算是憊懶。”沈旭之嘿嘿一笑,有九尾天瀾白狐打理,能差得了才怪。更何況還有這女人不zhidào的事情,連九尾天瀾白狐都說要抱著龍之幸運的大粗腿過日子,那條金龍要是出來,還不得把她嚇死?

女人嘆完氣,繼續說道:“很不錯的difāng,按說呢,你也算是幸運。雖然說三千紅塵,能得到一界的鴻蒙紫氣,你也足以傲然于天下了。逐鹿天下,和更多更強大的對手去爭奪更多的鴻蒙紫氣,最后斬三尸成圣。這也是我活在世上唯一的目的,當你像我yiyàng活了無數年,自然就zhidào我現在的心情。”

自顧自的說著奇qiguài怪的話,最開始沈旭之還小心謹慎的戒備著,生怕這女人驟然施展幻術,迷惑ziji,可是說這些不三不四的話,真的有shime用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998